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命非凡

更新时间:2020-11-22 06:20:44

天命非凡 已完结

天命非凡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起成功 分类:都市 主角:赵恒北如烟陆猛 人气:

主角叫赵恒北如烟陆猛的小说是《天命非凡》,它的作者是一起成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后一颗子弹,那就等于没有子弹。  最后一枪! 赵恒眼睛眯起:柳白书肯定会珍惜最后一枪。 最重要的一点,柳白书刚才开枪只是伤人,证明他并不想断掉自己的活路,也说明柳白书对逃出一条生路还是存有一点希望,有希望的人敢玩狠却不会玩命,从小被风叔训导善于观察的赵恒脑子里快速分析着。 他推断一番后得出结论,如他有机会出手,绝对有把握一举击杀心存逃意且身疲力尽的柳白书,赵恒有这个自信,但他依然不想出手不想冒险,因为他对一百万赏金没兴趣,更不想无谓的英勇救人壮烈牺牲。 一名警戒的警察走了过来,忙厉声喝斥:“回屋!” 陆猛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大声骂道:“回个球!” 警察一脸震惊的捂着肚子摇晃站起,腹部翻江倒海,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少年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能把刚从警校毕业的他撂翻,而且他刚刚已经挪移闪避,谁知却还是不及陆猛速度,当下腾升出一抹愤怒。 “造反吗?” 他按着黑色枪袋杀气腾腾冲上去,陆猛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肩膀,没有防备的年轻警察再度跌飞出去,在地上拖出足足两米长的痕迹,不仅肩膀像是要散架,屁股也摔了一个剧痛,几经挣扎才扶着墙慢慢站起来: “你、、、” 他还没得来及喝叫同伴驱赶,陆家村民就全涌过来看戏,他转而去阻挡他们,无论警察怎么喝叫都不理,当警察搬出凶犯有枪时,陆家村民更是嗤之以鼻,家家猎户,以前全都有枪甚至还有一门近百年的土炮。 只是后来被官方收走才没再把玩。 人群汹涌,警察只能板起脸驱赶。 也就在这个空挡,光头男子已劫持人质横在村道中间,一脸讥嘲的前者完全无惧身前身后的数十把枪,他一边把枪顶在白衣女子脖子,一边拍拍她嘴中的匕首:“开枪试试?看看是谁先死!有她陪葬值了!” 专业的手法,专业的枪法。 “柳白书,开个条件吧。” 带队警官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事了,这红色通缉榜的柳白书太凶悍了,自己足足追击了他七天七夜,结果不仅没有把他击毙或追捕归案,反让他把北家小姐劫持在手里,北家一名跟随保镖也被他当场重伤。 看来银衣捕快四字,要丢在柳白书手里了。 “五百万旧钞,一架出境的直升机。” 柳白书瞪着血红的眼睛,摆出要跟警察拼死一搏姿态,呼吸粗重的如同困兽,他很专业的提出能活命的条件:“给你们一个小时,如果我见不到钱见不到直升机,老子就杀掉北家小姐再跟你们死战。” “我可以保证,你们会有十人陪葬。” “你们追我七天倒下十八人,该不会质疑我的强悍吧?” 柳白书呈现出强大自信,继而挺直腰板冷笑道:“司马清,我劝告你最好不要玩花样,虽然你身手强悍还有这么多炮灰,我未必能把你拉进来陪葬,但如果我拜把子兄弟关大王知道我是死你手上、、哼哼、、” “你全家老小必成肉酱!” 他杀气腾腾:“钱是公家的,命是自己的!” 四周警察身躯微微一震,脸上都流露出一抹讶然,就连司马清也是轻皱眉头,关大王是华国的关外巨盗,身处三不管地带为非作歹,传闻那是一个凶残歹毒的家伙,手上有百余条人命,而且关大王为人很护短。 谁招惹了他的人,不论对错都是全家屠尽。 想不到柳白书真跟他有关系,在司马清神情凝重时,远处一个身影也微微皱眉,一名戒备的年轻警察恰好捕捉到他样子,那是一个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儒雅不凡,中年男子在听到关大王字眼之后就转身离去。 “司马清,你不要玩火,珍惜自己和家人。” 柳白书喊出这句话时,恰好把白衣女子的脸庞转到赵恒这边,风轻云淡,北家小姐就像一副美丽的风景画像,在赵恒的面前缓缓展开,风的发丝,云的衣裳,那双眼睛纯净如水,而苍白脸颊更是让人爱怜由生。 赵恒的心都跟着空灵起来,随后他鬼使神差踏前: “柳白书,我要和你决斗。” 柳白书立威的笑容绽放到了一半,便遽然冰冻。 陆猛一愣:“哥,抢钱啊?” “不,哥抢女人!” 赵恒无视陆庄村民的好心劝告,也无视脸色巨变的警察拦阻,给陆猛丢下一句话就身子一晃,很轻易的从两名警察空隙中钻过,像是堂吉诃德般站在有枪的柳白书面前,修长手指很嚣张抬起,点着柳白书鼻子: “柳白书,我要和你决斗!” 荒唐! 无论是数十名警察或柳白书都目瞪口呆,他们全都认为这是陆庄的疯子,否则怎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怎么敢叫板杀人王呢?要知道柳白书杀人如麻,训练有素的警察都被他打伤十多人,何况年纪轻轻的赵恒?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这是在场所以警察的真实想法,唯有陆猛喜形于色,回屋拿了赵恒的军刺和自己的匕首,他完全没考虑什么危险,只知恒哥出手必定马到成功,想到即将到手的一百万,他浑身就充满了劲,同时深刻自责: 原来恒哥喜欢女人! 他拍拍自己的脸:“下次,谈女人,不谈钱。”接着他又快步钻去后面,藏着两件兵器和一支弓箭小心翼翼地躲过警察,他心里清楚,恒哥需要他的配合,需要他制造出手的机会,只要恒哥出手,柳白书必死。 小小年纪想着杀人,他并没觉得不妥。 这个时候,司马清正把脸阴沉到无以复加,对着赵恒喝斥一通无果之后,他就向四周被强制赶走却依然躲在门后的村民吼道:“胡闹!这是谁家的孩子?谁家的孩子?再不把人带回去,出了事自己负责!” 司马清环视周围厉喝:“谁的孩子?” 话音吼出却没有人回应,陆庄村民以漠然无视态度回应警察,除了他们确实没有能力劝告赵恒之外,也有让赵恒在警察面前表现之意,让这些城里人看看陆家庄的孩子,是何等的无惧和剽悍。 这时,柳白书正冷笑扫视眼前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手中没有武器手臂也不强壮,眉清目秀蕴含着一丝书生气质,这种小角色找自己决斗,他觉得荒唐可笑:“小子,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找死?” 赵恒不紧不慢踏前两步,因为他年纪轻轻且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柳白书也没喝止和阻拦,免得被人耻笑自己懦弱,随后就听见赵恒淡淡开口:“你不是杀人王吗?不是红榜第一人吗?不是身背十四条人命吗?” “有种,跟我过两招!” 赵恒很狂妄地点点他:“生死各安天命!” 在他超乎常人冷静和惊人的胆魄中,柳白书眼神变得有些异样和凝重,眼前小子如非白痴脑残,那就是天生奇人,面对自己面对枪口,就是华国四大家主怕也难于这样从容淡定,而这小子却完全无惧。 司马清也是嘴角牵动,他感觉遇见一个疯子。 “小子,不是老子不想成全你。” 柳白书嘴角勾起一抹讥嘲,枪口丝毫没有移开白衣女子颈脖,笑意格外狰狞:“而是老子没那么傻,我一旦放开北家小姐,周围数十把枪就会把我打成筛子,你说,我会愚蠢到跟你决斗吗?” “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要跟我决斗?” “因为我喜欢她!” 赵恒手指点向白衣女子,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拘束,他的眼睛如燃烧的火焰,流露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强硬,他毫不顾忌的回道:“我不喜欢心爱的东西被人拿捏,所以我要跟你决斗,你明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