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邪尸禁术

更新时间:2021-03-08 03:43:15

邪尸禁术 连载中

邪尸禁术

来源:落初 作者:江山乱舞 分类:灵异 主角:黑玉罗盘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江山乱舞原创的灵异小说《邪尸禁术》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黑玉罗盘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偏远小镇爆发了一场离奇的僵尸症,其见人便咬,嗜血如命,而根源竟然是一个性命垂危的盗墓贼。抚仙墓穴下的昆仑妖树,秦始皇陵中能够号令十万阴兵鬼将的龙符鬼印,埋葬十二地支的十二地尸图,逆转阴阳的上古禁术。死人复活,活人长生,在那个正邪不分的年代,一场活人与死人之间的较量,凶险从未停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半信半疑的将手伸进去,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里面真的有东西,软绵绵的,好像是动物的皮毛一般,我顺手将其给扯了出来,那是一块红色的皮,上面有着黑色的纹路,弯弯曲曲,像是一幅山水画一般。

我随手又砸掉几个陶罐,但是里面除了酒之外什么也没有。

七叔看着红皮上面的纹路,眉头拧得老紧,最后对我说:“棺生,现在我们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你速去澄江县城里面,买一些干活用的工具,这次叔带你去干票大的。”

“要去挖秦始皇那老古董吗?”我兴奋的问道。

“不是,但是却比秦始皇那老古董还要可怕……”七叔感叹,将红皮收将起来,趁着夜色带着我赶紧溜出了破庙,免得被人看到后误以为是我们杀死了打更老头。

按照七叔的吩咐,我连夜赶进澄江县城,到之前七叔指定的那家铁铺买了两把铲子还有匕首和绳索之类的东西,这铲子是按照七叔画的图纸打造的,看起来怪怪的,有点像镐,又有点像是锯,后来我才知道这玩意就叫“工兵铲”。

购好家伙,我便来到了位于岔子口的渡口与七叔汇合,此刻天色也快亮了,湖面升起了一片朦胧的雾,没过半会,我便看到江面上传来一阵光速,左右摇晃,那是七叔给我打的暗号。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探照灯,也回应了一下。

小船越来越近,七叔站在一艘小船上向我挥了挥手,我赶紧拿好装满工具的尼龙袋跳了上去,小船在在水中打了个转,便向湖心飘去。

船上除了七叔,还有一个老头,那老头披着蓑衣,还留着一个小辫子,嘴里含着个大烟杆,边摇着船桨边说:“老七,咱兄弟几十年不见,你都跑啥地方去了?”

七叔笑道:“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闲不下来啊,自从那一次从鬼眼中逃出来之后,咱和麻子便四处寻方问药,这么,你瞧兄弟这手,唉……”

这时那老头看了看我,然后问道:“那药方现在找到了?”

七叔笑着点了点头,说:“药方是找到了,但还是得劳烦三哥出马啊。”

老头抖了抖烟锅,笑道:“前几日岔子山矿洞出事了,死了二十多号人你知道吗?”

七叔问道:“这事我听过,难道三哥知道其中的蹊跷?”

老头说:“他们挖出的那具陶俑,并不是失踪了,而是被人买去了,而且那个人精通奇门遁甲,很有可能是当年知道十二天罡帝尸秘密的其中一个。”

七叔大惊,疑惑道:“当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差不多死了,也只有我两和麻子逃出来了啊?”

老头摇了摇头,笑道:“老七,这个世界上真真假假谁又能够说得清啊,当年咱们一行十数人潜入抚仙古墓,最后中了惑毒,迷失了心智,死的死,残的残,而那些死去的人我们都没有见到过尸体,最后莫名其妙从鬼眼消失,可这并不代表他们都死了啊。”

七叔犹豫了片刻,惊道:“这事我也怀疑过,在荣城被挖的古墓中我发现了一枚湘西镇魂钱,难道说那袁二哥还没有死?”

老头叹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哥哥我才更担心啊,当年情势危机,我们自身难保,当时袁二哥深受惑毒,我们迫不得已将其推入鬼眼之中,如果他真的没死,你猜他会怎么对我们?”

七叔听毕,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凡是要来的始终会来,钱麻子的事可能便是开始啊,唉……”老头拍了拍七叔的肩膀,将烟杆撇在腰间,然后笑道:“好了,三十年不见,咱们哥两怎么都得好好的喝上几杯,今天就先去我家,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我们盛情难却,再说七叔也不好推辞,毕竟几十年的兄弟好不容易聚头,怎么着也得痛快的不醉不归,于是我们便来到了老头位于抚仙湖边的金莲山下。

老头姓谢,排行老三,人称谢老三,当年和七叔等八人为结拜兄弟,钱麻子排行第八,而那个姓袁排行老二,当年他们潜入抚仙古墓,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七叔和谢老三、钱麻子逃了出来,其余的兄弟全部葬身鬼眼。

如今发生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们联想到了死去的老二袁喜,当然也只有袁喜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懂得运用湘西镇魂钱克制僵尸。

谢老三的家很是简陋,四周都是用茅草扎起来的,里面置摆放了一张木床和一张断掉一脚的饭桌,可见他这几十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进屋子,谢老三便拿出一小碟花生米,然后又从木床下面搬出来一个陶罐,倒了好几下都没有流出一滴东西来,七叔见状,赶紧将我拉到一边,给了我一些钱叫我去山下买些酒菜回来。

“不行,这绝对不行,怎么可以花你们的钱呢。”谢老三拦住了我,忙从口袋里摸出来几张五毛钱的。

“三哥,咱们兄弟就别说这些话了,要不然多见外啊。”七叔拍了拍谢老三的肩膀,谢老三有些难为情的收起了那几张皱巴巴的五毛钱。

我去山下的小店里面打了几斤白酒,买了一些下酒菜,然后三人便吃了起来,席间他们两人聊得绘声绘色,从他们盗过哪些墓,还有怎么结拜的,以及各自的各种糗事都说了出来,我听得半懂不懂,最后也懒得听了,直接吃饱了睡觉。

夜已经很深了,深山里一般都很安静,即使是一点的风水草动都听得一清二楚,此刻茅屋里没有了七叔他们的谈笑声,我隐隐还听到一阵啜泣声,紧接着便是七叔的声音:“三哥啊,这次我们来便是为了那件事来的,你可一定要出手相助啊。”

“即使你不说,哥哥也早就想再回去看看了,这几十年过得太窝囊了,想当年咱们兄弟几个走南闯北,好不风光,最后却全部折腾在了那抚仙古墓之中,这次不把那抚仙老二的墓给翻个遍,还真对不起咱们啊!”谢老三举杯又是一阵猛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