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青梅有个黑竹马

更新时间:2021-03-08 03:53:30

青梅有个黑竹马 已完结

青梅有个黑竹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包子头挑大碗 分类:都市 主角:阿妹刘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梅有个黑竹马》的小说,是作者包子头挑大碗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终日被平凡浮燥的生活侵蚀,谁还记得那种热血沸腾的快意人生? 肝胆相照的知己兄弟饮酒放歌、豪情万丈? 还有那始终如一敢爱敢恨、荡气回肠的钟爱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我看看?”阿妹将头挤到跟前:“他没有写名字,根本看不出是哪里。”

商均白她一眼:“废话,如果有名字我眼睛又不瞎。”

“我的也不瞎?等我回了学校去问问这画的主人不就知道了。”

“你这才算说了一句靠谱的话。”商均鼓励道。

“别惹我!”阿妹柳眉一挑,跟着笑道:“看来让我帮你查找身世是天意,这回说好了,若是知道了这个地方,我可要同你一块儿去!”

商均摇摇头笑笑:“你还真是阴魂不散!”话音刚落:“啊!”商均惨叫。

“我跟你说了叫你别惹我!”画面太暴力,不忍直视。

最近商宅面临着一个困扰,是有关阿妹的父亲、商均的养父商允禅将要在‘华义堂’帮会竞争陈行地块的事情。

如果他不能顺利竞争得到这块地,那将直接影响到他这个‘华义堂’内务使的权威,那是一个讲实力说话的地方。

商均作为他的养子、‘华义堂’的人,深知这件事的重要性,深深烦恼的不只是在帮会中资历尚浅的商允禅,就连商均也是为了此事愁眉不展!

夜晚月色皎洁、繁星满天,在商宅的练武场上,一支长棍在商均手中被舞的虎虎生威,凌厉非常。

阿妹由庭院中见他舞棍,便背着手缓步悠悠向他走了过来。

商均抬眼看了她一下,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挥汗如雨的他仍将这一路棍法舞下来,而阿妹也不去打断他,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在草地上观看,貌似这两人很有默契。

终于活泼的人还是忍不住要动!

“均哥!”阿妹开口。

“别说话!”商均打断她,手中棍未停。

片晌……

“均哥!”阿妹又道。

“求恳的事全免!”商均简答,一口否决阿妹即将、所有、一切的要求。

“谁说我要有求于你了?”阿妹不悦地嘟囔道。

“噢!”商均星目闪闪转脸看向阿妹,抿嘴一乐,这回他到是有些意外,跟着停棍收式,抓起身旁的毛巾抹了下额头的汗水走到她身边。

笑吟吟问阿妹道:“这个时候你不在疯玩,怎么会这么安静来练武场呢?”

阿妹闻听此话白了一眼商均,跟着长叹口气。

“看这样子是无聊了这才想起我了吧!上次那副画你问到是哪里了吗?”商均呵呵一乐,与阿妹并肩坐在草地上。

“问一副画对我阿妹来说算是难事吗?”阿妹悠然自得的模样。

“噢!”看样子阿妹已经问到了,商均一双明眸盯住阿妹,面露期待神色。

“这个年头要别人做事是要有代价的!”阿妹漫不经心地低头翻看着自己的掌心。

商均一乐,原来这丫头在这儿等着自己呢:“大钱没有,几十块的小钱到是可以用来打发你!”

阿妹白他一眼:“我是商家大小姐,我会没有钱吗!我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需要你的配合。”

商均定睛地看了她几秒,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他用手抹了一下眼底笑出来的泪花:“你会有钱?好吧,你要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笑够了就收声!”阿妹有些薄怒,但转念一想又换了一副笑脸:“我要画一个功夫连环画,记录你的工作生活,你说是不是很有意义、很有趣、很有创新呢?”

“十三点吧,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商均说着弹弹膝盖上的污迹道。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有功夫连环画呀!”阿妹一本正经。

商均微一蹙眉,正色道:“不行,我做的事很危险,不但我不会同意,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华义堂’每次安排你做的事都不同,不过这样才新鲜有趣啊,如果特别危险我可以选择不参与的啊,你先答应我么,爸妈那儿以后在说,好不好么均哥!”阿妹嚷求道。

见商均犹豫,阿妹佯做不悦道:“求人家办事就说的容易,人家反过来求你,就难上加难,看我天天无聊放假呆在家里,还说疼我!”

商均抿嘴一笑,拿这个刁蛮的妹妹真是没办法:“那画的事到底打听出什么了?”

阿妹听他如此说喜道:“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

“看情况吧,如果我不让你参与的,你必须要听话才行!”商均正色道。

阿妹一乐:“这是当然,那副画的主人这几天不在上海,等她回来,我会记得去问她的。”

商均点点头,神情却颇有些失望。

阿妹莞尔一笑:“知道了画的主人,还愁不知道画的地方吗?”说着揽住商均结实的手臂又撒娇道:“我现在想听均哥给我讲个故事!”

商均见阿妹俏丽的脸上笑得甜美可爱,宠溺地说道:“你又不是八岁都十八了还让均哥为你讲故事听么?”

阿妹小嘴一撇:“那又怎么样,我长大了,你也长大了!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有学问的!”一边说着一边更显出撒娇的样子。

“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啊!学问我当然还是有一些的了,你想要我讲什么故事说来听听!”商均说着做出一副长者姿态。

阿妹抬头看了看明月悠悠问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七月二十三啊!怎么了!”商均微一蹙眉道。

“你干嘛记得这么清楚!”阿妹转过脸惊讶地看着他。

“因为过几天要进行‘华义堂’陈行议事啊!”商均如实答道。

“你们帮中陈行议事吗?我也要去。”阿妹来了精神。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去那儿做什么。”商均一口回决。

“我可以画我的功夫连环画啊,你刚刚才答应我的。”

“那里是议事厅,又不是练武场,你画什么功夫连环画,不行!”

“你也说了,那里是议事厅,不是练武场,这么说就没危险了,那么跟去看看又何妨?我只是去预先感受一下功夫人物的气场总可以吧!”阿妹无赖道。

商均看着她俏丽而又蛮横的模样呵呵一乐,其实多带进去一个人对自己来说也并不是件难事,如果阿妹不做声,也不会太惹人注意的。

“那你从头至尾可不能出声说话。”商均笑道。

“你答应了?太好了。”阿妹脸上笑眯眯。

“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阿妹又想起来问道。

“不是说了,七月二十三吗?”

“你是不是傻!我是问你农历!你又重复一遍干嘛。”阿妹道。

“可你刚才没说啊!”商均努力回忆道。

“我现在说了!”阿妹重申。

“好吧!今天什么日子?”商均愣愣问道。

“今天七夕呀,这是一个好浪漫的日子,你来给我讲讲七夕的故事!”其实阿妹白天已经听同学们说上一整天了,但对于这个话题她仍是孜孜不倦想继续讨论下去。

“七夕有什么好讲!”商均眉宇微蹙,说着就想起身。

阿妹一把拉住他:“你又没什么急事,讲讲有什么,你不是很有学问吗?”

商均转脸呵呵一笑,一双清眸尽是玩味神色,朗声问道:“你真的想听?”

阿妹点点头,娇俏的面容一脸期许。

商均清清嗓音:“说起这个七夕呢,是很有一段故事的,如果要是简要说明七夕呢,七夕就显而易见吗!”

阿妹张大眼睛望着他。

商均眉花眼笑道:“它比八夕少一夕啊!”说完哈哈大笑。

“你胡说什么你!”阿妹不依不饶连连捶他。

两人正在笑闹间,下人祥姐端着一瓶年轻人当下最时兴喝的可乐来到阿妹面前:“小姐,这是您要的可乐,还有治肚子不走动的速溶泻药,我已经为您放可乐里了,药力不大半个小时回去即可!”

阿妹点点头对祥姐说道:“祥姐您在帮我为均哥拿一瓶吧!”

祥姐点头应允转身离去。

两人头顶繁星明月,脚下绿草萋萋,拿着可乐惬意非常,阿妹又缠着他讲起七夕的故事。

“一个放牛的和一个织布的有什么好讲?”商均笑道。

“什么织布的,人家是仙女,你不觉得他们很浪漫吗?那么深爱对方?”阿妹眼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仙女又怎么样,在人世间生活是很辛苦的,嫁给放牛的她还是织布的!”商均说着喝了口可乐。

“人世间虽然辛苦,但仙女为了牛郎甘愿受苦啊,而且牛郎对仙女也很好,虽然日子很苦,但他们很开心不是吗?”阿妹悠悠地说道。

商均点点头,并未反驳她。

阿妹看看商均又问道:“均哥,如果以后你有了妻子,你会对她什么样?会对她向牛郎对仙女一样痴情吗?”

商均听阿妹问自己,茫然呆愣地看着她答道:“我没想过,不过我想应该对她会很好吧。”跟着又呵呵笑道:“我又不是牛郎怎么会让我遇到仙女呢!”说完抬眼看见阿妹神情竟有些颇为不悦。

“怎么了?”商均随口问道。

听到商均的话,阿妹心中突然泛起一阵莫名的失落,只一想到他有妻子以后将会渐渐对自己疏远,神情不经意地就默然起来。

转念又想,人总是要长大的,将来当两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陪伴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还会是眼前的他呢,不禁揽紧了商均的手臂,将头倚在他肩头悠悠说道:“那以后你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

“那怎么一样呢!”商均说着呵呵发笑,接着说道:“如果你想我不对她好也不是不可能!”

阿妹奇怪问道:“怎么?”

“你可以求神拜佛,希望她比你还麻烦难缠,那样我肯定离她远远的!”说着蹭地站起身,笑着躲开阿妹一记飞拳。

“你这个不着调的均哥!”阿妹跑着追打他。

两人刚跑了几步,商均突然“唉哟!”一声。

“均哥你怎么了!”阿妹紧张问道。

商均表情古怪,紧抿薄唇,用手指了一下那饮料:“害人吧你就!”说完捂着肚子急急向主楼跑去,刚跑了没两步又折了回来:“我不行了!”跟着几步跃到矮树下,声音尴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