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噬骨诱情:罂粟佳人

更新时间:2020-11-20 05:47:36

噬骨诱情:罂粟佳人 连载中

噬骨诱情:罂粟佳人

来源:落初 作者:钟莱尔 分类:灵异 主角:连曦周晓倩 人气:

新书《噬骨诱情:罂粟佳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钟莱尔,主角连曦周晓倩,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悬疑甜虐,男强女强,破案推理,欢迎入坑。】  一个偏执妖媚的失足医生,一个性感冷淡的高级督察。一个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开启了两人互相对垒,彼此猜忌,相爱相杀的火星撞地球。  富家公子变态谋杀案,下水道碎尸案,冰箱人皮案,教授失踪案,乡村荒地骷髅案,影子杀手案,一个个悬疑命案中的人性挣扎,阴谋爱情,迷雾陷阱,能否被识破?  相恋九年男友的出轨背叛,让连曦再一次从以前支离破碎的深渊中,学会了伪装。白天她是兢兢业业敬职敬责的急诊室医生,而晚上,流连忘返于各色男人之间成了她短暂痛快的解脱,只是万万没想到,前不久跟她有关系的男人,被人以及其残忍的方式谋杀了,而她好像成为了唯一的嫌疑人。  “连小姐,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一,夜,情。”  “只是这样?”  “嗯,只是这样。”  “认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见过几次面?每次见面持续多久,都干了什么?”  “认识一个月,pub里认识的,见过三次面,每次见面持续两个半小时,都在上床。”  而提到s市的警局之花,那当然是程远,不会有别人。关于s市警界一个为人津津乐道,且历久弥新的话题——那就是程远的取向问题。   未婚无女友,没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s市警局重案组监控室

程远双手撑在监控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的两个监控画面,冷断深邃的明眸散发出一种审视穿透的光芒,在暗黑的室内显得熠熠生辉。

监控画面一:

小刘:“请问郑先生,最后一次见到您儿子郑裕树是什么时候。”

郑值天:“上周六晚上,大概六点左右,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了晚饭。”

小刘:“家庭聚餐之后,你去干了什么?”

郑值天:“吃完饭,我和我二弟去了彗星酒店开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结束。”

小刘:“开会期间,你有离开过吗?”

郑值天:“没有。”

小刘:“在凌晨两点到六点,你是否离开过?”

郑值天:“没有,我们的会议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

小刘:“可是据当日一些会议人员的笔录,你在凌晨三点左右接到过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还持续一个小时。可否告知是谁打来的?”

郑值天:“一个朋友。”

小刘:“什么朋友会在凌晨三点打电话?”

郑值天:“我说了,就是一个朋友!”

小刘:“据闻,您曾经跟郑裕树先生吵过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郑值天:“一点生活上的小摩擦,父子是天生的仇人,不是吗?”

监控画面二:

小刘:“请问郑先生,最后一次见到您侄子郑裕树是什么时候。”

郑值海:“上周六晚上。一起吃过饭。当时他还跟我说,要留在s市,谁能想到……。”

小刘:“郑先生,请节哀。之后,你去干了什么?”

郑值海:“吃完饭,我和我大哥去了彗星酒店开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结束,酒店人员告诉我,小树昨晚开了房,因为他经常不吃早饭,胃都有毛病了,我就想上去看看,给他带点早餐,结果发现房间没人,我以为他是上班去了,哪想到,哎!”

小刘:“据当日一些会议人员的笔录,你大哥郑值天先生在凌晨三点左右接到过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还持续一个小时。”

郑值海:“好像是的。”

小刘:“接电话期间,可否见过他?”

郑值海:“我们当时正在开会,没有注意他是否进来过。你们怀疑我大哥?我告诉你们这绝不可能!”

……

老猫从监控室外走了进来,打开亮灯,拍了拍程远,“老大,你觉不觉得郑值天和郑值海的身份好像互换了一样?”

相比于郑值天这个父亲的角色,郑值海所扮演的叔叔明显要关心自己的侄子。

“刚才你说的关于郑太太的三个疑点是什么?”老猫问。

程远转过身,目光如炬,“第一,关于那位郑太太的两个回答。”

“什么?”

“你问,最后一次见到郑裕树是什么时候。她回答说十七号晚上七点。”

老猫挠头,“对啊,有什么问题。”

程远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通常,对于一个忙碌的大家庭来说,郑值天,郑值海那样的大忙人,平时不会有很多时候聚在一起,所以只会是周末,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才会有时间家庭聚餐,一般的家庭主妇,按理说记得的家庭聚餐日应该是上个周六或周日,可她却将日期说得十分清楚,十七号晚上七点,而非上个周六。这说明这个日子让她记忆深刻。”

老猫点点头。

“第二个回答,在我问道郑裕树和郑值天吵架的理由时,她反应很激烈,并且说了一句他们是亲父子。”

“是啊!为什么要强调这个亲字!”老猫思考着,“难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程远笑了笑,“对。这就是关于那位郑太太其他的两个疑点,垃圾桶的避孕药,和这张全家福。”

“郑值海带的戒指和郑太太带的耳环好像是同一种钻石!”老猫惊叫。

“克什米尔蓝宝石。”

“避孕套,她那个年纪为什么要用避孕套?和丈夫一起也不需要啊!除非,是郑值海和嫂嫂私通,郑裕树其实他们两的孩子,郑值天一怒之下杀了他们的孩子?”老猫端详着照片,然后瞳孔开始放大,“我怎么越看,郑裕树跟郑值海长得像?!”

郑值天和郑值海两兄弟本来就长得像,郑裕树虽然跟两人长得不像两人,可是怎么说,眼角,发际线,唇角,这些个人特性的地方,两人简直是一个模子!

“可是如果郑值天在离开的一小时去顶层套房里杀了郑裕树,那他是怎么在监控下消失,并且在高惠海滩完成抛尸,一个小时,这绝不可能?”老猫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了。

“我说了,监控有时候是最不坚定的墙头草。”

程远话音刚落,敲门声便响起。

“程sir,你要的东西都弄好了。”

程远向门外的人表示谢意,“薛教授是什么时候的飞机?”

“两个小时后。”

程远点了点头,“替我谢谢他,有时间,我一定去日本拜访。”

一盘录影带。

“这不是彗星酒店的监控吗?”老猫问

“嗯。”

程远说着将录影带放了进去,画面立刻清晰了起来。

一个男人从彗星酒店顶层套房里房门里小心翼翼的出来,然后消失在楼道里,时间显示的是十八号凌晨三点半。

“是郑裕树!”

“原来他离开了彗星!可是上次拿来的录影带没有看见过这一段啊!”

程远站在后面审视着只有十几秒的画面,许久才开口说道,“郑裕树主攻计算机专业,法证部发现他的手机在遇害当晚侵入过一个IP地址,是彗星酒店监控室。”

老猫恍然大悟,“所以,是他自己屏蔽了自己离开酒店的画面!可是为什么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程远盯着录像里的人,似在思索,“只是你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