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进化之永生计划

更新时间:2022-11-23 04:48:15

进化之永生计划 连载中

进化之永生计划

来源:黑岩 作者:默墨子在心 分类:科幻 主角:李焱静谧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默墨子在心的原创小说《进化之永生计划》,主角李焱静谧,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个时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和谐、幸福的时代,自从公元2220年第四次世界大战引发了世纪大爆炸后,世界人口总数便从120亿削减至48亿人,将近60%的人口都在那场灾难中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数以万计的动植物以及自然资源。自此以后,人类便认识到了反物质武器的可怕性以及世界战争所需付出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头湿汗,急促地喘着粗气,努力消化着这本该习以为常的梦魇。现在是几点?又是那该死的四点四十?朦胧不清的灰蓝色透过厚重的窗帘缝,似乎在肯定我心中的猜想。我面容上惊惧还未消退,缓慢地轻声问道:“Apollo,几点了?”我听到我的声音略带沙哑,透漏着疲惫。

“现在是凌晨四点四十,需要我为您倒杯水吗?”一个带有磁性的男性嗓音从床头柜上嵌入的光点处传出,机械却柔和。

“不必了。”我听到AI的回答后,恢复了平静,似乎能从这梦魇后的简单问答中获得一种安慰,一种回到现实中的安慰。

“又做梦了?”一只温热的手轻触上我的脸颊,带着我熟悉的温存感,李焱北,我的丈夫似乎被我刚刚的问答吵醒,正柔和地注视着我。

我转了个身,面向丈夫,依着凌晨模糊的光,用视线描摹着李焱北俊朗的面部轮廓,随后并没有回答他关心的话语,径直轻靠入丈夫的怀中,打算继续入眠。

李焱北见我不答,便也不再多问,轻搂着我,沉入静谧。

我听着他平静深长的呼吸,知道他已经深睡。

刚刚,在梦境里,我又再次站在那个高高的建筑上,俯瞰脚下。海水,到处都是蓝色的汪洋,看不到城市的模样,只有建筑群落的屋顶,隐隐绰绰地藏匿在这些蔚蓝色下。远处,黑沉沉的天空与脚下的蓝色组成了一种另类的美,恐惧的美,令人窒息的美。突然,脚下的海水翻涌,形成了三个巨大的海水漩涡,将我脚下唯一的支撑也吞没,我无助地绝望地被卷入水中,无尽的蓝色将我包裹,我就这样下沉着下沉着,周围也从浅蓝色变成淡蓝色再到深蓝色,就当我以为会被脚下的黑色界限吞没时,我适时地仰头望去,却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人们被包裹在一个个透明的胶囊型玻璃器皿中,错落地悬停在深浅不一的蓝色中。那些器皿中的人们姿态不一,穿着各异,但却有一点相同,那就是静默。如同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尸体标本,每个人就这样被定格在一个时间点直至永恒。

第一次做这个梦时,我是惊异的,因为这个文明时代的人们是不会做梦的。“梦”这个词是存在于古籍中,被现代人认为是进化过程中鸡肋的部分,因为大脑皮层无意义的活跃既无法让大脑在睡眠状态下好好休整,又耗费时间精力使人徒增欲望烦恼,所以早在两个世纪之前,最后一批会做梦的“原始人类”就已经灭绝了。就像曾经的阑尾和尾骨,都会在进化的时间轴中不可逆地退化消灭。所以,当我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频繁地做这个梦时,我不得不去审视这个问题。这是个无神论的时代,一切都是代码组成的信息世界,那么这个反复出现的梦究竟意味着什么,在指引或者又要告诉我什么呢。就这个疑惑,我在闲聊时向我的丈夫和闺蜜们提及,甚至咨询了心理医疗师,他们也都迷惑不解,因为如果不是我让AI为我检索了相关的资料,甚至连我都无法将看到的这些内容概括成“梦”。没人帮的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为我解答。

但,或许这个梦本身可以回答。就像刚才,我在海中一如既往地抬头望去,这次,我不再像往常一样停留在自己的胶囊中观望,而是开始试图找寻什么脱离这个胶囊的机窍。我身着一身丝质的开衩黑色长裙,没有鞋子,也没有佩戴饰物,原本应绾在头顶的长发,此时也因水中的浮力微拢在身后。我似乎置身在某种透明的有机液体中,在这个液体中我可以呼吸,却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用肺“呼吸”。我的肚脐被一根乳白色的管子连接,就像胎儿连接着母体,而另一头则松散地穿出胶囊引向藏匿在靛蓝中的黑暗巨影。我伸出手,抚摸胶囊壁,没有想象中的坚硬,触手却是冰凉、光滑和柔软的,我迷惑地凑近细看胶囊壁,发现这个胶囊壁并不是我常见认知上的硬壳,而是一种轻薄的类似塑料的材质,会随着水流轻微地波动,但比塑料更为坚韧。胶囊整体除了连接通往远处的管子处有一个圆形接缝外,没有其他缝隙,整个胶囊内除了我肚脐处乳白色管子亮着绿色的指示灯外,也再无其他特殊。我只得环顾四周,试图找出其他的线索。

胶囊外是一大片干净空旷的神秘深海,在我所处的这个深度,可以依靠海面投射下的微光辨别周围的环境,能见度也较好大约有6-7米,我仰头看向右上方离我最近的一个胶囊,胶囊里的人背对着我,看不到面容,但从它身着的一条金色亮片晚礼服和一头卷曲的红褐色长发判断,应该是一个女人,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那个女人一动不动,双臂微张在身体两侧,其中一只手肘90度地弯曲在那,那只手似乎原本应该握着什么,她就以这样的姿态僵直地漂浮在胶囊里,似乎并不像我一样具有意识。我虽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姿态有些诡异,但是还是逼迫自己试着靠近她。我将双手贴在胶囊壁上,上身也尽力贴近,腹部收紧,双腿上下踢动,让自己缓缓地游向那个女人。

好在离得并不远,我没过多久就已经接近了那个胶囊,那个女人的侧脸也渐渐清晰。这是一个五官俏丽的美人,皮肤是西方人标准的白色,与发色相同的双眉轻挑,高挺的鼻梁下是略厚的双唇,右唇上还有一颗美人痣,散发着性感,正如我的初步判断一样,这个女人并没有意识,但是她因笑容而微弯的美眸和微张的红唇,却透露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就像一个正在参加酒会的美人,谈笑风生间就被定格在了这个胶囊中。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毫无生气,却有一种朦胧的迷离感,她的肚子中间也连接着一根与我一样的乳白色管子,松散蜿蜒地连接向远处。那根管子在靠近肚脐处也亮着绿灯,但是与我不同的是,它偶尔闪烁,每次闪烁完,绿灯就亮的更微弱一些。

正当我专注地观察这个美人时,整个海域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水中顿时鼓动出无数气泡,紧接着,原本蛰伏在靛蓝深处的黑暗巨影陡然发出了亮光,刺的我睁不开双眼,但那强光也仅是一瞬,恢复黑暗后,那个黑影就开始依次有节奏地从上到下围绕其圆柱体的轮廓闪烁方形的光斑。还来不及我细想,那个光斑又无规律的快速闪烁几下后,最后停在了我现在所在处——卷发美人处。

“啪”的一声,光斑关闭,黑暗和静谧回归,让刚刚的一切都像一场梦。

突然,就在我还望向远方原本光斑亮起处时,那个女人竟然动了起来,不同于刚刚我死尸般的静谧,她现在却在剧烈痛苦的挣扎。不知何时,她已经苏醒过来,但是惊恐睁大的双眼告诉我,她的苏醒并不与我现在的状态相同,但奇怪的是,她原本僵直的身体并没有因她的苏醒而恢复灵活,这个女人正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奋力扭曲着腰肢和躯干,似乎是想甩脱肚子上的乳白色管子。我注意到她肚脐处的指示灯此时变成了红色,从连接处正渗透出一种黄褐色的液体,随着女人剧烈的挣扎,这个液体正在慢慢晕染扩散至整个胶囊。我试图通过击打自己的胶囊引起这个女人的注意,但是或许是太过痛苦,这个女人只能无助地与我对视着,眼神中透漏着绝望和恐惧。很快,就当黄褐色液体充斥整个胶囊后,挣扎声也渐渐消失,甚至这个女人的轮廓也慢慢消散在了黄褐色中,无法分辨。

正当我惊恐无助地看着眼前的变故发楞时,我发现,那个女人的胶囊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收缩,我原以为很快会看到那个女人身形的轮廓,但是我错了。胶囊毫无阻碍地变小,而里面的液体正通过原本安插在女人身躯上的乳白色管子通向远处的巨大黑影,原本在其中的女人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销声匿迹,没有踪迹可循。等到整个胶囊都收缩进乳白色管子口时,指示灯变为了黄色,猛的开始向黑影抽回,而恰在此时,我感觉被一种力量猛地拉动,使我突地撞在胶囊壁上,肚脐处也感到了一阵撕裂的刺痛。原来,是我靠近女人胶囊时,使自己的管子与对方的管子缠绕在了一起,刚刚的管子被抽回时速度极快,好在两根管子纠缠地不多,否则此时我说不定也凶多吉少。

我忍着痛,低头看向肚脐处,拨开衣料,发现伤的并不深,只是方才强烈的拉动让管子和皮肤的接口处撕扯出了一个环形的破皮小伤。我望向那个巨大黑影,为刚才的那一幕,心中涌上了一阵恐惧和不安……

“现在是上午七点三十分,今天瑞士有小雨,16度到20度,体感舒适,西风三级,空气质量优,昨天定制的早餐,已准备就绪,请问是要现在起床用餐吗?”一个磁性的男性嗓音响起,我睁开眼睛就看到李焱北微敞的深蓝色睡衣领口处,我送给他的定情链子正躺在他精致的锁骨上。

“现在就起吧,Apollo早餐可以做了。”丈夫慵懒的声音回答道。

“好的,先生,我已为你们定制了二十分钟后就餐的闹钟,希望你们能够在最佳品味时间内就餐。今天定制的早餐是两份单面煎蛋,清粥小菜,油条和小笼包。”AI文质彬彬地播报。

“之后休息好了吗?”李焱北看着我轻声问道。

“嗯。”我点点头,“今天你还有会议,先起床吧,不用担心我,你知道,我都已经快习惯了。”

李焱北爱恋地揉了揉我的头,起床走向浴室准备梳洗。

我闭了闭眼,翻身正准备起身,突然腹部传来的刺痛让我不禁一震。

我轻轻地抛开被子,缓慢地拉起睡衣,只见一个环形的破皮伤口正鲜嫩地停留在我的肚脐周围,让我整个人都不寒而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