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稚爱,挚爱

更新时间:2020-09-21 06:33:17

稚爱,挚爱 已完结

稚爱,挚爱

来源:落初 作者:言小凉 分类:都市 主角:言小凉莫子邦 人气:

主角是言小凉莫子邦的小说《稚爱,挚爱》此文是言小凉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干部,同学眼中的高材生,却总是和早恋这件事纠缠在一起,保持和学生干部一样的身份行事、保持着高材生应有的学习成绩,哪一个才是最重要的?她如何选择?明明深爱,为何却要转身?看着回头的浪子,微笑相迎还是擦肩而过?幼稚年龄的爱情,难道只能是过来人经验里的青春和遗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女人,你这是不是太激动了,有暴力倾向啊?”

和王静静打闹着,言小凉又接受到了来自莫子邦的眼光,没好气的避开,相比之下,自己这所谓的男友是不是太不长进了!

“言小凉!”莫子邦终于忍不住过来了。

“嗨!莫子邦同学!”言小凉笑得无害。

王静静立马很识趣的走开了,她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她不准备当灯泡。

“你会羡慕吗?”莫子邦看着那满墙的“静”字。

“多多少少有一点,很强烈的爱不是吗?”言小凉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你觉得,吴亦写的永远的爱,可能吗?”莫子邦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低下头,她能猜出来他后面的话,思量了一会,轻轻的吐出三个字:“不知道……”是的,她不知道,因为,对于爱情她没有经验,她更不可能预知未来。

虽然小说里,男女主人公的爱情都是天长地久的,但是那毕竟是小说不是吗,如果小说里的模式能套到现实生活,那小说就丧失了它吸引人的魅力了。

“我觉得只有50%的可能吧,因为未来太远了,谁都说不准以后的事情,我们也一样!”莫子邦说得诚恳,也说得现实。

“是的,未来太远,我们还太小。”明明知道他说得在理,可是为什么听了心里会失落,会心痛?他是理智得能够清醒的看到未来,还是因为爱得不投入才会如此理智清醒?

“我不会要求你给我任何承诺,顺其自然就好!”言小凉笑着看向莫子邦,她不愿意让他知道她的心痛,在他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她不会期望他的怜惜。

“哦!”看着她浅笑的模样,他已说不出后面的话,他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平淡,他只是不屑于吴亦这种貌似作秀的示爱方式,只是,他却更不喜欢她这么淡定的反应。

这家伙是爱着他吗?爱着的话,为什么会如此的不介意没有承诺的爱情呢?虽然,他知道现在的他不会给出任何承诺,也给不出任何承诺,可是,他还是因为她没有要求承诺而生气了。

房间里大伙的嬉笑声依旧,只是这厢两个人都有了各自的心思。

回家的路,没有让莫子邦送,而是坐着王静静的自行车,感受着她满满的幸福,也许,言小凉其实也是渴望这种幸福的,只是,她从来不会去强求别人无法给予的东西。

骑车的人掌握着方向,坐车的人,不费力却也只能随着别人脚踏出来的路线前进。也许她的爱情,就是那坐车的人,她突然发现她不是那个主宰方向的人。

“你和莫子邦是怎么回事啊?”王静静不满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你们的关系啊!你没听说吗?他们说莫子邦和低年级一个叫何花的女孩子谈恋爱!”

“何花?这名字真让人过耳难忘!”言小凉对莫子邦还是有信心的,她还真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震惊,而且,以他闷骚的性格和行为,这种暧昧的传闻在言小凉看来也属正常。

“是啊!还真是很有个性。”王静静也被言小凉带离了原本说出这个消息后想要的对话。

“是不是长得如花似玉呢?”

“要是长得很抱歉,有一个这样的名字还真是很郁闷啊!”

自行车上的对话,居然变得很轻松,年轻的性格本就应该无忧无虑的不是吗!

这一天初二八班刚发完政治期中考试的试卷。

“小凉,你问了老师为什么你的政治只得了99分而不是100分了吗?”和言小凉打赌比赛政治期中考成绩的王亮一屁股坐在了言小凉的课桌上,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考了98分还输了而懊恼。

“问了,老师说,从来没有人政治能得满分的!所以,就在最后的问答题上象征性的扣一分!”转着手上的圆珠笔,言小凉耸耸肩,“王亮同学,你该去跑步了哦,三圈!”

举着手指,言小凉提醒着王亮输了比赛就要乖乖履行赛前定好的惩罚规则。

“没问题,下次再来!我就不信你每次都能背个一字不漏!”

“欢迎踢馆!”言小凉对理科学科不是很自信,但是文科还真的就是能过目不忘!

“小凉!你看窗外的那个女孩!”班里的体育特招生黄玫突然拍了言小凉的肩膀一记。

“干嘛?”

“那个女孩叫何花!”

记忆力强大的不好之处,就在于,能立马反应过来黄玫说出这个名字的目的。就在前几天,在莫子邦告诉了他的好友他和自己的关系并被同学们风传之后,同学们多半是不看好两人的,所以有着很多好心、好事之人总在猜测和等待着悲凉结局的出现。

收住了笑容,言小凉淡淡的打量了一眼窗外的女孩,很明显,那女孩也正在打量着自己。

怎么回事?静静之前说的消息,王小瑰黄玫现在八卦的表情以及这女孩眼里不甚友好的情绪,这所有的一切,都让言小凉很自然的联想到“情敌”这个字眼。

收回目光,言小凉开始在教室里寻找莫子邦的身影,预料之中的,她看到他坐在教室的一角,脸上挂着看戏的表情。

没有再给出观众们想要的更多表现,言小凉默默的拿出书包,为下一节课准备课本和笔记本,顺便给即将用完的圆珠笔换了一支新的笔芯。

动作不急不缓,脸庞不怒不慎,太阳穴突然一阵抽疼,她因为他的表情愤怒了!这算什么?示威?而他却是放任甚至是乐于看见这种场面的?

再次抬头,她看见莫子邦已经在教室走廊外,和何花学妹打着招呼,很熟络的样子……

很奇怪的感觉,以前看他和女孩子打打闹闹,她从来不会介意,为什么这一次她竟会愤怒?是因为有静静和黄玫的铺垫,还是因为莫子邦那看戏的眼神?她甚至都还没有向他求证她就已经有了像抓奸在床一般的怒意!

不!她不会向他求证什么。如果,他真的很想看戏,想看她恼羞成怒向他要求保证或是想看她楚楚可怜向他低诉自己的悲凉的话,那他怕是不能如愿了。言小凉从来就不是小媳妇的性格,当然,也不会有泼妇一般的行径!好戏注定不会上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