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极品相士

更新时间:2022-11-22 05:04:57

极品相士 已完结

极品相士

来源:阅读云 作者:菠萝啤 分类:科幻 主角:叶知秋洛婆 人气:

经典小说《极品相士》由菠萝啤所编写的科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知秋洛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知秋,身手不凡,手握两部奇书《锦囊惊》与《葬书》。一步一步的走进一个惊世的阴谋中。 破案是他的兴趣,抓鬼是他的副业。美女环绕其实并不是他的本意,可惜佳人恩重,只好左拥右抱。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部分资料查阅百度等网络资料以及民间传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墓者没也,沉没、埋没之意。

中华五千年的漫长历史长流中,沉淀着无比璀璨的文明。墓葬文化作为古代文明中的另类存在,一直影响着古往今来许许多多的人们。为什么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墓葬文化依然能够对后世人所信仰呢。说开了只不过是对永恒的追求。君不见某某地某某人将某某墓葬建得跟皇家园林似的,为的是什么?这些人渴望自己的生命得到永恒、渴望财富也带进另一个世界获得享之不尽的永恒,这也是人类自私的表现,也是最本能的愿望,但是永恒是非现实的,转化这种永恒不也是一种永恒吗?因此,生命就延伸到了死亡,富贵就延伸到了墓穴。

鬼是生命的另一种表现,相对于腐尸,僵尸等,鬼是除了吸血鬼和灵怪之外较为高级的存在。但也不是说腐尸,僵尸等比鬼类脆弱容易对付,科学点讲,严谨地说,只能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在世界各地不乏有致力于研究鬼怪的人们,墓地作为一个人死后的住所,除了安放着死者的尸体,实际上也算得上是一个鬼怪的家,当然通常这类鬼都是因为有些心愿未了不愿意投胎而留于这些坟墓中的。其实也有不同的,有些则是被人刻意的圈养在坟墓中,甚至自己的家中。

眼前这口棺材,叶知秋仔细观察下来便觉得不妥,四个棺材钉将棺材锁死,棺材与地气相隔,棺身上清晰可见的萨满咒语,四周墙上血漆的满文,这里分明进行过萨满祭司圈养鬼魂的仪式。叶知秋知道福川虽然是东南沿海省会城市,倒也散居着一些满族人,却没想到这些人当中居然有萨满祭司,又或者这个叫子欣的女鬼原本便是个萨满祭司亦或是萨满教徒?没想到这女鬼爱得这般疯狂,连这名男人死后都要将其灵魂圈养,自己也住进了这个活死人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可惜的是,这个墓穴圈养鬼魂的阵法汇聚了这处龙脊穴大量的灵气却是被原本打算困住女鬼的三才阵生生给破了,这样倒是可以解释刚刚叶知秋布下三才阵时男人的沉闷吼声了。这时候恐怕这名叫涛的男人早已是魂飞魄散。这也是所谓的爱情的结果?

爱情,真的是奇怪的东西,无奈的笑了笑,甩开这些事不关己的想法,叶知秋的注意力再次回到棺身上,目光又落到了八仙桌一脚下的碎碗。叶知秋深深的摇头叹息,这女鬼因为爱情圈养了这名男人的灵魂,没想到,却也害了她自己。

叶知秋从腰包里抽出一个短棒,呲的一声,短棒犹如警察八件套里的伸缩棒伸长,细看一下,才发现这是一把刻度尺,而上面的刻度却不是平常见到的距离度量标尺,分明写着两排古朴的繁体字,六合、迎福、退财、公事、官鬼、横财等等,另一行害、旺、苦、义、离等等,这些字整齐均匀的排列着,仿佛这些繁体字便是这把尺子的刻度一般。将五行定义,将阴阳明判。叶知秋用阴阳尺比划了下棺材的长和宽,以及棺身距离地面的高度。不量还好,一量,叶知秋眉头都可以皱成疙瘩了。暗道一声真是麻烦不断。

叶知秋急急将阴阳尺收起,如果没量算错,恐怕棺材里的尸体怕是已经羽化,变成了僵尸。阴阳尺上的每一个刻度都有一定的含义,迎福是纳喜之意,六合是佳境之意,退财乃财败之意。而刚刚阴阳尺上面的刻度指代棺材长,宽,棺身距离地面的高度的,分别是繁体字官鬼,死绝,害。官斜意棺材,官鬼乃棺材有鬼之意。男人死后成了厉鬼,因为叶知秋的三才阵被打得魂飞魄散,死绝所指恐怕同样已经应验了。这个叫涛的男人,魂魄被圈养在自己尸体里,也许是由于工地施工的缘故导致八仙桌的一脚上隔绝地气的碗破碎。碗一碎,这个萨满祭司的阵法就等于自动破除,棺材亦无法有效的将男人的魂魄困住。一个魂魄被关在尸体里这么久,即无法投胎转世,又失去了自由,心中戾气可想而知,任你生前心肠宛似活菩萨,死后戾气满身你也得变成红了眼的修罗。恐怕那两名工作人员突然见色杀人,便是被这男鬼迷了心窍。而尸体长时间吸收这处龙脊穴的灵气,尸身并未腐化,突然间与地气接触,导致尸身羽化,化为僵尸。一个人肉身已死,魂魄亦飞回湮灭,应最后一个害字,只可能是超脱六道外不在五行中的僵尸了。

见事态不容自己怠慢,叶知秋取出七枚铜钱前,已是将红绳按九宫格缠绕在棺身,叶知秋将取出的铜钱依七星阵法摆在棺身上。现在的他一刻也不敢疏忽,因为他在将红线缠绕在棺身时分明听到从棺内传出来的阵阵悉悉所所的声音,象极了夜间厨房里老鼠的磨牙声,让人头皮发麻。

嘣。嘣。嘣。。。

棺材盖突然传来阵阵撞击声,且越来越猛,想来新生的僵尸急欲破棺而出。叶知秋疾走几步退到香案前,一字马直腿站着,双手快速结印,让人眼花缭乱,然后轻喝道,“封!”

红绳与铜钱泛起了淡淡的光晕,棺内的撞击声也在叶知秋一声封令下停歇。密室里回到了最初的寂静,只有从头顶破洞处传来大厅里,洛婆与女人动手的声音。

叶知秋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棺材,不敢有半点松懈。虽然,棺内暂时已经没有了动静,但是他并没有傻到相信一条红绳和几个铜钱就能把一个红眼僵尸制服。叶知秋身体紧绷,准备着随时做出下一个动作,因为他能感觉到红绳与铜钱的光晕在不断的暗淡下来。

突然,彭的一声巨响,整个棺材炸开了,棺身碎成粉末。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棺身炸开的一瞬间,叶知秋抬起手来,猛的躲到香案下避开棺材碎末。由于密室狭小,叶知秋躲在香案下,才有幸过,不然即使不被伤到,也得搞得一身灰。

屋外,两人立在那许久,洛婆看着女鬼似在想些什么,并不急于出手。两人的注意均被屋里的炸棺声所吸引,原本还在沉浸在回忆中的女鬼被房间里的巨响拉回到现实中,眼中凶戾暴涨,嘴角抽搐着,一幅抓狂的表情,朝屋里遁去。里面放着的是自己深爱的男人的尸体和魂魄。未及门口,洛婆的桃木剑横陈在女鬼胸前。女鬼猛然停住身形,对洛婆怒目而视。女鬼此时恨不得马上杀了洛婆然后冲进房间里。念及屋内,女鬼此刻也不再顾及洛婆手上的桃木剑,朝洛婆飞扑而去,就算死也得拼个鱼死网破。

“冥顽不灵”洛婆冷哼,握了握手中的桃木剑,也不再避让女鬼的攻势,冷然的迎了上去。两人打了个照面,女鬼还没来得及出招,洛婆手中的桃木剑已到,桃木剑犹如游龙惊梦,快速的在女鬼身前游走。逼得女鬼连连后退。洛婆攻势不减,反而隐隐加快了攻击的速度,闪电般挑开女鬼的双手,手腕冷然发力画出一道剑花直指女鬼脖颈,女鬼侧脖躲开,利爪毫不礼貌的就朝洛婆脸上爪去,真要被抓到那还不得给毁容了,洛婆心里暗恨。顺势一蹲,手中的桃木剑没有丝毫收回的意思,肩头直接顶在女鬼身上,身体灵巧的从女鬼腋下绕到其身后。持剑的手直接挂在女鬼胸口,而桃木剑此时已是架在女鬼脖子上。一人一招,只一回合洛婆便将女鬼擒住。

嘻嘻嘻嘻。。一阵刺耳的嘲笑声。。

女鬼显然对自己的处境没有深刻的觉悟,讽刺般的大声笑着,似乎被擒的不是自己一样。洛婆嗤笑一声,心里无奈到,自己找死,姑奶奶就送你一程,只见洛婆眼光一冷,桃木剑径直从女鬼脖颈上抹去。

嘲笑声并没有因为洛婆的一击击杀而停止,女鬼此时笑得比刚刚更加猖狂,嘻嘻笑声不绝于耳。女鬼终于第一次出声。

“就凭你的桃木剑就想将我消灭?你很不专业哦,嘻嘻,真的是。。。。。。”话说到一半,女鬼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瞳孔布满恐惧,双手疯狂在自己的脖颈上乱抓,没有血腥,没有尖叫。用尽了最后一丝戾气,女鬼双目瞪圆,空洞的眼神犹如深邃的无底洞,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身体还未接触到地面已经是化成一片尘埃。

洛婆摇头苦笑了,“你不是第一个嘲笑我专业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死在我手里的。”说完旋即进入房间,只见房间地板出现一个半径约一米的破洞,昏暗的灯光从洞下方透出来,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摇曳着投射到天花板。

叶知秋现在相当无语,今天摔得这么惨,虽然没伤筋动骨,但却是全身酸疼。而眼前突然爆棺而出的红眼僵尸涛先生,一点也没有照片上的斯文,一闻到叶知秋的气味便扑了过来,与之缠斗在一起,大有不吸干叶知秋的血不罢休之势。面对眼前满身蛀虫与尸臭的红眼僵尸,叶知秋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铜钱阵试了,被爆了,黑狗血喷了,浪费了。而墓室里的空间太小,两人又缠斗在一起叶知秋根本没办法使用飞刀和其他道具,更别说用杀伤力和杀伤面积比较强点的阴阳术。所以叶知秋只感觉相当郁闷,其他主角一出场,哪个不是一脚就将敌人打趴下?偏偏自己这么倒霉,第一个晚上出场,就摔了几次狗啃泥。

PS:新更3000字,最近由于俺哥结婚忙了一段时间,又在准备稿子给美女编辑,不定时更新,望书友见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