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嚣张毒妃要弑夫

更新时间:2020-05-24 17:00:17

嚣张毒妃要弑夫 已完结

嚣张毒妃要弑夫

来源:落初 作者:风亦穸 分类:都市 主角:北狄景氏 人气:

风亦穸新书《嚣张毒妃要弑夫》由风亦穸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北狄景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君陌言,貌无盐,飞下枝头变麻雀;远和亲,嫁轩王,不到一年必下堂!”风云将变之际,她带着这样的祝福,远嫁敌国。亲,他不屑迎之,堂,她不屑拜之!远嫁敌国的和亲公主,自古以来就没有几个有好下场。可她是君陌言,精通兵法五行,又炼就了一身的好毒术!兵来毒挡,水来毒淹,她君陌言怕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怕是接下来,你们,会更失望!

只是,夜轩暮听见了君陌言说“体贴入微”二字时,唇角不由的向上微微翘起……看来那三十大板,她是记着的。

舞姬们鱼贯而入,翩翩作起了霓裳舞。陌言当真是有些饿了,那油乎乎的手,抓完了鸡腿又去抓猪肘,还真是毫无形象!

“寻儿你看,那个西羌公主何等的野蛮!到时候等我向皇兄说说,废了她,扶你为正!”

或许陌言是在大漠里久了,这耳朵是练的尖了,再加上这内力也不差……刚刚那句话,是听的很分明!

她啃猪肘的动作顿了顿……半秒左右,随即,她啃的更加毫无形象。

眼角偶然瞥到……夜轩暮那厮,好像是在憋这笑意?

“皇……”夜轶枫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刚刚夜骁璘说的那句话,不光是君陌言听见了,他听见了,想必夜轩暮也是听见了。

夜轩暮自从被封为轩王之后,就极少笑了。可是刚刚他居然笑了?

“皇嫂觉得这舞如何啊?”为了掩盖刚刚的失态,夜轶枫话锋一转,对上了陌言。

陌言也不理会,等她从容的啃完猪肘,方才抬头看了一眼舞姬。

“还行吧。”

她回答的很是中肯,但平心而论,比起白煜从各地搜来的那些舞姬所跳的舞,还是有那么些差距。

“那领舞的又如何?”

夜轶枫不肯放过她,继续发问。陌言仔细的瞧了瞧那领舞的舞姬,点点头,又摇摇头。

“容貌生的着实不错,只是这舞姿,平平。”

陌言怎么觉得皇后刚刚剜了她一眼?她刚刚吃的再难看,皇后也二话不说,怎么就谈论了一下那舞姬,就惹着皇后了?

“皇嫂可知?这支舞是曦紫特地学了,来祝福皇兄新婚的。”

曦紫……应当是东夷最受宠的小郡主唐曦紫吧?“郡主也真是有心了。恐怕是准备的有些仓促吧?”看来那个空着的位置,就应该是给唐曦紫留的。

一曲舞毕,唐曦紫走了过来,乖巧的先向皇后问了安,然后才对众人施礼,款款落座。

“郡主如此聪慧,当真是东夷所有女子的楷模。”江寻看着她身旁的唐曦紫,温文的笑着,露出两颊的梨涡,甚是可爱。

可陌言并未看见唐曦紫有一丝喜色。怎么,这位楷模郡主,哪儿又出问题了?

“刚刚皇嫂说曦紫的舞姿平平。”

陌言狠狠的踹了夜轶枫一脚,但脸上的笑容却也保持不变。

“既是如此,想必皇嫂的舞姿当是倾国倾城吧?为何不献舞一支,让我这般舞姿平平的人,增长增长见识?”

“不会。”

她答的干脆……她君陌言当真不会跳舞。

“皇嫂何必过谦?”

“当真不会。”不管她会与否,都会受辱吧……惹到了皇后疼爱的郡主。

“那抚琴总该会了吧?”

连皇后都发话了,不愧是皇后疼爱的郡主。陌言脸上神情变冷,却笑的更加妩媚。

“臣妾不懂音律,不懂琴瑟,不知踏歌,不知霓裳……让臣妾如何秀艺?”

大厅里沉寂一片。

贤妃廖轻寒摇摇头,她知道,这时候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

皇后是极其偏爱唐曦紫的,而刚刚这君陌言又惹恼了皇帝,夜轩暮是断然不可也断然不会站出来的,至于夜骁璘,充其量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他懂什么?轶枫也是,这问题本就是他惹出来的……想来,这时候也只有她能说上两句话了。

“轩王妃。”她柔柔的唤了一声。陌言也不答,只是转过头来对她回以一浅笑。

尽管这几日天气还是有几分暖意的,但这君陌言的笑却能让贤妃心头一震……皇帝登基之时,四妃之位本是封满,但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尚存,并还能留有皇嗣。可见着贤妃也绝非善类。

而如今,陌言那分外阴鸷的笑,当真让她敢到寒意。

她这般笑容,只是曾经在夜轩暮的脸上看到过……想不到最后还是夜轩暮娶了她。

“刚刚曦紫郡主这般举动可着实有失大体。想来咱们东夷的第一位皇后,被开国皇帝封号德礼,不也一样不懂琴瑟,不知舞曲?自古成大事者怎小节?”

既然有人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何乐不为?更何况她刚到东夷,很多事都还没准备好,方才也是太冲动了。她这性子,是该敛起来。

念及此,陌言起身对着唐曦紫,皇后躬身施了个礼,敛去笑容,婉转道:“臣妾刚刚失礼了,还望皇后,郡主莫见怪才是。陌言这几日身子有些不是,可否先行退下?”

唐曦紫的嘴唇动了动,她本想说几句,但皇后很及时的拉住了她。

这位郡主很是个角儿,她倒也能立即会意,端坐在皇后右侧。

“王妃不舒服,早就该说了。身子最重要,来人,把王妃带去紫宸殿里休息。”还未等皇帝说话,夜轩暮便冷冷的给予了答复。

看来,这轩王与皇帝的关系,是一点也不好。

夜轩暮瞥了她一眼,似乎那眼神里对她还有一些责怪?怎么了?

陌言虽疑,却也不会当众来问。既然夜轩暮已准了她走,她也不想再留在这儿,看那位楷模郡主和依人侧妃。

“臣妾谢王爷恩典。”

她跟着内侍太监,从左侧退了下去,却才行了十步不到,一块素色手绢递在了她的面前,陌言神色一僵,半秒不到,嘴角绽开了一抹极甜的笑。

递她手绢的,正是那日的那位白衣纪将军。那纪将军指尖轻叩了桌面三下,陌言立即会意,拿着那块手绢,垂着首,快步向前走去。

申时将至,陌言到了紫宸殿。引她来的那名内侍,一看就知道是位老宫人,只是嘱了她一句:“夜深露重,王妃早点休息。”

行礼,即退了下去。

陌言在这紫宸殿里转了一周,布置的华而不奢,风格有那么几分像轩王府,却比轩王府要冷清了许多,只有几名宫婢在这儿守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