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云的故事风知道

更新时间:2021-01-23 04:09:02

云的故事风知道 已完结

云的故事风知道

来源:落初 作者:东心木 分类:都市 主角:夏安梦凌云 人气:

火爆新书《云的故事风知道》是东心木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夏安梦凌云,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她光芒万丈人生璀璨,而他家破人亡,注定踏上暗无天日的复仇之路。他一路隐忍只为给仇人致命一击,一切皆在掌控之中,除了爱上仇人的女人。为了接近她,他分身成双胞胎,甚至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和她结婚,只为拥有永远守护她的身份。一枚佛缘观音牵扯缘分,命运纠缠中,她是他的幸,还是他的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佑歌在想,如果这个厉害的男人真的不择手段要她跟他回麦市的话,她能有什么办法拒绝。

“这么厉害的夏家,如此厉害的手段,不知道对于当年的事情,对于我这个受害人可有什么交代?”

佑歌记得当时夏家并没有找到那几个伤害她的人,也没有找到救她的男人。

佑歌对那个帮助她逃脱魔掌的恩人姓啥名谁一无所知。

甚至连他为了救她后来承受了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个男人为了救她,一脸都是血……

后来因为一场大雨,等夏家人赶到的时候,什么痕迹都消失了。

事发地点留仙山的南坡没有像小说或者电视里面演的那样,有纽扣等等可以作为线索的小物件遗留下来,甚至连原有的杂乱的脚印都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佑歌身上有很多肿痕和淤青的话,整件事情就好像是她凭空臆想出来的。

但是那些羞辱和残忍她确确实实承受过。

按照猜测,救她的人很有可能会被那几个歹徒伤害得不轻,可是夏安城当时派人找遍了麦市的大小医院,都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的受外伤的男人,佑歌甚至伤心地揣测,救她的恩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但是夏安城会这么想吗?

夏安城大概觉得所谓的恩人只是她的臆想,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而她是被那三个男人侮辱过后,自己回去的。

或者他心里压根就不相信她说的话。

“我一定会找到的,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人。”夏安城英挺的眉头紧锁,话语透露出决然。但是夏安城毕竟是人不是神,在这样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他也无能为力。国家那么多的警察,那么高端的侦破仪器,还不是有许多破获不了的案件。

“找到了又有什么用?不会放过又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杀了那几个人,就能把我难堪的记忆连根拔除吗?就能把我所承受的屈辱全部抹去吗?”佑歌嗤笑看着夏安城,眼里全是冷冷讥讽,“难道要我求你,不要嫌弃我吗?和我在一起吗?算了吧,夏总,你请回吧!”

夏安城幽黑的眼里闪过一抹懊恼,脸上尽是难堪的神色。

佑歌说完转身向租住的景阳小区走去,她能感受到夏安城的视线一直跟随她的背影,但是她没有再回头。

夏安城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跟上来。

虽然佑歌看到夏安城还是会心跳加速,尽管她知道自己还爱着他,但是她都不会再和他有瓜葛了。

不会了!

回到家里,确定身后不会再有夏安城灼热的视线,佑歌终于卸下伪装,泪水夺眶而出。

在留仙山的难堪经历被人恶意地抹黑之后,在她和“校园公主”评委老师后台握手的照片被曝光之后,在夏安城宣布和钱戈雅的婚约之后,她就逃之夭夭了。

这一逃就是五年。

这一次,她还要逃吗?

从二十二岁到二十七岁,五年时间,是女人宝贵的五年,很多女人在这个几年,结婚,生子。

而她一直躲在“断肠人”酒吧做面具歌手。

当听到那首《寻回与你的缘》,佑歌心里并不是无动于衷,夏安城毕竟是她从十九岁开始爱到现在也许还会继续爱下去的男人。或许,她应该听妈***话,放下以前的那些事情,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突然很想念爸爸妈妈。

五年来,她离开家,就像蜗牛躲在壳里一样躲在“断肠人”酒吧。每天唱着一首首伤情的歌曲,在为别人疗伤的同时,也在治疗自己。

五年了,她只回过三次家。第一次回家还没有来得及和爸爸妈妈好好说话,在发现苏阿姨偷偷给夏安城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匆匆离家而去。

后来两次回家,她为了躲避麻烦,都是回家又匆匆的离家。

或许她并不是为了躲避麻烦,她只是不想回家看到妈妈瘸着走路,突如其来的内疚会让她痛到无法呼吸。

她只是养成一个习惯,她会在思念爸爸妈***时候,走到洗手间的镜子面前,解开衬衣的纽扣,拉下衣领去端详左边胸口位置的纹身。

这是一个观音的纹身,是她求的佛缘观音的图形。那里本来是一个浅浅的刀疤,是她当年亲手划上去的刀疤。

在她的潜意识里,是因为她的粗心大意丢失了辛苦求来的佛缘观音,才会发生一连串难堪的遭遇。

所以她根据自己对佛缘观音的印象,画出了图形,并要求纹身师傅帮她在身上纹了一个观音。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管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应该为爸爸妈妈和每一个爱自己的人去珍爱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身体。她,也是一样。因为活着,什么都有希望。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夜晚,注定多梦……

梦里最关键的时候,她求取佛缘观音那一天,在台阶上抱过她的高大的男人出现了,他拼命地护她周全,带血的俊颜心急如焚地催促着她,快走,快离开……

早上,佑歌是被门铃吵醒的,难道夏安城神通广大到从景阳小区一千多住户中找出了她的房间?

她一惊,起身从猫眼看了一眼,还好!是张唯。

五年来她家里只有过一个客人,那就是张唯,连秦东都是到小区门口,从来没有上来过。

张唯还是披着头发。

以前的张唯总是爱扎一个马尾,有一次酒吧排练的时候,张唯迟到了,刚洗好的头发湿湿的,来不及把头发扎起来,秦东看着她披散的黑发痞痞地说,张唯,你披头发比扎头发漂亮多了,多了一种神秘的气质。

从此以后,张唯在“断肠人”酒吧就再也没有扎过头发。

张唯一进房子就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地问道,“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要走?”

“呵呵,秦东给你打电话了?”秦东这个小子,看不出来,还挺八卦的。

“是啊,我还高兴呢,那么晚给我打电话,结果是告诉我这么不好的消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