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小官人

更新时间:2020-06-26 07:04:03

大明小官人 连载中

大明小官人

来源:落初 作者:青田先生 分类:历史 主角:李谦朱元璋 人气:

《大明小官人》是青田先生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明小官人》精彩章节节选:洪武二十四年,大明立国之初。雄主治下,百业复兴,宇内渐呈一派繁荣盛景。这是一个异常繁忙的时代,上至天子,下至臣民,人人皆在忙碌。朱元璋忙着杀人,稳固皇权统治;朱允文忙着孝顺爷爷,争夺太孙之位;朱棣忙着掩饰自己的野心,觊觎皇帝宝座。锦衣卫忙着搞别人的黑材料,功臣们忙着看好自己的脑袋,读书人忙着求取功名,商贾们忙着赚钱,地主们忙着买田置地------总之一句话,大家都很忙。李谦同样也很忙,忙着逃离官场,回家娶媳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朝金粉地,十里秦淮河。

十里秦淮的繁华景象和其特有的风貌,曾被历代文人所讴歌,流传最多的自然是历代才子佳人们的故事。毕竟是声色犬马之地,即便是在一向肃谨的朱元璋治理之下,这里也依然是南朝金粉的天下,纸醉金迷,风流处处,夜夜笙歌不断,日日丝竹声声。

只是由于朱元璋明令禁止官吏宿娼,致使此时狎妓的多是些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官员们就算是心痒难耐,也只能是换了便装,偷偷摸摸的跑过来喝花酒。

什么,宿娼和喝花酒有何区别?区别可真就大了去了!

《大明律》里也只规定,凡官吏宿娼者杖六十,却并未点明官员喝花酒又当如何。也就是说,喝花酒是一种非常纯洁,非常风雅兼之高大上的行为!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纵然有些畏惧于当今天子凌厉铁血的治政手腕,却也总有些官员抱着侥幸的心理,敢在私下里钻点小空子。这种事情,通常都是无法做到完全禁绝的,哪怕是朱洪武这头东北虎也不行。

不过秦淮河畔虽是烟花之地,却也并非全是画舫青楼,花街柳巷。作为如今的天下第一大城,帝国之都,金陵城也是江南富绅豪商们扎堆的地方,秦淮河畔更是建了许多房舍民居,居住着不少大户人家。

有建房的,当然也就有租房的了。

去年李谦中了乡试解元后,便举监入了太学肄业,在秦淮河畔租了一座典雅别致的小院居住,一边游玩一边准备应考会试------这是另一个李谦干的事儿,和现在的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说起来,前世的自己也是年方二八------此处为真实的二十八岁,没有相乘。嗯,自己也是年方二八,将近而立之年,前途并非一片渺茫。

虽然暂时买不起房,也没有成功脱单,车子倒是有一部,却经常付不起油费和罚单------但是,自己在事业上也算是小有所成的,在一家本地知名的企业里,担任部门经理一职,整日里过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

怎奈六月飞雪,千古奇冤------

算了算了,往事已矣,过去的伤心事就暂且不提了。

反正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这个六百多年前的大明王朝,来到了这个该死的、暗无天日的封建社会,还代替了李谦的前身,拥有了两世的记忆,且还“返老还童”,平白少了八岁------好在,至少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重活了一遭。

金陵城里,贩夫走卒皆有六朝烟水气,就连房屋瓦舍也不例外。

李谦僦居的小院门前,便是“小桥流水”,连通着秦淮河的支流,勉强也能称得上是“傍水”了,“依山”没有也不算太差------小院中还建有两层高的小阁楼,平日里,只需在二楼的卧房中打开窗户,不远处秦淮河上的夜景便可尽收眼底,惬意非常。

不过很显然,今日的李大少爷没有这个心情。此刻他一心只想回到自己的杭州老家,远远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从朱洪武的视线里永远的消失,此生再也不见!

珍惜生命,远离官场。

如今的李谦,格外懂得珍惜自己这条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小命,十里秦淮的无限风光,都拦不住他此刻归心似箭的急迫心情。早在昨天回来后,他就打点好了行装,打算午后便离开金陵,连回乡的借口都找好了。

理由其实很简单——

家父病重,为尽孝道自己不得不立即返乡,随侍于病榻之侧云云------

大明朝素来重视孝道,讲究“德主刑辅”。也就是说,只要占据了“孝”之一字,什么律法规矩都得退让一步。眼下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准进士而已,想来,朝廷还不至于为这区区小事,为难自己这么个“孝感动天”的“孝子”。

今天是三月初三,和泼水节的关系不大------至少,这会儿的汉族人民,大多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个节日。所以最受关注的,应该是殿试发案,本科贡士金榜题名的事情。

李谦如今的学籍还挂在国子监,尽管每日的课程可上可不上,名义上却仍是一名太学生。而之前的他为人又太过低调,因此旁人也只当他就住在学校里,对于其在太学外另有住所并不知情------报信讨赏之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自然的,也就不会出现报子敲锣打鼓、登门报喜的场景了。

今日他也亲自去看了榜,既然考都考了,起码得知道个结果才是。然而不知何故,原本定好的排名却是有了变动,自己被从状元降成了三甲进士。

为此,不少人都在私底下猜测,觉得是当今圣上换掉了他这位状元。这让众人叹息不已,几位关系较好的同年在相见时,还出言安慰了几句。

毕竟是当今天子钦点的状元,也没人会傻到跑去找皇帝理论,说些“朝廷取士不公”之类的话。反正都是进士了,能当官就行,谁还去管什么公不公道?

能考中进士的读书人,就没几个是真正的书呆子。换言之,只知背死书的书呆子,想中个举人都是难如登天的。

状元降成进士,李谦心里难免也是有些失落的。既然参加了考试,能拿个状元郎的称号,日后也能作为吹嘘的资本不是?

不过也只是小有遗憾罢了,自己今天就打算离开了,这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小插曲。至于明天的那什么劳什子传胪大典,也没有再去参加的必要了。

脚步轻快地踏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走过几座流水小桥,在街巷里穿行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李谦才回到自己的居所前,拉起门环在木门上“咚咚咚”的轻轻敲了敲。

大门很快便应声而开,门后俏生生地站着个豆蔻年华的丫鬟。

头上挽了个可爱的双丫髻,元宝般小巧精致的耳朵,象牙般的肌肤白皙润泽,一双大大的眸子清澈无比,宛如一汪清水般纯净透亮。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儿,身上都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江南女子所独有的温婉风情。

见到门外站着的李谦后,小姑娘脸色一喜,当即便脆生生唤了一句。

“少爷回来啦!”

江南女子,发音大体上都很软,吴侬软语的听起来让人感到心里特别的舒服。若是声音好听的,当真是一开口,就能让男人酥到了骨子里。

杭州话也具有吴语的一般特征,却又与其他地方的有所不同,发音时显得刚柔并济,男人说起话来刚劲有力,女人说起话来很嗲。

“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冲着丫鬟笑了笑,李谦抬脚就往里走,嘴上说道:“少爷我都提醒过你们多少回了?平时不要轻易给人开门,有人敲门要先问一声!这院里就你们两个小姑娘,若是一个不小心,把歹人给放进来了怎么办?”

“嘻嘻------”

丫鬟冲着他的背影暗暗吐了吐红润的小舌头,十分乖巧地答道:“知道啦少爷!下回我一定先问问,你是不是我们家少爷------”

说着她转身关上大门,之后又很是谨慎的插上了门闩,心说这回总不会再被少爷说教了吧?

少爷也真是的,近来怎么变得有些婆婆妈妈起来了,整日里唠唠叨叨的,一点儿都不像以前那么安静了,这倒是挺奇怪的------不过,比以往亲切了许多也是真的呀!

正当小丫头在那暗暗琢磨的时候,前方的李谦头也不回地喊道:“子衿------”

这一声,顿时又惹来了小姑娘的不满,不悦地撅起了小嘴儿道:“少爷,人家是子佩啦,什么子衿呀,你总是认错,讨厌死了------”

“------”

李谦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便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回身瞪她一眼道:“谁让你俩长得一模一样的?少爷我认不出来,不也很正常么?”

子佩紧走两步,跟在他身后嬉笑道:“我和姐姐哪里长得一模一样啦,分明还是有区别的好不好?是少爷你自己认不出来罢了。”

“是是是,你俩耳后不一样,子衿耳后长了颗小痣嘛!”李谦摇头笑笑,心说难不成每次见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我还得掰过小脑袋来看看耳后是否有痣?

“嘻,少爷想起来了呀------”

子佩显然也是个话唠,嘴里总有说不完的话,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跟在他身后叽叽喳喳个不停:“你看子衿有这么勤快地给你开过门吗?她呀,可懒了------”

正在这时,迎面快步走过来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丫鬟。

俩姐妹别说是样貌了,就连身段和穿衣打扮都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不过比起妹妹来,姐姐子衿显然更懂得规矩,看上去也颇为文静。

或许,她们身上最大的不同,便是性格上的天差地别了吧。

听到妹妹在说自己坏话,她悄悄瞪了对方一眼,很快又恢复常态。恭敬地对着李谦裣衽一礼,浅笑道:“少爷回来啦,咱们现在就走吗?”

“嗯,已经雇了车子,想是马上就该到了------”

李谦刚回了一句,门口便再次响起敲门声,开门一看果然是自己雇来的骡马行车子。当下便带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领着一对丫鬟上了车,往码头的方向赶去。

------

------

翌日,传胪大典。

一大清早,新科进士们就前往长安门等候入宫。

长安门分有左右两扇大门,百官上朝时也是从此门进入,到了门前就得下马下轿,步行进入皇城,再往前便是午门,最后到达皇宫大殿上朝。

今日,新科的进士们也得以走此门,算是真正得以步入仕途的标志。

正所谓“鲤跃龙门”,长安左门便也由此被称为“龙门”。而每年的阴历八月中,朝廷都会于西千步廊进行“秋审”,囚犯由长安右门押解而进,犹如身进虎口,因此长安右门也被称为“虎门”。

无论是参加金殿传胪,唱名赐第,长安街观榜,参与恩荣宴,还是参拜先师神位、大司成,谒孔庙,状元都处于诸进士中最显赫的地位。

传胪仪式在奉天殿举行,今日虽不是大朝会的日子,却也是三年一度的传胪大典。但凡京中三品以上,身无大疾且不需要当值的官员,都必须出席。

一众进士正在等候百官到齐,然后与公卿大臣们一同入宫。不想这时才有人发现,新科进士李谦,居然还没有到场!

这------李大状元郎睡过头了?

李谦呀李谦,传胪大典你都敢不重视,简直就是在逼着圣上杀你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