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师傅在上,请和徒儿三拜

更新时间:2020-09-16 05:42:49

师傅在上,请和徒儿三拜 连载中

师傅在上,请和徒儿三拜

来源:落初 作者:零柒酒 分类:灵异 主角:俞璐绿尧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零柒酒原创的灵异小说《师傅在上,请和徒儿三拜》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俞璐绿尧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芊雪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成了祝司晨的徒弟。可她不想做他徒弟,她想做他妻子,但他是高岭之花温和又淡漠。她觉得做不了他妻子,做他徒弟整天跟在他身边也好。可两人竟阴差阳错的分离了千年。千年后再重逢,师傅对徒儿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以前他从不主动碰她,现在居然主动为她擦手。以前他都是唤她芊雪,现在居然温柔地喊她阿雪。以前他看她的眼神从来都是淡漠又疏离,现在居然深沉又炙热。以前他对她虽温和却也是师傅的姿态,现在居然像她的丈夫,各种宠溺她……“所以,师傅在上,请和徒儿三拜。”“不知阿雪所言三拜,是何意思?”“自然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男女主1V1.HE.身心双处温馨治愈悬疑灵异文,多轻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芊雪随他上了马车,从此以后就是她死缠烂打非要做人家徒弟了,那些日子太过心酸,不提也罢。

她说完后,抬眼悄悄看了眼认真听她说话的司晨,立马又正襟危坐,装作很乖乖的样子。司晨看到了她这个样子,也装作没看到,威严道:“虽说那独角兽有错,灵鸟有错,但根本还是在你。不过,既然你已道了歉,事情也过去这么久了,等解完毒,玄宁出来时师傅当着他的面惩罚你,这事儿就当过了,玄宁虽然脾气古怪暴躁,但为师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听到他说要惩罚自己忙道:“师傅!那件事后,我可是连续一年都到处找好多经书,悄悄地放到他的藏经阁……”话还未说完,两人就听到内室里传来绿尧的一声痛呼。

芊雪猛的起身来到内室门前,门紧闭着,根本进不去也看不到里面的事。她知道里面正在解毒,若贸然闯入,肯定不行,但绿尧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呼,急的她只得在门口团团转。林广在里面肯定急得要把心掏出来了!

司晨也跟着她来到了门口,看到她着急的样子,轻轻把手放在她的头顶,柔声说:“别着急,玄宁精通各种毒物蛊物,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她也知道不能急,可是绿尧在里面痛的样子,她连想都不敢想。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除了祝司晨就是绿尧,她不想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疼痛。

内室的痛呼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三个多时辰,芊雪在门外转了三个多时辰。林广抱着绿尧出来时,绿尧除了出了一身薄汗,一点儿刚解完魔蛊的感觉都没有。倒是林广,手臂额头灰色的衣衫上到处都是血迹,但已经被包扎过,看来两人都已经无碍了。

芊雪对绿尧嘘寒问暖许久,确认真的没事了,这才堪堪松了口气。刚把气松完,又一口气提了上来,玄宁从内室出来,冷冷看着她,好像要把她千刀万剐一样。打个寒颤,直接又躲到了司晨身后。

玄宁冷声道:“魔蛊解完了,没事的就赶紧走,现在到算旧账的时间了!”本来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玄宁隐世于此,不好大作章法,但现在又让他逮住了凶手,怒火再起,就没那么容易好解决了。

绿尧柔声的劝了几句,无用,林广用一种十分可怜的眼神看她一眼,抱着绿尧走了。

她认命似得,想从司晨身后站出来,司晨却挡住了她,疑惑看向他,听见他说:“玄宁兄,事情过去许久,她当时也道过谦了,还还了你好些经书。余下的过错,就让做师傅的来惩罚好了。”玄宁冷哼一声,不屑道:“她还的那些经书,有什么好稀罕的。我倒要听听,你想怎么惩罚她!”他可是清楚的很,司晨这几百年里每次来和他下棋,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徒弟,什么他丢了个好徒弟啦,什么他的好徒弟怎么还没找到了。下着下着棋,都能叫一声徒儿,当他心瞎啊!看不出来你有多在乎你这徒弟!?

司晨继续挡在她面前,沉声道:“同我比试一场。”芊雪一听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想拒绝却又觉得着实没脸拒绝。

玄宁却继续冷哼道:“比试?那还真是有趣,老衲观战,你别放水就好。”

芊雪心里直接抓狂,冷哼冷哼就知道冷哼,你是冷哼专业户!?

同师傅比试?他不放水的时候还不如直接打自己五十大板,放了水也不一定能打个平手。可是师傅那正直无私的样子,会放水?……绝对不会的啊!

一千多年前,她就知道了,同司晨比试,那就是往刀山上跳,没区别的。心里正哀嚎一片,玄宁却已经出了殿门,示意两个小和尚去找林广和绿尧一同观战了。

五人一起到了天宁寺的一处银杏树林,正值五月片片银杏叶绿的鲜嫩,微风吹过,叮叮当当的作响,甚是好听,可芊雪却没心情欣赏这个美景,幸好此处偏僻,没有什么人,看来玄宁也没再叫人来观战,这才微微叹了口气。

芊雪和司晨面对面站在树林里的一处空场地,她看着对面幻出阑珀剑,也双手幻出了她的紫藤花条,她觉得她还能再求求情,朗声道:“师傅!若因这比试徒儿受了重伤,那该怎么办?”

玄宁立刻在外围大声道:“无碍,无碍,老衲会给你医治的。”医治?医治你个大头鬼……芊雪远远瞪他一眼道:“我要我师傅回话!”

话刚落,司晨却提着剑飞身来到她身边,竟直接一剑刺了过来,她感到剑气,不再说什么,开始专心迎战。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阑珀剑把她幻出的紫藤花条,尽数斩下来时,她听到司晨低声道:“为师,不会再伤到你了。”

刚晃神一下,司晨又一剑划了过来,“看来,这一千年,师傅不在身边,你确实疏于练习了,为师不是说过,作战时绝不可以分神吗?!”芊雪立马改攻为守,听到这一句话,更加搞不明白他的意思了,却不再分心,专心迎着他的每个招式。

迎了几招,芊雪又微微庆幸起来,这些招数,都是他教给她的,当时她练的最多,练的最熟的招式。师傅这是在放水吧,肯定是在放水啦!心里雀跃一下,更加专心应对。

玄宁在外围看了几招,只见司晨出招也是狠历,但芊雪竟没伤着一丝一毫,并且招招都给破解了,他看的开始不淡定了。

那里两人斗的正欢,司晨依旧招招都是熟悉的样子,但她却开始应对不暇了。

司晨一个剑身微挑,芊雪甩着藤条却扑了个空,一个踉跄,已经站稳,他却拦腰抱住了她。不及细想,立马闪出他的怀抱,一藤条继续甩过去。

司晨调转剑锋,以剑柄相对,藤条刚好甩到他的剑柄上,打了结。芊雪一看,心下欢呼,手中用力,却拽不过他的剑来,欢呼还没结束。司晨微微一撤剑柄,伸手抓住藤条,闪身转了几圈,芊雪就被他用自己的藤条紧紧捆住了了。

怔愣着,脚下一个微晃,就要和地面来个最温暖的接触时,司晨伸手又将她拦腰抱住。温声道:“徒儿,你输了。”话语里竟听出了几分欣喜,芊雪回神,在他怀里扑打叫喊道:“师傅!你松开我!被捆着好难受,快松开我啦!”

比试结束,玄宁本来指望着芊雪会伤个挺惨,结果竟是毫发无损。但比试就是惩罚,比试结束,惩罚也就没了,他拄着僧棍愤愤道:“你,你,你们两个!司晨老弟……你是不是放水了!?”

司晨松开芊雪,把还在别扭郁闷的她护在身后,走到玄宁面前,微一欠身,道:“我放没放水,玄宁兄看的最为真切。我们还有事要办,再次多谢玄宁兄解蛊和宽宏大量,十月银杏树黄时,再来找玄宁兄下棋。现在我们就叨扰离去了。”

玄宁还是冷哼一声,拿僧棍狠狠打了地面一下,转身离去,边走边道:“以后你自己来,别带上你那徒弟就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