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成长

更新时间:2022-11-22 03:47:13

成长 连载中

成长

来源:阅读云 作者:放羊 分类:军事 主角:连师专 人气:

《成长》是放羊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成长》精彩章节节选:成长,绽放着理想的光茫;成长,诉说着青春的萌动;我们携手,我们对峙;创造一个高度,让别人去攀登。 主人公欧阳为民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他一直梦想着有出人头地的一天,所以他为自己的理想而不断努力着……他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但都没有真正地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后来,他选择了当兵,当兵后,他仿佛找到了人生的归宿,所以他对自己说一定要在部队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通过努力,他终于在部队找到了心灵的归属,成为了部队最需要的千里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真的要去市里学电脑了,同去的还有我的一个邻居贺东。初中时我们是同班同学,也是铁哥们。这次去市里学电脑是我约他的,他的家人并不反对。他的家里人对他上学的事是很支持的,虽然都是山沟里的人,都穷。但他的家庭情况比我还是好多了,他有几个姐姐,有一个出嫁了,但嫁在城里,时常还给他点零花钱。其她几个姐姐都在城里打工,每个月都能挣个几百块。所以,他家里新盖了我做梦都想住进去的红砖屋,而且还是平顶的。(我们那称只盖了一部分泥瓦或不盖泥瓦的屋叫平顶屋,我们山沟里是比较罕见的。)

走的时候,有好些邻居都来我家,特别是老人们,基本上都来了。他们有的给我十块钱,有的给我二十块钱,也有的给我五块钱,那些钱都散发着收藏气息。我拒绝了一会都收下了,我知道他们是真心给我的,因为我的确是一个比较讨人喜欢的孩子,平时没少给老人们挑水,担柴,或者干一些其它零碎的活。

手里攥着那些带着体温的“块票”,我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真想跪下给这些老人们磕头致谢!但我还是没那么做,我强忍着感动的泪水,大口大口地咽着口水,也许人们常说“有泪往肚里吞”就是那种感觉吧!我就这样感受着关怀,在心底里发誓,我欧阳为民一定要争气,将来上城里挣好多好多钱,至于到底要挣多少,我心里也没个数,反正是要在回来时能给这些关心过我的老人都带上一件上好的棉衣和一些上好的补品。我要回报他们,要让他们觉得他们真的没有看错人,欧阳为民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乖孩子,懂得感恩和回报的人,永远都是。

清晨,曙光刚刚打破黎明,我就开始动身了。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而且是去市里。听说去那里首先要到距山里有好几十里的地方去坐汽车(我们那管这种车叫班车,专门载出远门的人的。)然后再到县里坐火车;到坐班车的地方全是山路,我背着被子,我爸给我提着其它杂物。我跟在我爸的后面向那个有班车坐的地方走去。

走在山间小道里,小鸟站在树梢上唱着歌,为我送行,躺在路中间的蛇见我到了,连忙钻进草丛里,为我让道,小小的眼睛盯着我走去的方向,盼望着我载誉归来。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我想着我就要坐班车了,那可是多大的车啊!坐上去该有多神气,特别是坐完班车还要坐火车,听说火车有很长很长的,坐在里面就跟住屋里一样,那感觉将是多么爽快。

而后,我又想到了几年后,我在城里打工发财了,挣了很多很多钱。我给邻居及那些关心过我的老人都带上了上好的棉衣和补品,他们都来到我们家,坐在桌子旁边喝着米酒,吃着羊肉,牛肉,还有各种好吃的肉,一边吃一边夸赞我。我用钱帮家里盖了一幢三层楼高的平顶屋,墙都刷得粉白的。可惜的是我那会没见过磁砖,否则我会把我盖的房子想象得和我后来在城里见到的一样气派。紧接着,我又想到了我们那的公路很破,拖拉机都要小心翼翼地才敢开进去;我用钱把公路重新修了一下,连大汽车都开到我们家门口去了。

我也想到了我们那缺水,一到旱季,井全干了,村里的人要么到几里外的邻村去挑水,还跟做贼似的,被邻村的人发现了,还会被人臭骂一顿,更有过火的还拿着树棒子骂着娘要打人,我们只好挑着水桶灰溜溜地往回跑;要么半夜起床到井里去守水。我又用钱给村里挖了一口好大好大的井,可以装好多好多水,就是旱上一两年也有水喝,并且还用钱买了水管,是铁做的那种,我用水管把井里的水都接到每户人的家里,这样就不用再挑水了,就像在书上看到的一样,只要拧开笼头就可以接到水,什么时候想用了就什么时候接,多方便啊!

当然,那时候我也知道这其实就是自来水,只是没见过真的罢了。想到自来水,我还想到了万一钱不够的话,一定要给老人们的家里先接上。我就这么不着边际地想着,突然一辆像房子一样大的汽车停到了我身边,抢着上车的人群将我从想象中拉回到现实里,我笑了笑在心底里对自己说,我想做的事太多了……

车上早就挤满了人,我刚开始跟着我爸提着包拼命地往车上挤,但怎么挤也挤不上,所以我想退出来,让所有的人都上车了我再上,但我想错了,当我往外挤时发现比往车上挤更难,我就这样夹在人群中间,不往外挤,也不往里挤,却发现一点劲也不费便一点点地被挤上了车,确切地说应该是被抬上了车,因为事实上在整个上车的过程中我的脚像我的当时的心一样----是悬着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不明白当时我是怎么在上车之后找到容身之处的。

上车后,车子起动了,猛地往前冲了一下,一群人都往前扑去,车子里立时乱成一团,有骂娘的,有埋怨人的。到最后全都骂起娘来,听着那些骂娘声,我在心里想,做女人难啊!做了有儿女的女人就更难了!有事没事都要被人无缘无故地骂。

站在车上我感觉晕乎乎的,然后就感觉口水特别多,吞掉了又吞掉还是往上翻,弄得我直翻白眼,搞得和我面对面站着的那位为了给国家节省布料而没穿衣服,只是用一块布遮住胸部和腰部至大腿处的大姐向我直瞪眼。在心里暗骂我毛没长齐,在某些方面的心思倒是不小。

最后我感觉早上吃的饭全都要往上翻了,真想下车爽快地吐一阵,我爸看着我由红变紫,由紫变白,最后变成惨白的脸,他知道我一定是晕车了,问了我一句:“是不是要吐了?”我点了点头,我那时根本不敢张嘴,我怕一张嘴就会让对面大姐那块本来用来挡胸都显小的“布”更加难受了。

我爸连忙大叫,要司机停了车,我挤出车去趴在路旁大吐了一阵,立时感觉无比地爽快。当时我在心里想,这班车是什么玩意?这么令人反胃,要不是要去市里学电脑,打死我也不再上去了。我站在车下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车上的人开始叫了:“快点,快点啊!晕车还坐什么车啊!大伙都等着你一个人呢!其中也有不少骂娘的……”我爸一个劲地给他们赔不是,我心里很不是个味儿。特别是听到那些骂娘声,我真想冲上去抽他们几耳光,大伙都是娘生的,凭什么骂?但我没那么做,我知道我实际上是没那个胆的,真的要打也肯定是我被别人甩几耳光。所以只好忍着,就当娘生下来就是被人骂的吧。

我晕乎乎地听着一车人的议论声,吵架声,打招呼声,埋怨声到了县城的车站。接着我们换坐了火车去市里。那时的感觉是火车真长,我都不知道到底哪是头,哪是尾。我跟着我爸挤上了火车,火车上倒是挺空,有的是座位,远没有在站台上挤车时那么紧张。于是我在心里想,这火车这么大,这么多人拥上来还有这么多空座位。早知道我就不挤了,等大伙上完了我再一个人轻轻松松地上来。我正这么想着,我爸却说:“今天坐车的人倒是挺少的,还有这么多座位。”我说:“这是因为火车大。”我爸说:“你懂什么,火车挤起来比班车还挤。”我听后在心里想不可能,要是火车都那么挤的话那肯定是全国人民都坐到火车上来了。

坐火车比坐班车舒服多了,果真和我听说的一样,像坐在屋里一样舒服。火车上的服务员推着个小车子在车箱里叫卖,我看着那些小车子里的米饭和流着油的鸡腿立时感觉肚子饿了。我爸好像看出来了,问道:“想不想吃点东西。”我想了想,舍不得花钱,说不吃。我爸说不吃也行,火车上的东西都挺贵的。

我便又在心里想,你不给我买就算了,就那么一小盒饭能值几毛钱嘛!正想着,又有一个卖饭的服务员过来了,我那个邻居贺东可能也被留着油的鸡腿勾起了食欲,于是问服务员:“饭多少钱一盒?”服务员:“五块。”我听着在心里暗叫:“我的妈呀!一盒这么少的饭要五块,去我家里给你十盒饭你给我五块我也乐意。”

贺东没有买饭,又问那鸡腿多少钱一个。服务员:“十块。”我听后激动得站了起来,嘴里不由得嘀咕:“妈呀!一个鸡腿要十块,你去我家,你给我十块钱,我杀只大公鸡给你吃。”服务员很不高兴地说:“这是火车上,知道不?”那口气与眼神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仿佛在骂我是个乡巴佬。而后又很轻蔑地扫了贺东一眼说道:“要不要!”那眼神代替了他的嘴叫了“乡巴佬”三个字,我不知道贺东是想争一口气,还是被她的眼神给吓着了,吞**吐地答道:“要,要!”

贺东拿着鸡腿大咬了一口,满嘴的油。我的口水在嘴里打转,心想这鸡腿估计很好吃吧!没想到贺东用很艰难的表情吞下去后说:“这是什么鸡腿,这么难吃。”我想不可能吧!看你满嘴的油怎么会不好吃呢?是怕我在这里,你要是不分点给我吃就不好意思却又舍不得吧!咱俩可是铁哥们,现在你为了只鸡腿就找这种借口来搪塞我。

没想到他却把鸡腿伸到我嘴边说:“为民,你吃一口,我真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鸡腿。”我咬了一小口,当时就差点吐了出来,感觉真令人反胃,这时我在心里庆幸我只咬了一小口。考虑到这鸡腿是十块钱买的,我和贺东还有我爸,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把鸡腿给吃了,这可是十块钱买的啊,可以抵一个年青的壮劳力一天的工钱呢!要是在家里,就可以吃一只鸡了。吃着那只鸡腿我和贺东都想起了曹操的那句:“鸡肋,鸡肋!”人家曹操是什么人啊!夹着根鸡骨头还想扔又舍不得扔。更何况是我们这种贫民百姓用十块钱买来的鸡腿呢?我们即便想扔又怎么下得了那狠心呢!即便是这只鸡腿再对不起自己的胃,可它毕竟是十块钱买的。

一下火车,的士司机、摩托车司机,三轮车司机一起向我们拥来。嘴里问道:“去哪?送一程吧!”我和贺东装作没听见,我爸一个劲地摆手摇头。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的纠缠,我爸说去给生民老师的同学打个电话吧!我说去哪打?我爸说这里随便哪个店里都可以打电话,说着便走到一个小店门前和老板打了声招呼:“打个电话。”老板说打吧!我爸拿起话筒,找出生民老师那个同学的电话号码便拨了,一会听到我爸和那头通上话了,告诉那头说我们到了便挂了电话。这回我算是见识了电话机,原来这么厉害,一个这么小的玩意便能充当顺风耳,心想等我有了钱也要给家里装上一部。

我爸挂了电话后对我和贺东说:“先等会,他说一会就来接我们。果真二十分钟不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便停在我们身旁,从上边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个子高高的,戴着眼镜,很像大学教授,但更像个做大官的。他冲我们笑了笑说:“请问你们是生民介绍过来的吗?”我爸的脸上一下子堆满了笑,他的皱纹和胡子堆里都飘出笑来了,点着头连连说:“是!”那人的脸上也堆满了笑,握住我爸的手说:“大哥,您好!您好!一路上幸苦了吧,先去我家里吃个饭吧!”说着便拉开车门,把我们让了进去。我做梦都没想过世界会有这么矮小的车,但我不敢问,因为直觉告诉我,这车绝对很高级,后来我知道了这种车叫桑塔纳,一辆要很多万呢!要是把钱用在我们那,是可以修两三口我想象中的那种大水井了,要盖房子,是可以盖六七间红砖屋的,而且是三层的平顶屋。

从他和我爸的聊天中,我得知他姓陈,也是大山里走出来的,他老家离我们那就十几里地。这越来越拉近了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我爸一个劲地夸赞他,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语。他谦虚地回答着说:“大哥,别这么说,我也就是个教书的,头几年读了个博士,到美国留了一下学,现在评了个教授,还担任了个计算机科学系的主任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听在耳朵里,一个个惊叹号在我的脑海里冒进冒出。我的天啦!你这样都不算什么,那我岂不是什么都不能算了?时间过得很快,感觉就那么一刹那,便到了陈主任的家里,他家里的门是一道又一道的,后来我知道了外面那一道门叫防盗门,一想起“防盗门”这三个字便觉得这大城市里其实也有不如我们山里的地方,我们山里头夜不闭户,但这里却连门都是一道又一道的,显示出这里人都把别人当作贼,只有自己是正人君子,人际关系是多么地紧张就不言而喻了。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吧!但这总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我们有必这样防着别人吗?有必要把增广老先生那句:“防人之心不可无”用得这么过火吗?

我爸给我交完学费便回家了,他上车的时候我去送他,他叮嘱我许多事情。比如:“要多忍,不要和别人吵架,饭一定要吃饱,多吃点好菜,买点营养品吃,要多注意身体,生病了一定要看医生,需要钱一定要提前给他写信,他会给我寄的……唯独没有说要好好学习”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我爸原来这么关心我,感动得我都想哭了,但我没有哭,我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感,任鼻子发酸。

因为我看到我爸眼睛里有混浊的水珠在闪烁,我怕万一我哭了他就更放心不下我了,他一放心不下就极有可能不让我在这上学了。为了我的理想,为了我为自己规划好的美好未来,我又一次把眼泪吞进了肚子里。这是我爸想不到的,他想不到我有这么坚强的时候;当然,我也不明白我爸为什么会那么担心我,当时他眼睛里为什么会有闪烁的水珠。

后来,我才从我妈那里得知我爸是因为看到那个学校里的学生一个个人高马大,而我又瘦又矮,个头还不到人家的肩膀那么高,他担心别人会欺侮我;再有,别人身上穿的是花花绿绿的名牌服装,脚上穿的是各种品牌的高档皮鞋;而我身上穿的是一件他穿烂了后才给我改装的土得不能再土了的衬衣,脚上穿的是双破了好几个洞的胶鞋,而且还沾满了泥土,散发着浓浓的乡巴佬气息,他怕我这个样子会在个城市里受到歧视。而他万万没想到的他的儿子虽然也害怕这些,但为了美好的未来他可以毫不在乎这些。所以当我爸知道这些时情不自禁地说了句:“这小子会有出息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