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宰辅之唐相

更新时间:2020-01-08 05:47:32

宰辅之唐相 连载中

宰辅之唐相

来源:落初 作者:宛裕子 分类:历史 主角:和尚师傅 人气:

新书《宰辅之唐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宛裕子,主角和尚师傅,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有唐一代名相,前有房杜,后又姚宋,而中,亦有一人,萧睿!  娶太宗二女,历大唐六帝,绝无仅有!  让我们和萧睿一起,经历大唐盛世,和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渐渐热了起来,太阳也早已经不似Chun天时那般温和。各种树木早已经是枝繁叶茂;各种夏时节的花儿,也早已经开得绚丽多彩,姹紫嫣红,形容的就是这般情景。

“陛下,陛下……”李世民的贴身太监王德几步走进两仪殿,边走边喊。

“王德,什么事情这般匆忙?”正在处理政务的李世民放下笔,问到。

“陛下,大喜事。”王德一脸笑容。“房相公,治病回来了。”

“哦,玄龄回来了。”听到王德的话,李世民脸上露出了笑容。“怎么样?玄龄的病,可曾治好了?”

“治好了。”王德一脸喜色道。“奴婢听前来报信的人讲,房相公满面红光,比起以前没有得病时还要康健!这孙真人不愧是世人传颂的‘圣童’。”

“王德,摆驾,朕要去梁国公府。”李世民站起来,兴奋地说到。

“奴婢遵旨!”王德躬身出了两仪殿,前去安排有关事宜。

@@@@@@@@@@

梁国公府,此时府中一片欢腾,喜气洋洋。平日中一直对待下人非常的卢夫人也难得对下人和颜悦色起来,甚至给所有的下人都多多少少发了一些喜钱,来庆祝自己丈夫康复。

“相公,夫人,宫里来人通禀,陛下来了,如今陛下的车驾已经到了坊门内,就要到府门前了。”梁国公府一家老小正在说着话,管家房安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对自家的主人禀报。

“快快打开大门,迎接陛下御驾。”听到陛下驾到,房玄龄立即起身吩咐,有回头对自己的妻子儿女吩咐到。“都略作收拾,随某前去大门外迎接陛下!”

“诺!”房安躬身出了大堂,自取安排接驾事宜。对于接驾,梁国公府已经是轻车熟路,府中下人并未出现慌乱,毕竟陛下又不是第一次驾临梁国公府,所以只要略作准备即可。

“玄龄啊,你刚回来,就不要出来了。朕也不是第一次来你府上嘛。”房玄龄带着一干家人刚刚踏出自己大门,就听到李世民爽朗豪迈的声音。

“臣,房玄龄携拙荆与儿女恭迎陛下!”房玄龄快步上前,对李世民行礼。

“恭迎陛下!”卢夫人和一干子女也跟着对李世民行礼。

“都起来吧。”李世民下了御驾,示意众人起身。

“谢陛下!”众人全步起身,随即退到两旁。

“玄龄啊,快些和朕说一说,孙真人是如何治好你这连太医都治不好的病的。”房玄龄刚刚站起来,李世民就拉着房玄龄的手,要和他一同进梁国公府,高兴地问到。

“陛下,不是孙真人,是虎头。”房玄龄还没有开口。房遗爱就忍不住大声说到。

“逆子,还不跪下!”房玄龄回头一看是房遗爱,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大声叱到。“向陛下请罪!”

“无妨,无妨。”李世民呵呵一笑。“就不要让他跪下了,玄龄,遗爱也是真Xing情嘛。”

“既然陛下开口,就依陛下之言!”房玄龄一躬身,道。“起来吧!”

“遗爱,你来告诉朕,这虎头是何人?”李世民扭头看向房遗爱,对于这个“虎头”非常好奇,便问到。

“陛下,我们还是到府中再说吧。”房玄龄建议到。

“好,好!”李世民哈哈一笑,随即踏进大门,向大堂而去,一群人紧随在身后。

“玄龄,真知道孙道长有一位徒弟,名为长宁,但这虎头是谁?怎么不是孙道长为你治病?”到了大堂中,众人刚刚坐定,李世民便开口问到。

“这虎头,本名萧睿,虎头是他的Ru名,是孙道长的徒弟,自幼被孙道长所收养,今年十四岁,也跟随孙道长学了一身的本领。至于孙道长,我们到时很是不巧,已经入山采药,有五天了。这次为臣治病的,就是这位萧睿。”房玄龄开始为李世民说起了萧睿的事情,末了,房玄龄似笑非笑看向房遗爱,又加了一句话。“这萧睿,遗爱倒是和他相处甚是愉快。”

“哦。”李世民登时来了兴趣,便问房遗爱。“遗爱,快于朕说一说,这萧睿到底是何人?你觉得此人如何?”

“陛下,臣狂妄,斗胆进言,请陛下恕臣无罪。”房遗爱对着李世民一礼,开口道。

“说吧,朕恕你无罪!”李世民坐直了身子。

“这萧睿医好了家父的病,想必陛下定然会有重赏与他。”房遗爱说到。

“不错!这萧睿只好了朕的肱骨之臣,朕定然要重赏这萧睿。”李世民点了点头。“怎么,你对这重赏之事,莫非有什么见解不成?”

“陛下,见解臣不敢当。”房遗爱说到。“不过,臣以为,陛下要重赏这萧睿,还不如将他召入长安,请他入朝为官。臣父也以为,这萧睿若是为官,以后定然是贤相良将!”

“玄龄,遗爱这话,可当真?”李世民回头问房玄龄。

“陛下,这萧睿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就是臣怕是不如他。”房玄龄说到。

“玄龄,你这话,怕是有些自谦了吧。”李世民说到。

“陛下,臣绝无虚言!”房玄龄神色十分严肃的对李世民说到。见到这位辅佐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大臣这般神情,李世民知道这萧睿怕是真的有才华,不然不会被房玄龄给予如此高的评价。对于房玄龄识人的本领,李世民还是非常信服的。其他人听到房玄龄给予一个仅仅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少年人如此高的评价,心中俱是吃了一惊,也在心里面记住了这个萧睿——记住了这个年仅十四岁就被房相公给予“入为贤相,出为良将”的少年。“臣在五台山时,曾与之交谈,此子学识渊博,才能甚高,只要加以磨砺,他日定然位列卿相,哪怕是万户侯也深有可能。一日他提及吐蕃……”

@@@@@@@@@@

“二郎,你这是作甚?”后花园中,卢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做着很是奇怪的和骑马时的姿势差不多的动作,便有些奇怪地问到。

“扎马步!”满头是汗的房遗爱说到。

“马步?那是什么东西?”卢夫人有些疑惑地问到。

“习武健身。”房遗爱答到。

“二郎,休息一下吧,你看你,已经满头是汗了。”卢夫人满脸疼惜地劝自己的儿子。

“不行,孩儿一定要坚持一刻钟才能休息。”房遗爱已经感觉自己双腿直打颤,不过依旧咬牙坚持。“虎头都能坚持一刻钟,孩儿也一定要做到。”

“你是说那个萧睿?”卢夫人说到。

“是啊,这马步,就是跟他学的。”房遗爱说到。

“萧睿,怎么又是这个萧睿,若是以后他来长安,定要见一见,看看这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到底有何才能,竟让自己的夫君和儿子如此推崇……”卢夫人在心中嘀咕到。

@@@@@@@@@@

“王德。”两仪殿中,李世民正练习着自己的“飞白体”。

“奴婢在!”一旁侍立的王德躬身应到。

“你说玄龄口中的这个萧睿,真的会是贤相良将么?”李世民放下笔,问到。

“这个……”王德想了想,说到。“房相公识人的本领,天下皆知,想必错不了。不过,陛下,您若是想要见这萧睿,不若一道旨意过去,将他召入长安,陛下您亲自考校一番,一切不都明了了么?”

“不妥,不妥。”李世民想了想,摇了摇头,否决了王德的提议。“既然是随着孙真人,想必也是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修行之人,不受世俗凡尘约束,一道旨意,只怕是招不来的。罢了,罢了!这萧睿若真是我大唐未来的宰相,定然会来长安的,等那时再说吧。一切随缘,就不要强求了,不然反而不美。”

“父皇,这萧睿是谁啊,竟让父皇如此记挂?”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李世民的身后传来。

“兕子,又在偷听父皇说话呢,还不快些出来。”李世民口气虽然显得很严厉,却是掩不住满脸的笑意。李世民的话音刚落,一个一身湖绿色的少女便出现在了李世民的面前。不是大唐皇帝李世民与已经逝世的文德长孙皇后的女儿年仅十岁的晋阳公主又是谁?

“公主殿下!”王德对着晋阳公主行礼。

晋阳公主对着王德一笑,示意他不必多礼。晋阳眨着眼睛,有些好奇地问李世民:“父皇,这萧睿是谁啊?”

“一个人,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李世民说到。

“萧睿……”晋阳公主心中记下了这个名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