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

更新时间:2020-08-10 05:36:39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 连载中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古小施 分类:都市 主角:季凉小姐 人气:

主角叫季凉小姐的小说是《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它的作者是古小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父母定下的娃娃亲,让素未谋面的他们走到一起,跳过恋爱,直奔婚姻。新生晚会上,她与学长同台演出,却被看台下的他拉到民政局,签字盖章,一气呵成。军官老公只欢不爱,冷着眼说道,“季凉,爷爷让我们生个孩子。”她挣扎不得,只能无奈妥协。新婚夜的月光下,他搂着另一个女人亲吻,她对他心灰意冷。妻子和旧欢同时怀孕,他却要狠心拿掉自己的孩子。离婚、当兵。一个月的时间,她的生活已经天翻地覆。三年后,部队里新来了教官。“大家好,我叫程燕西,是新来的教官。这位同志很面熟啊,我们认识吗?”程燕西皱了皱眉,“我脑袋中过枪,失忆了。”季凉瞳孔骤然紧缩,又淡淡转头,“不认识。”命运真是不公平,我恨你那么久,你却早就忘了我。那就忘吧,永远别再记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季凉从睡梦中听到嘹亮的号角声。恍然间,她还以为自己做了长长的梦,一醒来,她还是八岁前的模样。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远处传来整齐划一的口号声。

季凉揉了揉眼,看到床头放的迷彩服,拿着穿了起来。

宽阔的操场上,程燕西穿着一身军装,身形挺拔,双手背在身后,看着一营的人跑步。

“听说昨天咱们这里来了个小姑娘,叫什么季凉,还是你的约会对象。”一营营长袁丰旭笑着开口,“怎么没带来给我们看看?”

“你消息知道的不慢呀!”程燕西也笑了一声。

“还不慢呢!我可算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昨天晚上整个部队里都传遍了,把季凉形容的那叫天上有地下无的。”

“传遍了?”程燕西蹙了蹙眉,“谁嘴这么快?”

袁丰旭刚要笑,就听见连队里响起叽叽喳喳的声音。

“季凉来了!”

“快看,快看!”

“穿军装真好看!”

“谁TM说话呢!”程燕西吼了一声,“三连的人再给我跑二十圈!”

袁丰旭没有说话,只是微微转过身,捅了捅程燕西的腰,嘴巴张的老大,“靠,那美妞是你家季凉么?”

程燕西冷着脸转过身,一眼就看到在操场入口处远远站着的季凉。

季凉穿了最小号的迷彩服,但还是感觉有点大,裤腿微微卷起,穿着白色的帆布鞋,露着纤细的脚踝。头发简单的束成马尾,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干练,又有些清爽。她额角一丝碎发散落下来,在微风中轻飘起来,又柔柔的落下。

“果然是很漂亮啊!”袁丰旭道了一声。

程燕西深深的盯着那道身影没有说话。季凉好像在找他,抬起藕白的胳膊挡着清晨的熹光,时不时踮起脚,透过成群结队的士兵,朝这边看来。

他竟然觉得季凉这个动作异常温柔,不知不觉盯着她看了好久。

季凉见满操场密密麻麻全是穿着一样衣服的大兵,实在没找到程燕西在哪里,正准备要走,却从嘹亮的口号声中听到有人喊她名字的声音,浑厚有力。

“季凉!”

程燕西看她要走的时候,脱口而出叫住了她。

“咳咳……”袁丰旭掩嘴咳了咳,满脸笑意。

程燕西瞪了他一眼,又踹了孙天浩一脚,“你去把她叫来!”

“是!”

孙天浩刚要走,又被程燕西拉住,“算了,我去找她。”

“是!”

“让你昨天回来时买的手机呢?”程燕西朝袁丰旭伸出手,“给我。”

“团长,在我这里!”孙天浩连忙把手上的盒子递给程燕西。

“恩。”程燕西点点头,拿着盒子,大步朝季凉走过去。

季凉也看到了程燕西,修长的身材、俊美的容颜还是很显眼的,只是刚刚他站的太远,没看到。

“接着!”程燕西快走到季凉身边时,突然将手中的东西一抛。

“什么啊?”季凉慌张的去接,盒子却直直的打在她锁骨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才勉强接住。

“真是笨死了!”程燕西咬牙切齿的开口,跨到季凉面前,“你来找我?”

季凉皱着眉揉着自己刚刚被打的地方,说道,“如果我认识别人,肯定不会来找你。”

程燕西哼了一声,“找我什么事?”

“手机?”季凉才看到程燕西抛过来的盒子里盛着崭新的手机,问,“给我的?”

“对,你定时给爷爷打个电话,别让他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程燕西说完,转过身,看着还在跑步的大兵,突然手指一伸,指着其中一个,“你早上没睡醒吗?!给老子精神点!”

季凉皱了皱眉,耳膜都快震破了。

“你来找我什么事?别再让我问一遍。”程燕西骂完问道。

“就是想问问食堂在哪里。”季凉淡淡的开口,“不然你把孙大哥叫来吧,我先跟着他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

“他是我的警卫员!干嘛让他跟着你?”程燕西盯着季凉的眼,冷道。

“你……”

“你好好跟着我。”程燕西似乎颇为不耐烦,“你这小身板,站在一群大兵中间,小心被碾碎了。”

小身板吗?一米六七的个子还算小身板?不过也对,跟程燕西站到一块,都要抬着头才能跟他对视。

正说着话,一声长长的嘹亮的号角声突然响起。

“早操结束了,走吧,吃饭去。”程燕西说完,自顾自往前走。

季凉看了眼手机,小跑着追上去。

偌大的食堂里吵吵嚷嚷,一群大兵见季凉跟着程燕西走进来,个个脸上笑得暧/昧。

程燕西目不斜视,对他们的挤眉弄眼视而不见。季凉微微点头致意,客气的跟他们笑着。

“季凉,你笑成这样,是要勾/引我的兵吗?”程燕西走在前面,却突然开口。

季凉的笑僵在嘴边,“程燕西,你后脑勺长眼睛了?还有,你说话真难听。”

打好饭的时候,季凉故意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以后再也不找程燕西了,随便拉个大兵都比程燕西友好。

明明是这家伙非拉着自己来部队,真是,不可理喻!

“你坐这么远就以为我找不到你了?”程燕西邪气的声音从脑袋上方传来,季凉头都没抬。程燕西自顾自坐到季凉对面,低下头开始扒饭。

“团长!”

“团长!”

身边突然又响起几道声音,程燕西冷冷的抬起头来,看到几个营的营长都凑过来了。

“你们来干什么?”程燕西打量了他们几眼。

“季凉,我能做你旁边吗?”袁丰旭笑嘻嘻的开口,一屁股坐下。

剩下的几个人没有敢坐到程燕西身边的,都挤到隔壁餐桌上,眼睛却盯着季凉,贼溜溜的。

“我叫袁丰旭,是一营的营长,跟程燕西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好兄弟。”袁丰旭道,“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季凉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是季政委的女儿。”程燕西突然开口,吃完盘子里最后一粒米饭,站起身,“我先走了。”

袁丰旭一愣,突然站起身,朝着季凉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你……”季凉一慌,不明白这营长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朝她敬礼,刚要站起来。

“坐着坐着。”袁丰旭连忙按住季凉的肩膀,“你是季政委的女儿,这军礼该受的。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事尽管来问我。我在季政委手下当过兵,对他很是崇拜,他是个英雄。”

“谢谢。”季凉微微点头。

“季政委的墓,没在烈士墓园里?”袁丰旭问。

“没有。”季凉摇摇头,道,“跟我妈妈葬在一起了。”

“哦,好的。”袁丰旭笑了笑,没再说话。

吃过早饭,季凉想折回家属楼拿画板,走的不急,倒像是闲逛。

宿舍区旁边是一座小白楼,有医务室、有办公室、有后勤室。

程燕西会在这里面办公?

季凉挑挑眉,信步往那边走去。透过窗户,季凉却看到一个空空的屋子,一面墙上是巨大的镜子,角落里竟然还有架钢琴。

季凉推开旁边的小门走了进去,站到钢琴面前。钢琴上落了一层浅浅的灰,钢琴上暗黄色的漆都有些掉色,看样子是很久没用了。

鬼使神差的,季凉翻开钢琴,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按,琴键发出‘叮’的一声。

程燕西要回办公室的时候,却看到小白楼一楼围得满满的人,叠罗汉似的趴在窗户上往里看,静悄悄的、如痴如醉。

“你们……”

程燕西刚要发问,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的音乐声。谁在弹钢琴?季凉?

“让开!”程燕西上前,一脚踹开扒在门口的小兵,自己站了过去,凌厉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季凉坐在老旧的钢琴前,身子微微晃动,修长纤细的手指跳跃在黑白琴键上,轻踩踏板,缓缓地音乐声倾泻而出。阳光透过窗格打在季凉无瑕的脸上,勾勒出一条温柔的剪影,她的睫毛忽闪忽闪,美得虚幻。

程燕西不知道她弹的什么,只觉得好听。

第二次了。程燕西在心里悄悄地想,刚刚在操场踮着脚的样子,现在在弹钢琴的样子,季凉竟然带给他两次温柔的惊喜。

最后一个音落下,季凉才缓缓一笑。这钢琴的音质不错。

“好!”

窗外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好,引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季凉诧异的转过头来,竟然不知道窗外围满了人。

“季凉你弹得太好听了!”

“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季凉脸上晕起一层淡淡的红,“我就是随便弹的,我不知道大家在,我……”

“都不去训练了?!”程燕西突然一声怒吼,打断季凉的话,“有闲情逸致听着弹钢琴,不如好好去练打靶!”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

人群中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

“是啊!”

“就是啊!”

“谁说话呢?”程燕西鹰隼一般眼睛在众人间扫了一圈,“不服气是吧?一会儿搏击场上,谁打得过我,就放他一天假,专门在这儿听她弹钢琴如何!”

此话一出,一群人都不再言语,空气静得似乎都不流动了。

季凉抿抿唇,好像是自己破坏了纪律。

“季凉。”程燕西教训完大兵,幽幽的叫了声季凉的名字,“跟我走。”

“哦。”季凉这次乖乖的走到程燕西面前,跟着他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