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大漠明珠之颠覆

更新时间:2020-11-22 06:10:50

大漠明珠之颠覆 已完结

大漠明珠之颠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玉楼兰 分类:灵异 主角:秦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玉楼兰原创的灵异小说《大漠明珠之颠覆》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据资料记载,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西行取经,途经这个地方,他在《佛国记》中说,此地已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公元4世纪之后,楼兰国突然消声匿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阳光微澜,斜斜的透过窗棂照射到玉岐凰的房间里,玉岐凰早已起床洗漱完毕,此时房间里不见一个下人,甚至连玉岐凰的贴身侍女四娘也不在房里,只见她静静的坐在梳妆台边,其实已经梳妆打扮完毕,只是玉岐凰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昏暗铜镜中的那张脸,那张被铜镜的黄晕照的金黄的自己的脸,不禁陷入了沉思。清秀的面庞,一双秋水剪瞳

眼,笔直的鼻梁,红红的嘴唇,这个就是自己吗?就是岐山之凰的后世吗?就是两代大祭司不惜生命而保护的人吗?这就是与楼兰国命运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的那个人吗。玉岐凰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觉得很陌生,脑海之中不禁轮番交替,究竟是自己还是整个王朝,其实自己只是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孝顺父母,相夫教子,做一个普通的女子。但是命却是自己所不能选择的,那就是自己注定是这个王朝荣辱的见证人与参与人,终究是这个纷繁世间的十公主,也终究是那个自己并不是很了解的岐山之凰。

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启,自己无力改变,也无法逃离,那么对于为之的将来,自己只能面对,哪怕面对的是血雨腥风,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了,自己早已经进入游戏了,逃不掉的。

四娘,收拾一下去祖庙。玉岐凰座在那里没有动,公主,此时恐怕不是很方便,今晨王召见大祭司说是有要事相商,但是传旨的人到达神庙的时候u,大祭司不在哪里,唯留下大祭司的方印和玄冠,人已不知所终,王上正在震怒呢,此时去恐怕不便,甚至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公主不若缓一缓再去。玉岐凰想了想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什么都改变不了的。四娘心里疑惑,这不是公主往常的性格,从来公主对于麻烦的事向来是能避就避,能不去就不去,而这次却偏偏锋芒毕露的一定要去,那个是非之地,不禁摇了摇头。四娘虽是玉岐凰的贴身丫鬟,但是玉岐凰却未曾把她当一个仆从看待,四娘长玉岐凰三岁,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名义上虽为主仆实际上却是甚为姐妹,玉岐凰的想法,就算不说,四娘一样是了然的,只是这一次四娘迷惑了,同样,玉岐凰对四娘也是很了解的,对于这个待自己情深意重宛若自己亲姐姐般的四娘,玉岐凰是深感感激的。要说这个王宫大殿之中设若还有一点什么是值得自己在乎的,值得自己留恋的,值得自己用生命去保护的,那就是自己的母亲,已经离去的大祭司司徒炎日和眼前这个女子,这三人是自己在清冷诡诈的王宫大殿之中最信任也是最在意的人,只是炎日一去,只剩这两位了。而这两位自己最在乎的人,玉岐凰心里惶惶恐恐,虽然一直都是趋利避害,但是她知道自己并不惧怕,哪怕是死亡,但是对于这几个人,玉岐凰却是不愿他们受到一点点伤害。但是在剩下的轮回中,玉岐凰已经预感到,这两个对自己万分重要的人,终会因自己而受到牵连,最终流离失所,终生不得安宁,想到这,玉岐凰不禁痛苦万分,难道此时就是命数,先要自己尝尽担忧之苦,玉岐凰苦笑,

正欲起身,一双玉手轻轻地的扶在了自己的肩头,凰儿,在想什么,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四年呢?玉岐凰从镜中看着自己的母亲。缡妃向来不奢华浪费,穿着亦是十分简洁,从不讲究繁华,只是今日不知为什么竟然穿上了自己一向不喜的朝服,纵然穿的雍容华贵但是母亲身上的那种出尘脱俗并未被掩盖,相反更是显示出一种说不出的气质,母亲眼中尽是慈爱,看的玉岐凰心里暖暖的。拉着母亲的手转过身来。母亲,今日真漂亮,只是不知为什么穿的如此隆重,今日似乎没有什么庆典要举行?玉岐凰拉着母亲在桌前坐下。王要去祖庙祭拜,所以缡妃的话没有说完,然后脸上换上了担忧的神情大祭司失踪了,我知道昨夜你们在一起过,我也知道你与大祭司的情谊非同一般缡妃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神情,然后是些许不安凰儿,,母妃担心你。寥寥的几句话,玉岐凰知道母亲是明白的,是了然的。

母亲你爱父王吗?还是仅仅因为他占有了你,然后有了我你才不得已。凰儿,人与人之间不仅仅是爱与被爱就可以的,说完看了看玉岐凰,玉岐凰是明白的,爱不是全部,有时相爱也不见得有结果,就像自己和司徒炎日,最终天人永隔,只是不知道海枯石烂的永远之后自己是否会再次与他相逢。有些地方你的父王是值得我爱的缡妃接着说道。那就够了吗,母亲不,远远不够但是处在这里我没有选择,虽然你的父王对我们母女极尽宠爱,但他终究是一个铁血帝王,一个别人永远猜不透心得帝王,这不是我想要的,但却是我逃不掉的,或许有一点点就够了。凰儿,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我知道你向往外面的世界,踏马扬鞭,快意江湖,是母亲阻碍了你。母妃知道你在这里是为了母妃,以后如果母妃不在了,请我的凰儿,不要这样委屈自己,就离开这里,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千万不要让这个金丝牢笼困住了你。说完紧紧的把玉岐凰用在了怀里,狠狠的,决绝的,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一般。被母亲悲戚的话语所影响玉岐凰也紧紧的拥住了母亲。母亲是知道的,母亲是能感觉的到的。玉岐凰心里感到无限的宽慰,也是无限的担忧。然后缡妃松开了玉岐凰,你父王还在前殿等我一同去祖庙,我先走了,凰儿好好保重.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玉岐凰,然后转身离开了,走的那样不舍,仿佛这一别就是永远。而这一别却真的成了永远。

玉岐凰收拾完毕的时候已是正午刚过,玉岐凰想父王或许早已离开了神殿,于是仅仅带着四娘出了大门往神殿位置走去,看着两人走远,从大门侧闪出一白一女子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不禁阴阴一笑,我的小公主,你可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这一切要怪就怪你生不逢时吧,谁让你是姬老儿最在意的人,谁让姬老儿因你而死,谁让你有一个如此狠戾的太子哥哥,总之这一切都怪你自己,设若你不存在那么姬老儿不死,我们就可以报仇了,太子也不会这么恨,但是你存在了就乱了我们所有的一切,所以我们这样对你,也不能怨是我们了。转身从墙角一跃而上跳过了公主府的墙,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地图找到公主寝房,推开门进去了,里面没有人,只见她从袖中掏出一个白玉小瓷瓶轻轻的塞在了玉岐凰的枕头底下,然后仿佛是自己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般,不禁轻轻的痴笑了起来。姬老儿,你想不到吧,想不到十多年之后我们依然能够会来,就算你死了也一样把你的心血给毁了。

此时玉岐凰已经到了神殿,令她吃惊的是,神殿外守候着的竟是王的贴身侍卫龙武军队的两员,看到这种情况,玉岐凰刚想离开等王走后在进来,但是龙武军先看到了玉岐凰于是上前挡住了玉岐凰的去路,公主殿下,王在里面等候你多时了,请进神庙。玉岐凰愣了一下,王在等她,不禁疑惑,自己并没有和谁说过要到神庙来,王怎么会知道呢。虽然疑惑但还是进了门,神殿的院中已经布满了禁卫军,惶惶如临大敌一般,进了大门玉岐凰突然涌现出了一种不安的情绪,觉得自己就如一头猎物一般慢慢的走进了猎人设好的埋伏,猎人在外面死死的盯着自己慢慢的走进圈套,脸上是幸灾乐祸的得意的表情,而自己确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般的缓缓的向着圈套慢慢的走进去,然后等着猎人把圈套一紧勒住自己的脖子,然后慢慢的折磨。

玉岐凰是感到了危机,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圈套并且不能抽身而退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全身的血都在沸腾,似乎是在被蒸煮一般。从神殿的门道大殿这短短的一段距离仿佛是千里之遥,玉岐凰费劲了全身的力气终于走到了大殿,大殿上楼兰王端坐在最上面,脸上满是怒气,下首做的事楼兰太子,玉擎,脸上漫无表情。而自己的母亲缡妃跪在大殿的下面,朝服已经除去,只剩一袭白袍,也是面无表情的跪在那里。玉岐凰进了大殿后双膝跪地给楼兰王请安,楼兰王看了一眼跪在地下的玉岐凰,冷哼了一生,面色亦然铁青朕最宠爱的十公主,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和朕交代的吗?玉岐凰淡淡的应道儿臣惶恐,不知该说什么.不知说什么,那么朕来问你,朕的大祭司哪里去了,据朕所知,昨夜似乎是凰儿一直在和朕的大祭司在一起呢。只是天亮之后大祭司怎么会不知所终呢,凰儿是否该给父皇个解释。玉岐凰轻声道儿臣不知。是的她没法说出大祭司的去出,就像她说不出自己的身世一般,就算说的出,也不会有人相信,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游戏,而游戏的主人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自己脱离的,因此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照游戏规则走下去。楼兰王大怒好一个不知,那朕让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从上面仍下块金帛,上面是用朱砂写的一封信,给楼兰王的。只见上面写道:

臣近日夜观天象得西南有星赤红,唯恐身犯帝王星,因即日闭关占卜,得缡妃与公主将要祸害皇上,以待之,星象错落明显,久后必有行动,然臣亦算出此信必然不会上听帝王,因臣近日必死,故藏于犀盒之下,望有缘人得之以达圣上,臣万死不辞。

司徒炎日敬上

看完这封信,玉岐凰明白了,原来是有人要拿着司徒炎日这件事置自己于死地,只是这封信很显然是伪造的,第一因为司徒炎日最最忌讳朱砂,永远不会用朱砂写字,而模仿的人显然是没有弄清楚,一位凡是祭祀神殿的人都会用朱砂书写。第二是司徒炎日从来都不会用敬语,无论是帝王还是平民在他眼中向来没有分别。所以敬上二字完全用错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搜图炎日的这些习惯,所以就算如此,也没有人相信自己的话。所以玉岐凰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一句儿臣不知。

楼兰王听罢不禁怒火重启,来人呐,给我彻底的搜查十公主府邸禁卫军领命我、而去。枉我如此宠爱你们母女,你们竟然做出如此让我心寒的事,当初宫外我就不该带你们母女入宫,就该永远的离弃你们。看着盛怒中的帝王,玉岐凰心中不禁为母亲泛起了淡淡的悲哀,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要了母亲,未曾付过责任,让母亲携着幼女在世间受尽鄙夷,历尽艰难,从不自知,当自己长大成人之后又突然把自己母女带入这个充满我与尔诈的金丝笼中,然后看着自己母女战战兢兢的周旋在这个权力漩涡中以求的自保,如今却又是失察至此,中间疑点不自知反而一心想要毁了自己。这就是自己的父皇,看着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玉岐凰第一次觉得恨,恨自己为什么是帝王的女儿,恨自己的母亲当初为什么就听信了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虽然恨但是她始终知道母亲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大殿上端坐的那个自负的男人造成的。

门外传来了禁卫军汇报的声音,帝王一挥手。禁卫军首领捧着一个托盘进来了,托盘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木偶和一个白玉瓷瓶,玉岐凰看到后不禁愕然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这是从自己府上搜来的东西,玉岐凰猜对了,这写东西都是从公主府搜来的东西。只听禁军首领说道,秉王上,这是从十公主的寝房中搜到的。虽然在心里猜测但是听到禁军首领这样说,玉岐凰心里很是不禁愣了一下,自己的寝宫竟然有这动西,然后不经意间看到太子漠然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不禁释然了,原来他便是那个猎人,自己应该早就想到了。看到这些东西本来震怒中的帝王突然平静了下来,只是这平静之中蕴含着怎样的惊涛骇浪就是没有人能知道了。玉瓶和木偶被呈上后帝王看了一眼,只见玉瓶上写着化尸粉,木偶上什么都没有然后转脸问玉岐凰该如何解释这些东西,玉岐凰看着这两样东西不禁目瞪口袋,不知该如何以对,这时之间太子起身恭谨的给帝王说父王,儿臣府中有一奇人能知天下事,想必那些东西他会知道,兴许这只是一个误会,十妹年少贪玩,做个布娃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还请父王明察。帝王想了一会说好吧,这事就着太子彻查,先把这母女要入天牢带查明再处理听到楼兰王的旨意,太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遂了自己的愿得表情,那表情就如同捉到老鼠的猫一般,先要折磨一番,然后再吃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