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佑有谁安

更新时间:2022-11-21 04:51:22

佑有谁安 连载中

佑有谁安

来源:云阅 作者:玲小旭 分类:历史 主角:尹富丽堂皇 人气:

《佑有谁安》是玲小旭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佑有谁安》精彩章节节选: 她是谁?是尹祈安还是佑安,原本她只祈求平凡的一生,却原来要护佑苍生的万世平安。手磨破了血,三生石上刻不下你的名字,固执的想要抓住,最终只得狠狠抛弃。剑端,你的血缓缓流下,就如盛开的曼珠沙华,握住剑柄的是我,漠然的神情,藏不住的哀伤。你说你不要成为第二个释迦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求你,停下!”

  楼月香温和的笑着,倾注了毕生的温柔一般,顺着嘴角流下蔓延至胸口,像是古老的图腾。她的身体渐渐不支跪坐下来,城子慌乱的想要上前搀扶,但是他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一遍遍的穿过她的身体,触摸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痛苦。

  “城子,吞下莲心好吗,我想碰碰你。”楼月香虚弱的笑着,近乎透明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仔细的描摹着他的轮廓,想要印在心底。

  城子将悬浮着的莲心吸到体内,金色的光晕从他体内散开,整个人不断上升,然后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城子!”楼月香绝望的喊着,“城子!”她试图站起来,可是虚弱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是我错了吗,是我错了!”凄凉的哭喊回荡在空荡的屋里,“可是为什么每次受到伤害的总是他,老天,这是对我的惩罚吗!”灵力逐渐枯竭的楼月香整个人越发的透明了,可是笑得却也越发的妖娆,“没关系了,这一次我还是陪你,还是陪你。”

  倒下的瞬间,一个熟悉的怀抱将她拥住,“月,你不可以离开!”依旧还是那个城子,却比为药神是更加的出尘了,仿若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就连挽留也变得慈悲淡漠,哪见当初入骨的爱恋。

  “城子?”楼月香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伸出手缓缓抚上他额头多出的蓝色莲花印记,“是你吗?”

  “嗯!”他点点头,“月,我会救你!”城子将楼月香抚着坐好,试图将莲心之力修复她的身体。可是无论他怎么做,莲心之力始终只是停留在他体内,对楼月香的伤势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不用了,城子。”楼月香微笑着,“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你知道吗?”紧紧握住抓着她的手,脸上尽是满足的微笑,“我终于可以这样躺在你怀里了,我终于不用再体验那种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感觉了。”

  “月!”城子紧紧抱住怀里的人,眉头紧皱却失了绝望的痛楚,为什么会这样,对于她的离开他好像为什么会这么平静,起不了波澜。

  “城子?”楼月香的眉间有些困惑,可是她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太久了,“很久以前一直是我围着你打转,我只以为你将我当做妹妹,直到你冒险为了我净化烈焰魔花,我才知你的情感,可是你一直不曾说过,现在,月儿问你,城子,你爱我吗?”微闭着的紫眸里满含期待,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娇羞,苍白的脸色红润了几分。

  “我,我——”他很想说他爱她,可是眼眸里却不再是满含爱意,只剩下了一视同仁的悲悯众生,温柔的淡漠甚至比冰还要凉上几分,爱慕的话终是说不出口了。

  “我知道,我知道的,你爱我的。”楼月香依旧保持着微笑,掩不住眼底的落寞,“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任意妄为的报应!”随风而逝了身体,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风里仿佛还可以听见她的忧伤与喜悦,“可是你活着,真好!”

  尹祈安和崆易他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可是结界纹丝不动,只得守在门外,毫无他法。

  好奇怪的感觉,这里的结界虽说和葬情山上的同宗,但是她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归属感,叫嚣着让她进去。

  无极深渊中,原本虚弱到快要消失的小尹祈安忽然强大起来,原本不断吸收她力量的无极深渊居然也被反噬,原来的属于她的不属于她的力量都源源不断的涌进这小小的躯体里,而她自己却没有回复意识,冷慕枫心下大惊,乘着还在自己控制范围内,连忙将她带出了无极深渊。定是小安那边出了事情,将小尹祈安安置好,冷慕枫打开了玄天镜。

  “果真是这样!”

  “慕枫,这样你还要留住那个孩子!”冷时延忽然走进来,冷冷的盯着玄天镜上的画面,“她若是铸成了十件神器,岂不真要灭世!”

  “我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她本性纯良,虽为创世神,但是她自己始终不知道。”冷慕枫无奈的收起玄天镜,“她本为创世神,现世灭世创世也不是我等可以阻挠的。”

  “是你纵容了她!”冷时延声音不自主提高,难掩怒气,“原本她就应该死在蚀骨鞭下,是你施鞭时注入了几分修复灵力,原本我以为这个孩子起不了大波澜,也就没有阻止你。谁知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还选择这样做!冷慕枫,你是在拿六界众生在开玩笑!”他气愤的拍着桌子,“早知他是创世莲,你怎可让她服用莲魂!”瞬间他手下的桌子幻化为风,消逝。

  “她只要不拿到创世莲心,一切就还有挽回的机会。”对冷时延的气愤仿若无睹,依旧淡漠的口吻不现悲喜。

  “她必须死!”冷时延冷冷补充了一句,“我不能留下掌握不了的隐患,慕枫,这一次容不得你私心了!”

  冷慕枫半响没有回话,只是朝屋里看了看,“我知道怎么处理,兄长就不必担心了!”

  冷时延冷哼一声,冷慕枫离开了无结界,一切才刚刚开始?还是即将结束呢?

  城子呆坐着半响未动,怀里的人已经消失许久了,他绝望的不是楼月香的离开,而是不再起波澜的心,困惑不安。

  “你不是创世莲心的主人,所以你无法控制它的力量。”一个温和而慈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城子缓缓抬起头,这个人好像现在的自己,最有情却又是最无情。但为何他会变成这样?

  “你是谁?”不同的样貌,无论是气质还是说话的语气却都像是在看另一个自己。

  “冷慕枫。”冷慕枫微笑着回答,“你不必困惑,莲心本是无心的,你既是借助它的力量复生,自然也是无心。”

  “无心?”他既是无心,那眼前这人呢?是否同样无心呢!

  冷慕枫走到城子的面前,将手放至他的心口处,莲心缓缓从他身体里出来,落于冷慕枫的掌心。

  “既是有缘,楼月香用血为你赎了罪,至今你可做回药神了!”城子眉间的莲花印记渐渐淡去,人也清醒了许多。

  “药神?我要它作甚?”城子苦笑着,跪在了冷慕枫的面前,“我不需要她为我赎罪,求圣主让她回来吧!”他甚至在月儿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说一句真话,她竟连走也是不安心的。

  “六界已经不存在楼月香了,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冷慕枫遗憾的说,仿若同情悲悯。

  “你既是无情的人,又怎能体会我的痛苦!”他暴怒的退后一步,“你既是不懂情又凭什么为我们做决断!”城子的眉间渐渐显出了堕仙印记,即要成魔。

  终究逃不过的,冷慕枫悲悯的看着他,不语。

  城子却忽然攻击,冷慕枫未防备,手里的创世莲心被打入了体内日。

  是啊,终究逃不过。

  呃,小旭大概会两天一更,呃,呃,原谅上学的可怜兮兮的我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