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隋唐风云

更新时间:2020-09-08 12:02:12

隋唐风云 已完结

隋唐风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骄子 分类:历史 主角:贺兰隋炀帝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隋唐风云》是骄子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贺兰隋炀帝,书中主要讲述了:早一步得知宇文化及“中日结盟”奸计的贺兰临天当着隋炀帝的面拆穿东瀛使者的诡计,打乱了日本天皇一干人等的计划,而坚决不肯认输的天皇与一直处于挨打地位的宇文化及,将会如何对付贺兰临天这个神童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思邈这个名字的确是不见经传,但只要是武林中人一提到“药王”,那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是当今朝廷中的人,也知晓药王的名号,只是知道药王本名的人却少得可怜。

可是贺兰临天却是个现代人,他已经恢复了大半的记忆。

对于药王孙思邈这个人他可是清楚得很,历史上曾记载他活了一百零一岁,在当时乃是少有的长寿之人,即使后来的张三丰也不过是比他多活了十多年而已。

贺兰临天还记得,孙思邈着有一本叫作“千金方”的药物典籍,典籍里记载上千个药方,而且对后世的贡献很大,他真没有想到孙思邈居然是一副道士打扮,而且他还记得在一部电视连续剧里看到的孙思邈也是道士装扮。

于是惊喜之余,他完全忘了自己好像不该知道这件事。

“你就是孙思邈?我识得你,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你还真的是个道士,而且还是很好玩的那种,哈哈哈哈哈……”贺兰临天不禁笑了起来。

不就是一个道士嘛,有那么好笑吗?就连一直注意着他们的李靖及红拂也觉得现在的贺兰临天奇怪极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药王的真名,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隋炀帝的两个侍卫虽然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但现在他们终是忍不住了,其中一人困惑地问:“小公子,你一直和其他的几位公子待在宫……家里的,怎么会认识这位孙道长?”

这名侍卫差点说溜了嘴,幸亏他反应快,及时纠正过来,而不知晓他们身分的人并没有注意他的话,所以就让他蒙混过关了。

众人虽然没有开口问,但每个人都是一副想知道的表情,贺兰临天给他们的惊喜太多了,现在看看贺兰临天又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贺兰临天暗叫糟糕,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

难道真要把他的身世说出来不成,别说没有人会相信,就算是有人相信,那么他恐怕也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隋炀帝第一个就会杀掉他,其他的人虽然不一定非得杀他,但一定都会想把他据为己有,毕竟有了他这个知晓历史的人,做起事情来就轻松得多了。

贺兰临天心里一边想办法,一边把那两个侍卫的祖宗问候了无数遍,表面上却是神情自如,可是他得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敷衍他们呢?

不愧是现代人,一会儿就想到了办法,这个办法只对隋炀帝地有用,但这已经足够了,其他的人不相信又不能把贺兰临天怎么样。

于是,贺兰临天对隋炀帝施了一礼。“老爷子,想必您是知道的,那些认得小人的人是给小人什么样的评价吧?对了,老爷子现在不必说出来,否则,我们的身分不就曝光了吗?既然是这样,小人我知道孙道长就自然不觉得奇怪了。其实我也是灵光一闪,没来由得就觉得认识他似的,如果你们一定要我说出理由来,我也是不知道的。”

贺兰临天说完之后,就一直注意着隋炀帝的表情变化,其他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可不想管,只要隋炀帝认可他的说法就行了。

隋炀帝对于贺兰临天这样的理由,显然是有点不满意。

说得也是,贺兰临天的话,听在其他人的耳里,简直等于没有说,听了反而越来越胡涂。

隋炀帝想着关于贺兰临天出生时的种种传言,根据这几年长安城百姓和朝中大臣们对他的评价,以及最近贺兰临天进宫后的所作所为,无不表现出让人想不通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人,留着是好还是坏呢?如果能为我所用,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他现在才这么小就好像能知道以后的事情,常常能猜到朕心里的事情,再根据朕的喜好来迎合朕,让朕逮不到他的把柄。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看来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隋炀帝现在居然对一个小孩子动了杀机,而我们的主人公虽然现在还小,但他毕竟比别人多了一千多年的知识,而且又深知隋炀帝是什么样的人,因此虽然身在虎穴,却毫无畏惧。

隋炀帝在心里飞快地想着,最后决定还是先放贺兰临天一马,于是笑容满面地对贺兰临天说:“你的回答,我很满意,不过你要记住,没有下次的机会了。以后假如想出来玩,得经过我的同意,知道吗?”

“知道了,多谢老爷子开恩,小人们就先回家了。”

于是,贺兰临天朝孙思邈、红拂及李靖做了一个鬼脸,拉着太子嗍的手,蹦蹦跳跳地下了楼。

众人心想,这才是小孩子的动作嘛!刚才简直成熟得让人不敢相信。

贺兰临天等六人下了楼后,并没有直接回宫,而是躲藏了起来,因为贺兰临天想弄明白隋炀帝出宫到底是为了什么,五人一向以贺兰临天为首,加上他们也很想知道,于是他们就在一个小角落里等着。

没多久,隋炀帝终于带着人走出一口酥,向长安城有名的青楼——萧湘馆而去。

他绝对没有想到,他的后面居然还跟着几个小孩子。

六人看着隋炀帝走进一个有许多男女的大院子里,觉得有点奇怪。当然有着现代记忆的贺兰临天一看就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带着五人立刻离开。

在回宫的路上,太子嗍问:“小天,我父皇去的那个萧湘馆是干什么的,里面怎么那么多的男男女女啊?”

“就是啊!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二皇子辩、三皇子协、李希奇和柳少君都齐声问。

“那个地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当然对于大人们来说是例外,那里是大人们的销魂窟,小孩子不宜去。”

“为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啊,我们又不知道什么是销魂窟。”

“好吧,我就告诉你们,不过你们得发誓,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看着贺兰临天一脸的严肃之色,五人立刻发誓,贺兰临天才缓缓说:“那里是妓院,妓院你们听说过吧?就是专门出卖色相的地方,当然,妓院里也有卖艺不卖身的,但那太难了,一旦进了妓院,卖身是迟早的事情。”

经过贺兰临天的讲解,五人终于懂了,柳少君也许是聪明过了头,低声对贺兰临天道:“老大,你说皇上逛妓院,要是被朝中大臣知道了,会怎么样?”

贺兰临天在心里笑开了,这小子真是太可爱了,这本来就是我不忙着离开而要知道皇帝行踪的目的。

他故意笑骂他:“你可别打那些主意,记住我刚才的话,好了,快回宫啦。”

于是六人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施展轻功,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天亮,大臣们早早就来到大殿,等了一个多时辰,皇帝还是没有来主持朝政,这些大臣明显的分成了两个派系,一派是以宰相杨素为首,另一派是以宇文化及为首。

这两派人物,平时是不相往来的,就连在大殿上站的位置也是泾渭分明。

这时候太监总管王吉走了出来,朗声道:“各位大人请回吧,皇上决定今天的早朝免了。”

群臣听完后马上议论起来,不过都是很小声的议论,最后还是只好走人。

宇文父子瞥了一下杨素、贺兰青云、杨月天以及柳长风和李天翔冷笑一声,便带着一伙人离开大殿。

顿时偌大的大殿就只剩下几个人,显得那么的安静。

杨素看着自己的女婿道:“青云,老夫的外孙现在还好吧?”

贺兰青云不知岳父大人为什么突然问起儿子贺兰临天,连忙回答:“临天很好啊,只是最近好像神神秘秘的。”

“贺兰老兄,我们家的少君及希奇最近也是很神秘,不知他们在搞什么?”

“那我们何不现在就去看看,也好知道他们都陪太子他们读什么书。”

有人提议,自然是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五个大人飞快地来到太书院,还没有走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

这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怎么闹得这么厉害而没有夫子在管呢?

五个大人躲在外面的窗子处,伸长了脖子朝里头看,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只见书院里只有贺兰临天等六人,其他的孩子都被他们不知道支到哪儿去了,这还不是最让人生气的,最使人气愤的是他们六人在玩弹弓,这本来也没什么好气的,但接下来的事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原来他们把朝中大臣的画像拿来挂在墙上当靶子,然后用弹弓使劲的往上面射击,有些画像已经被打得很难看了,其中以宇文父子为最。

这些画像全是六人自己画的,画风虽然还不是很纯熟,但以他们只有那么几年的画龄,画到如此程度,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五个大人中有三人都是绘丹青的好手,所以他们在气愤之余,还是很欣赏六人的画技。

不知道为什么,六人似乎发生了争执。

二皇子辩道:“临天,你耍赖!你为什么不画你爹的画像拿来当靶子,你看希奇和少君的爹都被他们画出来了。”

他的提问得到了李希奇和柳少君的附和,外面的五个大人这时候也发现了这个现象,齐瞪着贺兰青云一副要他好看的表情,同时又仔细听里面的情况,想看看贺兰临天是怎么解释的。

贺兰临天对二皇子辩说:“喂,你有没有搞错?我们不是早说好的,不要画我爹的吗?如果非得画我爹,那你也得把你那个皇帝老子画出来,否则就不公平了。”

“小天,可我爹是当今皇上,随便乱画是要犯辱君之罪的。”

“那你就别想让我画我爹,再说我也从来没有用弹弓打过少君和希奇的老爹,所以画不画我爹不是就不重要了吗?”他一边说一边奇怪的笑了笑,当然另五人是没有看见,不过在外面的五个大人却是看得很清楚。

他们知道贺兰临天一定又在搞什么名堂。

果然,他们见到贺兰临天在五人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子,一会儿之后五人便露出高兴的神色,赶快把墙上的画像取了下来,重新叠好,然后磨墨的磨墨,铺纸的铺纸,看来他们想要画画,只是不知道现在要画谁。

一切准备好之后,贺兰临天就告诉五人怎么画,如果是在现代,看了他们画的画,你一定不会奇怪,因为他们采用的是漫画风格。

现代的孩子们,不喜欢漫画的人恐怕是没有吧!

外面的大人们却越看脸色越是铁青。

天啊,这些孩子到底要干什么?我们长得有他们画的那么难看吗?再怎么说我们当中还有几个美男子。这一切一定是那个贺兰临天搞的鬼,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叫其他的人这样画我们。

“贺兰青云,你的儿子简直不是人,是个怪物!”李天翔和柳长风在心里把贺兰临天骂了个够。

屋里的孩子们正处于绘画的快感中,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的人在心里骂着他们,同时也笑到肚子发痛。

终于完成“经典巨着”的孩子们忍不住地打量起自己的杰作,看着看着就大笑了起来,朝廷上下,大到皇帝百官,小到太监侍女的漫画相,栩栩如生出现在纸上。

大人们终于见识到这些孩子一旦疯起来的厉害劲,纷纷想着要趁还没有被孩子们发现之前赶快溜之大吉。

路上,柳长风突然叫了起来:“不对,我们都上了临天那小子的当了!厉害啊,厉害。”

对于他没来由的话,其他的人很不解。

他向他们解释:“从头到尾临天都没有动过一笔,全是另外五人在作画,就算是被皇上知道了,挨骂的人也不会是他。贺兰老兄啊,你的儿子不应该叫作神童,应该叫作狡猾的小狐狸,也许狐狸也不如他来得狡猾。”

贺兰青云笑道:“承蒙老兄夸奖,临天是神童也好,是狐狸也罢,但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可爱的孩子,你的孩子跟着我的儿子‘混’,一定大有前途。”

杨素也是哈哈大笑。“李大人,你也不想想临天是谁的孙儿,他可是本相爷的孙子,能不聪明吗?”接着又道:“我们这些天把他们盯紧点,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们画的那些画,一定有另外的用处。”

于是这些大人们为了搞清楚小孩子的事情,经常暗中注意着六人的一举一动,终于让他们等到五天之后的晚上,六人相约到了太书院。

他们居然穿着夜行衣,头上还蒙着一块黑布,只见他们商量好之后,就朝宫外而去,一出宫门,他们就展开轻功,飞奔而去。

他们的这些举动可把跟在他们后面的五个大人吓到,但让人惊讶的还是五个大人,只见他们对视一眼后,居然也凌空而起。

天啊,原本他们也是身怀绝技的人,难道古代的人真的会许多的内功心法,并且深藏不露吗?

六个孩子一路向北,他们到的地方居然是朝廷官员的住处,他们想干什么啊?

只见他们飞进一个大官的书房,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夹杂在奏章里,然后陆续飞进其他官员的府邸,放好东西,最后来到宇文化及的府邸,六人在放好东西后,做了了一件跟在他们后面的五个大人都觉得过分的事情,那就是——火烧别人的府邸。

贺兰临天等六人一时好玩,在“作案”之后,居然放火,把跟在他们身后的五个大人吓得差点就要跳出来海扁他们一顿,虽然他们也不喜欢宇文父子,但还不至于要放火烧其府邸吧!

六人跑到柴房,找到打火石,把干柴堆在一起,然后就点燃火,顿时,艳丽的火焰飘了起来,二皇子辩还唯恐天下不乱,用内力助火燃得更旺。

“着火啦!着火啦!快起来救火啊!”

六人在干完坏事情之后,还好心地大喊失火,让不远处的五个大人看了哭笑不得。

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心的放火贼吗?六人当然不会这么好心了,因为他们想看热闹,尤其是看到宇文父子那种慌乱的样子,他们就会更加开心。

六人的喊叫声,很快就引来许多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水桶及盆子,还有的人使劲地在用东西打火,想尽快把火扑灭。

宇文父子衣衫不整地赶到了起火区,不愧是当大官的人物,看着忙得一团糟的下人和被火烧得一片狼藉的院子,居然还能不慌不忙的指挥众人灭火。

二皇子辩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他掏出弹弓就要向人射去,却被贺兰临天制止住,因为二皇子辩竟想用金豆子打人,这样一来,岂不是露馅了。

贺兰临天叫他改用石子,然后六人一起捡了一大把的石子,用天女散花的手法向灭火的人打去,不过他们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打出石子,否则灭火的人罪可就受大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人痛得哇哇大叫。

贺兰临天最不喜欢宇文父子了,他用了两颗石子射去,直取他们的肩井穴。

宇文父子也许是早有准备,也或许是因为他们也是练家子,只见他们身形微微一闪,似乎躲过了袭击。可是他们的想法错了,石子像长了眼睛似的又转了一个弯,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闪躲时,就中招了,虽然不是很痛,但以他们的功力,莫名其妙地着了一道,太没有面子了。

“是哪位英雄驾临寒舍,请出来一见!”

贺兰临天等六人自然是不会现身的,他们躲藏在暗处,正商量着要怎么离开呢?

宇文府的下人够多,加上火势不是很猛,很快地就把火扑灭了。

宇文父子见没有人出来,又问了几声,但六人还是不理会他们,这下子宇文父子的面子可挂不住了,于是大叫一声:“给我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