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莲华色

更新时间:2020-10-28 04:47:48

莲华色 已完结

莲华色

来源:落初 作者:水痕花信 分类:都市 主角:孤羽红莲 人气:

《莲华色》是水痕花信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莲华色》精彩章节节选:她是幻族妖魅,为了守护那一点点愚不可及的亲情,她化身男儿,身入无间,却不料让那人误入心窝,从此画地为牢。  他是魔类异端,祸世妖孽,纵容她的挑衅与调戏是一种情趣,原以为只是一点浅浅的动心,殊料生死两度,爱恨刻骨。  孤独遗世的莲华杀手,睥睨无敌的寂寞王者,两个同样的骄傲又孤独的人,会编织出怎样的爱恨纠葛?(新文《火爆女仙:绝色炼器师》期待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实证明,邪少医术高明,两天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宽裕了,孤影伤势已基本痊愈,只是稍显气血不足,脸色有些苍白。孤影心中非常感动今生能遇到这样一名好友,但表面上还是忍不住对他吐槽——“聒噪的男人!”

“聒噪?居然嫌我聒噪!孤影,你之话语深深刺痛了我柔软的心!”说着,邪少扶着墙壁做西子捧心状。

孤影笑道:“你邪少铜皮铁骨万毒不侵!”

淡竹坞的笑语淡去……

夜风清凉,月光如水,静谧的城池,光影暗淡。无间之城位于神雀王朝的中心,亦是凡界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无间之城分为内外两城,脱去外城浮华的金粉,黑暗的内城在月色下更显森严。

孤影着一袭黑衣,面上戴着朱漆面具,悄无声息的摸进内城的黑日囚。

阴森森的牢房湿气很重,一滴滴水声从石壁里渗出,孤影身如鬼魅,穿过一条漆黑的狭长甬道,就看见一座厚实的石门,两名青衣守卫悠闲的守在门口,其中一名守卫口里还叼着一根发黄的狗尾草。孤影隐身暗处,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会儿,见青衣守卫并未发现异常,于是趁守卫不备,剑光一闪,无声无息地将二人解决。

将两名守卫的尸体拖到暗处,孤影回到石门前,贴着门缝倾听里边的动静,并未发现有何不对,于是便推门而入。

手掌蕴含无上真力,厚重的石门被缓缓推开,石门移动引动门内机关,深埋地下的齿轮迅速转动。千万根细如牛毛的毒针飞射如雨,孤影急急挥动黄泉宝剑,化出一道护身气罩,只听叮叮叮一阵清脆响声,飞射的毒针钉在气罩上,寸寸蚕食气罩,使得气罩越来越薄。

当此危急时刻,前方又飞来三个猩红光球,快如闪电,疾如流星,无比霸道的将护身气罩生生撞裂,数十根丝若牛毛的毒针刺中孤影。孤影喉头微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提剑将三个光球奋力挑开,而后化身光影匆匆逃离。

而在黑日囚外,青翼副将练无极正率领十三名青翼战士严阵等候。神雀王朝有朱翼、青翼、苍翼三翼大军,其中朱翼善攻,青翼善守,苍翼擅长术法阵略辅助朱、青两翼。眼前这十三名青翼战士身负刀剑,杀气凛凛,均为精英中的精英。

孤影的身影甫一出现,十三名青翼战士立即蜂拥而上,刀剑齐出,组成十三青光杀阵,如光如影,如雾如电。孤影心头烦闷,清喝一声:“魅鬼蚀月!死来!”黄泉剑登时幻化出无数道蝴蝶般的金黄剑流,十三青光快,孤影就比他们更快,就连月光也无法捕捉她的影。只见一片纷乱光影,只听一阵刀剑之声,当孤影再出现时,她已冲出杀阵,手持黄泉剑伫立在宽阔的街心。

夜风轻吹,妖冶的面具上溅了几滴殷红的血,莲华玄衣也破了好几条口子,能够看见血淋淋的伤口。

练无极双手抱胸,身后背着一黑一白两把长刀,眼中隐隐透出兴奋的色彩,他徐徐走到孤影面前,说道:“修为不差,你值得练无极双刀尽出!”说着,就无比慎重的拔出双刀,挽了个起手式,又问道,“女人,你的名字?”

孤影冷哼一声,说道:“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说罢,孤影身形瞬动,黄泉之火瞬息燃烧,划出一道十丈长的火焰匹练,疯狂席卷众人而去。

练无极双刀交错,又猛然劈开,十字刀芒应势而出,对上黄泉之火的一刹那,光芒流泻,奇幻异彩,强烈的碰撞令练无极虎口破裂、气海翻腾。“好强势的力量!”练无极不禁赞叹,而孤影却在这一击之后趁势远遁,徒留一段灼烈的焚痕,烙在黑日囚的石壁上。

练无极狠狠跺脚,怒道:“追!”

即便受伤,孤影的速度依旧举世无双,这是身为幻族之人的骄傲。

摆脱掉守城禁军的一路追杀,孤影越过凝碧湖,遁入茂密树林,当完全确定无人追来之后,才寻了一个隐蔽之所,开始疗伤。

午夜的树林异常静谧,幽静的月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投射到苍白的脸上,凄凄切切的虫鸣声令人烦闷。

借着月光,孤影撕开破碎的衣裳,将伤口粗略包扎,而后开始运转真气意欲逼出毒针,奈何毒针入体,细如牛毛,竟然能顺着经脉移动,当真难解!孤影紧紧皱着眉,额头渗出一滴滴滚烫的汗珠,突然喉咙一甜,呕出一滩黑血,血中隐含两根毒针。做完这些,孤影只觉得脑中一阵晕眩,再提不起半分力气,于是缓缓闭眼,就此昏睡过去。

这时候,树林里轻轻响起脚踩枯叶的破碎声,黑暗中现出一抹素白的影。邪少一袭白衣,衣上绣着浅浅的灰色竹纹,今天他出奇的没有戴帽子,而是用两支素色的龙骨簪子和一根长长的金丝细绳将头发高高束起。

“唉……”邪少无奈摇头,叹道,“你这人啊,真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说罢,邪少就弯下身子,抱起孤影,化身一道灰芒,向着双月湖所在的方向急速而去。

当孤影醒来时,已身在淡竹坞柔软的床榻上,睁开眼睛,就看见素净的床幔,微微转过头,温润的邪少就映入眼眸。

“我又要多谢你了!”孤影说道。

邪少一边将一粒褐色药丸塞进孤影嘴里,一边说道:“我上辈子肯定欠你钱,所以这辈子要还你债!”

孤影莞尔一笑,邪少又递上来一碗清水,喂她喝了两口。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稍许,孤影垂下眼睑,缓缓说道:“邪少,你真是一个好人,你真的很好……”

邪少讪讪的笑了笑,道:“好什么好,别把我想成至真至善的大善人活菩萨,算你运气好,我也就比其他邪灵多了那么一丁点良心而已!”

“可你身上并没有半点邪灵的味道呀!”

“浅,粗浅,真正粗浅,坏人脸上都有坏人二字吗?”

孤影又浅浅的笑起来,和邪少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非常愉快的。邪少之于孤影,是朋友,是知交,也是救命恩人,欠他的恩情早就还不清了,孤影甚至考虑过要不要以身相许,但她知道在邪少的心中一直装着一个人,他就是为了这个人才抛却贪邪境的种种,只身一人来到凡界。心只有拳头大一点地方,容下一人,就再也容不下其他,所以他们只能是兄弟,是姐妹,是一世知己。

孤影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凝望着被剑柄磨得粗糙的手指,喃喃说道:“我能握住的东西本就不多,邪少,我很庆幸今生能遇到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