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无际商皇

更新时间:2022-09-17 03:33:45

无际商皇 连载中

无际商皇

来源:落初 作者:如醉寒秋 分类:历史 主角:祁宏王朝 人气:

完结小说《无际商皇》是如醉寒秋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祁宏王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带着些许前世现代回忆的荣睦,突然发现自己考中了杉鹭镇的探花,巧妙地化解了镇守季腾海,一等校尉宋铁岩等人的陷害,在壮大自身的同时,却招惹到了荼毒万山王朝,妄图将之吞并的宗室王朝奸细集团云苍宗。身为文官的荣睦,一方面体恤普通百姓,为他们谋得幸福的同时,又要与奸臣贼子斗智斗勇,大力建造道路,发展地方经济,另一方面,为了百姓和自身的安危,不顾瘦弱的身躯,毅然习武炼体,建立军队,与外地宗室王朝和云苍宗展开殊死战斗。作为商人子弟,荣睦虽时刻谨记经商赚钱,但从不唯利是图。历尽一切阴谋诡计,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奸臣贼子、恶霸无赖、残忍权贵、贪婪皇族,荣睦依靠自身的实力,终以特有的方式,统一了整个无际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荣家是我杉鹭镇老牌的商人,其家族出产的赤杨木,年限虽无法与稀有的贵重木材相比,但打造家具、农具、盖房子甚至是一些简单的防身用具则绰绰有余。”乐万里拍拍手掌。

只见四个壮汉抬着一张木质的写字桌到了他的身旁。

“这张桌子便是赤杨木所制。”乐万里点头示意道。

四个壮汉心领神会地站在了桌子上,稳住中心后同时挑起,并稳稳地落在了桌子上,而那那桌子除了发出“砰、砰、砰”的沉闷声响之外,纹丝不动。

“请诸位出价……”乐万里轻轻摆手,四个壮汉利索的跳下桌子,将其抬了出去。

荣睦闻言,心脏竟然剧烈跳动了起来,双拳也是不由自主的紧紧握起,心中不断暗自喊道:快加价,快加价!

“我要一百钧,每钧二百二十铜币。”施东昌客气地朝着荣家人的方向点点头。

“一百五十钧,每钧二百四十铜币。”一位不过二十多岁的黑杉青年淡淡的道。

施东昌闻言疑惑的看了那位黑杉青年一眼,冲着荣家人的方向摇摇头后,便沉默不语。

“一百五十钧,每钧二百六十铜币。”陆寿年举手道。“据说这赤杨木最高时,可卖到四百铜币,如今竟然跌到了这般田地……”

陆寿年话音刚落,便引起了场内诸多议论之声。

“都说富不过三代,这荣家到荣景山刚好是第三代。”

“没错没错,这商场哪有常胜将军。”

“不错啦,能坚持到三代,他荣家不知道把多少对手都击垮了!”

“还是莫要太贪心,顺其自然吧!”

荣睦一脸期待,恨不能自己喊出四百铜币一钧的高价,让在场的人都闭嘴,可他自身不过还需要荣家庇护,这出价也就无从说起,只能故作镇定地旁观。

“呵呵。”荣景山淡笑道。“的确如陆掌柜所言,我荣家的确式微……”

“诸位跑题了!”乐万里正色道。“现在赤杨木一百五十钧,每钧两百六十铜币。”

“一百五十钧,每钧两百八十铜币。”黑杉青年笑道。“戏子无义,商人无情,若是荣家衰败,诸位大可以吞并,何必在此婆婆妈妈,简直聒噪!”

“我荣家岂是你这无名小辈说吞并就吞并的吗?”荣昊起身怒道。

“不知谁才是无名小辈。”黑杉青年不屑道。

“我堂哥不懂规矩,口无遮拦,还望这位朋友多多包涵。”荣睦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连忙起身,不屑地瞥了眼荣昊后,对着黑衫青年抱拳道。“另外,不知我荣家何处得罪于你,若是有,那容我代荣家向你赔罪了。”

荣昊气急败坏的想要动手,但却被荣景水立刻拦住。

“不曾得罪。”黑杉青年对荣睦露出惊疑之色。“这位公子是?”

“在下荣睦。”荣睦抱拳一笑。“那既然如此,还望朋友在商言商,我相信,荣家这赤杨木定物有所值。”

“说得好。”黑杉青年鼓掌道。“荣家还不算没落嘛,不过我只要一百五十钧,每钧三百铜币。”

荣睦对着青年一抱拳。“不知道朋友尊姓大名。”

“呵呵!”黑杉青年微微一笑。“在商言商!”

“可还有更高的出价吗?”乐万里环顾场中,眼神在荣睦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那么成交。”乐万里道。“这位公子,那一百五十钧赤杨木已在本商会仓库,可随时取走。”

黑杉青年点点头后,声旁的一位随从取出一个精致荷包,递给身旁款步走来的妙龄少女。

少女打开后对着乐万里点点头。

“由于上一次成功交易的价格为每钧三百铜币。因此,剩余的五十钧十五年年赤杨木现货,每钧起价三百铜币。”乐万里解释道,等待许久后场内依然无人应答。“那三百钧未产出的十五年赤杨木可还有人要?”

“三……”

“二……”

“一……”乐万里微微摇头。“既然无人有意,那么诸位也可私下与荣家接触,在此预祝你们成功交易。”

“这……”荣景水大失所望。

“呵呵,除了睦儿带来的那二十铜币的意外,所有的一切倒也在预料之内。”荣景山淡淡一笑。

“四万五千铜币的收入比起去年来,可要少得多。”荣景水恼怒道。“看来只有那森木城的木材贩子才是咱荣家的希望。”

“没错。”荣昊帮腔道。

“闭好你的臭嘴,否则我们连刚才的四万五千铜币都赚不到。”荣睦借着前世的刚烈,根本不顾任何后果,毫不客气地将失落的情绪发泄而出。

“你!”荣景水愤怒地指着荣睦。

“好了,都少说几句!”荣景山厉喝一声,不容质疑地扫了众人一眼,沉默不语。

接下来的拍卖中,荣家一方人几乎都是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场中局势,转眼又是七件商品拍卖成功,而无一落空。就连什么商品都要去参与一番的施东昌也是有所收获。

“下面,最后一件商品是范自勉家族的商品,熊皮……”乐万里伸手指向一位款步姗姗走向高台上地妙龄少女,只见她身着淡青色长裙,双手托着一张毛色光亮,绒毛厚实地深棕色兽皮。

“各位掌柜,这是范家今年产出的十年丘陵巨棕熊皮,与去年不同的是,范家此次没有采用家族式的制皮方法,而是请来了一位制皮师,传说已经达到了学徒高等的等级。”乐万里热情地介绍道。“此熊皮可制地毯、大衣,甚至是防御皮甲……”

乐万里话音刚落,就引来台下阵阵窃窃私语。

“这丘陵巨棕熊皮不是只能制衣嘛!”

“而且制衣还不利于保养,基本都是摆设。”

“就算是做地毯,也不见得所有屋子摆放。”

“怎么就能制成皮甲了?”

“若是制成皮甲,岂不算是军火了?”

“什么军火,你见过皮甲可还有毛发,顶多算是个准军火而已!”

“作为杉鹭镇商会,我可以保证此次出售货物品质的真实性,还望诸位放心。”乐万里平静道。“此次共有二十张同等规格地丘陵巨棕熊皮,每张底价八千铜币,规则我就不再重复了,诸位若是想好了便可示意加价。”

“我要五张,八千零二十铜币。”施东昌放下手中的茶杯,不紧不慢道。

“可还有比五张和八千零二十铜币出价更多的掌柜吗?”乐万里环顾四周。

“我要十张,出价九千铜币……”一位身材壮硕,满脸横肉的光头青年随意道。

“真是大手笔啊!”

“这是?”

“杉鹭镇一等门都尉单武的儿子单霸?”

“这单霸何来这么的钱?”

“是不是……”

“可还有比十张多,比九千铜币出价高的吗?”乐万里平静道,显然他并没有被单霸的气势所感染。“无人出价更高,那这位掌柜得。”

单霸狰狞一笑,迅速完成了交易。

“景水,我打算买两张这熊皮,赏赐于昊儿与睦儿。”荣景山问道。

“这是为何?”荣景水故作不解道。

“昊儿的匠材店为家族增收不少,理应奖赏,睦儿考中举人,不日将去履职,同样也不能不奖。”荣景山解释道。

“他荣睦怎可与我相提并论?”荣昊不满道。

“住嘴,你已经二十一岁了,马上就要娶媳妇了,居然连十三岁的荣睦都要比上一比!”荣景水怒道。“何来的出息?”

“你父子二人若是有出息的话,为何不出去单干,非要躲在我荣家窝里斗!”荣睦见两人又想没事找事,也是丝毫不客气的还击道。

“都不要吵了,这次出价不低,希望你们理解。”荣景山沉声道。

荣家众人离开安静地点头。

“还有十张,起价九千铜币。”乐万里期待道。

“五张,九千零二十铜币。”施东昌举手道。

“七张,九千零四十铜币。”陆长寿追道。

施东昌见状只得轻轻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七张九千零四十铜币,应该不会有更好的了吧!”乐万里目光炯炯,似乎一眼就能看穿场内人的心思。“成交!”

“剩余的三张起价九千零四十铜币。”乐万里对着心领神会,迅速完成交易的妙龄少女一点头。

“三张一万铜币。”荣景山挥挥手臂。

“三张一万一千铜币。”施东昌一脸自信。

“三张一万二千铜币。”荣景山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施东昌。

“这荣景山,纯粹是让我难堪。”施东昌一咬牙。“三张,一万三千铜币。”

“算了吧!实在太贵了!”荣景水拉住荣景山的胳膊。

“命贵,还是这皮甲贵?”荣景山拨开了荣景水的手。“一万三千一百铜币。”

“一万三千二百铜币。”

“一万三千三百铜币……”

“一万三千四百铜币!”

众人瞠目结舌地望着这几乎被炒到天价的熊皮,不知究竟能涨到什么价格。

“一万三千七百铜币。”荣景山稳坐钓鱼台。

“呵呵,承让啦!”施东昌不甘道。

“本打算买两张的,可施掌柜咄咄逼人,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荣景山熟练地完成了交易。“不知一万四千铜币卖你一张,可有兴趣?”

“呵呵……”施东昌摇摇头。

“杉鹭镇本年交易会的商品已全部完成拍卖流程,感谢诸位捧场,另外,还望诸位赏脸去本商会二层和一层一看,定不负诸位所期。”乐万里抱拳环顾四周后,转身离开了。

“昊儿睦儿,不管你二人之间有什么不合,我都希望你们记住,你们是荣家的人,也是荣家的未来,你二人要以大局为重,不可意气用事。”荣景山亲手将熊皮递到荣昊与荣睦手中。“景水,你这个做小叔的,也要时刻保持清醒,切不可轻信谗言。”

荣睦接过沉甸甸的熊皮,享受着从那里传来的柔软顺滑之感,心中也满是暖意。

“这剩下的一件熊皮,不论家中何人,只要一心为荣家出力,就是他的,日后若是还有其他稀有物品,同样予以奖赏。”荣景山继续道。“我荣家式微已是定局,但绝非回天乏术,还望大家能一心向前,我荣景山感激不尽。”

“是!”

“另外,我荣景山赏罚分明,若是有人心存异心,欢迎他随时离开,可一旦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莫要怪要我不讲人情!”荣景山厉声道。“咱们也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