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兲愧

更新时间:2021-02-22 03:54:15

兲愧 连载中

兲愧

来源:落初 作者:霓霸 分类:灵异 主角:老三木剑 人气:

主角是老三木剑的小说《兲愧》此文是霓霸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成王败寇,王权尚!八字为卦,命难掌!人心如鬼,鬼常在!无愧于心,任我行!兲愧(tiankui)(书友段友聊天交流群3223742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元平拉着顾深和虚然慢慢的朝着人群中心走去,元平感觉前方有些不妥,但却也说不上来,里面此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人发出尖叫瞬间整个人群都乱了。

元平让两个孩子躲在身后,自己站在原地不动,有几个人后退的时候,撞了上了上来,都被元平轻易推开,有个大妈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在慌乱的人群当中跌倒,有可能就会再也爬不起来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元平顺手扶了一下,帮着大妈稳定了下中心,大妈总算没倒下,大妈看了一下元平三人,眼神中有些错愕,但是很快就接着往外跑去,“真没礼貌,这人。”顾深撅着小嘴,有些替元平打抱不平。

元平笑了笑,摇了摇头。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连滚带爬地朝元平这个方向逃去,元平看着此时人群已经稀疏起来了,便上前去拉了一把中年男子。

还不等元平开口,中年男子就先开口了“谢了,哥们,快跑啊,你们还愣着干嘛?”男子说完就想逃走。

元平又拉了一下中年男子的衣服,“善人不必惊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能否说与我听?”听元平这么说话,中年男子才注意到元平的穿着,“原来是位道长啊。”中年男子也平静了下来,转头看向来时的方向,见那里似乎没动静来了,这才放心下来,元平也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已他的目力也只是看到一滩鲜红的血迹,然后一张车。

“道长,刚才不是出车祸了嘛,然后我就过去看看,有一个女人跑过去被车撞的那人那里哭泣,说是要赔钱,车主好像是想先送伤者去医馆,然后那女人以为车主要逃跑,就叫喊,我们只是小人物,这种事情哪敢管,结果就出事了,你猜怎么着?”

那中年男子看元平不答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脸皮倒也不薄,接着说道“那被车撞的人可是飞出了好远呢,血都流了好多,但是就在那大姐和车主争执的时候就站了起来,你没看见当时那人,浑身是血,脸皮都被磨没了,好不吓人,嗨,当时那大姐也和大伙一样吓呆了,话说这样的情况,谁看见不害怕啊。”

男子缓了口气,接着说着“等到大伙反应过来,那血人就走到了那女人面前,我当时以为那男人也是想多讹点钱呢,谁知道那血人单手一下就掐着那大姐的脖子,你知道吗,那人单手一下就把一百多斤的大活人举了起来,脚离地好几尺呢!那得多大力气,握草,简直吓人。”

元平听到这心中有些思量,点了点头,“然后呢”男子接过话说道“然后啊那大姐脸都紫了,两腿直蹬,还好那车主是个小伙子,反应快,去拉那人,谁知道这一下就像捅了马蜂窝啊,那大姐被那人一下就扔出好几米,当时就不会动了,那去拉人的小伙子一下子就被踹飞了,然后那人就奔着我们这些围观的人来了,然后就这样咯。”男子说完摆了摆手。

元平听完眼神有些凝重,“恩,你没事的话,我先走吧。”男子见元平也没说话,便从旁边离开了。

“师尊?”“师兄?”“喔,怎么了?”元平从入神的状态退了出来。

“咱们走吧。一会警察就应该就过来了,别惹麻烦。”元平看着两个孩子,示意了一下,转身就走。

“啪嗒,啪嗒,啪嗒”元平回头看了去,这声音的主人已经跟了他一会了,首先映入元平眼帘的是一双大长腿,一条紧身皮裤将那女子的身材更是衬托得性感无比,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如春水秋雨一般融洽包裹着女子的双足,白色的制式衬衫陪着一件牛仔衣,犹如含苞待放的莲花一般。

漂亮的栗色长卷发随风飘动披于纤细的腰间微微抿起的樱花薄唇更是娇嫩欲滴暗紫色的硕大的眸子深不可测,早已记不得元平是第几次发呆了,两个孩子还小,倒还好,只是觉得这个大姐姐还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看见元平突然转身,女子也瞬间错愕了,不过看见元平发呆的样子,竟然“噗嗤”笑了起来。

元平到时被这一笑给惊醒了,脸刷得一下就红了,为了掩饰尴尬,元平只有现行岔开话题,“嗯哼,请问姑娘为何跟踪我们?”

女子背轻轻斜靠在墙边,“路这么宽,你如何说得我跟踪你们,再说了,你们一个大人,两个小孩子,我跟踪你们干嘛,有何动机呢,难道身为修道之人,道长就可以随意污蔑人么?还是欺负小女子呢?呜呜呜”说着女子还捂脸轻声呜咽。

我擦嘞,我什么都没说,到底谁污蔑谁啊,我比窦娥还冤,此时元平地心里犹如十万头***飞奔而过。

“无量天尊,古人诚不欺我也,世间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既然路如此之宽,我换个方向就是。”

元平说完就拉着虚然的小手叫上顾深准备离去,“唉,你给本姑娘站住,臭道士,如何叫做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有你这样骂人的吗?”

元平听到了话但是也没任何反应依旧走着自己的路。“嘿,你们几个,把那个道士请回去,他和那件案子有关。”女子娇喝地声音从背后传来,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前面的几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元平这才发现,被这女子一搅合里还没走出多远,此时前面正好有警察才询问群众。

“这位道长,还请您跟我们回局里配合调查。”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警察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然后年轻警察就掏出了手铐,元平看了一眼面前的警察,细皮嫩肉的,一米八左右,面上无须,若是下海,肯定生意不错,元平心想,元平藏在袖袍中的手悄悄动了下,右脚微微一踏。

“那年轻警察拿手铐的右手很熟练的就将元平双手拷住了,至少在他自己的眼睛里是这样的。

“小李,你干嘛把自己给拷上了?别玩了。”年轻警察听见他的同事说话声心中有些觉得莫名其妙,低头一看,竟然自己的双手被自己的手铐拷上了!

“帮我解开下,嘿嘿,我试试锁拷好不好用。”被叫做小李的年轻警察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心中却是奇怪,他又没病怎么会拷自己呢,或许是昨晚玩过头了,现在有些昏沉吧,出现了幻觉,昨晚的舞女说实话还真妖娆。小李在心中暗自想着他的那些背地里的勾当。

“哼哼”元平轻笑了下,看见眼前的道士还笑自己,小李就决定要给他点苦头吃吃了,反正他这种事情做得多了,只要看不出伤痕就行了。

元平看见这小李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憎恨,同时也决定给他个教训,与此同时,小李拿着刚才的手铐又去抓元平的手。

“咔”小李有再次拷上了元平的双手,心底还想着要如何整着道士的时候,脚下一划,往前摔了下去,这摔倒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此时的小李双手拷在身前,这一摔,绝对好过到不要不要的。

“哎呦,唉呀妈呀...”旁边的两个警察也反应过来了,赶紧去扶摔倒的小李,“别动他,他骨折了,你们若是乱动的话,小心他的手废了。”元平在一旁淡淡的提醒道,小李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在那惨叫连连,但是似乎也被元平的话吓到了,只是叫唤,不敢动弹。

“叔,疼,快叫大夫啊,快啊,救我,叔。”“启铭,你等等叔这就给你叫大夫,你忍下。”此时蹲在李启铭旁边的一个中年警察,看着李启铭满头大汗,心疼不已。

刚才与元平争执的那个女子也过来了,“咦,李狗蛋怎么了,怎么成这样了?”“嘿嘿,我没事,我不小心摔了一跤,你看我...”话音未落,李启铭试着动弹,“啊!!!疼!”杀猪般的嚎叫就从他口中传了出来。

李启铭是这个镇的派出所的所长儿子,不过这李启铭到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平时穿个警服就装得人模狗样的,晚上一下班,镇上的流氓败类都和他有些关系,据说还和市里的黑色势力有联系。

因为是独苗,被娇生惯养大的,在这镇子里也是一霸。

刚才的女子呢,据说是从市里来的大人物,来这干什么呢,下面的人也不会知道,而李启铭的爸也就是派出所的所长,也就是李刚,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在明面上保护那女子,甚至必要时刻还要无条件服从。

李启铭第一次见到女子时惊为天人,虽然接到了李刚的警告,但是还是暗地里派人去掳掠女子。不过,这一去,此人就如石沉大海般,凭空消失了,李启铭也有些怀疑,第二次派人去,当天晚上李启铭就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阴影。

在他睡得正熟的时候,他被疼醒了,他看不见任何光亮和物体,只能感觉到他的双手双脚被轻易地折断,但是他却犹如被掐住嗓子的兔子,叫不出任何声音。

不知过去了多久,李启铭有感觉到身上的骨头再想,随即,手脚传来感觉,然后就昏了过去。

最后他得到一句话,下一次,你想死都难。等到他被他母亲叫醒时,已经是午时,他以为是做梦,但是他的关节处传来的余痛提醒着他。

他也不真的是大草包,这件事他不曾和任何人说过,只是在随后一段时间里收敛了很多,搞得他的狐朋狗友都说他胆子变小了。

不知道李启铭地乳名如何让那女子知道了,从那以后都一直叫他的乳名,也就是李狗蛋。

但是今天这场合,当真是尴尬无比,李启铭是又羞又恼。

“有臭道士在这,你们还去找大夫?”女子皱着眉像那李启铭的叔叔问道。“喔,敢问道长,你当真会医术?”元平不远回话,却也不好说,就点了点头。

李启铭的叔叔大喜,拱手一拜“还请道长救救我侄子,在下李永先行谢过了。”元平看着人如此客气,倒是也放下了架子“李先生不用客气,我这就去救你侄儿。”

李启铭手上的手铐在就被其他人取了,元平将李启铭扶着半坐着,双手轻车熟路的一番摸索就将胳膊接上了。

“谢谢道长了,启铭,快谢过道长。”李永扭头和地上坐着的李启铭说道。

李启铭慢慢站了起来,试着活动了下,觉得自己好了以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谢,哼哼,你配吗?嗯,臭道士?”

说着李启铭用手拍了拍元平的肩膀,元平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手印,微微皱眉,脸色冷了下来,一旁的李永也没料到李启铭会有如此反应,赶忙过来帮元平弹了弹肩上,元平的道袍材质对于凡俗来说也为少见,上面的手印一拍就不在了。

李启铭以为这元平和女子有过节,所以刚才才那样表演,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本来在女子眼中不堪的形象变得更差,也因此惹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道长,今日你救了我侄子,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谢谢您,不如请您去我那喝杯清茶,为我那侄子刚才无理的行为道歉,如何。”“叔,他.”“你闭嘴!”李启铭想插嘴,却被李永呵斥了一声。

“道长,这孩子从小就被他父母娇惯着,对您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你看着天色也有些晚了,也顺道去我家吃些家常便饭如何?”李永在旁边笑着说道。

元平点了点头,因为他有些明白之前的卦象了。

“喂,老婆,今晚多弄些饭菜,我要请位客人回去吃饭。”说到这,李永转头问道“道长,您是否斋戒?”元平摇了摇头“无妨。”

“老婆,好酒好肉好菜都上啊,我那瓶十二年的女儿红叶拿出来,恩,好。”说到这,李永也挂了电话。

元平也知道李永故意说话那么大声是卖人情,这些人情世故,无论是谁都逃不开的,低头看了看两个孩子,他只希望他们以后在懂得这些以后,不要变化太大了。

本来就是一场闹剧的开始,结果以如此结尾收场,也算不错了。元平心中想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