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华汉图腾

更新时间:2020-07-31 05:55:32

华汉图腾 连载中

华汉图腾

来源:落初 作者:万青 分类:历史 主角:陈平刘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万青的原创小说《华汉图腾》,主角陈平刘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三国是一个星光灿烂的时代,激情与热血迸发的世纪。能臣与奸雄本是一步之遥,鹰击虎视,是懦弱还是热血?陈平作为一个穿越者,又给既定的三国豪杰宿命带来了怎样变化?地下葬着的不止尸骨,还有野心。“任何历史的体现,不是一个人的作为,而是一群精英的意志。”紫烟阁内有一句祖训,是高祖陈平的语录。华汉营黄巾兵团:36505619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公山有何事让我儿带话?”刘表轻声问道,在陈平眼里就是一脸不屑,大有一股粉身碎骨全不怕,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势,又向关羽赵云稽首道:“我儿能平安到达下邳,定是两位壮士功劳,日后必有重谢。”关羽赵云急忙还礼。

到底是女儿家心细一点,陈平便宜母亲袁夫人拉着陈平,蛾眉紧锁:“我儿,刘公山叫你带个什么话来?可是你三舅父袁逢在京周旋不住,让我等逃命”。

“是这样的,何进上书陛下,提拔父亲为北苑中郎将,天使不日就到。”话音未落,天使骑马飞奔而来,刘表认得来人是议郎刘陶,慌忙带领众人匍匐于地。

陈平心中不满,肚中诽谤,小爷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跪劳什子皇帝?汉灵帝关老子屁事,还是张角牛逼,东风吹,战鼓擂,如今世界谁怕谁!拉杆子造反我为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山阳刘表结连清流之士,诽谤忠义之臣,着实可恶。但念其才披京华,颇有将才,征为北苑中郎将,钦此。”刘陶又道:“景升可接旨,已成吕望子良。”

‘安敢望此!’刘表连道数声,慌忙接旨:“表哪里比得上兴周八百年之吕望,旺汉四百年之子房。子奇兄,我与你同举孝廉,可与我说实话,京中到底发生何事”?

“景升兄,某实在不知。”刘陶下马叙旧说道,陈平拍打衣裤,见刘陶一身朝服,头戴方巾,文士打扮,后面跟着数骑。陈平是谁?武大历史系高才生,准备凭借一番先知先觉,欲开阔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的主,想到这儿,陈平不由咧嘴一笑,发出声来,刘表当即呵斥。陈平笑道:“父亲才披京华,号称八骏,岂不知实事?这定是朝中士族战战兢兢,不敢擅言朝政,宦官与大将军相互争权,故拉拢父亲”。

“有理有理。大公子如卧虎初醒,景升可喜可贺。”刘陶挥舞长袖笑道,刘表心中又惊又喜,自己儿子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在洛阳可是一玩家,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纨绔子弟。作势欲责怪陈平,喝道:“逆子,谁教你说这话来着?敢妄言朝政”。

说罢,目视王二,老货慌忙道:“老爷息怒,这的确是少爷肺腑之言,在京城之时,少爷买通西凉神机营死士,探得情报。”袁夫人从后方拉扯刘表长发:“那家父母不想自己孩子好的?儿子纵然顽劣,但他每次进步悔悟,都是父母最大安慰”。

“景升差矣,我有一词,请教景升。”刘陶笑道,似笑非笑望着陈平,两只老小狐狸会心一笑;“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元帝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子奇大作?好词好词!难不成子奇兄投笔从戎想做霍去病卫青乎?哈哈”刘表听后震惊不已,刘陶与自己同举孝廉,想不到早已远在自己之上,他日必成一流派宗师。

陈平又见关羽赵云听得热血沸腾,好似自己身临其境,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斩将夺城。“刘天使好气魄!”关羽上前叹道。

刘陶挥了挥手,拉住陈平笑道:“此词乃令公子所著,适才经过中牟县时,正见县令陈宫呤唱此词,故召来相问,竟是子玉贤侄,大汉有救也,子当是治国之能臣,乱世之名将”。

陈平又见关羽赵云敬佩不已,尤其是赵云崇敬的眼神,陈平知道,赵云父母被匈奴所杀,从小被童渊带大,虽然从小童渊也没灌输他什么我们要报仇之类的话,但这仇恨也是深入骨子里的。

“景升兄,陶先回朝中。”刘陶告辞而去,袁夫人连连夸叹陈平,儿子还是自己的好,说什么祖上积德啊,自己血统优良,四世三公,连带儿子啥的。

刘表吩咐众人,带领大家连带关羽赵云往洛阳出发,不到半月便到洛阳,只见早有袁逢袁隗带领一班大臣等候,陈平暗道,这场面也太足了!

刘府在洛阳北部玄武街,占地五百亩,水榭楼台,檀木走廊,门前石狮各重五百斤,雕廊画柱,连绵不绝。陈平当时就傻了乐了,这要放在现代,可是豪宅!豪宅!再叫一二十个美女候着,洗个荤澡啥的!想到这儿陈平呲牙干笑,穿越汉末的地主生活,哈哈。

“我儿,你大表兄袁本初二表兄袁公路与太尉之子曹操来看你。”袁夫人进房,正见陈平睡在床上吃酥油饼。陈平心念一转,袁本初袁公路是谁?一拍大腿,哎呀妈呀,不就是袁绍袁术嘛,这三人组合,平时也是不干好事的,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望美女,窥洗浴的主!

“不见,娘,子龙云长照顾可好?我家大兴,得依靠这二人之力,可不能怠慢了!”陈平问道,袁夫人嗔怒道:“为娘还以为我儿想赶他们走,打发了些银两,叫他奔生路去了”!

陈平瞬间二B了!这可是五虎上将啊!一个能打十个,五十个,一百个的主!老娘哎,你这么怎么败家!袁夫人反怒为笑:“你这逆子,你表兄舅父来见你,你不见,倒急着见外人,你爹早已安排好,在东厢给了两套雅间,又收拾比武场,那赵云关羽虽每日比赛却武艺心不在焉“。

陈平慌忙去东厢,只见关羽正挥舞大刀,势如雷霆,如金龙盘桓,二十八路刀法,诡变异常,犹如天神临世,舞毕,旁边蹲点的老货扯着关羽晒笑道:“云长好刀,从哪儿偷来”?

关羽本来如红枣一般的脸,更加血红,持大刀,隔开老货,愤道:“关某从不干那勾当,公子可鉴!”陈平见那刀,足足有八尺长,如黄金浇灌而成,刀柄龙头,刀刃如真龙吐舌,锋利无比,柄把有龙鳞隐现,关羽每舞一下,似有真龙长呤,陈平脱口而出‘青龙偃月刀!’

关羽赞叹几声‘好名字’,一道龙气从刀口冲宵,惊得赵云过来,也是连声赞叹。老货贼心不死,鞋拔子脸又露出猥琐笑容,连陈平都想拍死这老货了:“此刀不是凡品,你一个卖豆子的穷小子,哪儿得的”?!

关羽见三人急切想知,召三人坐在亭内:“实不相瞒,关某自从打死崔人瑰后,流落江湖,又有道士劝某往京城方向前去,方能避祸,路过河内九天玄女庙,见天色已晚,进去歇息一晚,夜半三更,内室隐现听得女声‘果然是他’,另一女声又道‘堂堂君侯怎如此落魄’,前一女声复道‘我等且助伏魔帝君!’天明关某醒来,饥饿难耐,又见神堂上供品有九牛九虎九熊面食,关某不喜吃牛,乃吃五虎五熊,自感神力过人,用之不竭”。

老货摸了一把山羊胡子,呵呵笑道:“教你讲刀,你又说你是神女弟子,还不是狡辩”。关羽嚷道:“如此无礼,某家不说了”。

陈平瞪了老货一眼,老货讪讪一笑,赵云从旁相劝;“王叔人好着呢,云长兄不必介意,开玩笑耳”!

关羽闭目沉思,又道:“那日某家从神庙出来,更加惊奇遇见神人,又听她叫我君侯,正值西北羌人叛乱,便想去长安群参军报国,行至长安郡郊外,见天色已晚,进路旁庙宇歇息,待明日进城,见这庙内无甚和尚道士之类的,忽然又听见厢房内传出哭声,心中惊疑,便起身到厢房看个究竟。行至厢房,只见一个女子身穿嫁衣,被捆绑在房内,正在哭泣,某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猜想必是哪个大户人家的新娘子被绑匪所劫,关在这里。以便向其家人勒索钱财。关某本是侠义心肠的人物,路见不平,岂可不管,遂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割断那女子身上的绳索,询问那女子具体情况。以便送她回去。谁知那女子说出一翻话来,听得关某目瞪口呆.

原来那女子本是当地一家大户人家的女儿,她家在当地也颇有些势力,至于她为何被绑在这里,却原来,此庙名叫青角大王庙,乃是为一位妖神青角大王所建,这青角大王,平时到也灵验,数年来保佑当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只是最近不知如何,数日来一直给这女子的父母托梦,要娶这他家的女儿为妻。老两口初时并未在意,谁知家中灾祸连连,连老两口也身患重病,人事不知。女孩的兄弟们生恐连累到自己,遂命家里侍女给女孩换上嫁衣,用绳子捆了,强行送至庙里来。这庙里本有庙祝在的,只是生恐打扰了这位青角大王好事,都跑了个干净”。

陈平暗暗笑道,在古代,像这种事情,一般人听了都会掉头便跑,就算碰上当官的,多半也会命人将女孩儿绑了,塞进厢房了事。那个时代人都讲究头上三尺有神灵,对于神佛之事都是回避不及的。但也是该这位青角大王倒霉,偏偏就碰上了关二爷这个愣头青,用陈平的话来说,就是一愤青。

关羽接着道:“某家听了这女孩儿所言。不由心头火起,心想:‘朝庭昏庸,屠夫当道,宦官专政,搞的民不聊生,各地官员也贪脏枉法,欺压百姓,这也罢了,没想到连这神灵也干起了强抢民女的勾当。说不得,今日即遇了,就非要管一管了。但随即想到,对方是神灵,不免有些踹踹,但心念一转,想起当日在玄女庙的奇遇,不由心中一动,自己受了玄女娘娘的赏赐,说起来,也算是玄女娘娘的弟子了,就算真有什么麻烦,想来玄女娘娘也不会不管的。某家这么想,其实主要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关某,心中有了定计,遂出言安慰那女子,并明言要除了那妖神,让那女子先躲在一边,那女孩儿本就抱了必死之心,此时遭人搭救,也就豁出去了。就按关某的吩咐,躲在后殿。

关某此时已经豁出去了,也就没有了什么敬畏之心,来到大殿,拖过一把椅子来,往神像前一坐,从包袱里取出一本春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大约三更天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夜空突然狂风大作,风停之后,就听庙外传来吹吹打打的迎亲锣鼓,不一时,两个穿戴一新的小厮走了进来,一个小厮还没进屋便大叫:“怎么有生人气,怪哉”,另一人进屋看见关某,大惊,随即对另一人说:‘速去禀报主人,原来关君候在这里。’另一人听说,连忙奔向外面,一时间迎亲的队伍一片窃窃私语,关某心中不由暗暗得意,想不到自己尚未做官,便在神仙中有如此大的名气。又想到,这群妖怪如此忌惮自己,自己除妖定能成功。

他正在想的出神,却听屋外一阵长笑,只见一个身穿新郎服的昂藏大汉走了进来,气宇轩昂,关某虽知他是妖怪,也不禁心下暗赞,好一条威武的汉子,那大汉见了关某,却先一揖到地,开口说道:‘想不到小王新婚,居然遇到关君候大驾至此,当真是三生有幸。望君候能留于此地,喝一杯小王的喜酒。’关某见他说的眉飞色舞,满脸欢欣,不似做假。心中不由有了定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