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柴梁王

更新时间:2020-01-14 02:50:24

柴梁王 连载中

柴梁王

来源:落初 作者:金易水替 分类:历史 主角:郎中吕 人气:

《柴梁王》是金易水替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柴梁王》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北宋当柴进,山庄赋闲,柔情恩爱尽成空。江湖行走,公主沦为草寇,多番救宋江,义士却是险棋,衙内迷失起风波,豪强猖狂,李立殒命,好汉水淹祝家庄。柴进落难高唐州,山庄何在,唯血与火,逼走梁山。从此梁山是我家,献谋前驱不争功,整顿山寨新气象,结盟天下谛良缘。粉碎围剿惊贼胆,婉拒朝廷封梁王,仗剑当斩佞臣头,一声呐喊兴师来……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柴梁王》一书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来也怪,大娘这一说话,让他觉得她身上的狐臭会走路一般,尽跟了过来,就特别不适,只希望她离开。

这时却听吕郎中附和道:“正如大娘所说,三娘那鞭抽得好,还有那瓢水浇下去,真是恰到好处!所以大官人眼下已无Xing命之忧……”

柴进觉得那狐臭已经万难忍受了,再听那吕郎中幸灾乐祸地说话,更是无法忍受,寻思道:“既然无法让大娘和这该死的郎中离开,还不如我自己离开!”

突然大笑,哈哈哈哈!我没病,我没病!出手如电,飞点眼前三娘的膻中Xue,一下子抱住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疾走而去。

大娘大惊,夫君疯得厉害,会不会加害于三娘呢?这么想着,便撒腿就往回奔,不管吕郎中和阿丑在后面叫着大娘。

此时日头已高,天空很蓝,风吹来爽爽的,大娘一路上却忧心忡忡。这时三娘也是惊魂未定,今日柴进给她太多意外了,她感叹往日对柴进认识太浅,没想到他会这么疯,这么厉害!

这三娘雪晴虽说是绝顶聪明,却也料不到其中的变故。这柴进,确实是有文章,说出来就是惊世骇俗,此人原是一个同样名叫柴进的现代男生,他魂穿而至,取代原庄主,成了新任柴大官人。

且说三娘雪晴被柴进一路横抱着,真是羞答答的,就把脸藏在他怀里,他好喜欢她这个动作,美人在怀何其乐也。

不消片刻到了后院,这时才想起来不知将往何处去。

在走廊稍稍歇了歇脚,想到刚才她折磨自己,便脸一扳,威胁喝道:“喂,要不要把你丢进井里头?”

他其实不知这山庄里头水井却在何处,不过他是想借此立威。

“不要,不要啊!官人饶命!”

“饶命?美人哪,你好狠心!”

“这怪不得妾,妾纯是好心,就为着替官人放血清毒……”她好吃惊,以往官人从不叫她美人。

他突然将她放走廊边上,“那好,柴进就饶了你,你自己……滚回房去吧!”说着,在她雪也似的双峰处连点,她便苏活过来。

“多谢官人!官人一身是血,请随雪晴回屋,让雪晴为你清洗疗伤吧!”

他听得心里甜甜的,可嘴上恶着,冷声道:“还是一顿鞭子,再加几盆冷水?”他语带讥讽。

三娘当即施礼拜道:“官人,雪晴只一心想着给官人清毒治病,雪晴之心,天地可鉴!”

柴进别过身子,还给她一个冷酷和背影,呵斥道:“还不快滚!”

觉得三娘已去远,柴进这才回过身来,便信步顺着走廊行走,突然听到后面响起轻盈的足音,不由得即刻回头,即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俏丫鬟走了进来,桃腮上露出小酒窝儿,施礼道,“大官人万福!”

呀,不正是先前看到的美丽丫头。这丫头好,是我穿越到北宋见到的第一个美女呢。

“丫头叫什么名字啊?”他幽幽道。

“奴婢叫秋苹!就是在三娘屋里,大官人早见熟的……”

她眼睛明明亮亮,目光里明显带着疑问,他一时不知如何说话,她却接着说道:“大官人赤体带血,还是让秋苹带大官人回屋清洗吧!”

“好,那就有劳秋苹姑娘!”柴进笑道,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那丫鬟,嗯,原来便是三娘房里的丫鬟,好,我喜欢!

便随秋苹进了屋,却闻女人的哭泣声,正是三娘雪晴独处一隅伏案哭泣,秋苹连忙叫着主子主子,过去安慰她,还说大官人已回屋来。

柴进见此也想过去安慰安慰她,却觉得要是这样的话,往后立威、调教之事就无法行得,所以就忍了忍,坐椅子上不语。

屋里好香气,那气息与三娘身上的芬芳一般味道,他不禁精神一振,然后就欣赏这间卧室,床上铺着凉席,屋里摆放着屏风,两头安了彩幔,四角垂着香囊,桌上放着莲花镜台,嗯,十足的古典情韵。

他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来,借着这个空儿,他便溜过去到了莲花镜台的前面,拿眼一瞅,哇呀,好生了得!

本来就心里好紧张,寻思镜子里绝不再是二十四岁的文学硕士,但是像啥模样呢,心里没个底,只知道水浒里头的柴进是一表人才。

他愣住了,且又是一惊,镜子里那张脸果然是好,龙眉凤眼,牙齿白,鼻子挺,须髯也好看,虽说而立之年,却也英气勃勃。

只是这俊脸下面就不能看了,淋漓的鲜血已经凝结成紫色,就挂在裸着的胸脯上,

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这让他不能不又一次气结于胸。

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于是离开莲花镜台,偏过脸看去,却是大娘玉娥进来了,“官人好吗?三娘呢?”

柴进仍是沉着脸,不说话,屋里的丫鬟秋苹连忙出来招呼道:“是大娘,主子还在伤心呢!”

“现在伺候官人养病最重要,咱们女人受点委屈,就不要太计较了!雪晴妹子,你就别哭了!老姐知道你一心向着官人!好了,官人的身体刚有转机,赶快帮他清洗了,让他安歇将息为好!”

雪晴收了泣声,擦干了泪水,谢了大娘,吩咐秋苹快备热汤,好为官人清洗……柴进道:“温水即可,毒伤之体,凡事就不必太讲究,安歇最要紧。”

大娘听了大为赞同,连声道:“官人说的是!”

柴进有点感觉出来,这大娘平日像是经常发号施令,这怎么可以?难怪前任柴进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就是少了雄飞,多了雌伏!前车之鉴,不可以啊!

“官人!”大娘面朝他说话,“官人知道不,你是柴家的支柱!只有官人才能让柴门一族走向中兴!所以官人,你一定不能有事!Jian人如此害你,你更不能有事!”

柴进知道大娘是属于那种实心的却又有些笨的女人,他感觉她的好心,但还是怕了她的狐臭。

“只怪官人当日太傻,就不该对皇上拒婚,皇上许婚玉卿公主,那该是何等荣耀,官人从此自可以从原六品的昭武副尉跃升,说不定哪天皇上高兴,将空置的咱祖上的梁王一职重封官人。可是官人却为着妾等糟糠之妻而拒皇命,而今辞官归田,朝中Jian臣仍是不放过官人……”

不知为何,柴进对她这一席话却全都听进去了,特别是对“拒婚”和“梁王”这二语词印象深刻。原来柴进曾对公主拒婚,原来其祖上曾享封梁王,当年的柴梁王曾不知有多少风光!

正当大娘泣声而语,柴进思绪摇荡之际,秋苹却备好温水,催大官人进浴室清洗身上伤口,于是大娘先行离开了,大娘自知身有狐臭,所以自然识趣。

即便如此,先前已经够让柴进难熬了,他身上伤痛不觉得什么,反倒是那狐臭很让他郁郁的,还好他马上转过来安慰自己,这一穿越他日必将在北宋称雄,所以就不要如此太计较大娘的狐臭了!

何况她也是不得已啊!是好汉,就应该懂得包容嘛。

接下来三娘和秋苹一起侍候柴进,为了方便洗水,三娘脱去了外衫,露出鼓嘟嘟的红兜儿和一双雪白的纤手,让他想像着红兜儿里头藏着一双白兔,而雪也似的手臂,就像是白天鹅的翅膀,一眨眼说不定就飞上天去。

充满诗意的想像,让他暂时忘记了伤口清洗的火辣辣的疼,片刻,听到三娘唤秋苹,知道就要上金创药了,接着秋苹配合三娘一起给他敷药,他躲过三娘的视线,却盯着那俏丫鬟看,心道:“当富人家的丫鬟危险呢,咱要不是好汉柴进,却是那个西门大官人,那么这么水的秋苹就有麻烦了,迟早要被上了!”

这么一想心也热热的,于是警告自己不要想入非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