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更新时间:2020-10-02 17:04:57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连载中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来源:落初 作者:长空离恨天 分类:历史 主角:柴草堆冉冉升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是长空离恨天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柴草堆冉冉升起,书中主要讲述了:男儿热血久未平,欲回乱世成英雄。哪知古今皆同世,无功难成功与名。叹隋唐,惋惜程,身临其境始方明。沧桑历尽享太平,急流勇退知性情。知性情,轻功名,千年一梦今朝醒。阴霾散,身体轻,云卷舒,心自轻。逍遥自在。才是我心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当我心神不宁焦躁不安之际,耳边传来一阵甜美柔润的女声。我循声望去是胡先生在诵读一篇儒家《孟子》的经典篇章——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是孟子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平复一下自己的心绪,我感到很意外,没想到胡先生竟是位女子。要知道,在现代,先生都是指男士,即便是在古代,先生是教师的意思,但是现代以后女教师很多,很正常,在古代,女子教书比国宝大熊猫还少见。

即便隋朝时期,整个社会风气还是相对开放,女性地位也相对比较高,甚至此时当朝天子隋文帝都对他的皇后独孤氏敬畏有加。但是女子做教书先生,教人子弟的也不多见,更何况是年轻女子。心里想着这些,泵有些奇怪,可这其他学习同窗习以为常的眼光,我觉得自己有点少见多怪了。不知怎么的,我甚至觉得这名叫程一郎的少年表情也和其他学子一样。我的表情和思想感觉不够用,尤其是我根本就影响到这少年的身体和动作。胡先生诵读之后,并不为学子讲解其中的意思。偶尔有学子提问,才会讲解一下。与现代的填鸭式的教学讲课方式截然不同。这名女子教师胡先生仿佛就是简单教授这些孩童学子读书识字而已,剩下的就靠孩子自己领悟。她的做派与韩愈《师说》中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的情况也不相同。或许,是韩愈还没出生的缘故,这位胡先生不懂师者的职责。亦或是如韩愈在《师说》写的那样“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想偏了。自己应该关心的问题应该是自己还能不能回到自己的现实世界?如果回不去了自己该怎么办?还是说现在仅仅是梦境的变异,自己再睡一觉,等自己醒来的时候就能回到自己所处的21世纪。

就在自己走神思考的时候,胡先生走到程一郎身边,柔声问道:“一郎同学,本生今天教了什么,你来给大家诵读一遍。”我就想这不是小菜一碟吗。想着控制这程一郎的身体肯定没什么问题。没出意外,这身体地站起来了。我高兴极了。但是接下来一个声音如晴天霹雳把我震晕了。“对不住啊,胡先生。我脑子笨,没记住。您等再读一遍吗?”四周传来一片哄笑之声。“程一郎,你给我到角落里站着,听其他同学怎么读。”女声有些气的颤抖的说。少年程一郎耷拉着脑袋,走到了墙角。听着其他靴子的诵读,就快睡着了。而我则完全呆若木鸡,因为忽然明白我和这少年程一郎应该处于同一个身体。因为,随即这名叫程一郎的少年,耷拉着脑袋,我的视野也发生了变化,转向了地面。联想到梦中,自己曾在夜色中控制少年的身体走向茅草屋,以及控制手臂抓拿斧子,夜色中抬头望月。我渐渐产生一个自己都感觉荒诞的怪异想法——这个身体里面装有两个灵魂,一个是我的,一个是这个名叫程一郎的少年的。只是我们彼此都看不到对方,感受不到对方的存在。而这两个灵魂对于身体的控制方面,程一郎的灵魂对这个身体有绝对的控制权。能够随时随地控制着觉身体。而我,只能在那个灵魂不想控制身体的时候,才能在勉强控制少年的身体。一体双魂,这应该是玄幻小说中才有的故事情节吧?怎么会真是存在呢?可如果不是这样,怎么解释现在的诡异情景呢?一时间我思绪纷飞,想找个时间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时间飞逝,就在我思绪起伏之际,已是日薄西山。今日的授课已经结束。程一郎和太平郎结伴而回。路上,程一郎对太郎说:“兄弟,今天的事情回去可别和我宁干娘还有我娘说,有点儿丢人啊!”太平郎则笑嘻嘻的说:“不说也可以,你怎么答谢我?”程一郎接口道:“兄弟你说怎么办吧?”太平浪说:“我看安叔,打柴挺辛苦,一会儿,你陪我一起帮安叔上山打柴吧!”程一郎拍拍胸脯说:“小事一桩,就这么说定了。”之后约定好时间,两人就各自回家去了。

砍柴回来,少年程一郎整个人也是气喘吁吁,看起来累得够呛,但是满脸带笑,似乎很欢喜的样子。程母看着儿子归来,放下手中的伙计招呼儿子一同吃饭。程一郎先去洗了个冷水澡,洗去满身的大汗,便与程母莫氏一起吃了简陋的晚餐。饭后,少年就如往常一般躺在柴草堆上数星星了。不知不觉间,他就睡着了。而我则在少年睡着之后,就开始满怀希望尝试了今天的想法——尝试着让身体伸开左手,结果身真的张开了左手。再尝试抓起斧子。结果真的抓起了斧子。心想走两步,结果就真的走了两步。实验以后我算是明白了,我的灵魂真的在少年程一郎体内,也能控制它的身体。但必须是在他本身的灵魂放弃对身体的控制的情况下,我才能控制。一体双魂!真的是一体双魂!我完全惊呆了!这么离奇的事情,居然都让我碰到了,太不可思议了。这完全颠覆了我以往的人生观世界观。要知道,生活中在红旗之下长大的我是一个彻底无神论者,是不相信灵魂存在的。眼前的发生的一切,几乎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它不仅让我认识到灵魂的存在,而且还和另一个灵魂共存一体,以一种诡异的一体双魂的方式存在。这对我的震撼和冲击无法想象,完全超出了我的心里承受极限。许久之后,我慢慢冷静下来,并且安慰自己这是在做梦,梦境之中什么怪事都不足为奇。一旦自己这次沉睡之后,再次醒来,就能回归到原本的世界,就会摆脱怪梦的纠缠,就会过回自己原来的平静生活。带着这样的期待,我再次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让自己睡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