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侯门风月

更新时间:2020-11-22 06:23:45

侯门风月 已完结

侯门风月

来源:落初 作者:半生迷糊 分类:都市 主角:乔若素长信侯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生迷糊原创的都市小说《侯门风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乔若素长信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女主版:重生后的乔若素最怕两样东西,一是某人,二是天黑后的某人。男M版:好不容易待得吾家有女初长成,却不想引来数只豺狼虎豹,他表示谁再与他争,势必三尺青峰相侯!男N版:不知她是谁之前,他对她束手无策,知道她是谁之后,他更加束手无策,到底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还是捂在怀里?这是一个问题!(简介都是‘图片仅供参考’,正文才是主题,作者君品德高尚,坑品更高尚,欢迎姑娘们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是世家勋贵里,像这样文武双全的世子实是屈指可数。

坊间有句传言,东城有褚状元,西城有文探花。因为褚家的府邸修葺于京城东面,而文家则在西面,两家在朝堂之上的势力也是相互抗衡。

乔若婉身后的丫鬟捧着红漆方盘递到若素面前,实则是给老太太过目。

若素一眼就看见了前一世里戴过的蓝宝石祥云纹饰手镯,蓝银珠花,蓝玉耳坠,这些都是一整套的首饰,颜色也一致。

她记得文天佑每隔几日都会拿着新花样的首饰去她房里,只是他的表情永远都是淡淡的,浓眉总是拧成一个‘川’字,他看着她破浪不禁的说:“是你长姐替你置办的。”

自己是妾室,没有回府省亲的机会,自然没有人见过这些个首饰衣裳。

乔若婉贬低人的功夫真是见长!

拿一个死人用过的东西当见面礼送给初次见面的表妹?也只有她乔若婉能做的出来。

若素满眼的欣喜:“多谢婉表姐,若素实在是喜欢的紧,只是----”她摸了摸蜀锦做成的缕金挑线纱裙和银纹绣百蝶度花裙,喃喃道:“这衣裙好像大了些,我穿不了,长姐还是你自己留着穿吧。”

她拿着衣裳细细瞅了瞅,一个不小心之下抖了下来,衣裳顷刻在她手里垂地,明眼人也看得出来是大了些。

前一世乔若素长的高挑,和乔若婉个子差不多,而此刻的若素因为常年体弱,又只有十二岁,确实还没长大。

乔老太太在后宅过了大半辈子,面上不说,心里通透着,可一个是嫡亲的孙女,另一个又是已故二女唯一的血脉,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老人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乔若婉被呛的想吃了苍蝇似的,表情怪异。

这一个月来,她就没睡过好觉,每夜都能梦见三妹满身是血的站在她的床前,怀里还抱着带血的婴孩。

她的首饰衣物本应烧掉才干净,可夫君为三妹置办的东西都是一等一的好货色,件件上百两银子,她搁置了一段时日,得知表妹来乔府长住,她起了心眼,干脆拿这些东西做人情好了。

可这小姑娘实在不好糊弄,乔若婉尴尬的笑了笑:“是表姐考虑欠佳,二姑目身材秀美高挑,我还误以为表妹也是如此呢,母亲派人通知我的时候也没说清楚表妹究竟多大了,你看我这事办的!”

褚氏和乔若云母女两但笑不语,乔若娇看着一托盘的好东西,眼馋的不得了。

若素把这些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这是她前一世练就的本事,于是眸光一闪道:“我看娇表姐体态丰腴,个子都快赶上婉表姐了,不如这些衣裳就给娇表姐吧。”

乔若娇听了,突然对自己不喜的表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乔若婉自然也愿意顺着台阶下,于是笑道:“也好,咱们都是姐妹,给谁都一样。”

王姨娘对首饰衣裳尤为在行,一眼就看出了托盘上那套在晨光之下泛着蓝光的首饰,啧啧道:“真是好东西,婉姐儿对待素姐儿可真用心吶。”

乔若娇和乔若惜的心Xing远远比不上乔若云和若素,闻言皆是不约而同的撅了噘嘴,既然都是姐妹,为何待遇却不同。

陶氏瞪了王姨娘一眼,心里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了,就没见过这般不知礼节的妾室。

乔大爷也纳了两妾室,却都被褚氏治的死死的,至今避子的汤药都没断过,更别提出来招摇过市!

思及此处,陶氏又是一阵惆怅和憋屈!

乔老太太礼佛多年,没什么心思搭理儿媳妇之间的烽火硝烟,遂提高了嗓门说道:“行了,行了,都回去吧。”

众人离开后,若素陪着乔老太太去了后院的小佛堂念了一会经。

乔老太太很满意这个外孙女,恨不得把她窝在心尖上宠着:“素姐儿也喜礼佛?你那几个表姐进了佛堂就犯困,也就是三姐儿和婉姐儿以前能陪着我在这里坐一会。”

乔家庶女已经是死了的人,老太太为了避嫌,在若素面前只是称‘三姐儿’,而非素姐儿。

若素淡若清水般的笑了笑:“今后,若素陪着外祖母就是了。”

------

翠玉阁,前院青石小径旁的几株腊梅上还残留着已经败落的花蕊,枝桠上青中带着嫩黄的星星点点已然清晰可见,离发芽的日子不远了。

徐妈妈扶着陶氏坐在屋内临窗而立的贵妃椅上。

陶氏一手撑着额头,对跟着进屋的乔若惜挥了挥手:“惜姐儿先下去,母亲和你长姐有话要说。”

又是这样!

每次长姐一回来,自己就成了多余的!

乔若惜虽是不甘,却也不敢武逆母亲,瞪了长姐一眼,就气鼓鼓的出去了。

不是陶氏偏心长女,而是有些事不能让乔若惜知晓,她心思太过单纯。

乔若婉再也伪装不下去,在脂粉伪装之下的姣好容颜颤了颤,徐妈妈给她端了杌子说:“大小姐,您这次做的有些过头了。”

陶氏叹了口气:“枉我一向夸你聪明,你再怎么吃醋,也不能真把人给弄死了,你就不能等到她把孩子生下来?!忍都忍了两年了,还急于这一时?若是文世子查出了真相,他又会怎么待你!”

陶氏痛心疾首,却对乔若素的死没有丝毫心伤,她是心疼自己女儿的下半辈子,继而又愤然道:“柳氏那个贱蹄子和我抢恩宠,她的女儿又抢了我女儿的丈夫,死就死了吧,只是你这件事做的太不理智,只要孩子一生来过继在你名下,你怎么处置那小蹄子都可以,如今倒好,你还不是要为子嗣的事Cao心!”

乔若婉最近被噩梦所扰,精神头不太好,她拧着帕子,目光中尽数都是不甘和怨恨:“母亲,你是没看见世子爷待她有多好,当初我也是不愿意让素姐儿进门的,若不是世子爷同意,我---岂会真的让自己的庶妹共侍一夫!”

陶氏接连叹气:“这也是母亲的错,当初只想着为你谋好后路,竟没料到文世子是真心喜欢那小蹄子。要不是母亲极力劝道你,你也不会轻易着了他的道啊。”谈及乔若素,陶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跟她生母就是一个德Xing,看上去娇滴滴的,专会勾-引-男人。”

乔若婉在外人面前的舒雅从容早就消失殆尽了,她抽泣着看着陶氏,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陶氏思忖了一会,说到:“事情都处理干净了?文世子有没有起疑?”

乔若婉定了定神道:“加了毒药的参汤全倒了,连瓷碗和药罐也砸了丢进了护城河,那贱人的尸体早早就埋了,他---他这一个月来就没回过府,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陶氏恨铁不成钢,伸手在她脑门上重重戳了一下:“你呀!连自己夫君都看不好,你还怎么执掌文家的庶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