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千年汉帝国

更新时间:2022-09-21 05:09:36

千年汉帝国 已完结

千年汉帝国

来源:阅读云 作者:碎片 分类:军事 主角:邹燃刘弟 人气:

主角是邹燃刘弟的小说《千年汉帝国》此文是碎片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本关于大汉帝国的书。汉帝国的寿命这次延续到了千年之后……汉后千年,应该是什么时代? 唐?宋?还是元明? 平阳公主出现了,连韩世忠也来了,是个混乱的时空吗? 延续千年的大汉帝国却与罗马帝国迎面碰上,会有如何的火花?? 到底是大汉羽林卫称雄世界,还是罗马军团雄霸一时??? 且看《千年汉帝国》为你解说。 注:此文虽为架空小说,但里面的资料还是以真实数据为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邹燃还在想女将军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哨声响起。旁边的宋金刚和张全立即跳了起来,抓起铠甲和武器匆匆奔向自己的伙。

邹燃这才知道,这是集合哨。赶紧也叮铃当啷地拿起东西跟着队伍集合。这时,他怀里本已睡着的小娃被哨声惊醒,又开始哇哇地哭泣起来。

“我日!小祖宗,你别哭了行不行?”邹燃站在队伍的最末,差点跟小娃一起哭出来。他这才知道带个小娃娃参军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看着别人一脸严肃地集合,他却在一旁抱着孩子,军容不整不说,单是这不协调都会让自己感觉羞愤。

好在这娃还真懂点事,在哭闹一阵听不见哨声之后也就安静下来。这禁卫军还真不是盖的,除了最初投来一丝疑惑的目光外,竟然连一个开口议论的都没有。这军纪相当过硬,若是能解决禁卫军内部的不和睦和一些少爷脾气,这支军队还是能打硬仗的。

这时邹燃发现这个时代的队列好像有点熟悉。

“立正!”“稍息!”“报数!”

一整套的流程下来,邹燃发现他们的集合模式几乎和现代的那一套一模一样。除了最后没有人说“报告首长”以外,其他的都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纳闷完,全军开始上马。负责看守战马的那个曲已经把战马归置好,他们只要按照平时训练的那样去制定位置上马就可以了。

邹燃的马是早领到的,还在他们刚才篝火的地方。这时,邹燃看他们纷纷按照队列前往驿站后面的马厩领取战马,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跟着去。

这时那个女将军非常醒目地出现在队列的最前方,身边跟了好几个骑在马上的人,他们在窃窃私语,好像商讨什么事情。夜里的火把光线忽明忽暗,映照出了那个女将军的脸!

瓜子脸,眼神很亮,脸上的线条很分明,有种刚毅的军人气质。说不上绝世美女,但很有魅力。但最关键的是,这个女将军好像有三十岁了!脸上有种历经沧桑的成熟美!

邹燃对比自己大的女人没兴趣,扭过头不去看那边,想找邝启峰说明情况,发现邝启峰就在他左侧第六个位置上,他刚想张口,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啸声从他们的北面传来,一支闪亮的火箭忽然射向天空,然后爆裂开来!

这支尖锐的火箭出现的非常突兀,禁卫军还在整队等着领取战马,很多人抬头看向了那支火箭,却没有一个人有所行动。

邹燃一看这火箭就暗叫不妙。他是参加过义军的,一看这火箭就知道这是义军开始冲锋进攻的信号啊!只要火箭响起,那就代表攻击开始,而且他们肯定不会离这里太远!

“妈的,老子就知道,这上千匹马肯定会引起周围流民的觊觎的!”邹燃暗暗叫苦。这支火箭来的很突然,很多人都没有明白过来什么,连那个女将军也迷惑地看向那支爆炸在空中的火箭,还没明白过来。

邹燃忍不住了,一下跑出队列冲女将军大喊:“将军,火箭响了,代表附近有义军,不是,附近有流民!!!”

邹燃不知道,正是自己这句话差点害了这支禁卫轻骑,也是这句话救了这支禁卫轻骑!

一个肩甲上带有三把剑的曲长正要走过来喝骂邹燃,女将军却策马过来制止他,凝声问道:“你说这附近有流民?”

这是邹燃第一次这么近看见这个女将军,眉目很有英气,特别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会让很多男人产生征服欲望。

不过此时邹燃哪有心情去想这些啊,焦急地道:“是的将军,属下在这里待的久了,知道他们流民准备攻击前都是以火箭为号!而且,一般拥有火箭为号的流民队伍至少不会少于一千人!”

邹燃不说数量还好,一说女将军身后的那几名将领都嘿嘿笑了起来。

“才一千人啊?将军,我请求带领第一曲将他们驱散!”一个曲长率先说到。

这时,从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声,还有一排排火把沿着官道出现在他们眼前,看距离不足两千米了。

女将军扫了一眼,果断地道:“好,陈果你带领第一曲去冲散流民。其他曲快速上马,随后跟上!”

邹燃焦急万分,急道:“将军,我说至少有一千,但不能肯定这些流民是不是只有一千啊!”

呼喊声越来越近了。女将军英眉一竖,喝道:“军令已下,不得多言,速速上马!”

邹燃很想让她再多派人去,但事已至此他只好长叹一声,赶紧跑向自己的战马。

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这支禁卫轻骑战斗力还行。不然他只好骑着马赶紧先跑了。义军的战斗力他是深有体会的。简而言之就是野战凶猛,攻城不行。在野地里,这些义军都是饿了好几天的人,拼起来毫不吝啬自己的生命,玩命地扑上来撕咬,根本不在乎你砍在他们身上的刀剑,只要一被他们缠上那就注定死亡。但攻城的话,他们体力不行,顶着箭雨滚木流石爬上城头就已经累的半死,被守城的人随便一推就会摔倒,根本不足为惧。

果然,事情被邹燃说中了。义军奔到一千米距离时,后续的人马竟然还没有完全铺成在他们眼前。这一眼望去何止一千人啊?说一万人都感觉嫌少了!

那个叫陈果的曲长带着一百名轻骑兵冲上去简直连个泡都没冒起来就被流民淹没了!

邹燃亲眼看见那个陈果的曲长严格按照平时*练的程序,临近敌人三百米的时候先一排手弩打出,然后平端骑枪冲了上去。若是正面对敌,敌人最起码会作出格挡动作,可他面对的都是饿疯了的饥民啊,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死亡,他们只知道自己现在很饿,只要打败眼前这些肌肉强壮的人就能有吃的。他们才不在乎那些手弩,前排的人死了,后排的人就踩着尸体往前跑。骑枪扎在身体里也不能阻挡他们往前扑的冲力,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饥民,他们用身体死死挡住陈果部队的冲锋,然后把他活活拉下马,用脚踩死。

鲜血迸洒出来,在这个黑夜里显得那么无奈和残忍!

“不行了,不行了!跑啊!”邹燃算是离流民最近的一个人,只有不到一千米的距离,他甚至能看见最前面那个人因为渴望食物而变扭曲的脸……

他骑上战马,疯狂地跑了起来。拜前几次参加义军的便利,他也算勉强初通骑术,在马上作战自然不行,但逃跑却是还可以的。

可就在他要跑到本部时,那个女将军却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大喝:“临阵脱逃者,斩!”

这一声大喝声音极其尖锐,虽然不是很雄浑,但却如针一样扎进了邹燃的耳膜里。他顿时惊觉,自己此时可不是孑然一身的流民,而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军人,临阵脱逃是要被军法从事的!

看着女将军那赫然凛立的样子,邹燃顿时勒住缰绳停了下来。头盔因为刚才的晃动一下滑落下来将他整个脸都盖住,正好遮住他哭丧不得的表情。

这时禁卫轻骑才上马四百多人,还有一百人正在慌乱的上马!

是的,就是慌乱!

刚才陈果的一番出击已经让这些毫无战场厮杀经验的子弟们心生恐惧。那迸射的鲜血,疯狂的呐喊,临死的哀嚎无不触痛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明白书本上极其豪迈悲壮的沙场征战是如何血腥,如何残忍,如何让人难以忍受!很多看的比较仔细的人已经“呕”一声俯在马背上开始狂吐起来。那些战马此刻也变得不安分起来。或许这些战马也感受到了扑来的流民那浓烈的杀意。

胆寒!这些军人已经胆寒!打不过了,要跑才行!

这是邹燃此刻唯一的念头。

此时他正面对着女将军,那个逃跑的念头在脑海里不断打转,却怎么也无法付诸行动。

“全军听令!”就在所有禁卫轻骑的人都已经心生动摇时,女将军忽然高举宝剑高喝:“第二曲阻击敌军,其他人原路撤退,撤回孔泉县城!”

此令一下,全军哗然。

看看第一曲陈果就知道,留下的第二曲肯定也必死无疑啊。

此刻,邹燃不得不佩服这个女将军的果断。按照常理来说,这也是此刻唯一的办法。流民已经接近一千米,此时壮士断腕绝对需要勇气。

但邹燃知道,这个女将军的军令肯定得不到执行。如果这是一支久经沙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队倒也罢了,可这支禁卫轻骑不是!他们只是一群怀着朦胧美好的战争幻想,渴望在沙场建功立业的勋贵子弟,可以肯定,如果陈果见识过这种场面的话肯定不会主动要求带队冲锋的!

果然,女将军的命令一下,一个骑在马上的曲长就跌落战马,痛哭哀嚎起来:“将军……将军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这个人肯定就是第二曲曲长。看他那懦弱的怂包样,邹燃都感觉一阵恶心。

事情已经刻不容缓,流民呼号着,高喊“杀官杀军吃饱饭”往这边冲过来,眼看很快就要冲到五百米极限位置。如果等他们冲到五百米面前再跑就不容易了。

邹燃看见女将军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扭曲的愤怒,她高举宝剑,一剑斩落,将那第二曲曲长的脑袋给削了下来,剑锋上尤带鲜血大喝:“第三曲,上!”

碰上这么个杀伐果断的女将军,邹燃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不过他扫了一眼边上变得更加犹豫的众人知道此刻不想出办法是死定了。

顿时,灵光一闪,邹燃冲女将军大喊:“将军,丢弃副马,全军撤退!!!”

女将军霍然抬头,眼睛在邹燃的身上扫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立即拨转马头大喊:“全军听令,丢弃副马,全军撤退!快!!!”

这句话可以说是现在禁卫轻骑第一部的所有将士最想听见的话。于是所有将士忙不迭地催动*战马跑起来。

果然,那些饥民目的只是马匹,而不是人!在丢下近一半战马后,那些饥民果然只顾去抢劫那些马匹,而没有再追他们这些人。

邹燃疯狂地拍打*的战马,恨不得它跑的跟飞机一样快。这个时候刚才还纪律严明的禁卫轻骑变得非常混乱,都没有什么正规队形了。

女将军的战马跑在最后面。不过看起来不是她的战马脚力不行,而是她故意要留在最后,也有主将为全军做断后的意思。

官道很是宽阔,可以并排跑十匹马。在邹燃身旁的正是宋金刚和邝启峰,身后跟着的还有刘全、王通和赵毅。看来全军最没有散掉建制的就是他们伍了。

刘全在邹燃屁股后面大喊:“邹燃,真有你的!要不是你,老子就死定啦!哈哈哈!”

邹燃真不知道这个刘全的神经是什么做的,在没打仗之前嘟喃着打仗会死人,现在在逃命却还笑的这么开心。

邝启峰也一边挥动马鞭一边道:“邹燃,谢谢你!”

“嗯?什么?”邹燃不解。

宋金刚忽然喊道:“我们是禁卫轻骑第一部第三曲!”说完一挥马鞭跑到前面去了。

邹燃这才恍然。原来女将军最后点名的第三曲就是他们所在的部队啊。这么说来他邹燃倒真是救了他们一命!不过后来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他是属于邝启峰伍的,这么说来,他也是第三曲的人。妈的,等于自己救了自己。不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