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逍遥红楼

更新时间:2020-10-15 05:19:18

逍遥红楼 连载中

逍遥红楼

来源:落初 作者:徐十五 分类:历史 主角:贾宗贾琮 人气:

火爆新书《逍遥红楼》是徐十五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贾宗贾琮,书中主要讲述了:金陵十二钗的绝世奇才,终逃不过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命定前生。  而惊世的顽石,也不过是一块无法补天的石头!  红楼轰然倒下,梦醒而碎,青灯古佛的云空未必空,随经文诉出曹雪芹满腔幽怨。  红楼无梦,只余梦影残痕!  PS:建了个Q群115435584,欢迎加入红楼大家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寒风凛然,但因为贾宝玉等人在此下棋不肯离去,此时早有妇人用布帘子把亭子围了一个严实,地上又放上了一盆炭火,所以亭子里其实比贾琮的房子还要暖和一些。

只不过贾琮却没心思在此陪贾宝玉下棋,因为自己一个二十几岁的灵魂,前世因为钟爱围棋还是业余三段的段位,此时与贾宝玉下棋,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小孩子嘛,贾琮可不想学探春还要弄个旗鼓相当什么的。

于是只见贾琮笑道:“我自然是下不过宝二哥的,还是你们自己下吧。”

只不过贾宝玉却只会对如花似玉的姐妹们百般迁就,如今听见贾琮拒绝,只当是扫了面子,于是冷声道:“都说琮哥儿自从上次大难不死,反而因祸得福得了宿慧,读书过目不忘,如今就连我这个哥哥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贾琮倒不是害怕贾宝玉,虽然贾宝玉比贾琮大那么几个月,还是荣国府最受宠的公子哥,但是君不见他原著中那般厌恶贾环,也并不能真正把贾环怎么样,这就是贾宝玉的心性,更何况贾琮与贾宝玉还只是堂兄弟。

然而贾琮又想着自己日后终归还是要生活在这府里,弄的太僵也不好,眼睛一转就有了主意,说道:“宝二哥既然有兴致,那我们就下一局也是无妨,只不过我们就这样对弈也没意思,不如各添一点彩头如何?”

说完,贾琮就坐在黄花梨木棋桌旁探春刚才坐的位置。

“哦~你想要赌什么?”贾宝玉也没有想到贾琮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只不过在三个妹妹面前,他是绝对不会退缩的。

贾琮眼珠一转,说道:“我瞧着宝二哥你这套棋桌棋子倒是不错,宝二哥若是不慎输了,就请把它赠与弟弟我如何?”

看见贾琮如此自信,贾宝玉反而被气笑了,要知道往日里二人也不是没有下过棋,每次就没有贾琮嬴的时候,贾宝玉不相信才这么两三个月,这贾琮不仅读书厉害了,就连这围棋也厉害?

“就依你,我输了这棋盘棋子全给你,若你输了又如何?”贾宝玉受了激,但是总算没忘了问贾琮的赌注,虽说贾琮的那些玩意他也是看不上眼的。

“我输了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都可以,如何?”贾琮随口就许下了一个空头支票。

但是贾宝玉也不以为意的点头答应了,于是二人猜先,贾琮执白先行。

只见贾琮右手的食指与中指轻轻的夹起一粒白子,然后就随意的放在了去位人官位上。

这第一手其实就是星位小飞挂,把围棋分成四大区域,东北是去位、西北是上位、东南是入位、西南是平位,然后再把十九道用十九个字来标识,这十九个字是“天地人时行官斗方州日冬月闰雉望相生松客”。

开头几手自然用不着太多的思考,贾宝玉便拈一颗白子落在“去位人官”那个点上。

三春笑盈盈的在一旁观战,虽说都希望贾宝玉嬴的多些,倒不是怕贾宝玉输了黄花梨木棋桌与赤玉玛瑙围棋,在她们如今的年纪和所处的家庭环境也不会意识到这些东西的昂贵,只不过是因为平日了与谁亲近就希望谁嬴罢了。

几十手棋过后,贾琮已经基本胜利在握。

后世业余三段的灵魂,如今欺负贾宝玉这样一个小童子,简直就是用大炮打蚊子嘛。

再看执黑的贾宝玉,虽说才仅仅五十手,却已经是让他越下越吃惊,虽说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只要是懂得下围棋的就可以看出黑棋已经尽落下风。

二人又下了几个回合,贾宝玉突然抬头盯着贾琮默默不语,他实在想不明白,贾琮的围棋如何就突然这般犀利了?

这时小亭外的风仿佛更大了一些,堆在天边的灰暗云层象吹气一般膨胀起来,云层的颜色逐渐变浓变黑,然后竟然有闪电噼啪作响,接着就是雷声隆隆,眼看一场冬雨即将滂沱而下。

“我们输了。”贾宝玉之所以说我们,是因为六十手之后探春就一直在一旁帮着他支招。

“这盘是我大意了,我们再来一盘!”说完之后,贾宝玉急急的把玛瑙棋子重新归位。

贾琮呵呵一笑,说道:“宝二哥说的极是,其实今日是宝二哥与三妹妹先下的几盘费了太多的心思,所以这才叫我捡了一个便宜,其实若论棋力我还是不如宝二哥的,所以也不用再下,这盘的彩头也就算了,不过是兄弟之间说笑罢了。”

贾宝玉与三春都没有想到贾琮会变得如此会说话,纵然是输棋的贾宝玉也发不出火来。

只不过贾宝玉是何许人也,再贵重的器皿玩物在他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些俗物罢了,但是在弟弟妹妹面前面子却是不能丢的。

“这盘是你赢了,喏,棋盘连带棋子现在都是你的了,又值当个什么,改日我定在赢你回来!不过现在你还要再陪我下一盘!”

贾琮得了实惠,自然也不会与贾宝玉争辩什么,这黄花梨木棋桌一套与赤玉玛瑙棋子要是放在后世,随随便便也能卖上六位数;如今贾琮虽说也并不会带出去卖银子,但是留在屋里也能够提升自己的品味不是。

就如今贾琮住的那几间小屋,还有屋里的那些器皿,真是妥妥的太寒酸了,实在配不上他这荣国府公子的身份啊!

只不过得不到长辈的疼爱,所以只能自己自力更生,努力积攒了。

然而纵然贾宝玉不把这黄花梨木棋桌与赤玉玛瑙棋子当一回事,一旁的探春却是个识货的,只听她一旁冷不防插口说道:“琮哥儿,这黄花梨木棋桌与赤玉玛瑙棋子可是老太太赏二哥哥的,你只不过是嬴了一盘就敢要走,不太好吧?”

探春一心恨不得自己脱胎在王夫人的肚子里生出来,再说贾琮还是大房的庶子,心里自然要向着贾宝玉多一些。

只见贾琮微微一笑,说道:“三妹妹说笑了,这是可不是我自己硬要的,而是宝二哥哥一诺千金给我的,哥哥给弟弟一套围棋玩物,弟弟不要岂不是不给哥哥脸面吗?宝二哥哥,你说是不是?”

这时贾宝玉已经性急的把黑白儿子都归在了紫砂钵里,听了二人的对话不以为意的说道:“三妹妹不用说了,琮弟喜欢给他就是了,改日我们再去老祖宗哪里再要一副好的就是了,现在我们再来一盘,定要赢了琮弟不可。”

探春听了莫可奈何,神情复杂的盯着贾琮直看。

就在此时,只听亭外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吆~让我这一顿好找,原来你们大家是藏在这里玩呢~!外面这般干冷的也不怕冻着吗?”

随着声音落下,一位漂亮的女子带着一队丫鬟婆子翩然而至。

贾琮侧身看去,只见这名女子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流,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这不是王熙凤又能是谁。

亭中几人看见来人都笑着叫了声‘凤姐姐’,王熙凤这时才看见贾琮也在,于是说道:“今日你们先生过府来辞了馆,二位老爷正在设宴款待,如今正要招你们过去拜谢先生,正好琮哥儿也在,宝玉你们两个快过去,省的迟了受罚。”

贾琮偷偷的打量着此时才十五六岁的王熙凤,暗想这时只怕她才与自己那便宜哥哥才成亲也不久吧,果然是好一个风流人物,不愧是十二钗正册上的人物,白白的便宜了贾琏那厮了,扭头再看看如今还未长成的三春,很明显是还不能比较的。

只是贾宝玉听见贾政召唤,立刻就仿佛慌了神,只见他急急的过去拉着王熙凤的衣袖问道:“好姐姐,老爷唤我们除了拜谢先生可还有其它事,好歹告诉我一两句,我也好有个底。”

王熙凤娇笑道:“瞧把你吓的,你们先生要走也是早就定下的,难道辞师祝词也不会了吗?你看看琮兄弟就不见一点慌乱。”

听见说到自己,贾琮这才笑道:“凤姐姐说笑了,我哪里是不怕,只不过是皮糙肉厚反正也是受惯了家法的,大不了再添一顿也是无碍,所以这才显得无动于衷,没想到如此反倒叫凤姐姐高看了一眼。”

大伙儿听贾琮如此自嘲,顿时都大笑了起来,贾宝玉因为先前输棋心情不快,此时看贾琮竟也顺眼了不少。

王熙凤妩媚的白了贾琮一眼,道了一句:“谁不知如今的琮哥儿好学上进,那先生可没有少在两位老爷面前少说琮哥儿的好话,如今又哪里还用得着家法,也就更用不着害怕了。”

贾琮隐约有些明白王熙凤为什么想要挑起自己与贾宝玉的争端,但是这是大宅门组成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只要没过了底线,贾琮倒也不会太过介意。

王熙凤看见贾琮不接茬,于是继续说道:“让你们过去辞师只是其一,另外可能还有考校一二的意思,宝兄弟过去的路上不妨把近日的功课在温一温,宝玉与琮兄弟还是快先去吧,免得太迟了受罚。”

贾宝玉贾琮谢过了王熙凤,带着各自的丫鬟急忙而去。

刚走了两步,贾宝玉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急急的又交代了一句:“凤姐姐,劳烦你使人把那一套围棋连带座椅都送到琮哥儿屋里去。”

王熙凤不解何意,一旁的惜春顿时笑嘻嘻的解释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