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星启华娱

更新时间:2021-05-08 03:36:37

星启华娱 连载中

星启华娱

来源:落初 作者:堪闻 分类:都市 主角:夏树闫画婷 人气:

《星启华娱》由网络作家堪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夏树闫画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集齐七枚龙珠可以向神龙许愿,那么连喝七杯茅台呢?宿醉过后,夏树便发现人生已经重启。娱乐圈还是那个娱乐圈,但是那些经典作品居然都没有出现。从此以后,他将一篇篇优秀作品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走上了星启华娱之路。—————————————走心制作,拒绝套路,就算是套路…也得是反套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什么诡异的味道传到了夏树的鼻子里,让他不禁在睡梦中皱了皱眉,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紧接着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蹭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是…厨房!”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事发地点,将煤气灶一把拧死,目光便被锅里的那一坨奇葩物质所吸引,然后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影视和小说里漂亮妹子会做饭这种设定都是骗人的。

“你把香蕉放到锅子里炒了?”

“没办法嘛,想做西红柿炒鸡蛋,但是你家没有鸡蛋啊!”

现实就是这样,有些人注定不适合中式料理,“适量”、“少许”、“微量”、“不需太多”这类词充斥在各个食谱上,像柳月这种人,基本和厨房绝缘了。

当然,重生前的夏树也在此列。

看着对方一脸无奈的表情,他捂住额头痛苦地呻吟一声:“很好,因为两者都是黄的,所以你便把那玩意儿当成了鸡蛋的替代品,而且你家早上吃炒菜的吗?不愧是女神经!”

这么说着,他取来一个盘子擦干净,然后将锅里的黑暗料理盛出来。

“这两样食材本身就能生吃,尽管我仿佛能听到它们哭泣的声音,但现在是关键时期,能省则省,将就一下吧。”

听到这话,柳月看着眼前的红黄混合物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她踮起脚尖想偷偷溜走,结果被夏树一把拽住了后衣领:“我可没有吃独食的习惯,罪魁祸首同志,请吧!”

“别嘛,要不我们点外卖!”

就在她要发动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绝世武功的时候,出租屋的大门忽然传来了“叮咚~叮咚~”的门铃声,两人立即停下了打闹。

柳月呆愣愣地看着手机:“奇怪,我明明还没叫外卖呢!”

“嘘,禁声,这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可能是狗仔!你先找个地方一躲,我过去看看情况。”

夏树将手里的西红柿炒香蕉往茶几上一放,甩掉拖鞋蹑手蹑脚地来到大门处,还没来得及从猫眼向外观察,便听到了一个中年女人刻意压低的叫门声。

“夏树,我知道小月在你们家,我是谭袁,给我开门!”

原来是柳月的经纪人,夏树终于安心地长舒一口气,将防盗门打开,一道人影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屋里。

她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夏树的单人床而去,紧接着便将蒙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某人揪了出来。

“就你这三两三,还敢随便上梁山?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定位是啥?一个出道不足一年的粉嫩新人!别以为他们管你叫小天后你就真成天后了,昨天那滩浑水是你能趟的吗?”

连珠炮似的提问将柳月弄了个措手不及,看着自家经纪人大大痛心疾首的样子,她只能装巧卖乖:“谭姐,别揪我耳朵了,好痛嘛!”

“你给我严肃点儿!”

柳月这家伙的魅力还真是男女通杀,老少咸宜,夏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谭袁脸上明明已经绷不住了,哪还严肃得起来。

她只能尽量尝试着找回威严:“你这丫头,还是老毛病,每次藏身都是哪舒服往哪躲,这床是藏人的地方吗?以后万一要是真的遇到什么事儿…唉!”

千言万语汇成了最后这一句哀叹。

在晨曦的微光中,柳月看不清她的表情,便以为自家经纪人是真的生气了,只能可怜兮兮地指着茶几:“好姐姐,您是连夜赶来的吧,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好姐姐’?你以为我们在演宫斗剧吗…”谭袁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目光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接着,人便崩溃了,“那是什么鬼?你不会是下厨房了吧?”

“我…”

“现在!立刻!马上!让我自己待一会儿!我需要静一静…”

面对自家经纪人突如其来的暴怒,柳月异常委屈,但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对着在一旁看热闹的夏树轻轻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去卫生间躲躲。

结果,却被谭袁出言打断了:“夏树留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柳月微微一愣:“谭姐,你…”

“小月,别担心,我不会说任何出格的话,也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只不过是…是有点儿事情拜托你的青梅竹马而已。”

听到对方的回答,柳月只能无奈地点点头,目光在夏树身上稍作停驻,千万叮咛化作满是关心的一瞥,这才踩着猫步躲进卫生间。

等到轻微的关门声传来,谭袁这才疲惫地叹口气,将自己甩进沙发里,那眉头不展的表情跟昨天的李宛慈简直如出一辙。

“阿树,你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吧?”

夏树暗道一声“来了来了”,然后默默地点点头:“按照一般套路的话,应该是叫我离月老远一点儿吧。”

“咣当”一声,卫生间里传来了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客厅内的两人便都知道了这不是一次私密的谈话。

谭袁无奈地撇撇嘴:“就凭你管她叫‘月老’这种外号的亲切度,我让你离她远点儿有用吗?而且这种话,我要说早就说了,哪用得着等到今天。你啊,也是宫斗剧看多了。”

夏树微微一愣:“可我昨天不是刚上的头条?”

“现在还在吗?也就闫画婷和常凯还在上面挂着,你人的影子都不见了好吗?”谭袁伸出大拇指点了点身后卫生间的门,“就这么跟你说了吧,那丫头喜欢你。”

这次卫生间内传来的声音更过分了,稀里哗啦地让人产生各种不好的联想,两人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被吸引过去,紧接着便极有默契地摇了摇头。

“阿树,你现在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了吧?”

事到如今,夏树怎么也说不出自己对柳月不是男女之情这种话了,尽管这是事实,无论是身体的原主,还是现在的夏树。

他沉吟片刻,只能用一种委婉的说法来表达:“我和她,不是您想的那样。”

这句话,在单纯的柳月听来,应该是“两人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的意思,但是老成持重的谭袁更会解读夏树的肢体语言,自然明白他话里有话。

不喜欢小月?那可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精灵啊!

谭袁无奈地摇摇头,将这种近乎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这才说道:“很多事情不是单方面的,不能因为你…”

“我明白。所以,即使是为了回应她对我的期待和付出,我也不容许自己这样瞎混下去。”

听着夏树有力的回答,看着他坚毅的表情,谭袁点了点头。

其实她是不太看好两人谈恋爱的,奈何自家小仙女送菜都送到人家床上来了,自己这个经纪人还能说什么呢?结果更过分,神女有意,湘王无情。

不过还好,夏树有上进心,这对柳月也是一种刺激,这丫头应该会更努力吧,毕竟是一个当着老板的面说出“如果他没成功,我养他”的女孩子。

看到谭袁又是点头,又是叹气,夏树便知道今天的谈话差不多该结束了,他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谭姐,感谢您对月老的照顾,希望她能把这份固执的纯真保留下去。”

谭袁微微一愣,暗道今天两人的对话还真有拍电视剧时念台词的感觉,她玩心大起,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同志,您的努力不会白费,她就托付给我吧。”

说完这句话,她对着卫生间吆喝一声:“喂,小月,别偷听了,咱们该走了!”

得了经纪人的允许,柳月便飞一样的冲出来。

她一头扎进夏树怀里:“喂,阿树,什么叫‘不是您想的那样’啊?你又在白日做梦了!”

看着她姣好的侧脸,夏树忽然豪气顿生:“我会成功的,到我超过你的时候,可别哭鼻子!”

“切,你还差得远呢,先想想怎么渡过难关再说吧!”柳月从他怀里起身,然后挤眉弄眼一番,满怀欣喜地走到门口,“我给你做的早餐,不准倒掉,一定要吃完!”

于是,在这样的叮嘱中,夏树就只能用筷子小心翼翼地从那盘黑暗料理中挑拣出能吃的部分,皱着眉头咀嚼。

看着他一脸难受的模样,谭袁暗想:“还说你不喜欢小月,连我都吃不进去的东西,也就是真爱才会这么惯着她吧。”

她长叹一声,走向了大门,柳月正在那里一脸雀跃地等着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