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神差大人

更新时间:2020-05-24 01:14:43

我的神差大人 连载中

我的神差大人

来源:落初 作者:叶子娇 分类:灵异 主角:姜逸阿姨 人气:

《我的神差大人》为叶子娇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逗比女记者遇见一个帅气迷人的神秘男子,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闹市地下挖出的奇怪棺材,它又隐藏了怎样惊悚孩人的秘密?  不停出现的神秘符号好像在一直指引着他们去探索那些诡异恐怖的建筑。  探险路上遇见的各式各样的人,他们是无意之间碰巧加入?还是心怀鬼胎?而探寻到的答案真的是真相吗?还是那只是下一个“巧合”的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姐笑了笑继续说道:“但是,奇怪的是他自首的说辞和警方的调查结果完全不同,所有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果。”

“什么意思。”

“你不是也去了现场吗?那你应该知道死者是死在发现尸体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15号之前的几天,而且是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才会被江水冲到这个地方来,但是那个老头却说他是在15号晚上,因为贪念而杀害了死者,拿走了死者身上的钱,还把尸体丢入长江,第二天早上他再去昨天晚上抛尸的地方,检查看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结果就看见尸体又躺着岸边,做贼心虚一下就给吓晕了。但是,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除非死者有个双胞胎兄弟,而且恰好在之前也被人杀害了,抛尸到长江里,然后老头再在几天后杀死了双胞胎弟弟抛入长江,结果哥哥的尸体被冲到弟弟被杀害的案发现场。”

听到这里我一方面感到毛骨悚然,另一方面感到命运的强大,如果这是真的发生了,那不是深刻的印证了”出来混,始终是要还的“这句话。

我马上说道:“说不定,死者真有个双胞胎哥哥呢?”

学姐笑着摇摇头说道:“不会的,警察已经查出,死者的身份,他没有双胞胎兄弟。”

因为死者身上有古棺的文字,所以我很好奇死者的身份,所以急忙问道:“死者是什么人啊?”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什么啊?你快说啊?”

“知道警方是怎么查出身份的吗?”

我摇摇头,心里已经着急死了。

“死者叫张森,之前在北部新区盗窃正在被通缉,警方在网上看见照片,虽然尸体的脸部很难辨认,但是警方还是发现死者和嫌疑人很像,于是找到张森的家属,做了DNA鉴定,现在确定是张森无疑了。你说这是不是还回去呢?”

但是我只关心文字的问题。“他偷了什么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好像是偷了一户有钱人家,而且偷盗了不少钱财呢!”

那块布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要带一块破布在身上呢?我正在思考这些问题。学姐打断我,说道:“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感觉信息量还蛮大的。那张森就是偷了钱吗?”

学姐依旧笑着,“是啊,不然还能偷什么?继续说那个老头吧,一开始,警察觉得他应该是被吓昏了头,所以胡说八道,所以马上找到医生检查,原来他真的给吓出毛病了,现在精神有些问题。”

“什么?真的给吓出精神病了?”

“但是也不排除他之前就有精神病,杀了人,但是发病了给记混了,所以才说自己是15号杀人的。又或许,他就是精神病,胡乱说的,自己根本就没有杀人,凶手另有他人。”

“这个案子好难办啊!”

“是啊,现在那个老头虽然在警局,但是只能说搅混了湖水啊。”

这个时候,刘姐的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刘姐虽然和我说了大概,但是这个新闻也不是她在负责,具体细节她也不会很清楚。我想了想还是自己去警局了解情况吧,于是我小声对刘姐说:“那我先回去了。”她点头后我就回了办公室。

我回到办公室先把照片发到林子皓的邮箱,然后轻装出发。到了警局,我向一个警察表示来意,他看来我一眼小声的说了一句:”差别怎么这么大呢?“虽然很小声,但我的听力很好,所以还是听见了,正想问他是什么差别,他又开口说道:“怎么这个事情这么火呢?这么多记者来,你得等一下,现在里面正有一位记者呢。”

是谁呢?又来和我抢?虽然我只是来单纯满足自己好奇心的,但是只要不是我们报社的人,都是敌人。

我小心翼翼的问到:“帅哥,里面是哪家媒体在采访啊?”他想了想说道:“好像是什么未解之谜?什么的,反正我没看过。”

未解之谜?我突然想到一个词,难道是《未知》杂志。“是《未知》吗?”

“对,就是这个!”

他们居然也来这里采访,不知道是单独采访这起离奇的杀人案件,还是也和我一样知道这件事和古棺有联系,所以才来打探的。

我跟警察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后,就坐在一边等候。那个老头叫孙明康,今年62岁,妻子很多年前就过世了,也没有孩子,也没什么亲戚,一直都是一个人。

我等了大概10分钟,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高挑的女人,她留着齐肩的短发,一条紧身连衣裙,显得既干练又有一丝Xing感,小小的瓜子脸上一双凤眼,眼波流转,连我是个女人都觉得实在是太迷人了。

她走出来和对着那个警察说道:“谢谢你了,我想了解的事情都清楚了。”原来她就是那个在里面的记者?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警察说的差别,我低头看看自己的短袖T恤和宽松的牛仔裤,的确差别大。

看她转身准备离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脑子一热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站到她面前,我才有些心虚,因为她几乎比我高了半个头。

虽然我的气势已经弱了,但我还是故作镇定的抬头问到:“你是《未知》杂志的记者?”

她微笑的点点说到:“是。”

不得不说,我再一次被她的微笑迷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本来我就是一时冲动才上来挡住她的去路。

看我不说话,她开口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突然想到了古棺的事,他们不是要继续调查吗?不知道调查得怎么样了。“我看见你们官博,你们是不是在调查石桥铺挖出的古棺吗?现在都查出了些什么啊?”

她依然是面带微笑,“您自己不是也在调查吗?怎么还来问我呢?”说完她就绕过我走了。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愣在那里,没有道理啊,之前我们都没有见过面,要不是她和警察说话,我都不知道她是谁。她怎么知道我也是个记者呢,而且也在调查这个事情呢?报纸上又没有刊登我的照片。等我反应过来想问她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她却早已离开了。

那个警察只是坐在一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尴尬,于是问道:“我可以进去了吗?”

“恩,还在里面等着呢。”

我来到探视室,那个老头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子的对面。我坐下来,发现他和我想象的样子很不一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像62岁的老人。原本觉得他精神有问题,应该是疯疯癫癫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反而很淡定,阴沉的脸上,透着杀气的眼睛,难以想象昨天晚上他还是个精神病在胡言乱语。

没想到他竟然先开口了:“我是不会和你说什么的,你走吧。”

这就是差别待遇吗?为什么前一个记者就问了这么久,就是因为长得比我好看吗?哼,也就身材比我好一点,今天打扮得比我好看一点而已。

我不死心,不理会他的话,直接问道:“你知道那块布上面写的什么吗?”如果他真的杀了人,还拿走了死者身上的值钱的东西,肯定见过那块布。

他的表情微微变化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说道:“我说了我不会和你说任何事情的。”

“为什么?是不是刚才那个女的和你说了什么?”

他看向窗外,“你要怎么想,随便你。”

这句话几乎撕碎了我最后的耐心,我还是强压着愤怒“我就想知道一个答案,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他依旧看着窗外,也不回答我。

我干脆起身走到窗边,挡住他的视线,“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就是要为难我呢?刚才你和她都说了那么久,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聊一聊呢?”

他看着我说道:“你说得对,既然我们毫无瓜葛,我为什么要和你聊呢?”

“可是.....”等一下,这么说,他和刚才那个女记者难道有瓜葛?“你们认识?你和刚才那个女记者你们认识吗?”

他转过头去不说话,我来到他面前,“你的精神病也是装的吧?你根本就没有杀人,为什么要骗人呢?这样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啊?”

“我就是杀了他,第一次是我杀了他,第二次也是我!”说到这里,他有些激动,然后就开始反复对我说道:“是我杀了他,我杀了人了!其实我也不想的,可是已经发生了...我已经杀了他了,只能这样了。”

他越说越快,突然站起来,拉着我继续重复那些话,还一边苦笑。我吓得大叫了一声,想甩开他的手,确挣脱不了,他瞪大眼睛对我说道:“啊!他又来找我了!怎么办,为什么这么都杀不死他?为什么?”

警察听见我的呼救声,冲了进来,把他拉走了,我握着被老头抓红的手腕,脑子里一直围绕他的话。直到警察把递给我一杯水,我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难道孙显真的疯了吗?虽然我不知道他刚才是不是装得,但是已经把我吓到了。

“你刚才也质疑他是否杀人了吧?”那个警察说到。“只有我们一问到这个问题,他就会马上发病,一直说自己杀人了。他很在意这个事情。”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这样我也不会踩到地雷了。”

那个警察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我忘记了,刚才你也进去得急啊。”

看他这个样子,我突然想到了姜逸,过去这么久了,这家伙一个消息都没有给我,肯定早把我名片给扔了。这些警察都是一个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见过这么事情的我竟然还对他心存侥幸。

我刚准备离开警局回报社,门外突然冲进来两个人,看着这么着急,不知道怎么了,我决定先留下了听听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