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说书艺人灵异史

更新时间:2020-09-15 06:06:44

说书艺人灵异史 连载中

说书艺人灵异史

来源:落初 作者:兼济天下 分类:灵异 主角:师傅雷鸣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兼济天下的原创小说《说书艺人灵异史》,主角师傅雷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以说书为生的师兄弟俩人,跟随师傅闯荡了大半个中国,最后,师弟岳匡正成为一位著名的说书艺人,师兄赵雷鸣成为著名说书艺人的同时,因为拥有多项技能而被称为大师级人物。前些年,因为心存顾虑,只能将他们遇到的灵异怪事闷在心里,担心被说成散播迷信,通过看电视、上网,才知晓,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终于鼔起勇气要说出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猴子一夜正常,起床后,却象是变了一个人,吵闹着去王村,师傅以为小孩子病好后,在撒娇,没有在意猴子的举动,墩子也许挨了家人的训斥,来到他们这里,没有了先前的那份快乐,傻傻地站在一边,用袖口不停地擦着鼻涕。猴子见到墩子后,要与墩子去王村,说再去看新娘,师傅见猴子有些反常,对匡正说,“到墩子他爷爷那儿去,给猴子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添了毛病!”他们暂且称墩子他爷爷为韩大师。

他们仨人到了韩大师家,说明来意,韩大师给猴子摸了脉,又看了猴子的脸色,对匡正说,“叫你师傅到村长家,我随后就到!”

匡正回去叫了师傅,一同赶往村长家,韩大师赶到后,对匡正、墩子说,到屋外去玩,大人有事要商量。三人围了一张小饭桌做下,韩大师很凝重地对着两位说:“猴子八成是被鬼附体了,我只能给人收收魂,象这种驱鬼降妖的事,我办不了,我的法术没有达到那种程度。”韩大师稍微侧了下身子,对着村长说:“哥,你还记的三十多年前那次闹鬼吗?我记的当时咱村刚娶了一位新人,夜里回家,走错了路,误闯入那所老宅,被那女鬼附体了,当时咱请的是百多里外县城北侧耿家庄的耿大仙人,是我与三弟赶了马车走了一天一夜才请来的。”

村长说:“我记的耿大仙当时说将鬼捉住带回去了,怎么这女鬼又回来了呢?”

村长招呼老伴沏了茶水,再准备早饭。

村长对着师傅说:“陈师傅,事到如今,也只有告诉你那所老宅的密秘,事情都过去多年了,原以为没事了,我也就没告诉你实情,第一,担心对你们说了后,会害怕,尤其你还带了两个孩子。不让村里的孩子说与猴子他弟兄俩,是我的主意,是我让墩子他爸挨家挨户嘱咐的,没想到,墩子这小家伙说漏了嘴,发生了上次猴子丢魂的事情。第二,安排你们住那所老宅,也是出于无耐,我们村小,每户人家的人口又多,房子小,实在是腾不出可住的房子。我们这地方,对鬼怪根本不在乎,离我们这有五百里路,就是那个专写鬼怪故事的蒲松龄的家乡,从小就听鬼怪故事,听的多了,也就不害怕了。其实,我不相信世间有鬼,如果真有鬼,我们也不怕,都是堂堂正正做人的百姓,你不招惹她,她能对你咋样?俗话说,不做愧心事,不怕鬼叫门!”

他们喝了水,稍微停顿了一下,村长接着说:“我与你说说那所老宅的事情,有些事情我也是听老人们说的,在五十多年前,在县城西边齐家村里,有哥俩,大哥叫齐云方,弟弟叫齐云园,哥俩在村里开了拳场,广招附近县乡的义士,成立了义和团,这些拳民以“保护中原、驱逐洋寇”、“戕官”、“均粮”为口号,与外国传教士、腐败的清王朝做英勇的斗争。思想比较激进的妇女成立的组织叫红灯照,她们的总部在临县浦家庄,为首的是村中赵姓两姐妹,姐姐叫赵晓鸽,妹妹叫赵晓鱼,红灯照与义和团经常并肩战斗,在长期的共同战斗中,齐姓兄弟与赵氏姐妹产生了感情,当时的鲁省巡抚袁世凯派后路左营管带率七千新建陆兵镇压义和团和红灯照,经过数次交锋,义和团损失惨重,为了保存实力,他们变卖家产,携众义士来到我们这里,我们村中长老佩服他们的义举,收留了他们,在村中建了这所宅院。”

村长喝了口水,接着说:“陈师傅,我们这地方,原为退海之地,人口稀少,离县城又远,当时清政府的势力鞭长莫及,他们在这里修整并发展了一部分人员。在一次战斗中,他们遭到重创,最后所剩人员廖廖无几。他们见无回天之力,便决定化整为零,分散隐蔽,以期东山再起,在临分手之前,感念他们的大师兄和大师姐为了众穷苦人的利益,落的倾家荡产,快三十的人还未完婚。他们选一吉日,有村中长老主持,为大师兄齐云方与大师姐赵晓鸽举行了婚礼。婚后,他们夫妇在这所宅院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并生下一个男孩,。大师兄齐云方在一次暗杀知县的行动中,由于官府收买的线人告密,不幸被捕,后被斩首示众。为了孩子的安全,他们将孩子转移到别的村庄。自从大师姐知道云方被斩后,痛不欲生,在这个宅院中郁郁寡欢,度过了两年的光景,因为忧伤过度,在这所宅院的西厢房,悬梁自尽,时年三十三岁。好一个刚烈的女子,最后却落的如此下场。村里人感念他们的义举与对感情的忠贞,这些年来,未动过这所宅院一砖一瓦,逢年过节,村中老人过来烧些纸钱。听老人说,在当初的几年,屈死的冤魂经常在深夜闹,村里人没有在意,在说,她只是在院里闹,又不出来祸害百姓,人们怀着一种敬仰的心情来对待她。上一次被女鬼附身,我们请来百里之外的耿大仙人,耿大仙人使了一些魔法,将女鬼魂魄连同尸骨带了回去。这宅院好多年没有闹鬼了。真纳闷,这鬼魂怎么又回来了呢?”

师傅接着说:“我从十几岁跟随师傅闯荡江湖,也就是猴子这个年龄。走过的地方很多,听到、见到的奇闻怪事也不少。以前,我与一位道士请教过关于防鬼消灾的法术,但不是很精通,第一天到那处宅院时,我就感觉整个院落阴森恐怖,好像有一双眼睛注视着我们仨的一举一动,每天晚上,我在两孩子的枕头底下放一张咒符,每天一更新,因为猴子这孩子身体太虚,阳气不足,加之受了惊吓,让女鬼钻了空子。俗话说的好,鬼怕恶人,以我看,鬼不但怕恶人,还怕身体强壮的人。”

村长对着韩大师说:“二弟,听韩师傅这么一说,猴子真的被鬼附体了,在我们附近村,没有能降妖捉魔的,你吃饭后,与墩子他爸,套上咱队上的马车,去耿家庄请耿大仙人。”

村长又对着师傅说:“陈师傅,今天晚上,你们仍去王家庄演出,让猴子与新娘照照面,听新娘那些姐姐”“妹妹”的疯话,我琢嚰新娘是不是也被鬼附体了?如果真是那样,明天耿大仙人一块把她的病治好,其不是两全齐美的好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