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界之鬼途

更新时间:2020-05-20 23:18:24

阴阳界之鬼途 连载中

阴阳界之鬼途

来源:掌中云 作者:水果沙拉 分类:灵异 主角:姜云峰雨佳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水果沙拉的原创小说《阴阳界之鬼途》,主角姜云峰雨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天下间有没有鬼魂的存在,这个问题还真就不好回答,有的人会说有,有的人还说没有,可是又没有什么人可以拿出来直接的证据,说她或者是他见过真正的鬼魂,毕竟鬼魂只是一个很飘渺很虚幻的东西,它没有实体,最多也只能以口述的形式代代相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害怕又好奇问道;“老人家他们练的那个剑,到底是什么剑?” “那个剑又到那里去了?” “这件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难不成我是周俞转世?”姜云峰有点二百五的问道。 “噗”老头哈哈大笑起来言道;“你小子别那么高看你好不,周俞可是天狼星转世,就你,你什么星也不是,还转世呢,你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凡人?” “ 哈哈哈哈 :” 老头子笑的姜云峰啊,也是满脸的黑线挂脸。 “不过你小子你问的话儿,也正是我要说的话?” 老头转过身子,在我看来和没转过来差不多儿、老头一扶大袖子坐到了石椅子上轻道;“你可知到那个时期有四大神兵吗?” “比如干将,莫邪!等等的历史传奇?” 姜云峰忙接话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看过古书,也听过一些关于那方面的事儿?” “恩” 老头点头道;“你知道的那只是四大神兵?” “但你却不知道还有背地里的还有那四大邪剑吧?” 姜云峰心叹 “别说是四大神兵、就是那四大美女、他也叫不齐啊!” 就这些东西和人,姜云峰他也只是听说,他也没见过,说句不好听的,他小学还没毕业呢。他怎么会知道还会有四大邪剑一说。 姜云峰心还言,“你老头你不会在考我历史吧,我根本就不懂!” 姜云峰此时的他就旧还是满脸的黑线看老头。 老头悠然还很自得言;“我就是那把排行四大邪剑之首的噬魂剑?当之属老夫也。” 那老头还言:“宝剑的基身是用天山的至寒至阴的玄铁和一些不知名的矿石合练而成、可东西好找死灵难寻啊。” “练剑的第一步、就是到全国的战场上去收集那些战死沙场千千万万个死人的阴气,怒气、怨气、血债未尝、不甘去死、心愿为了、脾气爆燥、好斗心胜的阴魂收集起来,合练成阴灵气然后在注入剑中为剑魂,二合一在加以时日溶合剑就成了。” 老头刚才还很兴奋呢,可转话头儿有轻叹上了;“这世上的事那有那么多的称心如意,剑才练了一半周喻就死了。” 常言道;“树倒胡孙散吗?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可是噬魂剑又少了强大的物力和财力支持、自当练不下去了,而且这把剑又是个很邪性的东西。” “那两个趋于付势的东人、把剑一仍又去拍别人的马屁去了。” “我这个半成品的剑,跟本就没有成形儿、而且又给仍进了深山大沟里。” “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被那些所为的江湖人士,认为是宝物,疯狂强夺,掀起一股又一股的血雨腥风,也是因一次的修真界的高手对决中、我的宿主战死,我也成了断剑,废铁。” “在日后的我又回到了深山风吹日晒、历尽岁月的消磨、仅剩的那一点玄铁也腐蚀烂光了。” “但我的阴灵气还在、失去了本体的束缚,我竟可以四处游荡了、在中国的近几百年的大小战征、和一些大小势力的权争,我也吸了不少的阴魂练化后,我才面免强生存下来。” “还在六十多年前的中日大战爆发时也是我最虚弱的时侯?“唉”老头叹了一口气。 姜云峰轻问道;“老人家,您和我说了这么多,这些都和我有关系吗?” 老头气沉道;“和你没关系我找你干什么,我吃饱了撑的啊,那我抓你来这里难不成我就是为了玩儿,为了戏耍你么?” 此时的姜云峰才意识到,他问的问题有多么的弱智、和他没关系他找我干嘛。 姜云峰吐了一下舌头示意不好意思了,他低下了头。 老头哈哈大笑道;“小子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想多了?也许就是我刚才的心情吧,我待一会就好了?” “你知道吗?你应该为今天的事而感到荣幸?” 姜云峰听言后又抬起头儿看老头—— 老头接道;“因为我选择了你?“ “我在几百年前我就开始着手寻找我的新宿主了,也是阴差阳错的就失去了不少的机会。” “我今天选择了你也是无耐之举,老头子在说、我心里“嘀咕”着!“我弄了半天还是个最差的、那不如把我送回去好了。” 在我的耳边还陆续传来老头的感慨:“我们不死不灭、天堂上不去、地府也不敢收,我是纯阴灵、有别于其他的孤魂野鬼?” “我们比他们高级很多、我们需要修练千年才可以成形。” “你的资质低、谁不想收个好徒弟你呀,可是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能让我满意的宿主。” “我就凑合着用你啦、我听老头的话“哎呀 我的妈呀”我心里这个愉闷纳,也别提多难受拉。” 人都是有脸的,我还是个将就货,就算是的话也别说在面儿上啊,你让我老脸往那儿搁呢。 我心里还“哼言!“我特么的,我还是个将就货,你到是还用我干啥?” 我脸色不太好了心“切” 我还腹诽他了,我也不怕他知道我在说他什么我问道;“你要我干什么?” 老头的口语中带有丝丝的不耐烦的严厉;“你难到不懂吗?” 姜云峰没有正面的回答他,他却轻言道;“我可不可以不学?” “哼” 小子你觉得你还有得选吗?”老头的语气中我听出来了,虽是在渐渐变的冰冷,可也还是很强硬的,却没有一点点骇人的杀气。 “哈哈哈 你可以不学、可是你还想回去吗?” “哈哈哈”老头大笑开口,那感觉很是自得,也很是狂妄,我在他眼里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学也的学,不学也得学,就这么啥也不学,想回去没门儿。起码我是这么感觉的。 老头随后还沉言道;“你把把眼睛闭上,心无杂念,更不许乱动?” 姜云峰心里暗气,还心气老家伙你这不是在强买强卖么。 此时的老头不理姜云峰了,可是姜云峰还要回家呢,明天我还要干活赚钱娶老破呢,我落到人家手里不听人家喝呼着,能行么。 一但。咳咳那后过不堪设想,他就是不喜欢也不愿意,可他还是得去照着做,为的就是能更快的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才是他的万全之策。 可就在姜云峰一闭眼时,心情儿和心气儿还没调整好呢。无头老头一闪就没了,那空间大变、小房没了漫散开的黑气全面儿大涨,还以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大旋涡,越转越快,不好了,那黑气直往我的身子里钻,他还有点像是吸烟机,那速度还是很快的,感觉他就象气球一样迅速被充大、还在大、还在大。 “哎呀?”姜云峰心道:“我草!”我的这个疼啊,撕心列肺、扯筋散骨。 姜云峰此时的心害怕极了,他怕死,他也知道他不能死,起码现在他还是个没开花的花骨朵呢—— 姜云峰在极力抗争、此时的他如果我是女孩子非的让这不人道的痛苦给折磨哭不可、可他是男人,男人就是不可以哭的,宁可流血也不流泪。 就这样儿 他的意识慢慢不清了,他又“轰的一下,他感觉我的脑袋和身子炸了,他死了。 他心里暗骂着,看来我就是听话也难逃一死吗!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感觉他的头“轰!”的一下,感觉就像是被撑炸了。就是在这残存一念中,他还想过他会不会和老头一样儿又是一个无头鬼了,难到这就是现实么。他不甘心,可他也无力去改变这一切。 他也不知到过了多久,他又醒了过来,他还是刚才的那个地方儿,半身坐半身躺的靠在强角里。 此时的姜云峰也在用心看他的身子还扶了扶他的头,心中大骇,这是怎么了,我刚才那是怎么了,我是在做梦么,我什么还都有啊,一点也不少,该不会我现在是死了吧,可我掐掐我自己,我何时有疼痛感的,这也就说明了我还没死,我还是活的。 姜云峰爬了起来看着空旷又不清的世界也不是很确定的喃道;“我。我这是死了吗?” “你没有死?” “啊” 我一回头儿寻找声音的来源四下依然空旷没有半个人影儿,但我知道说话的人就是老家伙。 我还听见他在笑“哈哈哈哈” 轻言:“你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点,你早醒了十分钟哦?” 老头没等回话又言道:“在你的面前有我千年总结的一本小册子是修练、和最基本的调息心法儿?” “我还有一些小东西,就在个小空间里,我留这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吧,也算是我给你的一点见面礼。” “还有那本小册子,你也要多看看,多学学对你有好处?” “小子记住我这句话;“魔由心生 善本无边” 你得到了我的真传、和以后的发展,是福是祸就看你自己了?” “还有你现在是个阴阳人看着书好好练,先把另一你和现在的你给溶合掉?” “不然日子久了会被反噬的,到那时你就会变成一个地道的杀人魔鬼?” “你会行不所控,会引来众神将你杀之,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弄不好我也跟你吃瓜烙儿。” “这个你要切记?” “册子的第一页是入门心法,你默念口决先给你自己制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储物空间?” “虽然你的法力也十分有限,最多也只能弄个十几米的空间?” “如果以后你如能走上正道、你的法力会和你的空间成正比。” “好了” 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这个空间是我在历朝历代收集的宝物和一些法器、就算是我门师徒一回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你一切好自为知吧?” “我走了?哎。哎师傅?” 我有些结巴的口气急言道;“你。您、您这是要到那里去啊?” “哈哈哈哈 一声儿大笑传来,小子你叫我师傅了” “好。好啊?” “我也算我没有白忙伙一场,“也好,我告诉你吧? “我要走,不是去游玩儿,而是去别的地方,是另一个世界不再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