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十日怪谈

更新时间:2020-08-09 06:17:05

十日怪谈 连载中

十日怪谈

来源:落初 作者:千分之零点五 分类:灵异 主角:傅丁书权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十日怪谈》是千分之零点五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傅丁书权,书中主要讲述了:岁月不息,轮回不止,阴阳有序,妄断生死;魑魅魍魉,人心叵测,且说十日,怪谈之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湖.南,六月原本是个闷热的季节,即便是下了雨,走在路上也感觉是在汗蒸,但是山里就有些不一样了。

下过雨的山区,空气里都夹杂着泥土和草木的味道,喜欢这种味道的人往死里赞美山野,不喜欢的人也会恶心到呕吐。

“呕~”

“呕~”

“哎,慢点慢点,你这早上刚吃完的东西现在就出来了。”七濑奈美一边轻轻拍打着一个人的后背,一边伸手抽了一张丁书权递过来的纸巾。

“这什么鬼地方,真让人难受。”从七濑奈美手里接过纸巾,女人擦了擦嘴,然后猛地把纸巾揉成团,扔向田里。

“蔡姐,好些了吗。”杨清漪从酒店里出来,走过马路,来到了女人身边。

“还好。”女人转过身来,撩了撩头上茶色的波浪长发,再扶了扶暗红色镜框的眼镜。

这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怎么看都是一张美人脸,再加上左眼下方的一颗泪痣,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沉沦,名叫蔡雪芳。

“芳姐。”一个低沉的男声聪马路对面,酒店门口传来“我给你打包了一些东西,你要是等下饿了,可以吃吃。”

“好,你先拿着。”蔡雪芳整了整衣衫,迈开穿着一双黑色凉鞋的修长大腿,向着男人的方向走去“余晓川,他们早饭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就集合吧,我把活动的一些具体事项讲一下,这都八点半了,再磨蹭又要晚了。”

“余导怎么看都帅啊。”杨清漪来到了七濑奈美身边,用胳膊肘捅了捅她。

七濑奈美打量了一下马路对面的男人,说道:“是啊,是挺帅的,可惜我不喜欢这种类型。”

“哇,你连这种的都不喜欢?”杨清漪化身花痴小女孩,眼睛里都快成了心形“我打听到了,余导身高一七八,今年27岁,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毕业,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网络剧大导演,执导过《惊魂十二时》这样的作品。”

“清漪酱,你这眼里都快冒火星子了,去找他聊聊呗。”七濑奈美也用肩膀蹭了蹭杨清漪“保不准人家可就跟着蔡姐跑咯,蔡姐也是大美人啊,不比你逊色。

“还清漪酱呢,就你嘴贫。”杨清漪也迈开步子,看着余晓川和蔡雪芳朝着酒店走去,心里生气一股难受。

“他本来应该是我的……”

……

“好了,人都到齐了。”蔡雪芳带着一个平板电脑走进屋内,把门带上,数了数屋内的人。这是快捷酒店的一间标准间,房间布置和丁书权二人住的并无二致。

“现在是二零一八年六月六号早上八点四十分。”

“现在我来继续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次述灵活动的一些安排,上次见面会讲的一些东西现在有些补充或者增加。”

“啊,还有东西要讲?不就是把我们这帮子人扔到深山老林里讲讲故事吗。”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光头男人摸了摸自己锃亮的脑门。男人大致三十多岁,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脸,尤其是粗大的眉毛和铜铃一般的眼睛,让人看着心生惧意。

“罗可,我知道你话多,但是现在也请你安静点。”蔡雪芳看了一眼这个光头男人,一副并不想理他的样子。

“蔡女士,你讲你的,小罗也是心直口快,不打扰,不打扰。”站在罗可旁边的是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体型偏瘦,皮肤黝黑,看上去50出头,两鬓已经开始有了些白发。

“杨老师,你这也才刚刚认识罗可,怎么就开始替他说话了。”刘潮升坐在靠门口的床边,离蔡雪芳较近。

“老杨我教书二十来年,要是能早点碰到小罗这样的学生就好了。”五十出头的男人名叫杨育立,在一所高中教了20多年的历史课,平常喜欢一些野史怪谈,两日前见面会的时候遇到了无业游民罗可,两人便相见恨晚,聊得很开心,现在都一副忘年交的样子。

蔡雪芳抿了抿嘴,坐手叉腰,右手拿着平板垂在腿边,有些无奈道:“还有谁有什么意见吗,现在都说出来,我希望等会我讲的时候,大家都能认真听。”说罢,便瞟了罗可一眼,只见卢克站在角落里一个劲地摸自己的光头,好像是想靠这种方法抑制住自己的嘴。

蔡雪芳再一次扫过众人,靠门的床上坐着刘潮升、丁书权、张正宇三人,里面的床上则坐着杨清漪、柳伊依、七濑奈美三人,两张床尾,倚靠着电视机站着方七涂、傅声亮、金志高三人,房内墙角处则站着光头罗可和历史老师杨育立,二人跟前的两把椅子上分别坐着“守灵人”论坛版主王飞和网剧导演余晓川。

“先重新自我介绍一次,我叫蔡雪芳,是这次述灵活动的主要策划人,你们面前坐在椅子上的二位分别是论坛版主王飞和网络剧导演余晓川。”

“见面会跟你们说的此次活动是以各位的讲述为主,但是考虑到现在活动宣传力度足够,有很多人关注,我们设想把活动的过程拍摄成一部网剧,主演就是再坐的各位。”

蔡雪芳顿了顿,等待着众人的反应,但是与她预料不同的是,除了罗可依旧在摸着他的光头,其他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并不感到惊讶。

“我已经提前跟他们透露过了一些。”王飞缓缓开口“我知道蔡女士历来讲究效率,所以提前打了预防针。”

“这样也好。”蔡雪芳整了整思路“那么其中的细节我们还在商讨。现在把已经定下来的内容先告诉你们。”

“此次述灵活动原计划举办十天,每天由各位讲述一个故事,然后把你们的活动拍摄下来,组成一部网剧。”

“但是考虑到单单讲故事很有可能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到时候观众根本不爱看,所以我们必须要制造一些突发状况,但是大家别担心,我们这边剧本已经在写了,大致内容今晚就可以构思好,然后把剧本交给你们。”

“剧本?我们要照着你们的想法来演吗?”柳伊依有些难以接受,她来这里只不过是想交流交流一些灵异故事的写作心得,可不想高中还没念完就走上了演义道路。

“并不完全是这样。”蔡雪芳听出了柳伊依内心的焦虑之感“你们其中只有一部分人会拿到剧本,剧本也只是一小节提纲,我们要拍摄的还是大家的真实反映。”

“那,那这样岂不成了耍猴?这什么鬼活动,把我们骗过来,就干这个!”柳伊依气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两眼瞪的很大。

“蔡姐,你这也从没跟我说过啊,当初把我叫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杨清漪也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当初把她请来也没有说要拍网剧,只是跟她说人数不够,来充充数,要讲的故事都有人给她准备。

“我知道你们会有些不满。”蔡雪芳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所以说你们并不需要担心,不管你们来这里是出于何种目的,你们讲你们的故事,我们拍我们的网剧,大家两不耽误。”

“这话怎么说?”傅声亮思索了一阵开口了。

“你们不会再将是你们自己,我们会给你们一件袍子,足够遮住身体和脸,然后给你们一个编号。”蔡雪芳缓缓道“你们从此之后就只是一号、二号、三号……十号等等,没有人知道你们是谁,长什么样,我们拍摄也会注意不要拍到你们的脸。”

听到此言,众人都陷入了沉默,慢慢思考着这其中是不是有陷阱。

“那也就是说,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就是来讲故事的,站在你们的角度,你们拍你们的网剧。哪怕情节有些不如预期,你们也可以找人代替,反正我们都穿带编号的黑袍子。”丁书权率先打破了沉默。

“不愧是副版主,你说的很对,你们就是来讲故事的,只不过讲什么之前还是得和我们的文案通知一声,让他帮你们参考参考。”蔡雪芳把平板电脑放在靠门的床上,屏幕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方块字,像是一份策划案“另外,为了打消你们的疑虑,刚刚我所说的剧本,你们都有权拒绝演出。”

“蔡女士。”沉默寡言的摄影师方七涂提出了疑问“为什么突然要这么改?”

蔡雪芳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余晓川。

余晓川会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众人道:“这是因为述灵活动的宣传力度很大,受众比我们预先设想的还要广,再加上视频网站编辑跟我和王版主都联系了一下,才有了这个结果至于具体事项,说实话,还在考虑。”

“不过。”余晓川顿了顿“我个人认为,从你们的角度来看,这个东西本质并没有变,说是说要把你们的活动拍成网剧,其实我心里是没底的,只不过你们所说的一些故事,你们所做的一些事情可以给我一些参考。”

“事后,大家也可以拿到相应的报酬。不管你们现在有什么疑虑,不想出名也好,纯粹想来参加讲故事的活动也好,我们都认为这样更改是有利与各位的。”

“我们作为策划组、导演组、场务组、道具组等等,都可以给你们的讲述增添一些气氛。”

“同时,如蔡策划刚才所言,你们有些人手里可能会拿到剧本,但是对于不知情的人而言,突发状况应该更能够激发你们内心对于灵异故事的渴望”

“与其讲述,不如经历。你们说呢?”

一言已毕,余晓川再次坐了下去,拿起脚下的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丁书权环顾四周,见众人都在思索犹豫,不免对当红大导演的口才刮目相看,心道“不愧是大导演,明明一个毫无征兆的突发状况,也可以让他讲得那么理所当然。若真如他所言,这次活动于我们,于他们都是双赢。参加活动的人不管抱有什么目的,活动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不一样,他们可以毫不费劲的欣赏一出没有被完全操控的表演,这种半束缚式的形式与其说是网剧,我看倒不如像是综艺真人秀。他们到底能拿多少钱,还有,若真是这样,那拍摄方来的人也太少了,想省钱还是另有隐情,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丁书权也拧开矿泉水盖子,喝了一口,目光却转向了陷入沉思的刘潮升。

昨晚与七濑奈美的谈话让他耿耿于怀,今早旁敲侧击了一下刘潮升也没有结果,只得到原来的说辞——从七濑奈美古玩店老板那里听来的。

丁书权与七濑奈美夜谈过后也上网查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相关信息,若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口口相传,这种小道消息根本无从知晓。

再加上今日蔡雪芳突然宣布了活动的一些新计划,丁书权觉得其间肯定有些蹊跷,不仅整个活动漏洞百出,BUG满天,最重要的是版主根本没有跟他这个副版主商量过。

“我不想怀疑我认识的每一个人,但是你们的一些做法让我感到很为难,我必须弄清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

“我认识是刘潮升可是从来不抽烟的,也没戴过眼镜,希望是我多虑了,我可不想就这样怀疑上我的好朋友,然而昨天晚上那两个东西让我觉得我不该来这里。”

……

“死者两人,其一为男性,身高约一六八,身材壮硕,其二为男性,身高约一八五,手掌宽厚,生有厚厚的老茧。”古镇柯是县城警察局里的刑侦科科长,今早接到报案,省道S663李家坳村路段玉雨河岸上发现两具尸体,死者均为男性。

古镇柯又用左手拉了拉右手上白手的手套,朝赶来的法医道:“有发现什么异样吗?”

法医看了看古镇柯,道:“这不是很明显,他们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才能一副这样的表情。”

古镇柯叹了一口气“最不想审这样的案子了,阳间的法可管不到阴间。”

“古队长,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弄清事情的真相是我们的责任。”法医年纪不大,30不到,一副初出茅庐的样子。

古镇柯又看了看他,掏出一根烟点上,道:“你入职也快一年了,要不是现在人手不够,我也不会把你个见习的找来,可是啊,既然你选择了要来这边工作。”

“是人是鬼,你都得打交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