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浩瀚之王

更新时间:2020-03-25 07:26:01

浩瀚之王 连载中

浩瀚之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铁匠 分类:历史 主角:马勺智慧 人气:

主角叫马勺智慧的小说是《浩瀚之王》,它的作者是铁匠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此书献给人类制度的伟大探索者欧文先生;献给曾经在隐蔽战线抛头颅、洒热血的亡故战友;谨以此书献给对浩瀚太空充满奇思妙想的人们 谨以此书献给对人性的张扬充满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人们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在真理之路上苦苦探索的人们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为消除民族仇恨奔走呼号的人们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在爱情、亲情、感情、人情、无情、绝情的链条上如履薄冰的人们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对未来人的生存状态满怀希冀的人们!主角:千里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里草摸摸自己的脑袋瓜子,他摸得特别仔细,一边摸着一边按摩着,从下颌向两腮、揉耳垂、搓耳廓、两手拇指压住风池穴,其他四指循序渐进的往上揉搓,等这一套保健按摩做完了,千里草确认烟袋锅子没有砸着自己,抬起头来看看,整个房间的空中根本就没有烟袋锅子,可是他侧过眼儿一看确实傻了眼了,古董架上的那个瑞典的黄金打火机不见了,这在千里草看来绝对不是蹊跷的问题了,他必须搞明白孟梦境和现实之间的关系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意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他几乎翻遍了整个屋子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马桶水箱的里面他都摸了个遍,正当他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红线电话响了起来,他迅即从睡袍的右兜里拿出来蓝牙塞进右耳朵里,他马上就听出来这是水原将军的声音;

“你有麻烦了?”千里草一边翻着化妆台上面镜子后面的化妆品柜一边说:

“是啊!麻烦还不小。”水原将军平静地说:

“需要什么帮助吗?”千里草认真地说:

“谢谢头儿,暂时还不用,等我弄清楚了再向您汇报。”千里草关掉蓝牙,还接着折腾,突然,千里草左眼的余光貌似感觉到镜子里有个人影在影影焯焯的晃动,等他直视这面镜子的时候确什么也没有,他一百八十个不解的一屁股就坐到了马桶盖上,他低着头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说是不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从饭量的减少到滴米不进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从饮水的减少到根本喝不下去水用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从睡眠的减少到根本不睡觉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那么说刚才是睡着了做的梦、还是意识障碍时表现出来的人格解体?想到这儿千里草丧打游魂的又回到了电子书房,他无精打采的在电脑前坐了下来。忽然电脑里有一个头像照片儿使千里草吃了一惊,原来是言西早的照片,这张照片怎么说也有四十年开外了。

千里草木怔怔的看着言西早十岁以前的黑白照片,记忆的闸门把千里草带回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老师说一会儿有个照相的师傅来班级给大家照一张一寸免冠照片,大家不要急,排好队等着,一个一个挨着来照相,脸黑的洗洗去、衣服有皱褶的抻巴抻巴、头发乱七八糟像鸡窝的梳一梳,没有梳子的大家互相串换着使一使。这时言西早走到千里草的跟前,帮他整理了衣服、给他擦了擦脸,再给她梳头的时候说:

“人家的分头都朝右边梳,你怎么朝左边梳呢?真是隔路!说着言西早往手心里吐了几口唾沫,胡乱的往千里草的头发上抹了抹,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把桦木的小梳子,按住千里草的小脑袋就往右边梳,这下千里草可不干了,他一把推开言西早说:

“就往左边梳,气死你、气死你!”言西早瞪着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涨红着脸说:

“为什么呀?就你逞能,啥都和别人不一样。”千里草也瞪着眼睛说:

“我是牵牛星下凡,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我还以为你是织女星下凡呢,原来你也是土包子,我不娶你做我的媳妇了。”言西早揉着她那双眼睛、窝囚着小嘴儿、啡呲啡呲的哭了起来,她这一哭把千里草哭得慌乱了起来,他不知所措的说:

“真是没出息,都二年级的学生了,哪儿来的尿水子,等长大了我娶你做我的媳妇儿还不行吗?”言西早扑哧的一下笑了,她又按住千里草的脑袋,使劲儿的往右边梳,她一边梳一边哭哭唧唧的说;

“你真能得瑟,谁说要你娶我了,谁娶我得我娘说了算,你算哪路的神仙呀?”千里草低着头,抽抽个鼻子,使劲的闻着言西早身体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心说要是能整天闻着这股味道那该多好啊!从此以后,千里草总是找各种由头往言西早那儿凑,还把言西早那张照片的底版借来,偷了他爸爸冬恋浮四角钱,到照相馆洗了一张,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到现在,锁在了电脑里的一个极为秘密的地方,怎么她现在从哪儿蹦出来了呢?千里草忙点击图片来源一看,跟本不是他电脑硬盘上的图片,仔细一看是尛星使者发来的,这使千里草既惊讶、又郁闷、还有些恐惧!他随即给尛星使者发过去一行字:

“你究竟是谁?请回话!”这时尛星使者邀请视频聊天儿,千里草打开视频就看见了言西早,千里草先是一愣,现在言西早的样子和1985年他在日本自杀时的样子一样,乌黑的头发、印度美女那样的肤色、面包样的大圆脸、两个毛茸茸的杏仁眼、鼓鼓着蒜头鼻子、涂得红红的嘴唇、两腮上的那个酒窝还是那样迷人。千里草正看得发呆的时候,言西早说话了:

“喂幺嗨!这不是千里草吗?哎呀我的妈呀!你咋老成这样了呢?转眼不见你已经是个老鸡巴灯了呀!哈哈哈!没小时候嫩超了,完了、完了,看着不养眼了……”还没等言西早说完,千里草就急了眼了,他没好气儿地说:

“你这话痨还有完没完,你不是自杀了吗?怎么一脚没踩住,你从哪儿冒出来的?”言西早哈哈的笑着说:

“我切!真不识逗,还真生气了,小时候你就不行,人家都往右边梳头,你偏往左边梳,我说给你梳中分,你说那是汉奸!哈哈!你现在倒不是汉奸了,可你成了鸡贼了!怎么着?想我了吗?”千里草一脸严肃地说:

“你说我这不是大白天见了鬼了吗?”言西早又哈哈大笑着说:

“完完完,真是日本船(丸)!你的脑袋该到费夸林洗洗了,什么破脑袋,跟不上形势了!我说你们人类整的那个电脑,信息传输什么的,不整天都跟妖魔鬼怪打交道吗?”千里草没好气儿地说:

“你什么意思,你是真人还是魂灵,哎!不说我还忘了,都让你给气糊涂了,你怎么使用尛星使者的QQ呢?”言西早高兴得直蹦,她站了起来扭动着不算很好看的腰肢说:

“哈哈哈!我这下把你耍的真开心,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尛星使者呀!呵呵!”千里草瞪着眼睛惊奇地说:

“那么说刚才我看到我妈妈那是真的了?”言西早慢慢地坐了下来说:

“是滴!那是你妈,也是我!我又长了一辈儿,有意思吧?”千里草愤愤地说:

“你快赶紧麻溜的告诉我你是谁?你想急死我呀!”言西早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说:

“我是尛星使者、也可以是言西早、你妈,或者随便什么人、什么东东,这下你满意了吧!”千里草皱着眉头,连连摇着头说:

“你别跟老子扯王八犊子了,那怎么可能呢?”言西早一本正经地说:

“那你说你们人类开始不能照相吧,现在不但能照相了、还能录像了、还能PS了、还能传输了,要不了多久就连人的身体也能传输了,最后连地球也能传输的时候,人类就能把火星什么的也变成地球了!就是人可以生人、地球也可以生地球的意思!你说还有什么可能的呢?”千里听到这儿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

“我靠!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没想你现在有这么的大学问了,长能耐了,看不起我这个糟老头子了吧。哎对了,我正在找我那个金子的打火机呢,怎么找不到了呢?是不是你给变没了呢?”言西早用手指着千里草说:

“我说我把它变到你的心里去了,你信吗?”千里草摇摇头说:

“那我怎么能相信呢?”言西早一脸无所谓地说:

“明儿你到医院照个爱克斯光就知道他在不在你的身体里了。”千里草心说这天儿聊得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呢?这时言西早说话了:

“你感觉糊涂是吧,我实话跟你说吧,你呀还真得糊涂一段时间,等我把尛星的秘籍都传授给你了,到那时你就开悟了,呵呵!”千里草不无忧虑地说:

“那是不是说到那时我就该死了?”言西早乐得拍着手说:

“还是那句话,跟你苦口婆心地说了N次了,你必须得转换思维,从我开始,从现在开始你试着克服不要用我的概念思考问题!”千里草有些服气地说:

“好!不过我现在还没有适应无我的语境,恐怕那样的话,我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这时千里草就看言西早那太空的背景变成了小时候学校的背景了,言西早也成了照片儿上的模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