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更新时间:2020-10-18 04:58:30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连载中

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

来源:落初 作者:鼻犁器 分类:都市 主角:王爷穆念峰 人气:

完结小说《王爷之面瘫人设不能崩》是鼻犁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爷穆念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遇,东靖九王爷发现有一个人影赖在自己心里挥之不去,只觉得自己的面瘫人设要崩了…八年两茫茫,当年天下皆知的景烜成无人问津的残废墨王,穆思丞也长成了翩翩少年。相逢,当穆思丞掀开他的马车帘子,景烜望进那双纯真迷糊的明眸大眼,四目相对,景烜终于知道:这个人,自己要定了!……烜大哥,等我们出去,我…我就娶你。穆思丞一脸认真。圆圆的脸蛋看着格外的萌。景烜却听得嘴角嘴角狠抽:……谁给你说的让你娶我?……由于穆思丞这”羞涩“的一推,景烜连同轮椅被带着嵌入了身后的墙壁,完美的诠释了”我一掌把你带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周围的暗卫憋笑的同时也在想着怎样才能避免被灭口,正所谓八卦有风险啊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景烜摇头试图拜托脑海里的杂念,说不定今晚那小孩在穆念峰那里睡呢,这样就不用在意这么多了。景烜安慰着自己,然后上床准备休息一会儿,毕竟昨晚没有睡觉,今天一天情绪又大起大落的确实有点累了。

此时穆念峰和穆念卿正陪着穆思丞在花园里散步,穆思丞突然问道:“二哥,你昨晚为什么要和我抢大哥呀!“正百无聊赖的穆念卿一脸黑线:什么鬼?

穆念峰抬头看了看天空,今晚的月亮真是又大又圆啊,好想赋诗一首啊!

穆思丞又说到:“你怎么能和我抢大哥呢,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睡的嘛!“

穆念卿:谁想和你睡啊喂!穆念卿刀锋一般的眼神射向穆念峰……

穆念峰摸了摸鼻子,好吧,是我的锅,你又不是不知道丞丞是不能解释的,越解释越多问题

穆念卿:明明是你懒得解释…

“不过既然你想和大哥睡我就不和你抢了,我把大哥让给你了,我去和烜大哥睡。“

本来还想挽回一下自己在自家小弟心里的形象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和大哥睡的穆念卿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就默默住口了,和大哥睡就和大哥睡吧。不解释了……什么都比不上给他压制寒毒重要。

只是看看穆思丞还打算说话的样子,穆念峰和穆念卿默契的结束了这次的饭后散步,把自家的坑哥弟弟打发回房了。事实再次证明他们交流的结果就是被气到吐血,心好累的说。

于是穆思丞就心满意足的回了墨林轩,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的门,看了看景烜的房门,捏了捏手指就移到了景烜的房门口,推了一下门,没推开?

景烜在穆思丞走进墨林轩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听到他推门的时候就紧张的坐了起来,听到穆思丞推了一下门没推开就没动静了的时候,景烜松了一口气,总算透过一劫。

暗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敬业的回到了景烜的屋顶上,看到自家王爷一脸怂样只觉得世界玄幻了,以后一定要抱紧外面的小公子的大腿,毕竟能让自家王爷如临大敌的人直到现在就只见过他了。

事实证明景烜可能开心得太早了,因为“嘭”的一声,铸剑山庄的门再一次寿终正寝,真是可怜!不过在门整块离开门口的时候,景烜猛地挥手把桌子移到原位,为什么,因为怕小孩伤心。房顶上的暗二则表示:啧啧啧,欲盖弥彰,王爷你简直太虚伪了!

“嘭”的一声,这是门板掉在地上的声音,暗二目测了一下,就想现在冲到自家主子面前:这次的门我能修,堵上我做暗卫的尊严,这次绝对没有难度!

景烜坐在床上看着站在门口对着自己眨眼睛的穆思丞面无表情,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景烜泪流满面,真的确定自己喜欢这个熊孩子吗?这么暴力要是把他带回去王府的门表示活不下去啊!

穆思丞看着景烜,蹭蹭的跑到他面前:“烜大哥,门又坏了。”

景烜:你不觉得应该是你又把门弄坏了比较贴切吗?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景烜现在只想知道今晚自己要睡到哪里,现在没有门了就有理由让丞丞回他的房间去睡了。

然而穆思丞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拉上了他的手,他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就把牢牢抓住了:“烜大哥,今晚你和我睡吧,我的床也好大好大的,我可以勉为其难让你和我睡。”

景烜内心:不用这么勉强你自己的,真的。

穆思丞一边拉着他往外走去一边说道:“烜大哥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不会嫌弃你的。”

景烜内心:哦,那我应该谢谢你咯?

毫无疑问,景烜已经忘记抵抗了,因为掌心的温度太低想给他捂一捂,因为掌心里的小手太软了舍不得放开。景烜不仅妥协:就这样吧,反正就在铸剑山庄呆几天了,等回去盛京就好了,等离开了就好了。

自我承诺好了之后景烜跟着穆思丞去了他的房间里,景烜扫了一眼他的房间里的摆设,有点疑惑:怎么这个季节还有火炉?

穆思丞牵着他走到床边,景烜看了一眼枕头:暖玉?

看来这小孩不仅是体质寒凉那么简单。不知上次带出去的药丸有没有查出来什么,这次出去也得查查铸剑山庄的事了,当年铸剑山庄隐世肯定也有什么隐情的吧。

景烜完全已经忘记了自己上一秒所说的离开铸剑山庄之后就两不相关的事了,善变的男人啊。

等景烜理好自己的思绪,就看到小孩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于是很自然的给他脱了外衫,然后“服侍”他洗漱好躺在床上,景烜给他盖好被子之后顿然一僵,伸手扶额,自己这是在干嘛!要疯了有木有,面瘫人设什么的越发艰难了。

景烜又开始给自己洗脑:没事,等回了盛京就好了。

洗脑完毕,景烜也收拾一下睡了,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本来就是睡到一半被砸了门拽过来的。要是暗二现在还在的话一定会准确的总结:王爷绝壁是侍寝的人设!我敢赌两毛!

景烜躺着床上毫无睡意,看着小人儿又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然后一阵心安,又夹杂着些许罪恶感,个中滋味,足够失眠了。

景烜听着身旁越来越和缓的呼吸声,伸手捏了捏小孩的手,感受着手心的触感,景烜轻轻把穆思丞的肉肉的小手移到唇边,盖在自己的薄唇上:我到底该把你怎么办!越靠近越不想放手,越靠近越想再近一点,想把他就带在身边,但是……他该长成一个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去过他幸福的生活,他应该安定快乐的生活,自己不该毁了他。想着景烜觉得内心一阵翻涌,嘴角溢出一口鲜血。他伸出空着的手擦掉血迹,心里默念着清心咒,不禁苦笑:这就是惩罚吧,告诫自己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没事,就几天,过了这几天之后,就见不到了,见不到应该就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