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黄河诡事

更新时间:2020-04-07 09:13:34

黄河诡事 已完结

黄河诡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董三哥 分类:都市 主角:张小颖沙滩 人气:

主角叫张小颖沙滩的小说是《黄河诡事》,它的作者是董三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本是一个穷屌丝,可因为表哥的一次婚事,使我得罪了女鬼,为了命活,拜捞尸人为师,却不想,父母被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为了报仇,我苦学道术,寻遍黄河两岸,什么千年尸煞,黄河鬼王,冥河府地,一一闯了个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我按师傅的话,把钱送了过去,被撞死的老头,还真有个老伴,天天以捡垃圾为生,本来生活都过得结巴巴的,老头一死,这以后的日子恐怕是更苦了。

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不知为什么,师傅没有责备我。

七月十五过去,我和师傅接着捞尸,可能上游有人拦截的原因,这些日子我和师傅捞的尸体并不多。

不过,师傅还有一项买卖,那就是算卦,他算卦是挑日子的,初一和十五,每个月就算这两天,每天十五卦,多了也不算。

可是自从我跟了他,就没见他算过十五卦,每天算三卦都是多了,而且卦金也少得可怜,每卦才收十块钱。

记得有一天,我来了兴致,让师傅帮我算一卦,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娶个媳妇。

师傅二话没说,朝门外的黄河里一指:“看到没,哪天捞到个活的,你就有媳妇了。”

这还不算,还收了我一百块钱卦金,从我零花钱里扣。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师傅这算卦的少了,他这明显是胡说八道。

从黄河里捞出来的都是死尸,从上游跳进黄河,冲到“死人弯”这,没一个活的。

有一天师傅说要出趟远门,这些天,让我自己去捞尸,只是嘱咐我小心点,当天他就离开了,好像有很急的事。

他这一走,我就自由了,想干什么干什么。

不过,每天都要划船去黄河里转一圈,这是不能少的。

一连两天,也没捞着一具尸体,我感觉,这小日子过得舒坦多了。

可是第三天,我正在河里划着船找尸体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飘着一具尸体,等我划近了一看,是具女尸,不过,并没有腐烂,身体还没有浮肿。看样子,应该掉河里没多久。

我拿起捞尸网,刚要捞她,突然看到她头上有个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根金簪,上面还镶嵌着一块红色的玛瑙。

这可把我吓坏了,因为上个月和师傅寻找李小琪的尸体时,曾碰到了“鬼扒船”。当时,那个女尸是立着的,她头上就带着一个这样的金簪。

师傅曾说过,在黄河里立着的尸体,并不是真正的尸体,而是煞。她拦住你的船是想让你替她伸冤,你要不想惹这麻烦,最好别捞。

想到这些,我哪还敢捞她啊?,划着小船,逃也似的走了。

上岸之后,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可是到了晚上,我正在熟悉之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我的窗户,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幻听呢,可是又敲了两声,我才确定是真的。本来我一个人就害怕,现在深更半夜的有人敲窗户,我就更害怕了。

“什,什么人?”我仗着胆子问。

“大,大哥是我。”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听声音有点颤抖。

“你这大晚上的找我什么事?”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是这样的大哥,几个月前,我妹妹跳河了,我想请大哥帮我捞尸。”

一听这话,我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这女人也真大胆,大晚上请人捞尸。

我把窗户打开个缝,只见一个女人正站在窗外,不过,她全身湿淋淋的,我朝外面看了看,外面也没下雨啊。

不过,这女人的眼睛非常犀利还有些阴冷,我似乎在哪见过一样。

看到她冻得瑟瑟发抖,我便披衣而起,开开门让她进来,

可是她并没有进来,她说,她还有事,只是希望我尽快把她妹妹的尸体捞上来。

我问她妹妹长什么样,她说,她们是孪生姐妹,二人长得一摸一样,她头上还插着一支金簪,说着把她头上的金簪拿了下来,说是她们姐妹的金簪一摸一样。

我接过来一看,觉着这么眼熟呢,上面还镶嵌着一块红色的玛瑙;可仔细一想,自己白天见到那具尸体,不就带着这种金簪吗;原来是她的妹妹。

我想,她妹妹的尸体应该漂到死人弯去了,应该不难打捞,便答应了,告诉她,明来带只公鸡来领尸体。

女子很是感激,说明天一定来取,临走还放下一给钱,我拿起来一看,虽然是湿的,晾干还能花。

第二天,我一早便出了船,希望能早点打劳出那具尸体,好让她姐姐带走。

可是划着,划着,突然我的船停了下来,我朝水下一看,只见一具尸体挡住了船体,最为显眼的,是她头上带着一支金簪,我心中大喜,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找她呢,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也没有捞尸网,伸出两只手,抓住她的衣服,直接就把她拉上了小船。

也就刚刚中午,我就回到岸上了,把尸体先找了口棺材装殓好,一会儿,等她姐姐来了好拉走。

可是等了一下午,也没见她姐姐来,又等了一天,依然没见她姐姐来。

这可把我气坏了,这人也太不守信用了。

尸体不能一直在房间里放着,时间久了就该臭了,当天晚上我就去看那具尸体。

我打着手电朝棺材里一看,只见尸体并没有腐烂,捞尸体的时候,我也没有仔细看这女尸的样子,现在尸体身上的水差不多干了,头发也拨到一边去了,这才看清女尸的样子,果然和她姐姐长得很像,几乎是一摸一样。

看完尸体,我正准备走呢,转身时,我扫了一眼她的眼睛,使我不禁又多看了两眼,因为她的眼神,也是那么的阴冷。

而那天晚上,她的姐姐不也是这种眼神吧,如果说两人长得像还说得过去,带一样的金簪也可以,可这眼神是不可能一样啊,难不成那天晚上——。

想到这里,我再也不敢往下想了,“蹬蹬蹬”倒退了数步,再也不敢往棺材里看了,逃也似的回到了屋里。

此时,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还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如果那天晚上来的女人和她是同一个人,可她为什么上了岸又下去呢。她为什么这么做?。

不对,万一是自己多想呢,突然间,我想到那天晚上,她姐姐来时混身湿淋淋的,她站在自己窗户外面肯定会留下脚步,自己她拿的鞋比一比不就全明白了吗,可是我又不敢,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