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九品赘婿

更新时间:2022-09-23 05:02:56

九品赘婿 已完结

九品赘婿

来源:掌文 作者:一杆老烟枪2 分类:军事 主角: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杆老烟枪2原创的军事小说《九品赘婿》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八年前,楚家遭人陷害,家破人亡。 八年后,战神楚子羽带着仇恨回到故乡,奉旨入赘靖宁伯府。 我失去的东西,要全部夺回来! 我的敌人,死在我手里,是你们的宿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天爷是公平的,穷人有穷人的苦楚,富豪有富豪的烦恼。

司马长风与胡老板签订合约之后,回到府里还感到心惊肉跳,一双腿发软无力。

两百四十万两银子,限期三天交到胡老板手里,概不赊欠!

作为江都城首富,司马府家产自然不止百万,千万也不在话下,可关键是现银不足啊!

商人天性逐利,一文钱要生出两文的利润来,平时怎会舍得闲置着上百万两的银子呢?

司马府的生意涉及诸多行业,丝绸、瓷器、药材、茶叶无一例外,这些买卖利润大,但投资也大,关键是资金周转期长。

府中还有一桩更为耗资的生意,那就是开设钱庄。司马府原本想入股恒运钱庄,遭到拒绝后,又眼红钱庄的暴利,不敢在江南地带与恒运钱庄抗衡,远到北方开了不少钱庄,府中绝大多数的银子都砸了进去。

虽说家大业大,三天内要从各地收回数目巨大的银两,却是来不及了。

司马长风先去找了账房先生一趟,仔细算了账,发现府里现银不足三万两了,不由得长吁短叹。

无奈之下,他只能去请教父亲,事到如今,必须由老太爷出面拿个主意了。

司马府主人司马崇,原是漕运都御使,曾在楚子羽父亲楚天栋手下当差。楚天栋生前贵为昌义伯、前漕运总督,楚家在江都城也曾风光无限。

八年前司马崇接连向朝廷上了三道密折,诬告楚天栋私通敌国、贩卖军粮,这才导致楚氏一族满门抄斩。

据杨千户等人的探查,司马崇并非冤案的始作俑者,但他确实是冲锋陷阵的马前卒,其罪不可饶恕!

楚氏一族灭亡之后,司马崇弃官不做开始经商,因为在冤案中卖了大力气,他得到幕后主使之人的襄助,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短短八年间成了江都城的首富。

司马崇如今躺在病床上,静静地听了儿子的报告,挣扎着坐起来,剧烈地咳嗽一阵。

"我近两年来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情,全由你做决定。我这一生奉行两条原则,识时务,知进退!正因为如此,咱们司马府才能迅速崛起,你懂吗?"

司马长风似懂非懂:"父亲,眼下该怎么办呢?"

"八两银子买一石棉花,确实亏损巨大。可我来问你,从长远来看,亏损百万两银子与得到江都织造局相比,孰轻孰重?我累了,你去办事吧。"司马崇向来言简意赅。

"孩儿明白了,父亲安心养病,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司马长风吃了一颗定心丸,心中阴霾一扫而空,踌躇满志前去见恒运钱庄大掌柜,打算向钱庄借钱。

江都城里,能一下子拿出两百四十万两现银的地方,非恒运钱庄莫属,不去找大掌柜,还能找谁?

大掌柜已然等候司马长风多时,听闻他来了,露出深沉的笑容,立即迎进后堂。

"大掌柜,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还望贵庄出手相助,日后司马府必当涌泉相报!"司马长风开门见山,他深受老爷子的熏陶,务实不务虚。

"好说!不瞒司马公子,我早就拟好借据了,请过目。"大掌柜万分爽快,掏出一纸借据递了过去。

司马长风吃了一惊:"你怎知我要来钱庄借钱?"

大掌柜笑道:"恒运钱庄消息灵通,我得知有一位客商运送棉花抵达江都城,便料到司马公子势在必得。加上对贵府的了解,清楚府上现银不足,所以早些写好借据,特意助公子一臂之力!俗话说得好,有钱一起赚嘛!"

司马长风释然了,哈哈大笑:"难怪恒运钱庄生意兴隆,这就是你们的非凡之处啊,佩服之至!"

拿过借据一看,司马长风微微皱了皱眉头,上面写得清楚,每两每月五分利息,还需抵押之物方能借款。

要知道大虞国朝廷有明文规定,民间借贷利息不得超过每两三分,黑道帮派放高利贷,也不过利息四分,恒运钱庄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抢钱吗?

转念一想,借到钱买走胡老板手里的棉花,才能将伯爵府逼上绝境,才能夺走织造局。

倘若错过此次机会,谁知道要等到哪一年才会出现全国棉花歉收的局面?更何况吃一堑长一智,伯爵府度过此次危机,还会授人以柄吗?

而且就算利息高达五分,也不足挂齿。只需急速从各地钱庄调运银两回来支援,最多耗时三个月,算下来利息只有几十万两,司马府还承受得起!

想到此处,司马长风下了决心,提笔就要签字画押。

"不急,请问司马公子用什么来做抵押之物呢?"大掌柜拦住他。

司马长风转动着眼珠子,狠下心说:"就用司马府宅院!"

大掌柜一个劲摇着头,语气故作歉然:"公子,休怪我直言,贵府宅院自然豪华气派,但毕竟是多年的老宅,只怕不值两百多万两银子。"

司马长风沉下脸,他心中不爽。无奈有求于人,不得不暂且忍气吞声,想了想说道:"萧家三老爷是我未来岳丈,加上他家宅子、田地一并用来抵押,总可以了吧?"

"够了,够了!只是你需要与三老爷商议一下吗?"

司马长风也不敢擅作主张,驱马赶到三老爷府上,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许了不少好处,终于劝得他父女俩同意了。

这才带着三老爷兴冲冲打马回转,与大掌柜签了借据,约定明天取银子,心满意足哼着小曲回府去了。

"哈哈,大事成矣!陈刘两府送给织造局的棉花早就耗尽,看你伯爵府还能支撑几天?等你们来求我的时候,我一定要让楚子羽受尽屈辱生不如死!"

大掌柜快步走到院中,看着笼子里十多只上品信鸽,脸上的笑容愈发深沉了。

--

第二天下午,司马长风站在码头上,指挥下人们将一箱箱银子抬上船,又将一包包棉花扛到马车上。

银货两讫,清点无误后,他拱手说道:"胡老板,有空请到府上小酌几杯!"

"不必了,我就要启程北上了。"胡老板淡然回绝。

司马长风撇撇嘴,押着如同长龙的车队回了江都城。为了耀武扬威,他特意吩咐绕远道,车队从伯爵府门前行过。

听着府外马车碾压青石板不绝于耳的轰响,伯爵夫人面色惨白,绝望地说:"原以为苍天可怜我们,派胡老板送来棉花,谁知道让司马府抢走了?"

转而又将怒气发泄到楚子羽身上:"你说你有什么用?胡老板不是挺看得起你吗?为何不去好言相求,哪怕跪死在他面前呢?"

萧冷远落井下石:"我早知道让楚姑爷去见胡老板绝无好事,你们偏不阻拦,搞砸了吧?"

"哟,还没买到棉花吗?"

萧冷薇扭着腰肢,仍旧摆弄着孔雀翎大氅,像一只花孔雀走进府中。

楚子羽说道:"三房彻底与伯爵府断了瓜葛,你还来府里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笑话的了!"萧冷薇还真不掩饰自己的意图,得意地说,"长风将胡老板的棉花全抢到手里,织造局可就彻底抓瞎咯。楚姑爷,你作何感想啊?"

"我能有什么感想?我倒是听说,三房吃里扒外,为了帮助司马府对付伯爵府,竟然将宅院、田地拿去做了抵押,小心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怎么知道此事的?"萧冷薇很惊讶。

其余之人听见他俩的对话,见萧冷薇并不否认,不免大为生气。

"萧冷薇,伯爵府不欢迎你,请你立即离开!"萧冷忆还是有几分血性的。

萧冷薇毫无羞耻感:"走就走,我以后不会再踏入伯爵府半步!顺便告诉你们一句,我与长风的婚期要到了,请诸位务必来看一看什么叫作豪华婚礼。嗯,楚姑爷就算了,我担心你这种废物到了婚礼现场,会被众人耻笑!"

周管家匆匆跑进大堂里来,激动地喊道:"夫人,喜从天降,喜从天降!胡老板派人来告知,说他还有十五万石的棉花,愿意白送给织造局!"

"什么?"萧冷忆叫起来,语气大喜过望。

"什么?"萧冷薇也叫了一声,语气却是惊惶无度,脚下在门槛上绊了一跤,整个人摔了个狗啃泥。

--

抓瞎了,这一回司马长风彻底抓瞎了!

他得知消息后风驰电掣来到码头,不见了船队的踪影,胡老板已经离开了江都。

举目望去,却见伯爵府的家丁们兴高采烈扛着一包包棉花装车,粗略计算,至少不下于十万石!

司马长风凌乱不堪地站在风里,抖着嘴唇,觉得天旋地转。

萧冷忆心情大好,她记起司马长风不久前盛气凌人,记起他坐地起价,记起他嚣张跋扈,忍不住过来讥嘲两句。

"也不知道伯爵府烧了什么高香拜了什么大佛,胡老板说他先前少清点了十五万石棉花,因为急着回京,所以免费送给织造局了。哈哈,哈哈哈……"

"胡扯,他胡老板一个大商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司马长风不甘心地叫嚷着,但很快泄了气,事情无可挽回了。

"司马公子,发什么呆呢?"楚子羽走到他身边,脸上荡漾着笑意,竭尽嘲讽之能事。

"织造局的棉花够用了,府上囤积了那么多,要是织成棉衣,够司马府全家穿一辈子,只怕还用不完。家大业大就是不一样哈,真令人羡慕!"

"你们休要猖狂,事情还没完!"

此一时彼一时,等讥讽嘲笑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司马长风才知道个中滋味,灰溜溜逃跑了。

司马府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府上前前后后囤积的五十万石棉花自然砸在了手里,除了织造局,到哪里去找更大的买家呢?

天气回暖,过上两三月到了梅雨季节,棉花受潮后就废了。这意味着将近三百万两银子扔进了水里,而且水花都没有溅起来一朵。

接下来的几天,司马长风四处走动联系买家,都是徒劳无功。

而后便得到了更加恶劣的消息,司马府钱庄所在的北方各地,忽而盛传司马府衰败了,不但借了高利贷,还将住宅抵押出去,到了穷途末路。

这些地方几乎同时出现了司马长风借钱的单据,一下子坐实了传言,人们纷纷涌进钱庄兑现。形势急转直下,挤兑潮来势汹汹。

与此同时,恒运钱庄调整战略,北上开设很多分局,与司马府的钱庄展开竞争。

北方一些原本还算忠实的客户,包括各地的达官贵人,也都闻风而动,终止与司马府钱庄的业务往来,转而投到恒运钱庄门下。

看着一天天报上来的账单,司马长风感到怵目惊心,就算司马府掏空家底,也不足以从这次危机里爬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司马长风咆哮着,仰天长叹。

事情很奇怪,很邪门,仿佛平地里刮起千年难遇的龙卷风,骤然间卷走了司马府所有家财,卷走了江都城首富的名头,卷走了他家八年的心血!

没过多长时间,恒运钱庄大掌柜拿着借据,阴沉着脸敲响了司马府的大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