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明之痞子王爷

更新时间:2020-10-18 04:58:46

回明之痞子王爷 连载中

回明之痞子王爷

来源:落初 作者:酒香花生 分类:历史 主角:小洛阳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酒香花生的原创小说《回明之痞子王爷》,主角小洛阳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是痞子,但他穿越了。浪迹天涯,忍受孤独痛苦!管理教坊司?美女如云,轻歌艳语。冲锋陷阵,远征蒙古,南征安南,创下不世之功。与君王称兄道又因痞子性情险遭屠戮。这就是他,一个痞子王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平城英国公府

一乘轿子深夜出现在英国公府门外,下轿之人一身红衣阁老官服装扮,英国公府的下人们自然是经历这京中世故的老人,以为是有什么急事,便吩咐当值的兵丁立马冲入府内报信.此时英国公张辅还在安南顺州前线,府内只有张辅俩个幼弟以及家眷都不曾有什么官职.

张辅的俩个夫人听到消息都急的团团转,正在焦急中,张辅妻弟吴忠吴管家是一位见过世面的老人,便毛遂自荐的要前去接阁老的大驾,俩个妇道人家也只能病急乱投医.

吴管家劲直来到国公府门前,一见夏元吉老大人在夜风中已经等待多时,脸上便堆起了恭敬的表情,自然也是硬着头皮上前.

“夏阁老,我家公爷现在顺州交战,这个这个您是知道的!”说话间吴管家堆起满脸的笑容就好像京师有名的山水楼的伙计一般对客人们卑躬屈膝一样,而吴管家要更加恭敬百倍,脚下也没有闲着,说话间就对夏元吉老大人来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以试对老大人不失礼节.

“免礼!”夏元吉口中说道,没有任何动作,好在话音亲切.

“谢阁老,阁老您里面请!”因为内心激动的缘故,吴管家的音拉的有些长,而且声音有些微涩.瞬间有些像妓院里的老鸨子一样.吴管家话音一落就觉得自己满脸涨的通红,也不敢做多余的动作,引着夏阁老进府.

中门早已大开,夏阁老从中门进入,吴管家依礼从侧门进入,直直引入见客花厅,上好的茶水干果早已经备好.

张辅的俩位幼弟早已经迎候在花厅,只待夏阁老在花厅落座,俩位幼弟便半跪于地齐声向夏元吉老大人行礼.

夏元吉不免多劝勉客套俩句,待主宾落座,张辅二弟张輗已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人还算机灵见场面略显尴尬,便起身对夏元吉行礼道:”不知夏老大人深夜到府有何事?”

“俩位侄儿不必多礼,老夫此来是要拜访张辅英公,既然英公不在烦请李吴二位夫人来花厅一叙”夏元吉捋了捋额下胡须悠然道.

吴管家一听并不像是朝政之事,既然如此还未等张辅俩位幼弟回答,吴管家便一路小跑向内室而去.

不多时,俩位夫人身着夫人官服款款的走到花厅内,向夏元吉循循一礼.夏阁老忙起身还礼.

落座之后,夏元吉从怀中掏出今日周新所交付的白虎放到花厅虎纹梨花桌上对吴李俩位夫人问道:”今日老夫从周新手中所得,周新周大人让我亲自转交英公,说是府上之物,老夫思来想去,即是公爷府中之物便理应完毕归赵,还望俩位夫人收好.”

夏元吉自知英公并不在府上,自己前来也是一番讨饶,但想到周新临刑之托,此事必然重大,便再大半夜的跑了过来,自然也是不辜负所托之事.

白虎不出还好,一出便惹得吴夫人以及国公一家的脸色都有些激动,特别是吴夫人,眼中似有泪光.只是白虎在灯光下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这些人都已经认定必是府中之物,必是那孩子身上所带之物.

“那孩子原来一直都在周大人的教导之下!”吴夫人虽然眼含泪光道,但毕竟是国公夫人也不失大家风范,再有激动之情自然是要先谢过夏阁老回过头来再寻他出来.

张輗毕竟还年轻,听到夏阁老所言再联系到今日周新处斩情形一时心中有些澎湃不能自持.

“輗弟!夏阁老面前不得失礼”吴夫人训斥道,但是他并不知道周新已然身死.

“嫂子不知,夏阁老所说的周新周大人已经在今日午时被处斩!”张輗出言提醒说道.

吴夫人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犹如晴空一个霹雳,身子虽然还坐着但已经在剧烈的颤抖.多少年的寻找已然杳无音信,结果忽然间出现的一根救命稻草般的信息却又要变的无踪无迹了吗?

一块乌云已悄然出现在英国公府中众人,各个脸色都有些发白,吴管家突然跪倒在地,向花厅内又爬了俩步向夏元吉哭诉道:”夏老大人难道就没有其他更确切的消息了吗?我家夫人已经将近十年的相思之苦了!我家公爷远在安南几年才回家一次望夏老大人体谅”说着蹦蹦蹦的开始磕头.

“那孩子名叫墨海!”夏元吉不忍看这样的场面边让吴管家起身边说道.

听到有名字,吴夫人忽然又转悲为喜,再三的感谢夏老大人,也不知送什么好,将家乡的特产以及一些糕点让吴管家包好送于夏阁老.

夏元吉一见是些特产点心,素日里也是个惯吃嘴的老人家,既然并不违背官制便欣然受之,接着也温言劝慰了几句,这便起身告辞.

吴夫人千恩万谢,直说待国公爷回来一定会到府上少不得叨扰云云.

待送走夏元吉,吴夫人便修书一封吩咐家中亲信快马将家书送到英国公手上。

接着便吩咐吴管家明日到周新大人墓前祭祀一番,更重要的事便是寻找那个孩子,等到事情都已经吩咐下去之后,吴夫人依旧有些心中忐忑。十年来音信全无,如今有了一丝的线索不管用多少银钱,多少人都要将那孩子找到。

“父亲大人,求您在天之灵保佑那个可怜的孩子吧!”深夜吴夫人跪坐在国公府内院的小佛堂内默默的念着,眼眶已湿润一片。

北平锦衣卫衙门

纪纲一脸悠闲的坐着,回想起周新的死状,夏元吉不忍的脸色,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他端起面前的茶水,慢慢的戳了一口似乎是在品味,或许他在消化心中的那份猖狂。

嘴角上扬,一抹笑意情不自禁的出现在他的脸上。

又喝了一口茶。自己从靖难之时便跟着朱老四,至今已经有十余年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位圣上心中到底害怕什么,也知道他的逆鳞到底是什么。

正低头想着什么,忽然门外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千户德靖拜见指挥使大人”德靖朗声参拜。

“什么事?”纪纲见德靖有些狼狈心中略显厌烦。

“卑职接到消息,都察院监察御史冯清准备进京上奏弹劾大人!”德靖说话间略显慌张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一个七品的小官就来烦我?我看你这个千户已经到头了把?”纪纲脸色一沉盯着德靖训斥道。

“以往直接锁拿下诏狱,可是冯清此人颇有些来历,卑职特来向指挥使大人求个章程!”德靖听到纪纲言语忙不迭的解释道。

见到千户有些慌张的样子,纪纲心中狐疑,一个七品的监察御史到底有多大的后台能够让一个千户望而却步不敢擅动?

“此人什么来历一一报来!”纪纲语气稍缓说道。

“定国公徐景昌妻弟!”德靖说着眼睛秒了一眼纪纲的脸色。

确实,纪纲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并不是忌惮徐景昌此人,此人并不足为虑,但是此人是徐达之孙,与太子朱高炽交往甚密,此事处理不好便要引火烧身。

沉吟半刻,看了一眼有些呆头呆脑的德靖。

“不慎落水、路遇强盗.....”纪纲忽然冷冷的说着。

德靖心中微寒,但他并不笨知道纪纲话语中的意思。

“卑职知道了!”德靖说着便拱手退下。

“站住!”

“不知指挥使大人还有何时吩咐?”德靖回头复又半跪于地。

“此事做的要隐秘,事情做完要收拾干净,如若有半点差池,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纪纲冷冷的话语萦绕在德靖的耳旁,冷汗瞬间如泉涌般不断的从德靖的额头冒出。

“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