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阀

更新时间:2020-07-27 05:38:17

宋阀 已完结

宋阀

来源:落初 作者:宋默然 分类:历史 主角:徐卫张庆 人气:

宋默然新书《宋阀》由宋默然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卫张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北宋末年,靖康之变,繁荣富庶的中原王朝在女真铁骑的践踏下支离破碎。两位皇帝被俘,受尽折磨。这个中国封建时代经济文化发展的顶峰,在北方民族的冲击之下轰然倒塌。徐卫,一个老千,恰好穿越到金军南下攻宋这一年,没有时间让他从容地作官、练兵、收人、圈地、发展,他所能作的,就是在战争中不断壮大,越打越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下,三人同行,将徐家庄四周地形详细勘察一番。那徐家庄背靠大山,只有一条小径通往山上,庄外的麦场前,就是一条宽约丈许的小河,一直流向县里。而河面上,仅有一座木桥相连。

站在桥头,徐卫正拿着一具连枷伸在河里,测试着河水的深度。见连枷的木柄大半陷入水中却还不见底,便说了句:“够了。”

“这水可深,记得五岁还是六岁那年,你跟人打赌,一头扎进河里,半天不见冒泡,还是马二把你捞上来的。当时太公吓坏了,呼天抢地的。”杨彦说道。

徐卫脑中,立刻回忆起方才老爷子吃力地替他穿着铠甲的情形……

日头西斜,天色渐暗,徐卫知道时间所剩不多,当即打道回府。刚进庄,就远远望见自家门前黑压压一片人潮,挤了个水泄不通。娘的,我让你集结人马,你怎么集结到我家门口来了?

杨彦马泰前面开路,一路又推又踹,好不容易才让徐卫挤进家门,却见家里堂上灯火通明,坐满了人。远远一看,徐太公高坐主位,保正和乡兵勇头接挨着下首,另一面坐着几个汉子,想必都是庄中的头面人物。张庆立在堂外,见徐卫等人回来,赶紧迎了上去。

嘴唇刚一动,徐卫又抢在前头:“兄弟,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请你去办。”

张庆不及回话,杨彦却跳了起来:“我说九哥,你啥意思?我就不是你兄弟?凭啥都让张庆抢功?”

“就是!也派个差事给我吧!”马泰将板斧往地上一杵,瓮声瓮气道。

“你俩还有更要紧的事情,别急。”徐卫先稳住杨马二人,而后才对张庆道,“挑两个机灵的人,骑上马,过河去。”

张庆点头道:“这好办!”

“慢着,记住了,你们去只是探风。一旦探明贼人的数量,位置,行进速度,立即回来,尽量不要被发现。”徐卫异常严肃地嘱咐道。

张庆一拍胸脯:“我办事,你放心。”说完,转身要走,忽又折了回来,向四周一望,靠到徐卫跟前低声道,“兄弟,今晚少不了有场血战,说实话,徐家庄虽然尚武之风盛行不衰,但真到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有几个人能不尿裤子,还是个未知之数。是不是先把庄里的老弱妇孺疏散到县里去?”

经过这两天,他发现,徐卫自从大病一场后,改头换面,判若两人。处事有方,临危不乱,可这一回,不再是十来个人打架闹事,而是搭上了全庄老小的Xing命,不是他不相信徐卫,而是不能不谨慎小心。

这一点,徐卫早就想到了。可时间太急,如果全是精壮汉子,到县里用不了半个时辰。但拖家带口,牵牛拽驴的话,只怕没到县城,天就黑了。首先,天黑之后,县里有梁横那种货色,开不开城门只有天知道。其次,万一半道上就遇到贼人,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当下不便细说,他只是应承道:“放心,我有数。”

张庆不再多话,奔到徐府门口,目光四周一扫,指着两个人道:“你们俩,跟我走!”

那两人却是不为所动,其中一个轻蔑的说道:“我说张庆,你一向鬼点子多,脑筋转得快,怎么这回糊涂了?”说到此处,他压低声音,“徐九已经疯了,文疯子你懂吗?你怎么听他吩咐?”

另一个接口道:“你没瞧见吗?这还是那个徐家老九吗?肯定是魔障了,你别听他疯言疯语,咱们还是听太公,保正怎么商量吧。你说他一个疯子……”

“姓郑的!我要是再从你嘴里听到‘疯子’两个字,我他娘的拿刀跟你说话!”张庆红了眼。

那姓郑的汉子撇了撇嘴:“得得得,好心当成驴肝肺,当我啥也没说!你要献宝自己去,我可不跟你们瞎搅和,哼哼。”

张庆盯了他一眼,一口啐在地上,那姓郑的也只能干瞪着眼,不敢把他怎么样。

“张大哥,我们跟你去!”两个年轻后生挤出人群,异口同声的说道。

张庆大吼一声:“好!英雄出少年!咱们走!”

三人刚走,便听人群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着问道:“借问一声,这里可是徐太公府上?”

此时天色已暗,瞧不清说话的人是谁,就听有人回道:“正是,老人家,您打哪来?”

对方还没回答,突然哭喊起来:“总算到了!总算到了啊!”凄厉的哭声,听得这些汉子们心里一阵毛骨忪然。

徐卫等人听到动静,赶将出来,有人点起火把。借着火光,众人看见一位年约六旬的老妇人蓬头垢面,坐在地上痛哭不止,身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也蹲在地上抽泣着,仔细一看,那丫头罗裙之上还沾着血迹。

徐卫上前,伸手想要搀扶那老妇,后者抬头看了徐九一眼,一双浑浊的眼中顿时有了光亮:“九郎?你是徐卫?”

“我是徐卫,老人家,您……”徐卫话说一半,那老妇突然爬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声喊道“九郎,你会武艺,你替姨母宰了那些畜生!把他们千刀万剐!剁成肉酱!宰了他们!宰了他们……”话说到这,突然一咬牙,仰头便倒。慌得四周众人连忙托住,一起抬进徐府去。

客堂上,徐太公正与保正等人议事,听到外面一片嘈杂,徐卫等人抬着一个老妇进来,定眼一看,太公神色剧变,拄着拐杖强撑起来。

徐卫将那老妇放在椅上,捏着她的人中,杨彦一把夺过乡兵勇头手中的茶杯,给那老妇灌了几口,这才悠悠地醒了过来。可一看到徐太公,不禁悲从中来,又开始呼天抢地。原来,这老妇正是太公发妻的姐姐,徐卫的亲姨母,秦刘氏。

家住武城县,自从徐卫的娘去世后,便少有往来。前几日,贼人攻破武城县,大肆劫掠。十几个土匪闯进她家,又砸又抢,她丈夫前去理论,被贼人一刀斩杀在院里。大儿子一见亲爹被杀,疯了一般冲过去拼命,却被贼人制住,按在地上,杀猪一样割了喉咙。小儿子倒是有些功夫,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击伤两人后,惨遭乱刀分尸,连肠子也被拉出来,头颅扔到了水井里。徐卫的姨母和这个贴身丫头,躲在菜缸里才逃过一劫……

听完秦刘氏的血泪之言,偌大的客堂上鸦雀无声,虽然大热的天,可人人都感觉到一股凉意,打从心底升起。死亡,对这些平头老百姓来说,无非就是两腿一伸,双眼一闭,孝子贤孙哭一场,往升极乐去。可谁能想像到,人会被猪一样割了喉咙?死了还会被拉出肠子,身首异处?

那些贼人如此凶残无良,若真是杀到徐家庄来,那……

秦刘氏和那小丫头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徐太公一定要替他们报血海深仇,太公亲手去扶,对方却执意不肯起身,连连磕头,撞得头破血流,惨不忍睹。在秦刘氏看来,妹夫从前是作大将的,打了一辈子仗,对付一群毛贼还不是易如反掌?可她哪里知道,徐太公如今已然致仕,说难听点就是下台了,哪还有什么势力?连一个小小的县尉都敢对他冷嘲热讽。

没奈何,徐太公只得答应下来,徐卫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赶紧唤来嫂子徐王氏,才将姨母劝起,带到客房歇息。

客堂上,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死一般的寂静,谁也没有说话,谁也不敢说话。因为,没有谁知道该怎么办。

“太公,我们该如何应对?贼人怕是今晚就会到。”保正看来吓得不轻,脸色煞白,说话时嘴唇直哆嗦。他一问,其他人也七嘴八舌问了起来,这徐家庄虽然历来尚武,可真正上过阵,打过仗的就徐太公和徐大官人两位。此时,在他们眼中,徐太公就是徐家庄的大救星。

迎着众多期盼的目光,徐太公一声长叹,顿感无力。若是年轻时,自己还可以提刀上阵,可如今老迈不堪,长子不在身边,次子又是个混帐没用的人,他能怎么样?

“先疏散老弱妇孺吧。”沉默许久,他嘶哑地说道。庄里三百余乡兵,梁县尉带走两百,剩下一百多从未历经过战阵的半拉老头和娃娃们,怎么抵抗数千残暴悍匪?

“太公所言极是,那咱们就分分工……”保正抢先站了起来,浑身筛糠似的抖。

乡兵勇头紧随其后:“是极是极,我去负责疏散!”

庄里的头面人物们一见这场面,全都跟着起身。徐卫算是看明白了,这些家伙都想趁贼还没有来,尽早开溜。徐太公眼见这一群毫无希望的乌合之众,气得连连咳嗽。

徐卫本来站在后面,此时突然一脚踹飞面前一把椅子,提着刀往堂中央一站,虎视眈眈。杨马二人一见,挺着家伙跳出去,杀气腾腾的立在徐卫左右。这阵势很明显,想出这个门,摸摸自己有几颗脑袋。反正贼人过来了大家也得死,老子先干掉你们这些无胆鼠辈再去杀贼,多杀一个都算是稳赚不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