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错手招诡运

更新时间:2020-06-29 07:29:24

错手招诡运 已完结

错手招诡运

来源:落初 作者:橘籽 分类:灵异 主角:陆昔然唐之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橘籽原创的灵异小说《错手招诡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陆昔然唐之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半桶水通灵术传人陆昔然,因为一时冲动布了一个招魂阵,还一手滑招错了魂,招来了一个腹黑又毒舌的千年老鬼,这个老鬼简直就是她命中的克星,自从遇到这个老鬼以后,她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平静二字,各种怪异事件层出不穷,各路妖魔鬼怪排着队的来给她惊喜,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昔然转身往病房外走:“带我去出车祸的地方。”

唐之薇忙护着包包跟了出去:“去那做什么呀?”

“没听说过车祸死的人,魂魄会游荡在出事地点吗?别废话了,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呗,哪儿来的那么多问题?”陆昔然不耐烦的说:“反正我记得外婆的手册上大概是这么写的,可她那本手册记录的时候,还没汽车这东西,这个时代在进步,我们做这行的,也要与时俱进的改良方法嘛。”

“这方法是你自个儿瞎想的吧?”唐之薇用不太相信的目光看着陆昔然。

“你要是信不过我就另请高明吧。”陆昔然其实对自己做这件事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通灵术真要能唤醒植物人,那还要医院来做什么呀,要不是唐之薇刚才声泪俱下的耍赖不要她走,她还不想来趟这趟浑水呢。

唐之薇现在也是狗急跳墙了,她也知道招魂这种事挺玄乎的,可自己外婆做的有些事又挺神奇的,反正招不来也就那样了,好歹临死也扑腾一下啊。

“其实也许我们什么都不做,也许他明天自己就醒了呢。”陆昔然坐上车,将卫生纸一格一格的扯下来,然后折成一个个的纸元宝。

到了出事地点,陆昔然已经折了一堆元宝,她示意唐之薇将油灯给拿出来:“待会我该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呢,还是念九转归一魂归来兮?”

“我哪儿知道啊。”唐之薇用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陆昔然:“表姐,你能认真一点吗?”

“招魂我是没见过,可喊魂我是知道的。”陆昔然忙示意唐之薇别哭:“以前不是有个说法嘛,刚出生的孩子在一岁之前,那魂魄还是不稳当的,可以自己离体出去游玩,要是哪个孩子夜里一直哭,那就是他的魂在外面迷路了,就得手上拿着写了他生辰八字的红纸出去喊魂。”

她从唐之薇手里拿过油灯:“待会我做法完了以后,你可要一直喊啊,喊他的名字,喊他回家,从这儿一直喊到医院,不能停的哦。”

“行。”唐之薇接过卫生纸,打开矿泉水狠灌了几口。

陆昔然蹲在地上,点燃了写着井序生辰八字的纸,看着青烟袅袅的,她用这张纸绕着油灯绕了一圈才松开手:“魂有魂路,鬼有鬼道,时辰已到,井序,你该回去了。”

说完她示意唐之薇可以开始喊魂了。

唐之薇忙大声喊:“井序,回家吧,井序啊,回家吧。”

陆昔然往地上放了两个元宝,算是买路钱了:“按规矩得用金纸折的元宝,这卫生纸的也太寒酸了一点。”

她看唐之薇瞪着自己,忙干笑两声:“这些都是形式而已,佛祖早就说过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凡事讲究的是心诚则灵,你别光喊,你得打心底里希望他回来,别停啊,喊着走。”

唐之薇接过陆昔然递过来的油灯,喊着跟上了车。

陆昔然坐上驾驶座开车,时不时抓两个元宝丢到车外去,唐之薇气得直瞪她,可嘴上在喊魂又不敢停。

陆昔然说:“按规矩是要一路丢着纸钱走,这叫买路,放心吧,我已经尽量避开摄像头了。”

到了医院,两个人将油灯藏在唐之薇的包包里,想着电梯能隔手机信号,搞不好也能隔魂魄,两个人用腿爬上了五楼,唐之薇一路小声的喊着井序的名字到了病房。

陆昔然将油灯放到井序的脚正对的地方,看周围点着的十二只白蜡烛还燃着,她松了一口气:“这是算是成了一半了。”

她对着东方跪下:“这个时候该摇个金铃的。”

唐之薇毫不犹豫的把钻石耳环给取下来:“钻石比金贵吧。”

“也不知道神仙识不识货啊。”陆昔然想了想,取下脖子上挂着的两个五铢钱,汉五铢在历史上使用了七百多年,使用时间最长,经的人手多沾的人气多,也就是通灵术上认定的长寿钱:“你继续叫魂啊,别停。”

“哦。”唐之薇清了清喉咙:“井序啊,你快回来吧,我们可想你了,井序啊,你别想不开啊,校花她不喜欢你,也许班花在暗恋你呢,咱们不能为了一朵花放弃整片花海啊。”

陆昔然瞪了她一眼,将手里的汉五铢撞了一下,然后对着东边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

一般人都以为管生死的是阎罗王,有句俗话是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

其实阎罗王还有个顶头上司,司幽冥律,管天下生灵万物的生死覆灭的东岳泰山府君。

所以陆昔然向着东边跪下祝祷。

关于招魂这件事,外婆的手册上写的很模糊,比如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来打动泰山府君,就没写清楚。

陆昔然觉得既然如此,那就不如胡诌好了:“泰山府君在上,白云县牛角村通灵术传人陆昔然诚心祝祷,信男井序无辜枉死实乃命数未尽,望天道垂仁还他生魂!”

说完她拿起井序胸口写了生辰八字的卫生纸,在油灯周围绕了一圈,然后贴在了井序的额头上。

唐之薇买的是那种布质抑菌纸,这纸本身就是土黄色的,衬着鲜血写成的八字,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意思是有那么个意思,可井序却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看吧,没用的,你认命吧。”陆昔然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姐会去探你监的,你安心进去吧,舒盼我也会赶紧给他介绍一姑娘,绝不让他有空窗期。”

“你还是我亲表姐嘛~~”唐之薇一听,跺跺脚嘴一扁,看起来像是立刻就要哭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井序脚下放着的油灯变成了火苗闪了一下,在那一瞬间火苗的颜色似乎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绿色,可不等陆昔然看清楚,油灯和井序身边摆放的一圈蜡烛同时熄灭了。

屋里的电灯也跟着闪了一下。

陆昔然和唐之薇都被吓了一跳,两个人对视一眼,动作整齐的握着手退到了墙边。

陆昔然叹了口唾沫:“刚才是……起风了?”

唐之薇看了一眼关的严严实实的窗户,睁着眼说瞎话:“嗯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