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刻字

更新时间:2022-11-21 04:22:33

刻字 连载中

刻字

来源:阅读云 作者:解有相思否 分类:科幻 主角:皇甫墨卿 人气:

完结小说《刻字》是解有相思否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皇甫墨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浮华,一世荣辱,一个小小的木牌,一段往事扑朔,最后踏上了这样的路,只是属于某个人自己的执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

“掩身型进这梅花深处,独见霜雪漫天,叹当时,闲来细数了花谢……”

刚转进了屋楼前的小道,便听一女子清唱着戏曲,无琴瑟相合,也无萧笛伴着,清凌凌的透着漆了白色砖瓦的矮墙,搭着一旁蜿蜒的河流,说不出来的孤寂冷漠,仿似那年那日,清雪落梅。

“……琴瑟断了声,怜罢一曲风月,便把这游园梦昨日浮华……”

挺稳了马车,齐查丹掀了帘子,等着闲坐了几日的主子步出,看着仍是躺在车内昏迷不醒的言葵,揪紧了心,想问什么却又不敢说话,等着墨染随那墨色长袍即将消失在写了月舞别楼的门内,赶紧叫住了自家主子。“爷……我齐查丹是个粗人,这柔柔弱弱的曲子也听不懂,就在这守着小葵儿吧,墨染陪着您去就是……您看……这……”

“齐叔,跟着进来吧,小葵儿一会自有人安顿。”司空墨卿看着那长者略微局促的样,有丝不明的疑惑。

“这……可是小葵儿这样我实在不放心啊……要不爷,我在这等着,一会安顿好了后我就去找您。”

“也罢,那你就在这等会吧。”

听到这话的齐叔明显的松了口气,最怕自己主子那怪异的脾气,万一非得让自己跟着去,这心里挂着个人怕不是要惹祸呢。

眼见着两人进了门,转了个回廊入了庭院,看不见身影,那女子醉人的音调子还在慢慢唱着词曲,齐查丹不由得再一次感慨着这中陆人的习性真是奇哉怪哉,好好的曲子,这人声音也是美的,非得搞得幽怨万千,哪像自家老婆子,唱得小曲那叫一个欢快喜人。转眼见着躺在一侧的言葵,却又立马愁了起来,解开带着的酒袋子,灌了口烈酒,便坐在马车上等着人来。

“染。”

乍然听见主子叫自己,墨染有一瞬尚未缓过,等突地停在一座假山前见着了一位身着素色纱衣做了个挽发状的女子,耳边清晰的一句“由来世人看这花落戏流水,不知无情意为何”,竟就忘了自己是身在何处的。

等着反应过来时,司空墨卿却早已走到假山前备好茶水的桌椅处,随意坐下,为自己斟上一杯清茶,慢慢欣赏着那女子的一曲一姿。

“公子……”

“染,你觉得这首‘离人弄’唱得如何?”

等着墨染清楚了自家主子是在询问的时候,下意识看去,那女子似乎完全不知道有人坐在一旁,自顾自舞了长袖摇曳,停下时分半遮去容颜,几缕发丝不安分间落在了眉眼处,细画了眼角轻勾几许。

“薄幸阑珊处,似水无痕,笑谈轮回不见君……”

转个点踏,不知是否是有意,那素衣女子竟是用巧劲弄得枝头秋意下断开来的半截树叶飘落去了司空墨卿面前的几上。

“清影素衣,夜凉几许,总道是无期……”

并指做了个哀怨愁,那双眸透过一丝发,悄悄移来,那神态几分醉人,几分撩人,缠绕上了发丝,低垂了头,像是在耳语幽幽,挑起发尾。

“剪断结发长相思,风满袖,酒醉人……

细长白嫩的手指轻点了唇,转回的刹那,墨染终是见着了这素衣女子的容貌,真个是冰肌芙蓉面,低回首,忍了泪眼朦胧,淡淡清唱了最后一段:

“一曲离愁,终是离人泪笙箫。”

“染,你觉得这曲‘离人弄’如何。”

不再是询问,兀自饮茶,不知是否是认真看了的,淡淡然的语调让人不知在说什么在想什么,甚至是身边立着的墨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问自己什么问题。

“公子要是觉得青萝的曲子好,自然就是好的,若是不好,便就是不好,何必难为墨染?”

青萝收起自己的长袖,平缓了几次呼吸,略一行礼。

“青萝见过公子。”

再抬首,温婉的笑颜就连一旁的墨染也不自觉将自身的冷硬软了几分。

偏就那墨色长袍依然故我的自斟自饮。

“这茶要是换做酒,兴许就不浪费这美景良辰,可惜,可惜。”

“青萝招待不周还望公子恕罪。”亲自端上小婢重送来的酒,青萝长衣漫步,衣角扫过地上青灰的石板,竟是让人觉得莲步生趣。“这是几年前公子走后青萝埋下的‘古松涛’,不知道这些年是否因秘藏变得烈了些,还请公子评点一番。”

打开酒壶上艳红的塞子,没有任何酒味涌出,墨染正觉奇怪,忽觉头部沉重了些许,瞬间一股浓烈的酒香闷了来,就连墨染这样习武的人也觉得难以站立如初,转眼却见那素衣女子一如往常般为墨卿斟满了一杯。

“公子请。”巧笑倩兮,温婉如初。

举杯轻酌,醇厚的酒香刺激神经,舌尖烈酒的灼烧入喉后却又突地没了感觉,等着回味时分却是在胃里翻涌了起来,激得整个人如火般狂乱片刻。

“好!好一个‘古松涛’!”

本是简单慢饮品味其酒之醇厚,却不想直接一杯入喉,烈酒的甘醇染上了脸色酡红,瞬呼间一口闷气解开,不由得又再填满一杯,仰头灌入。

灌得猛烈了些,顺着下颌颈部,沁了衣袖,吞咽时却硬生生卡在喉头灼烧,呛得咳嗽起来。

“公子!”

一旁的墨染勉励运功缓了缓酒香醉人,尚未平复便又忙着上前查看司空墨卿,不想那娇弱的素衣衡横在前。

“公子,‘古松涛’本是烈酒,这般狂饮可是伤人伤身啊。”

甜糯糯的语调子,掩面偷笑了去,就这么看着眼前不过才刚刚二十岁的男子,被烈酒呛得满面酡红,咳嗽间那背脊上的骨骼,仍是一如既往笔直的可怕。或许就真是这样的人,才敢意指苍天万物刍,才当得狂傲作古染清尘。想着时分,青萝却不自主的折了帕,待到伸出的手即将搭上那潮红的轮廓,硬生生断了方向,擦拭着洒在桌上的酒渍。“公子……好长时间不曾来过月舞别楼了呢……”

粉色绣了白色浅淡蝴蝶的丝帕,擦拭桌上的酒渍,显而易见变得重了几分,即使是上好的芜木蚕丝,也还是带了几分重量。

“近日里青萝见九斗十八星过了天罡,女苑连上了赤赫,古道带的络星也变得杂乱无章,兴许世道又要一变再变,公子却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巨缺星换紫斗,天微过祛沽。”

“赶得上如何,赶不上又如何?苍天命数多变,几载沉浮却又是奈何得了谁?”手中的酒杯终是回到了桌上,那壶酒摆在一旁,竟突然是没了再次酌饮的兴子。“罢了,天色也不早,青萝你倒是说说今晚这星局会有什么变化?”

“青萝……”起身示意小婢收了桌,昏黄的傍晚在这秋季初始时分层层叠叠的色彩变幻莫测,青衣的女子随那云层起伏,却只得苦笑摇头。“……看不出来。”

“身为玄衣的传人,青萝,你竟是看不出来了吗?”

“公子……”不知是否是被提醒了什么,青萝浅笑间取出了怀里的半块白玉,断裂的痕迹不齐,很明显是仓促间断了开了,上面毫无光泽,亦无字迹,普通得玉块也看不出是何等的名贵,只不过其上却有着常年把玩之后带有的特殊的温润之感。“自连阕宫叛乱之后各部族出了坤煌山脉,进入皇族巫祈阁,变作轩岚国师一脉,青萝这传自玄衣大人的观星之术也变成了旁门左道难登大雅。听闻此次冰凰节皇族祭祀将由刚历过神葬的新一代灵师桑谷雪裳主持,据说这新一代的灵师不过十六岁,年纪轻轻便有这般的能耐青萝着实佩服,想着毕竟是与其出自同门,不如送份礼,可那皇宫内院青萝却是进不去的,便只好劳烦公子代为转交。”

白玉托在青萝的手里,衬得素手纤纤,也不知是错觉与否,昏黄的光线下那半截白玉引了人的心魂。

“青萝,你竟是不恨了吗……”

“恨?公子,青萝只不过是这上京第一舞姬,有什么资格说恨?”

笑容依旧温婉,一身青衣晚风轻拂,说不出来的柔弱娇媚。

“还请公子帮青萝转送,”那半截白玉便轻缓的落在了司空墨卿的手里,如同其主人,安静如初,瞧不出半点不妥。

“你养的那小丫头好好管着吧,若是下次再放肆,青萝你的面子可也就没什么用了。”

收了那玉,早已熟悉的回廊转去,墨色长袍的司空墨卿映着晚霞最后一点昏黄,自顾去了主楼小室。

“青萝恭送公子。”

等着夜色掩盖,长衣离了此处,假山之后山石转动间跃出了一人。

“岳儿,你的手这是怎么了?”岳小欣拖着尚未接续的断臂,毫不在意,仿似这手臂并非自己的,随意看了下,对着青萝笑得依旧欢快。“没什么,断了而已,回头接上就是。”

“小姐,这司空墨卿跟传闻的一样,出手可真狠呢。”

提起岳小欣断了的地方,按压间自顾感受骨骼的位置,一声轻响下岳小欣不过皱了下眉。“好了,等会自己处理下这段时间就别再乱跑。”

“这又没什么,小姐,我倒是挺好奇跟着司空墨卿的那个丫头是谁,她居然在碧落的幻术下还可以撑那么久,真是个奇特的孩子呢。”

“她我倒是没见过,兴许是公子在外带回来的。岳儿,这次辛苦你了。”

见眼前的这青衣的女子慢慢沉了声,原本的温婉在夜色遮掩下逐渐消散,岳小欣忽的就想起了当年的南沽,也是这样一身简单的青衣,月色下的女子独舞,迷乱了多少人的心神。“小姐,岳儿没事,只要小姐安好也就好了。”

月色渐起,星辰便也寻不到多少,看这天幕清冷,细数了几许,淡笑间青萝挽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的颈上,看不懂的花纹青光摇曳。“快了,岳儿,你看这螨腾的光越来越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