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到唐朝做首富

更新时间:2022-09-17 03:49:01

回到唐朝做首富 连载中

回到唐朝做首富

来源:落初 作者:搬砖的阿南 分类:历史 主角:连胡椒 人气:

完结小说《回到唐朝做首富》是搬砖的阿南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连胡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代好青年何明远穿越唐朝开元年间。在被乱捶一通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是长安恶霸?本想过败家子儿的生活,没想到家早已被抄人人针对?处处挤压?好不容易装一次逼,怎么又被捶了?我太难了……………………我的唐朝,没有梦想,没有美好,全是黑料,皇帝手黑,宰相手黑,为了活下去,主角当然也很手黑,就这还是加了滤镜的,很可惜没能一黑到底,给个机会,下次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军官抽出刀来,直奔自己,何明远赶快躲闪。

却见身后跳出一个黑影,与那人缠斗在一起。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这世的妻子崔若萱。

“你不用着急,待我杀了何明远这个狗贼,便来杀你!”

崔若萱摆出电视里那种大侠的风范说道:“杀他?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何明远没想到自己这个文弱的老婆竟然这么厉害,惊讶之余还十分感动,然而瞬间就被打脸了,过了没两招便被那人擒住,按倒在地上。

“还敢和金吾卫动手,反了你了!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能打你!”

“啊!郎君救我!”

何明远见自己老婆都被人按在地上了,不顾自己的伤势,向那人冲了过来,却被旁边的士兵一脚撂倒在地。

何明远心里咒骂道:***这人的体质也太弱了,怎么这么不禁打,站都站不稳,还学人家当恶少?

“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哟?狼心狗肺的何明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敢做敢当了?”

见几个金吾卫围了上来,何明远有些后悔说刚才的豪言壮语,但话既然说出去了,要硬就硬到底,坐在地上挑衅的说道:“姓敬的,老哥我送你一句话,年轻人不要太气盛!”

“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一旁的崔若萱说道:“姓敬的,你今天敢动他一个手指头,我,跟你没完。”

“卧槽,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那我要动了呢?”

“除非你打死他。”

“你!”

敬诚转过身来对何明远说道:“你娘子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一时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正准备用刀刺下去,身旁的士兵赶忙将他拦住。

“大哥,你不会真想杀了他吧?”

“这种渣滓,还留着做什么?”

“大哥,你先把刀放下,先把刀放下,再怎么说,那是他爹的罪过,和他无关,打两下出出气也就完了,杀了他你怎么办?”

唐朝也是有法律的,不能杀人。

士兵好不容易才从他手中夺下了刀刃,回头对身边的士兵们说道:“给我打!”

何明远再次遭到了暴揍,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四次了,他现在理解了什么叫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士兵可比街上的那些无赖狠多了,打得何明远满脸是血,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但他们好像并没有要停的样子。

何明远实在撑不住了,举起了手,开始求饶,“我认输,我服了,求你们别打了。”

却见那敬诚大骂道:“你是个无赖子弟,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

吔,这个画面何明远好像在哪里见过?

士兵们抬手便要打,可就在这时,只听吱呀呀的一声,从寺庙里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老僧缓缓地向几个人走过来,说道:“几位施主,何明远就算是有天大的罪恶,也应该让佛祖来惩罚他,何必苦苦相逼呢?”

几个士兵立刻双手合十,向老僧鞠了一躬,说道:“智真长老,此人罪恶滔天,崔相公若是再回来,他便可东山再起,到时佛祖可会来降他?您老还是回去吧!”

“你们就是打也别在这里打呀!他死在这里,我脱得了干系吗?”

老和尚,你TM的终于说实话了!你是不是还想说“你到阎王殿下兴词,倒树寻根,他姓孙,我姓陈。冤有头,债有主,切莫告我取经人。”

啊?

这时,领头的士兵摆了摆手,说道:“兄弟们别打了,别到时候给智真长老添了麻烦,走走走,去前面那条街看看。”

几人放开了崔若萱,临走也没忘再给何明远小腹来上一脚。

疼得他蜷缩在地上活像一只焖虾。

长老挥了挥手说道:“把他抬进去吧!”

何明远捂着肚子也不忘咒骂老僧,要来早点来啊!人都快被打死了,才出现。

……

何明远躺在僧房里,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

崔若萱端着刚刚熬好的中药,走了进来,坐到了何明远的旁边。

舀了一勺放在自己嘴边吹了吹,正准备喂他,可当她看到何明远那两只熊猫眼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噗,哈哈哈!”

“你还好意思笑?不是为了你我能被人打成这样?人家寻仇你家也有份!”

他看着毫发无伤的崔若萱,问道:“我就纳闷了,同样是两口子,怎么给人的差距就这么大捏?凭什么只有我挨揍,你却毫发无伤?”

崔若萱转着自己那双大眼说道:“应该是他们舍不得打吧!毕竟我平时并没有你那么坏,所以……”

“所以他们把你的那份算在了我头上呗?”

崔若萱笑着点了点头。

何明远问道:“那你告诉我,我到底还有多少仇人?刚才那个又是谁?”

“姓敬,应该是敬诚吧?”

“敬诚又是谁?”

只见崔若萱一只手扶在下巴上,一只手玩着辫子,说道:“这可说来话长了,敬诚之父叫敬晖,是天后朝的大将军。”

“敬晖?蝮蛇虎敬晖?真有此人?”

“什么蝮蛇虎敬晖?敬晖他当年可是权倾一时,和张柬之,桓彦范,袁恕己还有我一个叔祖崔玄暐兵谏,逼天后退位,拥立中宗为帝。”

何明远好像知道这段历史,电视剧里看到过,史称“神龙革命”。

但他并没有发现这和自己挨揍的事有关联,随即问道:“那和我何明远又有什么关系。”

崔若萱继续说道:“中宗有个相好的,叫上官婉儿,登基后把她封为了昭仪。”

“上官婉儿?我听说过,她不是和那个张易之是相好吗?”

“诶?你想起来了?”

“没,就只记得这一件事,继续说。”

“也对,要是你想起来就不会这样说了?”

何明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问道:“什么意思?”

“张易之是你舅舅。”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他捂着胸口,感到十分的沉闷,自己的两个舅舅,竟然比自己还惨,前几年就被干掉了。

崔若萱继续说道:“你那两个舅舅和我们崔家一样,那都是靠脸吃饭的,当时上官婉儿和你那六舅舅张昌宗在一起,天后闻讯勃然大怒,一把将刀就插在了……”

“把她杀了?”

“杀了还会有后面的事吗?一把将刀插在了她的头发里,便伤到了左额,后来上官婉儿为了掩盖伤疤,便在左额纹了一朵梅花,这就叫红梅妆,我以前也纹过。”

“是吗?我看看。”何明远说着便凑了上去,却被崔若萱推开了。

“现在没了,我爹觉得大户人家纹个刺青不成体统,就让人给我洗了。”

何明远猥琐的笑道:“你原来还是个不良少女。”

“谁不良?你才不良!”

何明远笑了起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说什么来着,怎么说到梅花桩了?”

“什么梅花桩?是红梅妆!”

“别扯淡,快说快说。”

“谁让你要问张易之了?”

何明远看着崔若萱从榻上拿起了自己的中药就喝了起来,本想阻拦,犹豫了一下便放弃了,等着看崔若萱的笑话。

崔若萱刚放到嘴里,就见何明远大笑了起来,但她并没有马上吐掉,而是转向一口喷在了何明远的脸上。

何明远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但浑身的伤痛使他来不及躲避,被崔若萱来了个中药淋头,狂笑立刻变为了无奈,现在又换成崔若萱捧腹大笑了

何明远拿手擦了擦脸,说道:“仇也报了,继续说吧!”

“哈哈哈,等会儿,让我缓缓,呼,继续说,说道哪里了?”

“上官婉儿。”

“对,上官婉儿,其实上官婉儿不止一个相好,有好几个,其中一个就是我爹。”

“你爹?”

“你爹!你说就说你骂什么街呀!”

何明远觉得崔若萱不去说相声都可惜了,马上催促道:“继续!继续!净扯淡。”

“其中一个就是我爹,以及我二叔,九叔,还有那个远房的堂叔。”

“你家人厉害呀!弟兄四个跟着个娘们混。”

“谁让我们老崔家的人长得标志呢?”

“这我倒是看出来了。”

“上官婉儿还有个相好的叫武三思,这个人是天后的侄子,当初天后在的时候他就想当太子,后来神龙政变,却侥幸逃过一劫,而武三思也有一个相好的。”

“这都啥呀?怎么这么乱?”何明远现在明白为什么叫脏唐烂汉了,这家伙真能瞎搞。

“一会儿给你捋一遍,武三思的另一个相好是中宗的妻子,也就是皇后韦庶人,他借着这条关系就再次爬了上来,当张柬之看到他有死灰复燃之势时,便想安插一个暗桩在他身边,那个人就是我爹。”

这下何明远有些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有够复杂的,他的老丈人崔湜既是上官婉儿的相好,又是桓彦范等人的心腹,看敬诚对他的态度来看,崔湜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你爹不会倒戈了吧?”

“自然倒戈了,中宗明显和姥姥家的人比较亲,我爹曾经和我九叔说过,朝堂之争其实就是皇帝之争,谁能让皇帝为谁说话,谁就能赢,我爹一看风头不对,就立刻倒向了武三思。”

何明远一听这话,马上陷入了沉思,喃喃自语道:“是啊!朝堂之争不过是皇帝之争。”

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历史,哪个不是这样,明朝的刘瑾,魏忠贤,哪个不是皇帝老子一句话就废掉了,说什么朝臣奸佞?如果没有皇帝放纵,魏忠贤算个屁啊?崇祯一登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一句话能成事,一句话能败事,一句话能产生一个美好的社会,一句话能把许多人打入万丈深渊,而说这句话的便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那之后呢?”

“之后,之后得说一个人,就是当今的天子,我爹,我九叔和至尊都是老交情。”

“所以你爹就倒向李隆基了?”

“嘘!直呼天子名讳可不好,武三思把张柬之他们赶出去以后还有一个政变,就是太子李重俊。”

“景龙政变?”

“没错,武三思掌权后,支持安乐公主做皇太女,威胁到了太子,于是联合几个大将军兵变,杀掉了武三思父子,但在搜杀韦庶人的时候军队倒戈了,兵变失败。”

“后来呢?”

“后来韦庶人毒死了中宗,想学天后做皇帝,一个月后,至尊和太平公主就发动政变,诛杀韦氏一族。”

“你爹又活下来了?”

“那是自然,我爹可是至尊的心腹。”

这就接上了,崔湜还真是个老油条啊!

“既然是朝堂之争,为什么你们家没被那个?”何明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满门抄斩吗?你开玩笑,我家姓崔!他姓李的敢!”

何明远就有些纳闷了,“姓崔就这么骄傲吗?”

“也不是不敢,我爹毕竟和至尊有交情,而我九叔更是至尊的心腹。”

这哪是心腹,这明明是基友啊!

“还有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只有我挨揍?你还没有回答呢?”

“我忘了这茬了,当初我爹不是帮助武三思扳倒了张柬之吗?”

“我爹也在其中?”

“不,行为别这个更恶劣,本来张柬之他们是死不了的,但我爹那种人怎么会放过他们,于是推荐我表叔周利贞和你爹去把这五个人做掉了,回来之后,一个御史中丞,一个刑部员外郎。”

何明远咽了一口唾沫,问道:“怎么杀的?”

“张柬之和崔玄暐一个气死的一个病死的,剩下这三个才惨,听说桓彦范被放在竹槎上拖拽,皮肉尽下,白骨外露,后被杖杀而死;敬诚之父敬晖则是被千刀万剐;袁恕己更惨,由于他平时喜欢吞食黄金,则是被强灌野葛汁,毒发后他为了缓解疼痛,就在地上挖土吃,挖的连指甲都磨破了,也是被杖杀致死。”

“畜生!”何明远听老爹的事迹之后不由得咒骂起来。

“我也觉得你爹挺畜生的。”

“那你还嫁给我?”

“没办法,我爹和你爹不分伯仲。”

何明远无语地看着这个呆萌的娘子,不禁叹道:“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郎君,你好像变了很多唉。”

“怎么了?”

“你竟然会写诗了。”

何明远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念的白居易的诗,而白居易好像是几十年后的人。

但他现在可没有吟诗作对的雅兴,自己穿越到开元元年,原本是能够大有作为的,可偏偏赶上“先天政变”,不仅如此,自己老爹和老丈人还是一对王八蛋,投到这个首富之家还不如像姓方的一样,做个小地主呢!

现在连寺院的门都出不去,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