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秦末大翻车

更新时间:2020-02-13 10:13:51

秦末大翻车 连载中

秦末大翻车

来源:落初 作者:沙拉老奶奶 分类:历史 主角:宋宋首 人气:

《秦末大翻车》为沙拉老奶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由于舍友开车失误,导致一场车祸带走了九人的性命。面对早被自己同伴改变的历史,史上最怂最垃圾的主角由此诞生。别人壮志横刀立马,我打仗自缚请降别人整日温柔乡里,我身边阴谋常伴谁都是成长起来的,没资本只能狗着(本文真的贼不爽,切勿带入主角,否则很闹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恩人?”姚奉满心疑惑。

十六年前,王翦攻楚,逼得项燕将军自杀,俘虏了楚王负刍。

战火在楚地燃烧,尚在襁褓之中的姚奉被逃命的父母遗弃在六县长岭。

期间还是大哥的父母将姚奉捡回来,要不然姚奉就要饿死了。

后来,大秦在将六县划入了九江郡,还有个里正要来家里统计人口。

秦律规定一家有两个儿子就要算作两户,缴纳两户的税,可姚奉大哥家本就贫穷,根本就负担不起,于是就把姚奉隐瞒了下来。

后来过了十四年,秦皇修长城、建阿房宫征发了许多徭役,但依旧不够,于是便鼓励民间告奸。

姚奉户籍被隐藏的事因此被举报,当时大哥的父母已经去世,大哥因此获罪,被罚去修始皇陵墓,周围邻里也因连坐被罚去了不同的地方,姚奉自己也跟着大哥去了骊山。

后来大哥被派去蜀郡运输木材,姚奉也跟着去了。

路上大哥率领囚徒杀了守卫,直接从蜀郡逃了出来,回到了六县。

因为当年的长岭已经不在了,也为了躲避官吏,就聚集了一帮亡命徒定居在了淠河中的岛上。

从小到大姚奉一直都跟在大哥后面,要说不在身边,也就当年从蜀郡逃回六县的路上,在阳夏分开过。

“难道是……”想到此处,姚奉恍然大悟。

“当初触犯秦律,被罚去给始皇修陵,后来又接机逃走。逃到阳夏城时被爪牙追击,幸得吴叔助我,要不然我早被杀了。”首领回忆道,“对了,吴叔怎会被烧伤,以至到现在都还未醒来。”

自从吴广被陈胜从火中救出,一直到被姚奉劫走送回寨中,到现在还没有醒来,首领因此一直担心。

“我也请寨子里的巫医帮他看过了,都说只是普通烧伤,并无大碍,可就是醒不过来。”首领有些激动,深叹了一口气,“我听说你抓回来的那些戍卒中有个老何善巫术、通岐黄,要不请他来看看。”

姚奉对此支支吾吾,没敢说话,默默回到位置上。

见姚奉眼神躲闪,做了这么多年兄弟的首领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姚奉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于是,首领突然端坐起来,言语间夹杂着质问的意思,问道:“怎么了,吴叔到底是如何被烧伤的?”

“这……”

“讲!”

被大哥这么一喝,姚奉知道就算自己不说,其他人也会告诉大哥,不如自己坦白。

“此次奇袭,我就带了五百人,对面有九百人啊,我若不出奇招定是不行的!”

“所以你就放火烧到了吴叔。”首领激动地不停地敲击桌面。

“当然没有!”姚奉急忙否认,“我早就查清楚了,吴叔在南营,我点的北营。可没想到他们的仓库在北营,吴叔就去救火了,而且他竟然没冲得出来,明明火那么小……”

“行了行了。”听到姚奉啰嗦,首领就头疼,“你去把老何提过来,帮吴叔看看。”

“好。”

姚奉刚准备退出了厅堂,就被头领叫了回来:“嘱咐下手下人,缺胳膊断腿可以,别让那个县尉死了。”

“放心吧大哥,他的头颅定能留到誓师那天。”

另一边,宋道理的茅屋内虽然只有一个天窗大小的窗子,可屋子里却明亮,毕竟这座屋子还有一个大门一般大小的“天窗”。

阳光透过两个“窗子”照进来,屋里那些没被照到的地方时不时传来几声“吱吱”的声音。

宋道理把自己的床铺挪到阳光最好的地方,像一个死者一样不敢动弹,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什么“可爱”的小动物。

傻傻得看着屋顶,宋道理越想越觉得不安。

这帮贼人抓自己来到底要干什么?一上午都过去了,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都没过来过。

难道这帮人真的要依仗自己的身份做些什么?可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县尉,能做什么?

如果他们总不来找自己,难道自己也要一直在这种破茅草屋里呆下去吗?

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

可又有什么理由出去呢?那个看守自己的壮汉就是个死脑筋,不管自己要干嘛,他都不让自己出去。

“将他提出来见我。”

外面传来姚奉的声音。

宋道理一听,立刻从席位上爬了起来,趴在窗前,看见姚奉正在和那个看守自己的壮汉搭话。

不一会儿,壮汉就过来,将锁打开,拉着宋道理就出了房间。

“老何说你有办法救治吴叔?”姚奉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宋道理却是一头雾水,吴叔是谁,他叔叔?老何又是谁,那个跳大神的,他也被抓了?

但他又为什么说自己能救那个吴叔,自己和老何也就见过一次,自己又不会医术。

“吴叔、老何是谁?”宋道理小心翼翼地问道。

“吴叔就是吴叔,老何是你们队伍里的那个巫祝。”

宋道理不解,心倒:难道先前的宋道理还是个医生,所以老何才推荐自己去帮那个吴叔治病。

“到底能不能治?”姚奉看宋道理半天都不回应,不耐烦地催促道。

“能治,保证药到病除。”虽然宋道理完全不清楚情况,但能出去一趟已经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至于其他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吧。”姚奉一把捏住宋道理的肩膀,拉着就走。

虽说这姚奉看起来风度翩翩,一副读书人的模样,可手劲却大,捏得宋道理直喊疼。

“你可一点也不像个秦国的县尉。”姚奉从见宋道理开始,就觉得宋道理举止轻浮,一点也没有虎狼之秦的气质。

宋道理愣了一下,看姚奉这一身儒生打扮,嘲讽道:“你也不像个盗贼。”

“大丈夫岂可以貌取人!”姚奉退了一把宋道理,催促道,“快走!”

“你说你一个强人,怎么生得这么白净,你不会是寨子里的卧底吧?”宋道理开玩笑道。

“你个囚徒怎么这般话多!”

“就是好奇,就凭你这形象气质,又是个文武全才的设定,妥妥的本书男主啊。”

“什么本书男主?”

“就是……额……就是夸你呢!”

“武文全才又如何,若不能一展身手,照样与常人无异。”

“对对对!”

宋道理的牢房在西北角,而吴叔的房间在东南角,需要穿过整个寨子的北面政治区。

这一路上,寨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在用红色绸缎装扮着寨子,仿佛有什么大喜事一样。

路过议事堂时,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身着宽袍,席地而坐,靠在门框上,一手举着竹简,晒着太阳,一看就和寨子里其他人不一样。

姚奉走上前行了礼:“大哥,人带过来了。”

首领瞟了一眼宋道理,虽然只是瞟了一眼,宋道理却立刻低下了头,防止眼神上的对峙,背脊感觉到了森森寒意,就向犯了错的孩子在父亲面前一样抬不起头来,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秦国的县尉怎么这般怂样,看样子大事可成啊。”首领看宋道理整个人蜷缩在台阶下,一副猥琐样,忍不住嘲讽了一下,“带他去瞧瞧,小心点。”

“是。”

说完,姚奉就拉着宋道理走开了。

“方才不是话挺多的嘛,怎么见了我大哥就没话了。”姚奉回想了宋道理刚才的怂样,嘲讽道。

宋道理打了个寒颤,拍了拍自己的脸,叹了口气:“你这大哥谁啊,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威压,我还以为这种感觉只有小说里才有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姚奉微微一笑,回忆着三年前初到淠河的时候,“三年前,整个淠河盗匪林立,大哥他就带着十个人三天内杀了其中四个最大的盗匪头目,从那时起淠河英布的名气就传遍了六县,连县令都得给我大哥几分面子。”。

宋道理倒是一惊:“你大哥叫什么名字?”

“英布啊。”

“英布!”宋道理虽然平时不看什么史书,但英布的名字还是知道的。

英布、韩信、彭越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陈胜起义之后,先跟着项羽,后来又跟了刘邦,最后被封为九江王。

这样一来好多事情就好理解了。

历史上英布的造反是蓄谋已久,还是一时兴起,宋道理不得而知,毕竟自己没看过英布的列传。

但从现在来看,姚奉叫王翦王贼,而英布嘴里又说着什么大事,那肯定起义是蓄谋已久了,只是陈胜吴广给了他一个时机。

这帮反贼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抓了起来,身为秦国县尉能帮到他们什么?

若自己是本地的县尉还能弄个里应外合拿下县城,可自己并不是啊,平时也不可能有什么联系。

而且姚奉在袭击戍边队伍时,显然根本就不知道王坎的真实身份。

看样子他们袭击戍卒队伍并没有看中自己本身的身份,说明只要是个县尉,不管是谁,他们都会抓起来。

那么一个毫无关系的秦国县尉对于一场起义到底有什么用处?

“你们到底抓我做什么?”宋道理停下脚步,冷冷的得看着姚奉,质问道。

姚奉一个转身,捏起宋道理就往前一推:“废话真多,快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