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红楼之纵横四海

更新时间:2023-03-15 03:53:31

红楼之纵横四海 已完结

红楼之纵横四海

来源:落初 作者:遍地沧桑 分类:历史 主角:贾珉妙玉 人气:

完结小说《红楼之纵横四海》是遍地沧桑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贾珉妙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穿越无尽时空,就是为了在这里和你相遇。你跟我玩儿宅斗,我跟你玩儿商战。就拿银子砸你。你跟我耍流氓,我跟你讲道理,讲到你吐血。你跟我讲家法,我跟你论王法,看看到底谁大?你跟我玩儿权术,我跟你动武力,不行就灭了你。你跟我讲媒妁之言,我就要自由恋爱,想娶谁娶谁。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你非要走我的路,我就走你的路,让你无路可走。铁血兵王纵横红楼世界,别以为我只有热血,我还有冷血。热血加冷血,才是铁血!欢迎入群,群号:58527663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贾珉在贾赦那里停留的时间更短,连个头都没磕,只说了句“见过大老爷”之后,贾赦就不耐烦地挥挥手,叫他出去了。连句话都没跟他说,只顾着搂着两个小妾喝酒。

给贾珉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张被酒色掏空的脸。这倒是非常符合贾赦在书中的形象。

邢夫人那里也该去的,不过,丫鬟说邢夫人到王夫人那里去了,就只好到那里一块儿去拜见了。

顺路就去了宁国府,贾珍现在是族长,那里是必须去的。

贾珍倒是比较客气,大概是因为同辈的缘故,没有显出多大的架子来。和气的说了几句安慰话,又许诺随后会把打赏送过去。

对于贾珍的态度,贾珉也不太在乎,贾母的态度他都要不在乎,还会在乎贾珍这个非直接领导?

他也不会天真地就以为贾珍对他比较和气是对他好,真实的答案,应该是贾珍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认为他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而已。

宁荣两府加一起两千来人,还在乎多出来一个?不过是每年多了几十两月例钱而已。

贾敬一心修道,连自己家人都不见,那里自然也是不用去了。

贾母已经打发鸳鸯来通知不见他了,剩下的,就是王夫人那里最后一个山头了。

在贾氏公司里,王夫人是总经理的角色,主管内政,大概相当于行政总裁的角色。在整个贾府男主外,女主内的大格局下,是个非常关键的实权人物。

当然,还是把贾珉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

贾珉今后要想在贾府生存下去,王夫人这一关,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刚到王夫人的房门外,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这大概就跟王夫人信佛,经常上香有关了。

虽然信佛,但是,从书中的描述和派周瑞毒杀贾珉的行为来看,这个老宅女,也只是个佛口蛇心的人物。

前世的老妈也信佛,每年都捐款几十万,扶贫济困的,从不要求回报,那才是真信。至于你嘛,呵呵。

怀着这样的想法,贾珉随着贾琏、贾蓉,在一个丫鬟的引导下,进了屋子。

屋子似乎很热闹,几乎挤满了人,大大小小十来个人,见他们进去,立刻都停止了说话。

或许是刚才收拾贾环震慑了贾琏,这回,贾琏比较积极,一一为贾珉介绍人物。

“这是二太太。”

这指的就坐在主位上的王夫人了。

“孩儿拜见夫人。”

贾珉嘴里说着,向王夫人鞠了一躬。

他这一说不要紧,屋子里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光,都盯住了贾珉。

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他这种拜见方式,实在是太独特,太过分,太匪夷所思了。

根本就没有这么拜见的,若不是不懂礼数,就是根本没把王夫人放在眼里。

王夫人作为贾政的正室,既是宝玉的亲生母亲和嫡母,也是贾环和贾珉这样庶子的嫡母,也就是说,在法律和宗法上,王夫人才是贾环和贾珉的母亲。

他们的家庭教育以及将来的婚姻大事等,都是由王夫人决定的。至于他们的亲生母亲,即使再受宠,也撼动不了王夫人的正统地位。

名义上是小妾或者偏房,在法律地位上,其实是奴仆。眼前的赵姨娘,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吃饭的时候,贾母和王夫人不允许,她是上不了正桌的,得先在一旁伺候着。王夫人看不顺眼,也是说训就训,说罚跪就罚跪。

偏室和正室的地位,在注重礼法的古代社会,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正常情况下,贾珉拜见,应该下跪磕头,然后口称母亲。王夫人叫他起来,他才起来。

这层关节,贾珉自然是知道的。知道如此,还这么做,自然是他故意的。

所谓打下什么底儿,就是什么底儿。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做,他就是想立规矩。

给王夫人立规矩。

这样做,王夫人自然是不会高兴的。但是,她再不高兴,也不会比派周瑞去下毒害他更过分的了。

双方已经是仇敌了,没有必要再遮着藏着了。

给贾政下跪,是因为贾政还认他这个儿子,把他接了回来。况且,贾政这个人,虽然迂腐,不作为,但是为官为人基本上还算正派。

把一个要毒死自己的人叫母亲,还跪下给她磕头,贾珉实在是做不到。

王夫人脸上现出一丝怒意,但是,贾珉根本就没看她。她这个表情算是白做了。

“嗯,回来了就好,从现在起,就是一家人了。以后跟着你琏二哥学一下府里的规矩,好好做人。”

王夫人面无表情,声音干巴巴的,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来。

叫我跟贾琏学?还能学出个好儿来?还不如你当初直接毒死我好。

“谢谢夫人的教诲。”

“听说你在路上病了,现在身子可好些了?”

“谢谢夫人的惦记,我的运气好,已经痊愈了。”

“以后还是要小心点儿,你的运气不会总是那么好。吃东西什么的,要多加留意,可别把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吃进肚子里了。咱们府里是大户人家儿,乡下那些坏脾气,该改的,就要改一改,省得外人见了,说咱们家没规矩。”

这就是在警告我,说我没规矩呢。

“孩儿知道了。”

“琏哥儿,给你兄弟引荐引荐吧,别以后见了面儿,还不知道谁是谁。”

于是,贾琏就开始一一引荐。

第一个年纪较大的中年华服女子,自然就是邢夫人了。

那个唯一的十四五岁样子的男孩儿,就是将来的接班人贾宝玉了。

模样倒还周正,只是那张所谓的“如中秋之月”的脸,在贾珉看来有些别扭。说着文雅好听,其实就是个大圆脸,烧饼脸。跟个大脸猫似的。

宝玉算是客气地跟贾珉招呼了一声,就依偎到王夫人怀里,做妈宝男状。

挨着的,是文艺青年黛玉,瘦瘦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向贾珉点了一下头,连话都没说一句,傲娇小姐的样子尽显无遗。不过,倒也没出言讥讽。

接下来是号称“二木头”的迎春,也是点点头,算是见过了。

这个就是探春了,脸上表情鲜活,用眉飞色舞来形容,是比较恰当的,也不愧是玫瑰花了。

最后一个就是娇娇弱弱的惜春了,叫了一声“珉四哥”,露出怯生生的样子。

剩下的,就是几个丫鬟、奶妈、婆子了。不外乎金钏、玉钏儿,彩霞、周瑞家的等。

贾珉一直期待的宝钗和秦可卿没在这里出现,不禁让贾珉有些失望。

妙玉他是见过了,还算是有过一段相处交流。黛玉则是直接就把他忽略了,估计在她的眼里,自己还只是那个乡下的文盲和小泼皮无赖。这样的人,自然是不会入孤傲的文艺青年的法眼了。

贾府的重要人物,现在就差一个王熙凤还没有出场了。

似乎有心灵感应似的,就在贾珉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外面想起了一阵嘎嘎的笑声,接着就传来了一阵娇媚的声音。

“哟,我找了好几圈儿,这腿儿都要溜直了,就想看看咱们珉四弟的风采,总算是有缘,叫我在这里碰上了。”

哦,卖糕的,果然是人未到声先到。当初林妹妹第一次在贾府里出场时,你就玩儿这一套,现在我来了,你还玩儿这一套,你能不能有点儿创意啊?

金钏打开门帘,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就进来了。

手里拿着一条汗巾子,身子一走一晃,如风摆垂柳,摇曳生姿。

头上满是装饰,身上玦配叮当,果然是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不是胭脂虎、凤辣子王熙凤还能是谁。

“这是你琏二嫂子,这就是珉四弟了。”

贾琏及时地介绍了一下。

我都认识她几百年了,还用你介绍?

“早就听说珉四弟一表人才,今儿个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真个是宋玉的脸,潘安的貌。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不知道老太太和太太有多着急呢。”

是啊,她们是挺着急的,急者送我上黄泉路呢。

“琏二嫂子过奖了,乡下小子,不懂规矩,以后若有得罪,还请多多担待。”

“哟,珉四弟这话可就见外了,爷儿们的事儿,岂是我们娘儿们能担待的?将来久了,怕是还要请珉四弟多担待我们的。环哥儿那个没眼色的,我早就看他不惯了,就是没功夫教训他,今儿个珉四弟一来,就叫他长记性,正好是为我们担待呢。”

这就来了。是挑理了,开始敲打呢。

打了贾环的事儿,这会儿府里上下肯定都知道了。刚才这里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提起,她一来,就开始拿这事儿敲打我,果然说明了她在这府里的权威,怕是从现在起,就要把我列入另类了。

“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对方,还请琏二嫂子宽恕则个。”

“这是哪里的话,珉四弟初来乍到,哪里会得罪我们。好了,咱姐儿们不说这个了。珉四弟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丫鬟、婆子、长随、小厮、月例什么的,照太太的吩咐,都跟环哥儿一样,以后缺什么少什么的,尽管来找我。珉四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王熙凤满面春风,靠近了一点,一阵香风袭来,直冲入鼻。眼波流动,直直地盯着贾珉。

轻嗔薄怒,风情万种,风骚,真是风骚,风骚的熟女啊。

嘿嘿,琏二哥,以后你要是再算计我,我倒也不介意给你也送个绿帽子戴戴。

她才二十来岁,我都二十七了,心理上没什么障碍。有性格,我喜欢!

“嫂子客气了,一切尽由嫂子做主。”

“即是如此,蒙儿,带你家主子去吧,回去告诉那些丫头们,你们小心伺候了,你们爷的脾气,想必你们也知道了,出了差错,小心你们的皮。”

果然明是一把火,暗是一把刀,嘴上说好话,脚下使绊子。

这个时候都不忘勾火儿,你是司炉工出身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