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代号幽灵组

更新时间:2020-01-09 17:46:26

代号幽灵组 连载中

代号幽灵组

来源:落初 作者:我就要吃肉 分类:军事 主角:吉田英吉田 人气:

《代号幽灵组》作者:我就要吃肉,军事类型小说,主角:吉田英吉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幽灵是什么?一个名词?一抹魂魄?不!在这里,它是个代号,一个希望的象征。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隐藏在暗处,隐匿在敌人的心脏,没有人知道他们,没有人了解他们!他们是谁?他们叫什么?幽灵,他们永远的名字!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战火纷飞的1939年开始说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曙光初现,冷风已至,随之便是黄色枫叶飘飘而下,各色花瓣纷纷飘落。似无意,却微动,茫然无措,触之更甚。

派遣军司令部,司令办公室。

吉田司令坐在书桌前,怒瞪着下首胆战心惊的羽生玄一,厉声问道:“你知道因为你的错误,导致帝国损失了多少的重要情报吗?”

“司令官阁下,这次的责任并不在我们特高课。”

他侧眼冷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沉默无语的丁默村,继续道:“一定是特工总部号那里走漏了风声!”

丁默村颌首道:“羽生机关长,这事恐怕还真和我们特工总部无关。为以防万一,当您说要撤回我们的人时,我就将他们都控制在了特工总部大院内,到现在还未解控,所以,消息一定不会是从我们这里泄漏的。”

羽生选一怒瞪着他,凌厉的眼神犹如一只凶猛的狮子,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一旁的长谷川雄也极力为他辩解,可却遭到了吉田司令的训斥,反而激怒了他,道:“帝国的勇士是要敢于承担错误的!而不是去想办法推卸责任!”

“是!”羽生玄一沮丧的垂头,默不作声。

这时,门外传来的了咳嗽声。

吉田司令眉心拧紧,对长谷川吩咐道:“去给福山开门。”

“是……”

福山雅竹孱弱的身体慢慢走进来,吉田司令的脸上由阴冷立刻转为笑意,道:“福山,你刚住院怎么不在医院里呆着,难道不怕又受了风寒?”

福山雅竹一脸阴郁的说:“我哪里还敢呆在医院里,昨夜的枪声至今还在我的耳边萦绕,害我彻夜未眠。今日,我来是想让你给父亲发个电报,告诉他我想回日本,我实在怕这里的杀戮。”

吉田司令一听,顿时心惊肉跳。他的话若是真的传回日本,让岳父大人知道自己并没有照顾好他的儿子,那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可就要受到很大的影响了。

他连忙抱歉道:“福山,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了惊吓,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您真是多心了,我怎么会怪罪您呢?再说,行动又不是您负责的,您又如何会得知接下来的事呢?”说着,他的视线不着痕迹的落在一旁的羽生玄一身上。

后者听到他的弦外之音,连忙抱歉道:“福山君,都是我考虑不周,忽略了你在医院养病的事情,对不起!”

咳咳咳……福山雅竹再次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脸色如纸般惨白。

宫崎龙井扶着他坐到了沙发上,关切的问:“少爷,您还好吗?”

“没事……”福山雅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丁默村,笑道:“原来姐夫这里有客人,不介绍一下么?”

“副机关长您好,我是特工总部主任丁默村。”丁默村先行自报家门,在他看来,一切的人都可以利用,包括这个看似病弱,实则深沉的副机关长。

“哦……原来是丁主任,在日本我就略有耳闻,您可是亲善的典范。”

“副机关长过奖了。”

“我初来上海,对各处不熟。有时间你带我熟悉一下如何?”

丁默村听闻,欣然一笑:“随时奉陪。”

福山雅竹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请咳几声,沉声道:“听说……丁主任对古玩字画颇有研究,恰好,我对这些也有些兴趣,以后我若有何不懂之处,还望你不吝赐教。”

“副机关长言重了,赐教不敢当,不过为您提点意见,掌掌眼倒也是可以的。”丁默村如是说着,可心里却在计算着眼前之人的可用性。

据他了解到情报,福山雅竹为日本代首相独子,又是儿玉誉士夫的得意门生,内阁、海军双重背景,在日本似乎很少有人敢去招惹他。自己若是和他搭上了关系,那日后的前程可就不言而喻了。

灰忽然密结于天,慢慢聚拢,狂风骤起,略有大雨将至之势。

福山雅竹抬眸望了眼变化莫测的天,向吉田司令告了辞,起身悠悠离去。

“副机关长!”

身后传来丁默村厚重的声音,福山雅竹站定脚步,唇角勾出一抹笑意转首等待他的下文。

“刚刚您说想在上海走走,不知可有何想去或喜欢之处?”

“听闻上海的大世界是个热闹的地方,各名流出没,流光溢彩,倒是不错。”

“哦?那的确是个好地方,改日,您何时想去尽管通知属下。”

“那就麻烦你了。”

特高课,课长办公室。

羽生玄一坐在办公桌前,回想着昨夜发生的总总。特工总部没有嫌疑,那……剩下的也就只有特高课内部了。

他仔细思考,当时自己因为信不过中国人,所以就临时换上了自己的人,至于具体部署……特工总部似乎的确不知。看样子,这内奸或许真的是自己的人。

他连忙命档案科科长找来特高课所有中高层人员名单、档案,仔细翻阅查看……

最终,他的视线落在了一个名叫中村俊的中尉档案上,照片上那个平凡的面孔,还有那个毕业的院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脑中的记忆在飞速的运转着,一个清晰的脸孔在他脑中浮现,档案上的人,不是中村俊!

羽生玄一回忆着,当年他因为超强的记忆力和过人的成绩,荣幸的提前毕业并在校成为教官,而他毕业的学校就是陆军士官学校,眼前这个应该叫中村俊的就是当时他的学员之一,一个平庸至极的家伙,他对他可是记忆犹新,因为那一期的学员里,就他最笨!

眼前这人的相貌并非记忆中的样子,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潜伏在内部的间谍,有可能就是他!

他并没有立刻命人逮捕,而是让副官丰川蓝生将他唤了过来,并在屋内布下了天罗地网!

“报告!”

“进来……”

中村俊慢慢踏进房门,眉峰忍不住皱了皱,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羽生玄一笑看他,淡淡的问:“听说……中村君以前是在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

“是的,课长。”

“对了,你是哪一期的学员?”

“我是第二十二期学员。”

“哦……”羽生玄一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很巧,我是第二十期的。对了!坂田老师你认识么?”

“认识……”

“以前记得他好像很喜欢喝酒,后来毕业了也不知道还喝不喝了。他是教工程学的,总喝酒没好处的。你说……是吧?”

“是……是啊……”中村点了点头,身子随即不着痕迹向后慢慢退去,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然而,还没退几步,手臂受伤的丰川蓝生就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冷冷的看着他。

他满心绝望,与其被鬼子折磨到不如殉国!闭上双眼,准备咬破毒牙,然而,后面猛的传来的痛感让他立刻失去了知觉,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依旧是那个昏黄的灯光,依旧是那刺鼻的血腥,只是炭火更旺了,烙铁更红了,人……换了。

当中村俊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被捆在了特高课的刑讯室刑架上。

“你醒了?”

羽生玄一冷冷的看着他,手把玩着烧红的烙铁,跳跃的火苗在那通红的三角处窜动,映在他红色的眼中,竟毫不违和。

中村俊没有作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闭目不去看那些触目惊心的刑具。

“我知道,你是个间谍。知道我是怎么识破你的吗?”

羽生玄一放下手中的烙铁,转身走到他的面前:“坂田老师的确是教工程学的,不过……他从不喝酒。一个总去绘图测量的人怎么会去喝酒,影响自己的判断呢?其实,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告诉我,你是谁?什么身份?你的任务?还有同伙,我就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包括,让你做真正的日本人。”

中村俊睁眼看了看他,冷冷一笑,却没有任何言语,只是依旧在闭目养神。

这种死硬分子羽生玄一见过很多,却从没见过谁真能抵抗很久。他走到刑具前,用手抚摸着各种刑具,淡淡的说:“你隐藏在特高课多年,想必也见识过这里刑具的厉害。我和你打个赌,看看你到底能抵抗多少个,才会跪在我的面前求饶。”

说完,他向身后的两名士兵挥了挥手。

昏黄的灯光摇晃的更厉害了,左右摇摆着,和着那猩红的颜色竟有种浓浓的橙红色,似血,非血。突然响起的惨叫像是夜晚哀嚎的鬃狼,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却不得不面对自己落入猎人手中的事实。一个小时后……

羽生玄一看着面前已经昏死的中村俊,唇角扬起一抹兴味。他最喜欢这种有挑战的事情,越是难以驯服的野兽越能激起他兴奋的神经。

“报告!”

这时,早已侯在外面多时的行动队队长蒋男走了进来。

羽生玄一回头看了看,嫌恶的打量着他:八字眉,老鼠眼,鹰钩鼻,狐狸嘴,三尺多的腰上挎着一个枪套子,手里拿着几个罐子走了过来。

他最讨厌这种污染自己眼睛的家伙,冷冷的说:“蒋队长,你在这里做什么?”

“报告课长,听说您喜欢中国的茶叶,属下特地托人从黄山和杭州弄了些上好的黄山毛峰和杭州龙井,还希望您能喜欢。”

羽生玄一皱眉垂头瞄了眼:“茶叶再好,沾染了污垢也变的浑浊了。”

蒋男书读得少,自是不懂羽生玄一的这些话,可他会看,看见对方的脸色不对,就知自己这是马屁没拍成,倒拍在马腿上了。

他侧首看了看血肉模糊的中村俊,眼眸一转,赔笑道:“课长,我有办法能让这家伙招供。”

“哦?你有办法?”羽生玄一挑眉看着他。

“中国人最讲究的是什么?亲情,爱……情!只要您能抓住他的亲人来威胁,就不怕他不开口!”

“嗯……”羽生玄一冷笑着点了点头,抬眸阴冷的看向那毫无知觉的人,冰冷……刺骨……

特高课课长办公室。

“羽生君,您回来了……”

羽生玄一一踏进门,就见到大岛美子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在等待着。看到他,连忙站起身,那双摄人心魄的双眼深情的凝望着他。

“美子,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完了吗?”羽生玄一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柔声问。

“我去医院调查了,问过所有的医生和护士,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出没过。福山雅竹也一直呆在病房里,没有出去过。”

“那个白兰呢?”

“她?天刚傍晚,她就已经到了医院。”

羽生玄一侧首将目光投放到站在一旁的丰川蓝生的身上,沉声问:“你见到福山君,是几时?”

“是傍晚。”丰川蓝生不做犹豫回答。

“那你见到白兰了吗?”

“是的,见到了。”

“哦?那你透露过我们的任务吗?”

“没有,我只是和他闲聊了一下他的病情。”丰川蓝生并没有说实话,因为他深知羽生玄一所问的目的,可福山雅竹那个病弱的身体,和他雄厚的背景,怎么会去做背叛帝国的事?

他反问道:“课长,您不会是怀疑福山君吧?”

“怎么?不可以吗?”羽生玄一鹰鹫般的双眸盯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淡淡的问。

“课长,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昨晚那个黑衣人绝不会是福山君。我和他同学多年,他的身型、声音我是绝不会认错的。”

羽生玄一没有作声,心中也在思量。自己或许真的是多疑了。一个身患顽疾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体能,去打伤帝国的特工,而且还射杀了那么多的士兵?再说,他是代首相大人的儿子,总不会将自己的家族至于危险之地吧!

铛铛铛……

档案科科长——木村拓敲门走了进来。

“课长,我已经查到中村俊在全家庵路68号有幢房子。”

“命人将房子里的人统统抓来!”他对着丰川蓝生吩咐道。

“是!”

丰川蓝生回到办公室内命人先去全家庵路抓人,自己却看着电话犹豫良久,最终转身离去……

不到半小时,丰川蓝生已经带着一个孕妇再次走了进来。

羽生玄一冷冷一笑:“鱼饵都来了,鱼还能不上钩?”

一旁的大岛美子看着眼前神情慌张的女人,双眸微眯,紧握的双拳预示了她此刻的紧张。

再一次踏进刑讯室,羽生玄一看着那个苟延残喘的中村俊,笑道:“看,我把谁带来了?”

中村俊缓缓抬起沉重的双眸,血色的视线中突然映出妻子的身影,他的心仿若被雷电击中,裂成了碎片。

“你们这帮畜生想要做什么?”中村俊歇斯底里的吼着,用尽仅存的力气挣扎着。

“我要做什么,就要看你的决定了。”他挥了挥手,几名士兵走了进来,调笑的看着那瑟瑟发抖的孕妇。

“我真的什么党都不是,我是汪主席派来的人……”

“呵……我是三岁的孩子么?”

羽生玄一眼眸微眯,阴狠的看着他,随后命人将孕妇拉到了放刑具的床上:“我们的士兵已经很久没有被安抚了,我看你的妻子很漂亮,不如……就为我们帝国的士兵献身如何?”

“不……不……”中村俊惊得冷汗直流,恐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些士兵。

“林文……救我……救我……”孕妇失声痛哭着,求救着,发挥着一个母亲,一个女人最基本的本能。

“林文?”羽生玄一笑道:“你看……要不要继续?”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羽生玄一点了点头,随即那几个士兵如狼般一步步逼近那孕妇,瞬间,衣帛碎裂的声音混合着哀切的乞求声扎进中村俊的耳膜,让他原本坚定的信仰开始动摇,紧握的双拳在微微颤抖着。

终于,在最后关头,他轻呼一声:“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