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雅唐

更新时间:2020-03-22 08:12:52

雅唐 已完结

雅唐

来源:落初 作者:耶义 分类:历史 主角:房遗爱卢氏 人气:

《雅唐》由网络作家耶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房遗爱卢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袭青衫,一壶浊酒。醉出一个大唐狂士房遗爱,半睡半醒间废佛教,革儒学,弄弄诗酒,赏赏风月......再回首,却发现泼墨出一个不一样的大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遗爱自从来到唐朝还没有好好转过,就连自己的家都不甚熟悉,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正好这天雪停了。房遗爱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冬雪冬梅在自己的家里转了起来。

房遗爱虽然记忆里虽然早就有这住宅的大致印象,但是还是没有亲自来看的震撼大。房玄龄一生清廉,自然买不起什么大房子。这房子还是陛下李世民赐予的,这院落是前朝一个门下省官员的宅子,但是却有三进,这也是不错了。

在唐朝,由于坊市界限分明,所有土地进行规划。每个人的宅子不可能太大,而且普通百姓和商人只能住一进一出的宅子。唐朝虽然政治环境宽松,但是商人的地位依然没有太大提高,商人的政治地位更是底下,其后代甚至不能参与科举考试,绝了一辈子成为人上人的路。

从房府进门起,前面是一堵影墙。影墙两侧是两排房屋,这是仆役居住的地方。直走再经过一排建筑,这是内门。再直走便是主堂。这里是接待客人的地方,也是一家人用餐的地方。主堂旁边便是房玄龄的书房。至于后面便是房玄龄和卢氏居住的地方。在仆役居住的地方后面又是两排房子乃是左右厢房。乃是客人居住的地方。房遗爱和房遗直则居住在厢房后面。在主卧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

房遗爱信步走在这小花园里,后面的两个小丫鬟紧紧地跟着。房遗爱走到一个池塘中心的亭子里。看着满园雪景,虽然只有几支梅花绽放,但房遗爱还是心情甚好。便忍不住乱蹦乱跳地开心着唱着:“啦啦啦啦啦。”

后面的冬雪冬梅一脸紧张地看着房遗爱,莫非少爷抽风了。房遗爱瞥见两个丫鬟的眼神,心里一阵抽抽:一群没见识的人,没有一点审美情趣。

“冬雪,冬梅。你们为何用如此奇怪的眼神看本少爷啊?”

两个丫鬟一阵紧张:“少爷,怎么可能,肯定是你看错了。”

房遗爱不理这两个小丫头,仍然自顾自地说道:“这是一种情趣,你们不懂。做人当洒脱不拘,心之所及,当行之所即。我即愿狼嚎,那便狼嚎,别人所想,与我何干。”

两个小丫鬟一脸崇拜的看着房遗爱,没想到自己的小少爷如此高大。两个小丫鬟虽然不知道何为魏晋风尚,不懂何为竹林七贤。但是她们也知道能说出她们从来没听过的言语也非常了不得。毕竟房遗爱的年龄还很小。

房遗爱倒是没什么感觉,自己在现代的Xing子便是如此,只愿自己活的开心。回到古代,房遗爱也有一段时间迷茫。不过很快他就想清楚,自己不愿做官,只愿在这个家好好过下去,陪着父亲和母亲,享受家庭的温暖。反正凭着房玄龄,自己一生已经衣食无忧,想至此处,房遗爱只觉得心中一片神清气爽。

“冬雪,可有酒,本少爷要饮酒。”

“可是公子,夫人不让你饮酒。”

“冬雪,你观此雪,此景,岂能无酒。本少爷要以此景下酒,当浮一大白。”

冬雪看着豪气大发的房遗爱,心里早就将卢氏的命令扔到一边去了。飞快地去给房遗爱取酒去了。

冬梅望着奔走的冬雪,又看着脸色虽然稚嫩,眼神却仿佛放出光芒的房遗爱,自己的小心肝不由地不争气地跳了起来。

“少爷,你为何要说以此情此景下酒啊,这也能下酒吗?”

房遗爱依然看着亭外的雪景,头也不回道:“你可知喝酒有三个境界?”

冬梅一阵摇头,房遗爱似乎知道冬梅不知道,就继续说了下去。

“第一个境界,宾友齐至,美酒佳肴,酒酣而去,杯盘狼藉。你觉此等境界如何?”

“婢子以前觉得喝酒就是喝个热闹,可是现在听少爷说来,这种喝酒未免太过下乘了。”

房遗爱微微点头,表示听见,又继续说道:“第二个境界,二三好友,清酒小菜。山边,湖旁皆可饮酒。只为畅谈古今。”

冬梅听完一阵激动:“少爷,这种好。雅而不俗,老爷就是这样的。”

房遗爱似乎颇为认同这种观点:“父亲当然是这样的。”

“少爷,你的酒来了。”冬雪一阵小跑过来,小脸冻的通红。

房遗爱转身过来,发现不但有酒,还有一个小炉。便称赞道:“冬雪真是细心。”

冬雪颇为不好意思,但却问道:“刚才少爷跟冬梅说了什么,她看起来好开心。”还没等房遗爱说话,冬梅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冬雪也是一阵好奇:“少爷,你赶紧说第三种境界是什么。”

房遗爱不急不忙地给三人都斟了一杯酒,两个丫鬟急忙推辞。

房遗爱一脸厉色:“今天开心,大家都要喝,不喝我会生气的。”

两人磨不过房遗爱,只好坐下。

房遗爱这才露出笑意:“古有曹Cao煮酒论英雄,今天咱们三人便煮酒谈酒,也不失为一件雅事。”

“这第三种境界,便是独身一人,心情所致,天地万物皆可下酒。若是月夜,便可以月光下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时无月,本少爷便以这雪梅下酒,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冬雪忍不住先开口道:“少爷,下的好。婢子虽然不懂,但是在婢子的心里感觉确是极好的。

冬梅也是一阵点头,似乎怕少爷不知道她的想法。

“刚才少爷说老爷是第二境界的,那老爷是第三境界的吗?”

房遗爱沉吟片刻:“爹不是第三种境界的。”

“为什么老爷不是第三种境界呢,老爷可是公认得君子呢。”说到此处,冬雪脸红了一下,“少爷是个小君子呢。”

房遗爱倒是没在意冬雪后面的话:“父亲不是不能成为第三种境界的人,而是不愿。父亲身为尚书左仆射,需要在外处理朝廷大事。在家还要为这个家Cao劳。心有所牵,怎么可能洒脱。倒是我这个不孝子,不知往日让父亲****多少心。”

旁边的冬梅连忙抗议:“少爷,你不要这样说自己。往日你还小,只要以后你能改就行了。”

房遗爱也是一阵点头:“对呀,凡事都要向前看。”

房遗爱看见冬雪有些不乐的样子:“冬雪,你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有些不开心?”

冬雪嘟着嘴:“要是老爷也是第三种境界就好了,那咱们房府就有了两个第三种境界的了。”

房遗爱听完哈哈大笑:“冬雪,你可知道这第三种境界可是万人无一的。太贪心了。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不可强求。再说父亲怎么可能放下这朝堂,这天下百姓啊!”

听完房遗爱的解释后,冬雪又是喜笑颜开。老爷为天下百姓分忧,少爷做天下雅人。真是极好的。

三人不知,在亭外的一棵松树后面,卢氏站了许久。屋子太闷,卢氏本来准备出来透透气,恰逢房遗爱刚到亭子里,便欲出去见房遗爱。听着自己儿子在那乱唱,还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是调皮。

又见冬雪那个小丫头冒着自己的责骂也要去给房遗爱取酒,便忍不住在心里笑骂道:“这个孩子真是个小坏蛋。”不过却非常喜欢,自己的长子遗直Xing子稳重,倒是这个小儿子Xing子跳脱,老是惹麻烦,但是就是喜欢。

当听到房遗爱说喝酒有三种境界的时候,便以为这个混小子又要胡诌了。可是听完第一种境界的时候,便停下了脚步。准备看看这孩子能说出个什么东西。

当听完房遗爱的话后,心里一阵欣慰,这喝酒的境界顶多算是一个雅,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向来没心没肺的儿子竟然如此了解自己的夫君。对自己的父亲更是打心眼里敬爱。卢氏向来担心这对父子的感情,房玄龄一向严肃,这个小儿子又经常犯错,总是被惩罚。却没想到房遗爱竟如此懂事。

但是这些却没有什么,最让卢氏震撼的是房遗爱说的那一首诗,还有那两句断句。如此美妙的句子却是佳品。那首诗虽然只是简单的无言,但用词精炼,涵义高远。也是一首佳作。

卢氏出身五姓七望的范阳卢氏,那可是传承上百年的家族,自古诗书传家。卢氏出身在这样的环境,学问自然不差。可是却从来未听过这首诗。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首诗就是房遗爱写的。再看那两个断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如此美妙的句子,写出此诗不足为奇。

毕竟诗可盗,话就不可盗。越想卢氏越是心急,谁不渴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呢。卢氏便急忙回去了,这房府可有一位学问大家呢。房玄龄可是当年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

等到晚间,房玄龄回府。卢氏便迫不及待的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房玄龄。听完卢氏的话,房玄龄闭目沉思片刻:“此诗风格与写梅的许多诗人风格不同,而且此诗从未传世。可以肯定这是俊儿写的无疑。”

卢氏听完一脸笑意。

房玄龄也是一阵笑意,捋着胡须:“俊儿,颇有乃父风范啊。”

可怜的房遗爱却一无所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