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通天鬼眼

更新时间:2020-09-17 06:14:18

通天鬼眼 已完结

通天鬼眼

来源:落初 作者:散步的烟头 分类:灵异 主角:胡瑜许欣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散步的烟头原创的灵异小说《通天鬼眼》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胡瑜许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普通的都市人许欣,因雷击而得获通天鬼眼,在好友胡瑜的帮助下,虽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得到了红颜真心,从此阴司阳间,任由他自由来往,岂不快哉!本书由丑时之眼、诡异的背后呼吸、江南红船、鼠日嫁女、中元鬼戏等十二部组成。声明:1.本故事由作者收纳整理的坊间传说或趣闻,不求考据,夸张和不足之处,如您是行家,请一笑置之。2.作者玻璃心,接受一切尊重和善意的提醒、建议和评论。不喜欢的亲,右角上点小叉即可。简介无能,请入正文。祝大家看文愉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唉,妈蛋,晚上又得吃食堂了!”

许欣一脸烦躁地嘟囔,想到自己拖着加完班疲惫不堪的身体还要搭末班**回好友胡瑜家,心里就觉得极度不爽。

上月初被雷击到头部,今天是恢复后回来上班的第三个周一,干策划的,十有九个都周一综合症,情绪低落、脾气暴躁,容易忘事。

许欣所在的公司,叫佑克科技,属全球知名电子游戏开发商,美国特启集团旗下,听名字很普通,但集团总资产达157亿美元。

独幢22层玻璃幕墙的办公大楼,位于德昌市软件园。许欣就在6楼策划部上班。

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给胡瑜:“喂,晚上我们部门要开策划会议。”

“哦!”

“我得加班。”

“哦。”

“晚上我只能吃食堂了。”

“哦。”

“丫的,就知道哦哦哦,不能安慰我一下啊?”许欣本来就在烦躁,再听到电话中胡瑜的声音没有一点波澜,立即让他心里升起无明火。

胡瑜把电话换到另一只手:“我说你啊,娘们唧唧,跟个怨妇似的。给你的辟邪剑戴着吧?”

许欣摸了摸鼻子,答道:“在啊,干嘛?”

“戴着就好,能早回就尽量早点,今晚最好不要超过十一点回来,免得你又见鬼了!”电话那端轻嗤一声,显然是好友胡瑜在打趣他。

许欣朝电话那端恶狠狠说道:“你可以下地狱去了。”

“既然这样,我就不用送饭来了。”胡瑜的语气冷冷淡淡,却不象生气的样子。

“送个毛啊送……等等,你说什么?喂?喂……靠!”许欣突然反应过来,但电话那端已经挂下电话,许欣再打过去就无人接听了,气得许欣在心里骂他一千遍混蛋不止。

揉了揉太阳Xue,那个被雷击中的伤疤有点痒痛,自从意外被雷击,一直是住在胡瑜家里,由他照看,中医世家出身的胡瑜擅于调理,许欣住得很是安心。

“劳资又不是没给你饭钱!一个月一千五呢!”许欣再度抱怨,忽然想到胡瑜刚才说他娘们唧唧抱怨不停,立即住口不言。

无可奈何地到二楼食堂吃完饭,回到座位上,长长打了个呵欠,一抬眼部长杜锋走了过来,许欣的手脚还伸得笔直,摆成了伸懒腰的姿势,来不及掩嘴,只好朝上司不好意思地笑笑。

“要是觉得累的话,先到休息室去歇会儿,现在是六点一刻,会议是七点半才开始,闹好闹钟就行了。”杜锋笑着对许欣说道。

作为八零后的策划部长杜锋,Xing格温和,从不象其他公司的部门负责人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反而是能准确把握高层意图,把握市场方向,带领团队制作出令人赞叹的游戏策划案。

许欣刚想开口,杜锋又笑道:“今天的会议,讨论的就是你的新策划案,你得精神饱满才好吧。还是去休息下,必竟你身体才恢复不久。”

实际上,许欣并没有觉得多困,但被部长这么一说,好象不去睡还不行,点点头,在椅子上取了靠枕和工作外套,就朝休息室走去。

拧开休息室的门,一股寒意便裹上身来。这种寒意与空调开放好象没太大关系,而是一种入骨的冷。

在打开灯那刹那,眼前飘过一道深色影子,许欣眨了眨眼,揉了揉,刚才大概眼花了?

咔嗒关上门,空荡荡的休息室里,自己的呼吸声听得清清楚楚,除此之外,就是空调风吹得呼呼的,额前的头发都被吹得飘动不已。

在这格外静谧的地方,空调风象是一种诡异的噪声。

将空调风打到最低档,靠枕扔到沙发扶手端放好,许欣抬手将灯关掉,把工作服搭在身上,身子扭扭,弄了个很舒服的位置,很快就沉沉睡去。

一入睡,许欣就感觉到一股来自背后的力量,被一双阴冷的手臂紧紧勒住脖子,头部渐渐往下沉,身体冰冷僵直地被嵌入了沙发中,呼吸越来越困难,口中无法喊出任何声音,他知道,自己再次遇到了鬼煞!

许欣想挣扎,但后脑勺与沙发挨着的部分开始发麻,身体非常软,一点不能动弹。

半醒中,使用全身力气,终于挣开那个不要脸的鬼煞。

好不容易翻了个身,还没完全阖上眼,天花板上跳下来一个黑影,骑坐在身上,立即使得他混身如坠冰窑。

为什么会这样?这鬼就是不肯放手啊!

一声不吭地全力挣扎,以至于扯开了衬衫的衣服扣子,突然听到“叭”的一声脆响,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好象还有冰冷的手抚过脸的感觉,身上的重压感消失了,许欣坐了起来,才发现,身上穿的短袖粘在身上,黏乎乎的,全被冷汗湿透了。

啾啾啾啾……突如其来刺耳的电话铃声,在这样诡异的密闭空间响起,许欣被吓得心脏都漏跳一拍,反射Xing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手机的铃声这么难听。

刚一接通,胡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喂,阿欣,出什么事了?”

“那个……刚才我可能又撞鬼了,它想勒死我呢!”许欣的呼吸不太规律,声音中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味道。

胡瑜感觉到许欣的异样,冷肃地说道:“我感应到辟邪剑波动的元气了。晚上开完会立即回来,不要在路上有任何耽搁。”

许欣长呼口气道:“知道,我都恨不得立即回去了,但我今晚要开策划会议啊!”

刚挂下电话,手机闹钟就响了,拎上自己的靠枕和外套走出休息室,压根就没敢回头再看一眼休息室。

走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把脸,蓦然看到镜中的自己,顿时目瞪口呆。

脸还是那张脸,可是原本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眸,自己引以为傲的桃花眼,居然泛着幽幽的蓝光,吓得赶紧低下头。

阿弥陀佛,佛祖啊,上帝啊,夏娃啊,肯定是这几天没休息好,眼花了,眼花了,肯定是眼花了!

停了一会,再不安地抬起头,望向镜中的自己,还好,依旧是原来的模样,立即长长松了口气。

一定是雷击造成的后遗症,最近事多,神经绷得太紧,所以刚才眼睛才有错觉。

“许欣!”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

“哇!”许欣被吓了一大跳,连连后退,再一定神,是平时坐旁边的同事朱允。

“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啊!”朱允扶托住许欣,连连道歉,他没想到一声平常的招呼竟然会把许欣脸都吓白。

许欣觉得有点想吐,四肢无力的样子,但还是朝朱允僵硬地笑了笑道:“我没事!呵呵!”

用冷水再度浇了下脸,便走了出去。

会议结束时,已经九点半了。许欣都不记得自己怎么搞定的,余光见朱允收拾好东西,背上包,微笑着跟会议室同仁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许欣看着朱允离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一道怪异的感觉——好象再也见不到朱允回来了!

不不不,这是什么怪念头,朱允是个好搭裆,怎么可能有事呢?许欣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到胡瑜家很方便,11个站而已,兴冲冲的在小区门口的饭馆打包了炒田螺,准备晚上跟胡瑜两人当夜宵。

无意识地抬头,正巧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右手被妻子挽着,左手还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三人脸上都满是幸福的笑意,但是那男子身后紧贴着一个穿浅蓝色孕妇裙的女人,她的右手就搭在那男子的左肩上,膝以下模糊不清,只是那女子眼中的狠戾和怨愤,让许欣心惊!

或许是感应到许欣的目光,那女子鬼气森森的脸,准确无误地转过来,直勾勾望向许欣!

胡瑜坐在小隔间里,懂玄学并有一定功力的人,就能看出,这个小间里涌动着淡淡的金色元气,这里放着一个桃木阵,按天罡北斗排列,是为除邪,阵中放了几粒极小的玉珠,他正在为玉珠加持。

许欣是他的发小,今年六月初被雷击后,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阴物,胡瑜八岁入九天玄门,十数年的不间断修行,已成长为法力高深的玄术师,除邪灵、识风水,看阴阳,断生死。

尽管阴物不敢招惹胡瑜,但对于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许欣来说,阴货们对他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和耐心,恶梦干扰、暗处对视、背后调笑,几乎让许欣吓得精神失常。

作为玄术师,自己的发小没完没了被阴物骚扰,不是欺他没能耐么,所以胡瑜才将寻了风**养成的法器桃木辟邪剑给许欣配戴在身上。

正常的魂灵,是挡不住辟邪剑一击的,也不可能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去招惹他,但今晚的应感来看,许欣似乎招惹上了一个很棘手的家伙。

不但没有将那阴货杀死,反应是接到一个回击,什么样的阴灵能有这样的能耐呢?胡瑜陷入沉思。

不管怎么着,胡瑜沉下心来,今晚子亥时分必须得斩妖符给许欣,并且他的办公场所也得结施风水阵,不然,许欣有可能在家平安无事,出门回到家,后面肯定跟着一串鬼魂!

叮咚叮咚……连续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胡瑜的思维,走到玄关打开门,胡瑜的脸就阴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