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生活在大唐

更新时间:2020-05-17 20:57:36

生活在大唐 连载中

生活在大唐

来源:落初 作者:一天九日 分类:历史 主角:陈小家伙 人气:

一天九日新书《生活在大唐》由一天九日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小家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任务,让我从一千三百年的未来,一头扎进大唐。家徒四壁,半幅盔甲,一把残刀,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一个骨瘦如柴的妹妹,一条幼犬,这都是我的家人。既然来了,那我就要活下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哄着小家伙睡下了。陈菩提将床下的木箱搬了出来。

木箱是普通的木箱,做工粗糙但胜在结实。看沁下的痕迹。这木箱之前应该是有锁的。

打开木箱,里边有一些换洗的衣物,半袋粮食。一个用布帕包着的小包裹。打开看,里边有一些笔墨纸砚,算不上好,凑乎能用。但是没有书籍之类的东西。几节竹筒,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人用来储水的工具。还有一个钱袋,钱袋里拢共也只有二十多枚铜钱,一块碎银子。

抛开这些,最吸引陈菩提的,大概是箱底摆放整齐的半幅盔甲,一把残刀,一块铁牌。

为什么说是半幅盔甲呢?因为这盔甲只有上身,没有下身的护腿,战裙之类的东西。

盔甲明显时常擦拭,虽然上面布满了刀砍斧凿的痕迹,但却没有一点儿锈迹,保存的很好。里衬的链子甲上边缺失的铁环也经过了细心的勾补。盔甲是黑色的,前胸,后背篆刻着一些狰狞的兽纹。观兽纹的形状应该是饕餮。整副盔甲制作精良。包括左右肩甲上的虎吞都活灵活现,兽头伸出的獠牙似乎要择人而噬。护心镜上面坑坑洼洼的,都是凹痕。陈菩提眼中似乎浮现出盔甲主人放马血战的英姿。

除了盔甲,还有一把残刀,整个残刀大约70公分长短,看式样跟之前见过的唐刀有相似的地方。整体线条流畅,较一般用刀来看,刀面较窄,单面开刃,血槽较深。但不知为何居中折断。

刀柄也较一般用刀更长,刀柄正前方大约两寸左右的长度没有开刃,应该是便于手握提供更多压力。

刀柄所用材质是一种硬木,准确说应该是金丝檀木。这种木材不应该是产自非洲吗?难道这个时代就有人开始跨洋旅行了?细看下来整个明黄色的刀柄隐隐透着一股暗红。陈菩提凑近嗅了嗅,刀柄透着一股子血腥气。这颜色应该是鲜血浇灌后的痕迹。血迹渗透硬木,不知道饮了多少敌人的心头血。着实是一把凶器。

陈菩提让手指微微掠过刀刃,刀刃立马在他的手指上留下一道划痕,这刀的锋利程度,也明显超出了这个时代应有的制造冶炼工艺。

至于铁牌子。材质构成也不全是铁,应该是某种金属合金。正面刻画着潜龙升天的图案,栩栩如生。背面比较简洁只有一个“陈”字。

这张令牌也应该是某种身份的标识。这么好的盔甲,佩刀,加上雕刻有龙的令牌。看来,自己便宜老子的身份也不简单呀。只是根据目前的情况,自己无从判断。甚至不知道自己所谓的“父亲”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根据小家伙的说法,自己和她,在这片森林里已经住了好长时间了,小家伙对父亲也压根没有一点印象。

按照公验记载推算,自己在这里应该住了有差不多两年时间了。这里山高林密。远离市嚣。依据年龄推算,自己也不可能是所谓的隐士高人。何况还带着一个孩子。陈菩提推测,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应该是处于避祸的状态。那么逆推过去,两年前,最有名的历史事件,应该是玄武门事变了。

根据陈菩提对初唐历史的了解,没有出名的姓“陈”的武将。那么要么就是声名不显,要么就是隶属于敌方势力,最终斗争失败,失去了书写历史的资格。

看来自己的身世也算得上是扑朔迷离呀。

陈菩提上一世父母双亡,爷爷的记忆也基本停留在六岁之前。相较于普通人,陈菩提更渴望来自家庭的温暖。

可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目前为止,这一世,除了小家伙,他依旧一无所有。

想到小家伙,陈菩提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还好有小家伙,要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毕竟和之前不一样,之前就算离“家”再远,也不过是距离的问题。可现在,他和家整整差着一千四百年的时间维度,这中间光朝代就隔着六七个,也不知道会不会像易小川那样,一活就是两千年。

家,估计是回不去了。

有些事想不明白暂时就不想了,还是想想怎么填饱肚皮才是正经。何况答应了小家伙,晚上要提供不一样的吃食。

看看眼前仅有的食材,陈菩提一阵犯难。实在是太窘迫了。除了粳米,腊肉,一小包粗盐,什么都没有了。不过这也难不倒陈菩提,陈菩提可是能仅凭一小袋盐,就可以在森林或雨林里独自存活半年之久的“山鬼”。半年之期还是根据任务周期来计算,如果有必要,陈菩提有信心能存活更长的时间。

有时候在不那么紧张的时刻,陈菩提也很是注重自己的生活质量,毕竟生活和生存还是存在很大的区别。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苦中作乐吧。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大自然的馈赠之上。

但是鉴于目前的身体状况,陈菩提无法完成高难度的战术动作,加上不敢离小家伙太远。陈菩提打算就近采些野菜。

屋前小溪里的小银鱼看起来味道应该也不错。

陈菩提带着残刀走进了森林。

初春的森林,遍地透出勃勃的生机。没有后世的污染和无限制的采伐。整个森林保持着它最原始的状态。

没走多远,就发现一片长势喜人的蕨菜,仔细将蕨菜尚未来的及舒展的幼嫩叶芽一片片采摘下来。蕨菜经过无毒处理之后,不论是炒食还是凉拌,都是一种难得的美味,可惜没有酒,糟蹋了这么好的下酒菜。采了足够量的野菜,陈菩提往前走了走。

又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在一片茂密的松树林下,生长着大片的松茸。陈菩提也算是半个“森林之子”,他到是见过松茸,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松茸,足足有半亩地大小。而且较之后世所见的松茸,单单是个头上就将后世所谓的顶级松茸甩了不知几条街。

这算的上是意外的惊喜了,本想着随便采些蘑菇,做些蘑菇汤就好了。没想到,森林赏赐了他一大片松茸。

陈菩提选定一小片松茸,轻轻的拨去表层的浮土。小心翼翼的将大自然的馈赠收入囊中。没有多采,只是采了够自己和小家伙几天食用的量。松茸生长环境苛刻,还是尽量不要破坏。

陈菩提带着满满的收获走在林间小道上。

回了家先放下手中的东西,看了看小家伙。离开了一会儿,都担心的不行。看来自己是越来越融入小家伙哥哥的角色了。小家伙还没醒,打着小呼噜,吹着鼻涕泡,睡的很是香甜。没打扰小家伙的美梦,陈菩提给小家伙掖了掖被角,转身走出茅屋。

收拾收拾沿途砍回来的藤条,将木棍的一头削尖,陈菩提制作了一个简易版的鱼枪。做好之后在原地试了试,藤条的弹性很好,鱼枪的速度和准头也都还可以。

溪水清澈见底,没有什么杂物,水最深处大概也就一米左右。一尺多长的银鱼在水里来回游动,数量不少。

用鱼枪捕鱼是有讲究的。尽量不要让自己的阴影遮住鱼活动的水域,由于光线折射的原因。鱼枪瞄准的地方要略微向下。

运气不错,一击即中。这里的鱼似乎没有经历过什么威胁。没有什么危机意识,鱼枪下去除了叉上来的鱼,剩下的在经过最初的惊慌之后都不懂的逃跑,仍在原地打转。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几乎每回都不落空,不一会儿陈菩提就叉了七八条鱼。

就着溪水,陈菩提把叉上来的鱼开膛破肚,简单处理了一下。因为没有鱼鳞的关系,进展很快。三五息的时间就能处理一条,拿在手中才发现,这小银鱼肉质鲜嫩,除了鱼骨,几乎没有鱼刺,鱼身也近乎透明。依照经验,这鱼应该比较适合做生鱼刺身。

撕下一小条放入口中。陈菩提顿时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整个口腔都被银鱼独特的鲜味填满,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一连吃完了一整条银鱼,陈菩提还是一脸意犹未尽的颜色。

食材都摆弄好了,天也快黑了。

将屋子里的半口铁锅拿出来,就了半锅溪水,搭了灶架,生起火。将洗净的松茸和处理好的银鱼放入锅中加一点盐大火煮开,然后再小火慢煮。很快,空气中就萦绕着一股异香。

又在旁边升起一堆篝火,将洗净的石板架在火上碳烤。待石板加热之后。用肥腊肉来回擦拭,让油脂遍布石板。待石板开始冒烟的时候,将片好的鱼片放置其上。细细的撒一层盐,小心翻面。将鱼片烤至金黄。独特的石板烧就新鲜出炉了。

茅屋的门被推开了,小家伙睡眼惺忪,嗅着香味走出来。

看见哥哥正弯着腰忙着给自己操办晚饭。蹬蹬蹬,小家伙迈着小短腿快步跑过来。拉着哥哥的手。等陈菩提蹲下身跟小家伙平齐的时候,在陈菩提脸颊上盖了一个印章。

从来没有过的体验,陈菩提顿时感觉一天的劳累一扫而空。

“小家伙,睡醒了,饿不饿呀?哥哥可是专门熬了鱼汤给小家伙喝。香不香?”

”香,比中午的肉肉都香,人家都没有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呢。哥哥辛苦了,囡囡给哥哥捶捶背。“说着话,亮晶晶的眼眸却盯着锅里的鱼汤。小嘴巴吞咽着口水。可爱至极。

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小心思,几句话把两世为人的陈菩提哄的熨贴之极。

鱼汤差不多好了,鱼肉彻底融入了汤中,乳白色的鱼汤上下翻滚,配上切的细发的松茸丝,光是看看就觉得满足。给小家伙盛了一碗。怕烫着小家伙,还细细的吹了吹,待感觉差不多了,才递给小家伙。

小家伙双手捧着小木碗,轻轻啄了一口,然后双眼一亮。快速嘬动,三两下就喝完了碗里的鱼汤。之后还亮亮碗底,示意哥哥再来一碗。陈菩提又给小家伙盛了一碗。这次,小家伙没上次喝的那么急了,屡喝还屡点头。摇晃着小脑袋,用实际行动夸赞了陈菩提的厨艺。

喝完鱼汤,给小家伙夹了几片烤好的鱼片。本来打算夸赞一下哥哥的小家伙,顾不上说话,又开始埋头属于自己的舌尖盛宴。将剩下的鱼汤盛出来。陈菩提把采回来的蕨菜一并炒了出来。

鱼汤和鱼片都不积食,也就容的小家伙吃个痛快。

吃差不多的时候,给小家伙碗里拨了些青菜。可能相比鱼片,不太合小家伙的口味。小家伙不愿意用青菜代替美味的烤鱼片。这可不行,小家伙手掌蜕皮严重,这是明显缺乏维生素的表现,必须补充维生素。狠下心,也不看小家伙的眼色,又往小木碗里拨了些青菜。

小家伙看哥哥不理会自己,也就不再耍小脾气,默默的端起小木碗,吃青菜。

其实,小家伙也不是故意耍小脾气,只是想引起哥哥的注意,小孩子心思。再说了,相比之前吃的东西,如果没有中午的拌饭,晚上的烤鱼,鱼汤。单就这青菜而言,也是从没吃过的美味了。

想着以后天天能吃到哥哥做的美味饭食,小家伙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哎,要是哥哥能是阿爹就更好了!“

幸福之余,小家伙还有着淡淡的烦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