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更新时间:2021-05-14 11:05:12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已完结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橘清澈 分类:都市 主角:凤君慕南簌歌 人气:

主角叫凤君慕南簌歌的小说是《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它的作者是橘清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被后母逼得走投无路南家三小姐。他,商界上叱咤风云的凨祁集团凤大总裁。“凤君慕,我要做你的女人。”琢磨不透的妖孽男人,冷着眼看着闯入宴会站到自己面前的那个女人,微微勾唇。“小美人,我可不是牛郎,如果饥渴的话该去桂兰坊。”他痞笑般的附在她耳畔,声音魅惑清华,却冷的彻骨心寒。她似是早已预料到的一般,无谓的勾唇,转身盯着餐桌上泛着亮光的小刀,嘲讽的笑。她抓起餐桌上的小刀,那泛着幽光的刀锋稳稳的落在她的腿上,血液在洁白的羊毛地毯上漫延出一朵朵妖冶诡异的血红花朵。“你还真狠得下心。”他看着那明晃晃的刀锋在那个噙着冷艳笑意的女人腿上落下时,眸光一暗,推开重重人群走了过去。“如果我不狠心,这游戏还怎么继续下去呢。”她看着那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那张俊脸,不为所动的扬了扬嘴角,那戏谑漠然的话语,真像来向人间索魂的罗刹女。两个性子极其冷漠狠情的人,本以为再无交集,却在后来那又有了衔接。“既然你要做我女人,那么就真的好好享受一下,怎么样?”“随时奉陪。”她噙着冷芒的笑意,素手勾上他的脖颈,声音温然却透着几丝寒气。凤君慕,我们的开始就注定是个错误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歌。”傅之昂的手还轻搂着簌歌的腰,他看着她和这个陌生的男人那莫名其妙的对话,不由出口打断道。 簌歌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耽误下去会误事的吧? 还有大庭广众下表白?小歌向凤君慕?怎么可能! 见簌歌脾气拗的很,对自己难得的好意丝毫不领情,凤君慕俊眉一拧,随后打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走了下来。 簌歌盯着正走到自己面前的凤君慕,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这,他是要干嘛? “我送她去医院。”凤君慕看着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把簌歌护在身后的傅之昂,淡淡敛眉。 “不用麻烦,我自己送过去就行了。”傅之昂拒绝。 “现在这么晚了,你确定?”凤君慕冷然的眼睛看了眼身旁空空如也的傅之昂,不以为然的勾唇。 他没有车,南家大宅位于幽静偏僻的地方,也很少有出租车上来。 “你要这样扶着她走到什么时候,难道想让她这样走到医院,然后因为血液枯竭而死?”凤君慕没好气的看着护住簌歌的傅之昂。 “喂!凤君慕,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娇弱,因为这点小伤口而死掉的人绝对不是我方簌歌。”簌歌从傅之昂身后站了出来,因为凤君慕小瞧自己的一句话而忍不住站出来反击。 凤君慕游刃有余的扬眉,上前迈了一大步,俯身就把簌歌整个人扛在肩上。 “凤君慕,你要干什么。”傅之昂皱眉看着凤君慕就这样不客气的扛走簌歌,随即反应过来,警惕的侧身拦住他。 “放心,我会把方簌歌完好无损的送到医院,只不过现在我有事要跟她谈谈。”凤君慕看着拦住自己的傅之昂,淡淡开口,深邃肃冷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涌动。 傅之昂并不想和凤君慕动手,毕竟自家的秦昇传媒公司和凨祁还有合作关系,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给那老头子惹麻烦。 毕竟当初年少无知的时候,老头子也没少为他和簌歌收拾烂摊子。 “凤君慕,你混蛋,放我下来。”被凤君慕轻易扛在肩上的簌歌明显有点英雄气短,她抿着唇瓣气急败坏的嚷着。 “小歌,既然凤君慕说会把你完好无损的送到医院,那我也就放心了。到时候我会带陌凡她们去医院看你,你就放心的走吧。”傅之昂清朗的笑颜一扬,很没良心的把簌歌给卖了。 “呀!傅之昂,你这个没良心的,给本小姐等着!”簌歌对跑到自己面前一脸灿然笑意的傅之昂气急败坏的喊道。 “小歌,注意形象!形象!”傅之昂脚步停在原地,无奈的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朝簌歌叮嘱道。 高贵冷艳的方簌歌小姐怎么每次在他们面前就变得粗鲁毒舌了呢? 按苏柏溪的话来说,得了吧,方簌歌就是个典型的双重人格! 凤君慕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毫无怜香惜玉的把簌歌塞了进去,然后大手一甩,车门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度,稳当的关上了。 他看着车窗里对着自己怒目相视的簌歌,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随即就回了主驾驶座上。 “凤君慕,你到底要干嘛?”簌歌狐疑的盯着坐在自己身旁悠然潇洒的发动着车子的凤君慕。 “当然是有事,不然你认为我带走你要做什么?”凤君慕眼睛微微眯着,看上去带着几分随意几分懒散,他回头淡淡的扫了眼簌歌,随后便开动了车子,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傅之昂。 “靠!早知道就把小黑开出来了,凤君慕你这混蛋至少要带我一程啊!这条遥远漫长的公路你要本少爷怎么走啊!本来和小歌走还算是浪漫一回,现在是要本少爷独自吹着冷风在这里干什么啊啊啊!”傅之昂看了眼长夜漫漫而荒无人烟的公路,不禁埋怨南珞飞干嘛要把豪宅建在这等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方。 伸手从口袋摸出电话,随后拔了个号码,那边刚接起来,傅之昂就没好气的嚷了起来,“容澈,你赶快过来支援我,我被小歌放鸽子了!” 到底是谁放谁鸽子?!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低低悦耳的笑声,是一个好听的男声。 “不是说去救簌歌吗?怎么会被放鸽子?你唬我呢?”那男人显然早已习惯傅之昂这吊儿郎当的样子。 “人倒是救了,不过又被另一个男人掳走了。”傅之昂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什么?傅之昂你给我说清楚。”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温怒。 “要想知道什么情况,现在立刻,马上到小歌家门口来接我。”傅之昂根本就不把容澈的愤然放在眼里。 “嘟嘟嘟”电话那头已经被挂断了,傅之昂丝毫没有一丁点儿担心的意思,悠然的靠在一边的栏杆上等着容澈的到来。 小样儿,和本少爷斗?最后还不是得乖乖的前来支援! 长夜漫漫,带着微拂而过的冷风。 簌歌沉默的坐在位子上,两眼盯着窗外飞逝过的景物没有说话。 凤君慕透过后视镜看着簌歌又恢复冷凝的神色,安静的坐在位子上没有同自己争吵,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凤君慕,你要带我去哪里?”盯着窗外除了树木就是还是树木的公路,簌歌终究是无趣了。 “医院。” “不要送我去医院。” “你受伤了。”不容回绝的语气。 “小伤,回去再包扎就好。”她难得没有和他争锋相对。 “让医生包扎。”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前面那一望无际的公路上。 簌歌冷冷的抿着嘴,看着专心致志开车的凤君慕,也不再开口反驳。 反正她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凤君慕打定主意的话,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就反抗不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在一家看上去规模很大的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凤君慕率先下了车,然后就绕到簌歌在的方向把车门打开,随即又把她扛了出来。 “喂喂!凤君慕,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簌歌对被扛在一个陌生男人肩上这种事情很无言以对。 “你腿不是受伤了么?”他不为所动的将车门关上,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簌歌挣扎不过,对着他的肩膀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