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燃情年代

更新时间:2020-01-17 14:58:18

重生燃情年代 连载中

重生燃情年代

来源:落初 作者:银色纪念币 分类:都市 主角:梁一飞梁义诚 人气:

《重生燃情年代》由网络作家银色纪念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梁一飞梁义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这是一个烈火烹油,风云激荡的大时代。激情燃烧在每一个有理想的人心中,奇迹每天都在发生,数不清的传奇故事和英雄人物,如流星一般划过天空,谱下绚烂篇章。再次睁开眼睛,梁一飞回到了似曾相识的90年代。然后,一飞冲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奖金问题厂子里很快就有了结论,专门召开了干部和党员会议宣布,梁一飞也到场。

一开会,那会议室里就是毒气室,只要是男的,有一个算一个,小火轮烧得旺旺的,面前两个标配:一个烟灰缸,一只喝茶的杯子。

人到齐了,周万新站起来,挥舞了一下独臂,拿起抱着红绸缎得话筒,清了清嗓子,朗声开口。

“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一飞之前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减刑释放,出来之后给厂子立了大功。这功劳有多大,大家心里都明镜一样,不用我讲。我这个当厂长的答应过他,要给奖励,不能食言!”

说着,看了看边上的柯书记,说:“和我书记商量过,书记也非常的支持,一飞啊,我们是这样想的啊,有两个奖励。”

会议室里一愣,呦,还有两份奖励呢?

周万新先看向梁义诚,又看看在场的大伙,说:“宣传科老金今年就退了,他腿不好,这两年一直在疗养,我和他谈过,他非常支持让梁义诚来接他的班,大伙有什么意见?今天党委的都在,就当开一个小党会了,大家讨论。”

没啥好讨论的,梁义诚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人缘也好。

他就是老金一手带起来的,老金一退,就算是没梁一飞这回事,梁义诚正值壮年,能力威望都够,也能顺理成章从副科长转成正科长。

鼓掌,投票,全体通过,热烈祝贺,梁义诚起身发言,感谢组织培养,感谢领导信任,感谢同志们帮助。

“第二个呢,厂里决定,给梁一飞现金奖励!”

全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竖着耳朵,听下面的数字。

这么大的事,几百恐怕打发不了,估计得上千。

这就有点让人羡慕了。

一个中层干部,一个月连工资带奖金也就两百出点头,厂长一个月,各种加一块,才三百不到。

要是上千,哪怕就一千,都顶厂长三个月工资,普通工人差不多半年工资了。

而且看周万新之前把话讲得那么足,恐怕不止一千!

老周的性子大伙都清楚,爽快,果断的一个人,他高兴了,发个两三千都不稀奇。

倒是当事人梁义诚梁一飞父子,不动声色坐在那。

父子俩在外人看来一个德行,捧着茶杯慢悠悠得喝茶,就跟没事人似的。

周万新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才一字一句的朗声说:“奖励梁一飞同志,三千块钱整!”

全场‘嗡’的一下!

乖乖,果然不出所料,的确是重奖!

三千块钱,那足够买台22寸大彩电了,还是进口的!

整个厂子,有一个算一个,谁家到现在也没彩电啊!

对于在场的大部分而言,三千块钱即便不算‘巨款’,也是个‘大钱’,要是丢了被偷了,那是能难过几年的。

遇到坏脾气的婆娘弄不好都能闹离婚!

梁义诚心里跳了一下,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回头看了儿子一眼。

只见梁一飞非但没有什么特别高兴的表情,反而嘴角有些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

怎么,没达到儿子的心理预期?

周万新却没看到这一幕,抬起手,挥了挥,压住了全场的议论声,中气十足的说:“现在咱们市场化了,就要有功就奖,有错要罚,谁以后能立功,谁就受奖!谁要是干不好本职工作,那就挨批评、受处分、罚钱,直到调岗!”

老周爽快是有深层次原因的。

梁一飞这次不光帮着罐头厂解决了存货,还有个很大的隐形功劳:帮助他老周彻底树立了权威,让他的腰板挺了起来。

厂子效益不好,人人都骂厂长,厂长还没话说,效益好了,那人人都要巴结厂长,看厂长脸色办事。

有业绩,他老周对上、对下,讲话都有分量!

“周厂长这个话我很赞成!”

柯书记淡淡的开口了,捧着茶杯,说:“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怎么富?靠着偷鸡摸狗,违法乱纪?那不行!就是要开动脑经,运用知识,顽强奋斗,这样才能富起来!”

顿了顿,笑道:“当然了,现在厂子宽裕了,不光奖励梁一飞,之前大伙欠的工资也会补齐,接下来,厂子效益能越来越好,加工资奖金也是迟早的事嘛!”

书记的水平还是高的,一番话引经据典,恩威并施,把大伙说得都满意。

厂长书记都开口了,外加一个实权中层干部梁义诚,谁这时候跳出来触这个霉头?找不痛快呢。

还有个梁一飞,他可是劳改犯,真断了他的财路,万一他拍黑砖呢?

反正也不是自己掏钱。

鼓掌,通过!皆大欢喜。

周万新笑呵呵得问梁一飞:“一飞啊,怎么样,你周叔叔说话还是算的吧。”

给三千块钱,周万新自己也觉得非常到位的,十分对得起梁一飞的功劳。

他这个厂长一年忙到头,所有奖金加一块,也就不到五百块嘛。

一直沉默的梁一飞终于开口了。

语气很平静,说:“周叔叔,我说过,我是职工子弟,为厂子里做点事,就是不要钱也没问题。”

周万新愣了愣,然后笑了。

不要钱也行?那当初是谁非要谈钱,还把老杨讲得面红耳赤的?

微微一眯眼睛:“小伙子,话里有话啊。怎么,三千块钱还嫌少了?”

梁一飞摇摇头,说:“如果仅仅是为了奖励我个人,三千块钱,不少,但是如果罐头厂更好,销量更大,那三千块钱就太少了。”

“你说多少?”周万新问。

梁一飞想了想说:“上不封顶,至少要三万!”

三万?

这下会议室里炸了锅!

如果说三千块钱是一笔大钱,那三万就当之无愧是一笔巨款!

就在两三年前,80年代后期,万元户依旧还是钱人的代名词,即便这一两年经济一直在发展,三万块钱,也顶得上一个工人十几年的总收入。

最直观的一个比较,现在结婚的三大件:彩电、冰箱、洗衣机,全买进口的,置办齐全了,都花不到一万块钱。

实际上,这个三大件是新冒出来的说法,专门针对暴发户,放在普通老百姓头上,随便有一样,那就很有面子了。

三千块钱大伙都觉得是很多了,至于三万,那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根本没讨论性!

这次,连周万新都笑不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