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挽风云

更新时间:2020-11-21 06:31:49

挽风云 连载中

挽风云

来源:落初 作者:能文 分类:历史 主角:府小逸凡 人气:

新书《挽风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能文,主角府小逸凡,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里有着不一样的九州,文有势,武有力。那么何谓势力?文骨说:我的势化神境;武将说:我的力大将军水准!敢问孰强孰弱?“为什么要对我红尘炼心?”父亲说:“你爷爷以天下为棋,你我皆是棋子!”“爷爷,父亲,你们都上路了,去哪?凡儿也想去...”爷爷说:“孩子,大势已至,不可说...”“为什么?”父亲说:“凡儿,因为你还不配!”“我洛逸凡不服,总有一天,我将有资格知道这天下所有秘密!”父亲说:“那好,成长起来,我们在路上等你!”新人作者,文笔有限,多多包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益州,漢莫亭,文言阁。

羽弥,是羽族最顶级的医者,笔下著有医学经典名著数本,被誉为大陆第一医学天才,医术之高明,非严老可以企及。

今天是上元节,羽弥依旧是在文言阁施针,据他所知,羽白的病,的确是羽族多年未曾出现的家族遗传病。

几十年前,羽族那代族长也得过类似的病,当时,羽族上下一阵恐慌,因为在羽族的族史上,得过此病的人,都死于非命,无人可以幸存。

幸运的是,羽族那一代出现了一个绝世无双的医术天才:

羽弥!

当时,年轻的羽弥施针救治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抱什么希望,整个羽族都以为是死马当活马医。

就连病倒的羽族族长都不抱什么希望,并且在他的授权下,族老们开始商议和选定羽族下一任接班人。

然而,滑稽的一幕出现了,羽弥救活族长,几乎同时,羽族下一任族长也被选了出来。

羽族气氛一度陷入尴尬,还好新选出来的族长有自知之明,懂得进退。

最终,放弃了族长之位。

虽然这件事情有一点闹剧,但是丝毫掩盖不了羽弥那逆天的医术。

羽弥在家族大力的栽培下,得到了齐备的医学资源,从此,开启了他医术时代。

羽白此时躺在文言阁,这个地方是羽族专门为云天准备的。

洛羽两族交情莫逆,羽白更是当代家主的妹妹。

族长自然能请动了羽弥,洛云天看到了希望,连忙说道:

“先生请!”

羽弥走了上前,看着羽白的恢复状况,摇了摇头。

“身体太虚弱了,抗不过来了!

“送来的太晚了,以老夫的能力,这病不能根除,只能延缓病发时间,云天啊,得早有打算……”

洛云天站在一旁,沉默一会。

这次当他看到希望又看到了绝望,他的心沉重如山,无形之中,仿佛有一股气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洛云天憋了半天。

“嗯”

哼了一声,声音低沉,面色极为沉重。

“先生可以压制几年?”洛云天声音沙哑,看着羽白,面色柔和。

“一年半载!”

“我们出去吧!让他们待一会,唉,真是造化弄人!”羽弥叹道。

随后,严老跟随者羽弥便离开了文言阁。

严老早就听说过羽弥的大名,对他也是十分的推崇。

这几天严老为了羽白的病也算是吃了不少苦,他一个将要入土的人,能够如此,足见他有一颗属于医者的仁义。

羽族医学典籍无数,作为一个终身从医的医痴,看到这些典籍,严老进行了废寝忘食模式,他日复一日不停地翻着,只想寻找救命之法。

承蒙洛族和羽族的交情,加上严老确实在医学上颇有造诣。

于是,羽族无数医学典籍向严老敞开大门,严老看的不亦乐乎,医术大有长进。

更有趣的是,严老和羽弥探讨医学,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就形影不离,两个医术天才医术知识的碰撞,迸发出的是全大陆的福音。

他们一起探讨着医术上的疑难杂症,从理论到实践,期间,破解了很多困扰千百年来的疑难杂症...

...

“羽弥老先生也束手无策吗?”

严老皱着眉,医者父母心,哪个医者不希望自己的病人可以好转。

“没有办法!查遍了羽族古籍,找不到方法,上一次爆发的遗传病那已经是老族长的幸运。”

“这病关键就是前期治疗,能够遏制住,自然药到病除,否则...”羽弥叹息摇了摇头,面色无奈。

“如此疑难杂症,恐怕这世界上也只有那个仙道人才可以救治羽姑娘了……”

严老不由惋惜,当时遇到仙道人是在域外,仙老道赠送了他一枚丹药,莫大的机缘。

“哦?世上竟然有如此奇人?”羽弥啧啧称奇。

“有,但可遇不可求,几年前,逸凡那小儿吃下了那颗丹药,活了下来。”严老摇摇头叹道...

……

“白儿,你醒了?”

“需要吃点什么吗?”云天温柔的说道。

“不了,不饿...”

“夫君,我想凡儿了...”羽白面色苍白,附带柔和。

洛云天心中一阵一痛,他强行挤出笑容对着妻子说道:

“父亲来信了,他们一切都好,凡儿两年长高了一大截呢?”

“是啊,凡儿都8岁了吧,模样肯定变了,再拖下去,我怕是都快认不得了!”

羽白眉头微皱,不知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思念的愁苦。

洛云天想了一下,随即从箱子里拿起了一叠笔墨画走了过来。

这些画都是洛云天的杰作,上面描绘的是宝贝儿子逸凡的肖像。

每隔一个月洛云天通过自己的想象,刻画着儿子的成长。

洛云天发自内心的微笑将画递给了羽白,说道:

“白儿,不怕,你看!”

羽白双手颤抖,轻轻地接过这些画。

这可不就是她的儿子!

羽白看着这些画,看着看着就哭了,看着看着又笑了,她一遍又一遍,看而不厌。

很久之后,羽白终于把画轻轻的放好,深吸一口气,将画递给了洛云天。

此时,羽白对逸凡的思念更浓了一分。

洛云天接过画,将其放入了箱子。

如果有心,箱底还有一张苍老的画面,正是父亲洛子战的肖像...

“夫君,给我谈一首曲子吧,就是你追我那会弹得一首曲子,我想听了…”

“好…”

洛云天面带微笑,羽白的面色终于柔和了许多。

……

太平府,护城河边。

这里聚集着太平府联盟大部分会挽风云榜上最有权望的族老。

他们今日聚集于此,是早有图谋的,洛老也不例外,早早前来。

这场聚会,恐怕是整个大陆上最豪华的整容,浩浩荡荡,一排排,全都是各族首脑。

护城河边,不仅有太平府会挽风云榜上家族族老,还有九州大陆各地会挽风云榜上一百五十个家族的族老。

此时,现场总数二百之多,也就是说,会挽风云三百榜,有二百个家族参与其中,如果外人在这估计都要被吓死。

这里每一位都是大佬,如此秘密的聚集,必然是早有所图。

其实,他们都是为了半年后会挽风云榜的发布而来,当然,大会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会议结束后,洛老看着了方老也在其中,两人走在护城河边,谈论着什么。

“决定了?”方老笑道。

“都这样了,舍我其谁!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洛老轻松道。

“这样也好,要炼真金子,不加点火候怕是不行…”方老看着湖水,波澜不惊。

“也是,不就是几十年么!”洛老霸气的说道!

随后,洛老转身,感受到了方老的严肃,话风突变。

“洛水学院的典籍需要吗?备份一份,送过去?不要的话,我烧掉了!”

洛老看着方老紧绷的脸,调笑道。

“当然需要,你准备准备,秘密运过来!”方老面色缓和,看着洛老,翻了白眼,摆摆手说道。

“嗯?今年上元节,你家的掌上明珠怎么没带过来玩?”

“我家孙儿甚是想念呢!”

气氛太过压抑,事实上,现在的局势还在洛子战掌控之中,随即,他又换了个轻松的话题,调侃道。

方老面色古怪。

“你还说,上次我哄了多长时间,你没看见?”

他知道洛之战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反身一想,心里叹道:“他俩能不能成,还是得看缘分吧。”

“只是苦了严家丫头…”

“这...严...族,东河,严族。”

“我洛子战欠他们的,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了!”

“你不必过于自责,我们都没有错,自作孽不可活,都是上天的意思。”

……

上元节已过,逸凡和子嫣在客栈休息了一天后,便随着洛老回到了青山。

青山,洛水阁。

“老爷,洛云岩来信,他们已经攻下来了蒙阴,其它两个关卡高密和吕县,也在加快步伐收复!若无意外,今年下半年战争将会结束。”

洛云飞站在一旁,回复道。

“嗯,知道了,你带着剩下的四千洛族二郎去前线支援云岩,这是水滴石穿令!”

“另外这里有一封绝密的信件,亲自交到云岩的手里,切记!去吧!”

对于洛云飞的叙述洛子战并没有感到意外,眼目中波澜不惊。

他摆摆手,示意一下,随即洛云飞便消失在视野里。

“子战!”

“调动全族的护卫,万一…”

一旁的洛族族老甚是不解,一脸忧虑。

“我自有分寸!”说着洛老转身就走了。

……

太平府,亭头,方族。

方老也在族里秘密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众所周知,儒林学院就是方族的根本,这次会挽风云榜发布,不用想方族的排名必将大幅度上升。

儒林学院,五年一次招生,共分两个级别学院,初级学院和高级学院。

每个级别的学院都是五年制。儒林是天下第一学院,里面典籍无数,涉及之广在这片大陆上无人可及。

能够从儒林学院顺利毕业,将来必会有所成就,当然这座学院,想要顺利毕业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据说,现在战场上,那些压的同辈喘不过气来的青年将军,大部分都是从儒林学院毕业的。

总而言之,在外人眼里,进儒林学院难,出儒林学院更难,大部分人不是被堵在门口,就是淘汰在选拔的路上。

...

半年后,某天,天空突然飞起了大量的信鸽。

整个九州大陆都在信鸽的盘桓中传递着消息。

对于此番景象,天下人并不意外,因为今天就是会挽风云榜发布的日子!

全天下的信鸽忙碌了起来,每隔十年都会有一次,但是,还是让人情不自禁的热血起来。

躺在卧椅上的洛老,十分悠闲,看着天边景象,自言自语道:

“开始了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