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我为人神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0-02-11 12:31:37

我为人神那些年 连载中

我为人神那些年

来源:落初 作者:龙湫 分类:二次元 主角:霍秦筱 人气:

龙湫新书《我为人神那些年》由龙湫所编写的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霍秦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治个病跟玩儿穿越似的,妹妹脑中构想的世界竟跟他七年来在病床前一点点读出来的内容重叠,君某人表示一定是自己使用仪器的方式不对。当初构想自己是主角,好死不死的顶替了给主角当垫脚石一样的角色。后宫王?得了吧!妹妹还是自己养的好。可是自从抢了这个萝莉回来,日常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意狂奔,拦都拦不住。这小萝莉既冷淡又嘴毒、吝啬里面带着霸道,但是越看越稀罕怎么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君狂笑得一脸幸福,九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千古一帝,也不是什么人族至尊,完完全全就是个萝莉控。

哪有被人打劫,连价值连城的宝贝都被扒干净了,还能笑得这么灿烂的?这种人,不是抖M就是对实施抢劫的那一方有着特殊的好感——明显君狂属于后者。

“千金散去还复来,你就别操这闲心了。”君狂笑得自信。

“您当人是傻的呢,拿了你的宝贝不赶快跑得远远的去换了钱过好日子,还要巴巴地送上门来?”九剑嗤之以鼻,“可别告诉我,他们明天还要在城主府里再讹您一次。”

君狂微眯着眼,目光看向远方:“哪儿能啊……”

‘什么嘛,每次都神神秘秘的,明明是个俗人还装什么高深莫测。’九剑转念一想,确实不能。毕竟就算要行骗讹诈,也不能在城主眼皮子底下做不是?

隔天城主府管家来,说客人到访。

“是一个人吗?”君狂问。

管家称是,说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穿着举止倒是不差。

君狂挥了挥手,让管家自己去忙。

九剑这边就有点鼓不住了,丢下正在整理的被褥拦在君狂面前:“我该拍个马屁,说您料事如神吗?”

“怎么,现在发现我的魅力,迷上我了?”君狂似笑非笑地看着九剑,完全没有给对方还口的机会,“收拾一下,让你免费看好戏。”

君狂远远地就看见前厅一个青年,似乎有些焦躁地在原地走来走去,管家让人送茶水进去的时候,他一个闪身就在椅子上坐好,一派沉稳。

饶是如此,君狂依旧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心虚。

他谢绝了管家的通报,径自走进前厅,那青年就站起来了:“兄台,别来无恙。”他抬起头,露出一张路人脸,五官倒是跟君狂有几分相似。

“今日怎么没见你家少爷?”君狂笑故意不戴任何饰物,笑看着“主角”。

“兄台明知故问。我家少爷伤了,自然要好生休养。”

闻言,君狂挑了挑眉:“先前是我教犬无方,让它‘伤了’你家少爷。城主府内有专设的医官,大夫也都是有点修为的,不如将你家少爷接进城主府,也好让我们就近照顾。”

“这……”

“我知道这事你一个人拿不定主意,小孩子受伤本不是什么大事,但你这趟出来,将你家少爷留在府中,万一其他人照顾不周惹了她不高兴,那不是本末倒置。”君狂知道秦筱也是借宿客栈,但他并不就此拆穿。这“主角”挺好玩的,他也有心逗弄一下。

“我与少爷这趟出门,少爷身边原本带了侍婢奶妈,却都于途中离散,及至如今我与少爷相依为命……”

“你是说,你就这么出来,将受伤的少爷一人留在客栈?!”君狂没想到,“主角”竟然笨成这样,实在让人费解。‘我当初是把自己写得这么蠢吗?’

“我……”

很显然,君狂不仅在口头上,更在气势上震慑到了对方。

九剑一直在门口听着,忍不住在心里竖起大拇指。‘君上简直老奸巨猾。’不对、不对,是老谋深算。

“主角”被堵得一句话都没有,就连原本秦筱替他准备好的说辞,都挤不出来半个字。

君狂却显然不想见好就收:“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什么事不能让人送封信到城主府,非要自己跑一趟,还把你们少爷一人留在客栈,不知道她才得了点东西,容易让人上眼么?”

君狂这话说的虽重,却绝对在理。

哪有人傻了吧唧把需要保护的人留在客栈,自己一个人巴巴地跑来挨训。

喷跑了“主角”君狂觉得心情舒畅,九剑却担忧起来:“君上,万一……”他是想说,万一真的让君狂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张乌鸦嘴给说中了,那小萝莉不是危险了么。

“我昨日已经交代管家,派两个人去保护她,你多虑了。”君狂笑看着九剑。

“那您的东西……”

“送给她就是她的了,要怎么处理,那是她的事情。”君狂有一万个理由相信,他家秦筱不是那种没眼力劲的刁民。不过九剑倒是没说错,他家小萝莉是胆挺肥的,明知道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她却要了一件又一件。

九剑撇了撇嘴,在心里对着君狂笔了个中指,心想这人不装会死,打算自己去看看秦筱的情况。

还没走出城主府大门,管家就迎上来,说是城主有东西交给君狂。

九剑打开盒子看了看,傻眼了——这赫然就是之前君狂被秦筱讹去的东西。

东西在这,秦筱呢?

“霍大人放心,我家城主是用重金买下的,并非强取豪夺。”管家极懂得看人脸色,这已经准备好话等着九剑了。

一脸郁卒地拿着东西回去,九剑刚进院门,就听见君狂慵懒十足的声音:“东西拿回来了?”

“您又知道了。”九剑嘴角抽了抽,“啪”的一声,把盒子按在桌上,“您这不明摆着是讹吴城主么?”

“怎么?”君狂不以为然,“她一城之主,以宅心仁厚为人称颂,爱怜受伤小儿施舍点银钱,难道不是一段佳话么?”

这话没毛病,但九剑却听得浑身发毛:“敢情您打一开始就在算计吴城主。”

“非也、非也。”君狂举起食指,在九剑眼前晃了晃,“那也是吴城主体恤游子旅途艰辛,不想他们身怀重宝惹人觊觎罢了。”

“携带巨银,这一路上就能毫无是非了?”

“她吴韶音的钱,就算给出去了,哪个又敢打歪主意?”君狂笑眯眯地拿起身旁一个香蕉塞给九剑,“给我剥了。”

九剑没忍住,狠狠地剜了君狂一眼:“瞧把您懒的。”

剥好香蕉、用牙签划成小块递给君狂,他才意识到君狂给他香蕉是想转移话题。

‘没人敢打主意?我看第一个打歪主意的就是您了。’九剑皱着鼻子,抬眼发现君狂笑得像只狐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